首页穿越这是你的江湖呢章节

第338章 先发制人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 魔天 大叔,不可以 赘婿当道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逆天邪神 贴身狂少 我的父亲叫灭霸 龙王殿

京城。

京兆府。

一名捕快急冲冲的踏入衙门中。

“大人,有急报!”

衙门大堂当中,一位身着灰衣中年男子正双手背后。

目光犀利,眉头微皱,神色中隐约带着几分不威自怒。

“何事?”

“大人,京城西边郊区外传来急报,有一伙不安势力出没一些村庄地区,来历不明。但据我们调查……极有可能是上次那帮反叛的余孽……”

听到这里,中年男子的眼神明显一凝。

反叛余孽?

这可是大事!

京城地区,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不是小事。

更何况,还是上一次试图造反的反贼余孽。

虽说那些人很快被钦天司镇压,但也不容小觑。

“立刻派人去查,将他们调查清楚,铲除干净……”

“是!”

这个捕快马上离开了。

等到他离开之后没多久,另一个捕快又踏入了衙门当中。

“大人,急报!”

“道来!”

“最近京城多了不少江湖人士的生疏面孔……”

一边说着,捕快一边递上了一份情报。

接过情报,中年男子目光盯着情报看了许久,随即眉头紧皱起来。

情报上,的确显示京城出现了大量的江湖人士!

看上去像是很寻常的事情,毕竟京城作为最繁华的城市,人来人往,三教九流汇聚一堂。

但一次性出现这么多的江湖人士,还是多少有些让人不太心安。

这些江湖人士难以管教,朝廷根本也掌控不了。即便是钦天司针对江湖这么多年,也没能彻底将他们镇压。

这么多人汇聚在京城之外,莫非是有什么重要的目的不成?

想到这里,中年男子神色凝重起来。

“多派点人去盯着他们,想办法打探到他们的目的……”

中年男子冷声道。

那捕快脸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大人,那……要不要将此事禀告钦天司?”

江湖中高手如云,并且绝大部分的人基本上都不将朝廷的衙门放在眼里。衙门的捕快对于这些桀骜不驯的江湖人士,其实大部分时候也没有任何办法。

而钦天司不同,钦天司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处理江湖事宜,管理江湖这帮高手。

江湖高手众多,钦天司更是高手如云。

因此,京城发现了大量的江湖人士,将此事交给钦天司或许是最合理的办法。

不过,中年男子在犹豫了片刻之后,眼眸微沉:“暂时还是不必了……”

“……”

清晨天刚蒙蒙亮。

京城京兆府,便有数道捕快身影离京。

就在这些捕快刚刚离开京城时,很快又有数道身影隐入京城人流当中。

京城郊区外。

数位捕快来到了一个小村庄。

“据情报所言,那些不明身份的人曾经出没于这个村庄附近!”

一位领头的捕快瞧了一眼不远处的村庄,沉声道:“进去看看,找村民询问打探一番!”

“是!”

紧接着,领头的捕快踏入村庄当中。

刚刚走进去,领头的捕快便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个村庄,未免有些太冷清了点。

虽然这只是一个坐落于京城之外的小村庄,但按理来说,村庄这个时候,不应该如此冷清吧?

村民呢?

心中察觉到不对劲,领头的捕快心头略微一紧。

继续朝着村庄内走去,没多久,他便闻到了一丝血腥味。

多年办案经验的他,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是……

他顺着血腥味,快步的来到了一户人家门口。

敲了敲门。

没有任何反应。

他示意了一个眼神,一旁一个捕快立刻会意,抽出了腰间的剑,快步来到房间门口。

“砰!”

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

顿时,浓郁的血腥味从房间内传来。

几名捕快踏入房间,便瞧见房间内几道身影倒在血泊当中。

这几道身影,全是村庄内的村民模样。

瞧见这一幕,领头的捕快眼神猛然阴沉了下来。

他们竟然敢杀无辜村民?!

就在这时,房间之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

“啊!”

听到这个声音,其他捕快瞬间警惕。

“他们人还没走,戒备!”

随着领头捕快的冷喝出声,其他捕快瞬间警惕戒备起来。他们快步踏出房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追去。

没走几步,便有几道黑影拦在了他们面前。

这几道黑影身穿黑色长袍,将自己的身影和模样都笼罩起来,瞧不见模样。

“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的捕快上前一步,冷冷的望着他们:“还不快束手就擒?!”

没人出声。

只是紧接着,又是几道黑影出现,将在场的捕快包围起来。

瞧见这一幕,为首的捕快心头一沉。

有种中计了的不祥预感。

紧接着,这突然出现的十几道黑影,齐刷刷拔剑,冲着他们而来。

“杀!”

其余的捕快也是同样拔剑,与这些黑衣厮杀在一起。

瞬间,刀光剑影。

“不行,快撤!”

对面这十几个黑影身手不俗,有备而来。

纠缠下去,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

必须要先行撤退,寻求增援。

然而,这十几道黑影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的意思。招数层出不穷,步步紧逼,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啊……”

伴随着惨叫声响起,一个又一个捕快倒下。

为首的捕快眼眸都红了!

这些人,可都是伴随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啊!

如今却一个个的倒在了他面前。

他愤怒不已,提起了手上的剑。

杀!

然而,这些人有备而来,纵使他再厉害也难以抗衡。

眼看着自己这边的人越来越少,黑影的攻击也越来越密集,几乎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完了!

今天栽在这里了!

就在所有人都绝望的瞬间,从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啸。

一柄银色长剑刺破空气,瞬间落入黑影当中。

两道黑影猝不及防,惨叫一声,当场殒命。

这一幕,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什么人?!”

其余的黑影瞬间无比警惕,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身后。

不远处,一道身影逐渐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一名女子。

一名气质出尘,目光冷艳的女子。

她的身形轻盈的落在村庄街道上,目光平静的扫视了所有人一圈。

这个女人身上强大的气势,让他们所有人内心都是一沉。

感受到了压迫感。

黑影人的眼眸中浮现出了一丝忌惮之色。

他们明显感觉到,这个女人很不一般,实力不俗。

不过……

“上!”

随着一声冷喝!

十几道黑影人当中,瞬间分出五六人朝着她围剿过去。

女子目光清冷,面对着五六人的同时进攻没有露出一丝慌乱。

她轻轻一挥手,原本落入地面的那柄长剑瞬间回到手中。

紧接着,她挥舞长剑杀入人群当中。

下一秒,让所有人目光呆滞的一幕发现了!

那五六个黑影人,一个碰面便被眼前的女子如同砍菜切瓜一般轻而易举的解决。

五六个人,竟然甚至都抗不下那女子的两剑。

瞬间,原本还团结的黑影人,他们的心直接就乱了!

这是什么怪物?

她是什么人?!

剩余的黑影人察觉到了不对,转身就逃。

四散而逃!

他们明显是受过专门训练的,逃跑的速度极快,根本就来不及追上。

不多时,原地便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身影。

只剩下那名女子,以及仅剩下的几名伤势不轻的捕快。

此刻,几名捕快都劫后余生的松了口气。

为首的捕快来到那名女子面前,拱手道:“感谢女侠今日出手相救,还未请教女侠名讳,它日有机会,定当报答女侠救命之恩!”

今日要不是这位女侠出手相救,他们恐怕就要葬身于此了!

“不必了!”

女子只是淡然的收剑,淡淡开口。

“我也不过是碰巧遇上,顺手相助而已,不值一提!”

说罢,她转身离开。

为首的捕快站在原地,望着女子离开的背影,目光顿时肃然起敬。

这才是江湖女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这等豪侠,是他钦佩的人!

若是天底下皆是这等豪侠,天下何至于不太平?

他对着女侠背影喊道:“在下乃是京城京兆府捕快陈劲,女侠若是它日有事,我陈劲必定报答今日救命之恩……”

只不过,女侠的身影很快消失。

陈劲收回目光,看向剩余的几个同伙:“你们怎么样?”

“死不了!”

几个捕快虽然身上伤势不轻,但也没什么大碍。

“我先送你们回去看大夫!”

陈靖开口,目光瞥了一眼旁边地上牺牲的那些同伙,眼眸底露出了几分悲伤的情绪。

这些人可都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平白无故的折损在这里。

虽然早就有预料到这一天,但真正自己身边的人牺牲,依旧还是让他悲愤不已。

“今天的事情有点古怪,等我回去禀告大人,必定要将他们揪出来,给兄弟们报仇!!”

“……”

另一边,那位女侠的身影很快离开村庄。

不多时她便出现在村庄之外,旁边的一处小树林当中。

小树林外,早有几道身影等候多时。

“盟主!”

女侠快步上前,拱手道。

“如何了!”

面色清冷绝美的李素衣站在一旁,目光望着不远处的村庄,平静开口。

“村庄二十七户人口,一百来号人,全部遭到了灭门……”

杨瑜沉声开口。

李素衣的眼眸猛然一冷。

这个结果,是她没想到的。

沉默许久,李素衣的语气逐渐冰冷起来:“他们下手竟然如此狠毒?”

“盟主,要不要……”

杨瑜的脸色也有冰冷,一百来号人手无寸铁的人,那些人竟然也下得去手……他们简直,该死!

就在前不久,京城郊区之外再度涌现起了一伙莫名的势力!

这股势力出现在京城之外,骚扰着附近村庄的居民。时至今日,已经有不少人遇害。

在他们还没引起朝廷注意的时候,却已经引起了李素衣的注意。

敢在大昭京城之外搞出这样的动静来,对方的目的一定不简单。

这些人,或许是可以利用的。

因此,李素衣派出了如意楼的弟子,去调查这些人的底线。

只不过她没预料到,这些人竟然如此没有底线,没有良心!

连无辜百姓他们竟然也下得去手!

“查清楚他们背后是什么人了吗?”

李素衣语气冰冷。

她对大昭没有任何好感,甚至她与大昭有着血海深仇。

但百姓是无辜的。

这些平民百姓他们并没有什么错!

李素衣手上的确沾染过不少鲜血,罪恶累累,但她也不曾主动向无辜之人动手过。

“暂时还没有,不过……”

杨瑜沉声道:“这些人的实力不俗,并且十分有组织性,不像是民间组建的……同时,我查到他们当中一些人跟京城某些人有来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猜测……”

“他们恐怕跟朝廷中的官员有所勾结……”

“呵!”

李素衣的目光看着前方,脸色冰冷,语气带着几分嘲讽之色。

“官匪勾结,这个国家已经烂到根了!”

“盟主,这恐怕是我们的机会……”

杨瑜在一旁道:“我刚才救下了京兆府的几个捕快,不出意外的话,这件事情很快会传回去。死了这么多人,势必会引起京兆府和钦天司的高度重视。到时候,是我们的一个好机会……”

“……”

“什么?!”

京兆府中。

时任京兆尹的林闲,脸色无比阴沉的死死盯着堂下的陈劲。

“死了一百多号人?!”

“没错……”

堂下的陈劲目光沉重,咬牙道:“属下前往京城之外调查那些人的来历,却意外遭到了他们的埋伏,死了不少兄弟……同时,那村庄的上百号人,全死了……”

林闲跌坐在椅子上,脸色有些发白。

死了一百多人,这件事情绝对瞒不住。

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死了这么多人,是要出大事的啊!

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恐怕还会引起京城百姓的恐慌。

“将现场封存,不准透露出一丝消息出去。所有知晓这件事情的人,让他们全部给我闭嘴,漏出去一点风声,我唯你们试问!”

林闲的语气有些阴沉冰冷。

陈劲也清楚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点头:“是!”

林闲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头疼!

十分头疼!

京城之外为何会发现这种事情?

那些黑影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他们是要造反不成?

脑海中升起了这个念头,林闲便觉得心头有些不安。

他虽然身为京兆府的京兆尹,掌管着京城地区的日常治安事务。但谁都清楚,他这个位置不好做。

身处京师这样的权力漩涡之中,他必须要小心谨慎,每一步都走的很小心,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出了大差错。

死了一百多号人,这件事情绝对不可能瞒得住!

一旦消息传出去,到时候事情无法掌控,必须要有一个替死鬼出来,将这件事情扛下来。

而那个替死鬼……极有可能就是他自己!

身为京兆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责无旁贷!

想到这里,林闲有些坐不住了!

他必须要去做点什么。

……

京城,皇宫!

皇宫之内,透露着几分冷清。

一道身影快步的走过金碧辉煌的走廊,快步的踏入了一处宫殿之外。

门口的太监瞧见了这道身影,顿时神色一震,连忙上前,弯腰恭声道:“这不是许护法吗,您怎么来了?!”

“陛下呢!”

“陛下正在御花园与几位道长仙人论道……”太监宦官解释道。

“去通报一声,我有很重要的事情禀告陛下!”

太监宦官脸上露出了几分为难之色:“陛下今天说了,谁也不见……”

“你尽管去通报!”

许护法冷声道。

这位宦官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一咬牙,点点头:“好,那老奴就去通报一下陛下!”

说完,太监快步的朝着后院走去。

御花园内。

几位仙风道骨的道长正盘腿坐在蒲团上,紧闭着眼睛,神色凝重。

就在几位道长身前,一位身着便衣的中年男子同样盘腿坐在蒲团上。

跟着几位道长一起,闭目养神。

神色虔诚,仿佛是在进行着某种奇怪的仪式。

这位中年男子,便是大昭王朝当今的明德皇上。

这位明德皇帝今年不过年近五十,却已然头发花白。神色看上去都憔悴了不少,像是损耗过度一般。

瞧见这一幕,太监站在一旁,没有上前出声。

眼前这位明德皇帝,可是大昭赫赫有名的皇帝。

他上任二十余年,经过一系列的改革,将原本已经逐渐没落的大昭,重新又拉了回来,焕发出了些许的生机。

尤其是在差不多十几年前,他发动了对外战争,将大昭的心腹大患北齐灭亡,彻底吞并了北齐的地盘。

这一战,奠定了大昭的威望。

也彻底奠定了这位北齐皇帝的名声!

或许是年轻时候消耗了太多的经历,以至于这位明德皇帝年纪轻轻便白了头发。

之后没多久,这位北齐皇帝突然不再理朝政,而是一心开始研究起了……修仙!

或许是从古籍中找到了某些修仙能够长生的办法,这位北齐皇帝从此沉迷长生术,一发不可收拾。

而整个朝堂之上,也是逐渐乱成一片。

不过这一切,都似乎已经与他无关。

不知道过了多久。

盘腿坐在蒲团上的明德皇帝缓缓睁开了眼睛,那略微苍老的容貌,眼神中却焕发出了与他年纪不符的精光。

“两位仙人果然不同凡响,朕感觉到了无比轻松!”

明德皇帝看了两人一眼,笑着开口:“这吸收天地日月精华,果真有效。”

其中一位道长立刻道:“陛下,此乃我道观珍藏多年的修行之法,陛下只需每日沐浴日月精光,吸收天地灵气为己用。时间一长,必定能延年益寿,若是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甚至长生成仙也不无可能……”

“我道观开山之祖,当年便是凭借着这一修行之法,成功羽化飞仙。陛下乃是金龙之躯,假以时日,必定能万寿无疆,长生于天地之间……”

这一番话,拍的明德皇帝是十分的心情舒畅。

谁不想长生?

对于明德来说,如今的他除了长生之外,别无所求!

他摆摆手:“来呀,送两位道长下去歇息!”

等到两位道长离开之后,明德才注意到一旁的太监宦官:“咦,你怎么来了?”

“陛下!”

这时,那位太监才走上前来:“钦天司许护法在门外求见!”

“他来干什么?”

明德微微皱眉,不过还是点点头:“让他过来吧!”

“……”

“什么?”

明德皇帝盯着跪在身前的许护法,目光略微有些凝重阴沉。

“在我大昭天子脚下,竟然发生了这等事情?调查清楚没有,是何人所为?”

许护法沉声道:“属下正在全力调查此事,此事过于重大,还得汇报陛下,请陛下定夺!”

一百多条人命,绝对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带过去的。

消息已经传到了朝堂之上,已经有不少官员坐不住了。

一旦传入民间,这必定会引起京城的躁动。

同时,当京兆尹将这件事情汇报上来时,许护法他已经察觉到了不对。

到底是什么人,胆子如此之大,竟然敢在京城之下,在他钦天司的眼皮子地下杀了这么多人。

真当他钦天司不存在吗?!

明德皇帝紧皱眉头,即便他已经不理朝政多时,但这种事情他依旧还是本能的觉得有问题。

“盈儿呢?”

明德皇帝问道。

许护法道:“长公主先前去了南州境内,处理江湖各大门派的事务,还没有回来……”

明德皇帝微微皱眉:“各大门派需要处理如此之久,她已经去了几个月了吧?”

许护法没有开口。

“让她回来吧,朕想见见她了!”

明德皇帝沉默了片刻,又道:“这件事情,全权交由你钦天司处理,务必将那背后的人揪出来,不得有误!”

“是!”

“……”

许护法离开了皇宫,但眼眸中却微微松了口气。

他今日来面见陛下,除了是要将这件事情汇报给陛下之外,最重要的,是来试探一下陛下的口风。

如今京城局势愈发对他钦天司不利起来,这个时候,陛下的想法就显得极为重要。

陛下如今对他钦天司,是什么态度?

从先前陛下的语气中,陛下似乎还是不太搭理朝政。依旧将这件事情的全权交给了他钦天司处理。

这是绝对的信任!

全权的意思,便意味着他钦天司可以放心的去处理这件事情。

看来……陛下依旧还是对他们很放心的。

想到这里,许护法松了口气。

随即,目光又冷凝了下来。

一百多条人命,这是很大的事情。

这意味着,是有人在挑衅他钦天司的权威。

不管对方是谁,任何胆敢挑衅钦天司权威者。

杀无赦!

……

入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天气也逐渐越来越冷。

郡城的天空,这几天又下起了小雨。

小雨伴随着阴冷的空气,平添了几分寂凉。

这几天的日子,李北风又去了几次钦天司。但每一次都被告知,长公主并不在。

这让李北风略微察觉到了有些不太对劲。

总不能他每次去了都正好不在吧?

有这么巧的事情?

李北风的心里,逐渐升起了一个念头。

她该不会是还在生气……不愿意见自己吧?

这个念头升起,李北风倒是意外。

意外的同时,又有些哭笑不得了。

如果当真是这样,她还真的有些……幼稚了啊!

堂堂长公主竟然都干赌气躲着不见他的这种事情……多少是有点意料未及的。

不过,李北风最终还是没有强求。

既然她不愿意见自己,即便李北风强行见到了她,恐怕也得不到什么好脸色。

这样一想,李北风暂时放弃了。

再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嘿!”

刚回到客栈的李北风,便碰上了许久不见的沈青柠。

她正俏生生的站在客栈门口,如同一个小媳妇一般等待着李北风。

当瞧见李北风出现时,她美眸中立刻露出了兴奋欣喜的神色,随即欢呼雀跃,一蹦一跳的直接蹦到了李北风的跟前。

看着她如此蹦跶,李北风都有点担心她会不会摔了。

“喂,你去哪儿啦?”

虽然脸上满是高兴的情绪,但这姑娘的语气却故意带了几分质问的语气。

盘问一下这家伙去哪里了。

“出去随便转悠了一下……”

李北风随口解释:“你出狱了?”

“对呀……”

沈青柠下意识的开口,然后才意识到什么,立刻小拳头锤了他一下:“呸,什么出狱!”

“可不是出狱,你爹舍得放你出来了?”李北风撇撇嘴。

“你觉得可能吗?”

沈青柠翻了翻白眼,气呼呼道:“我爹是巴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盯着我,让我哪也不要去……”

“那你怎么出来的?”

“本小姐聪明呀!”

沈青柠得意的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

“我趁着我爹出门的功夫,偷偷溜出来了……”

李北风撇撇嘴,没说话。

这姑娘大概这点聪明才智,都用来跟她爹斗智斗勇了。

这么想想,李北风突然觉得沈员外也蛮可怜的……

“喂,还愣着干什么?”

沈青柠看着李北风发愣的模样,略微有些不满的撅起了小嘴:“本姑娘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好久没出去走走了……快,陪我出去转一转。”

被关在家里的沈青柠都快被憋疯了!

此时好不容易跑出来,抓着李北风就想往外走。

“等等……外面还在下雨呢!”

李北风拉住了如同兔子撒野般的沈青柠,从客栈旁边的柜台顺手拿起了一把雨伞。

沈青柠乖乖的站在一旁,等到李北风撑起雨伞,这才走上前来,并排依偎在李北风的身旁,一同走出客栈。

客栈之后,望着这一幕的掌柜的,眼神意味深长。

一旁的二狗若有所思的琢磨:“这么肯来……姑爷跟小姐,已经十拿九稳了?”

“你觉得呢?”

“我觉得……差不多了!”

二狗断定道:“反正我觉得姑爷跟小姐很般配!”

“我也觉得!”

掌柜的望着李北风和沈青柠的背影。

烟雨朦胧。

街道上,两人撑着一把伞,逐渐远去。

从小看着小姐长大的掌柜的,此刻眼眸中露出了几分欣慰的神色。

……

“你这是要去哪?”

街道上。

人来人往的行人并不多,仅有的少数行人,也都是匆匆而过,并没有人注意到雨伞之下的两个闲人。

沈青柠的心情显然是不错的。

从家里溜达出来,又跟李北风呆在一起,沈青柠脸上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

她的目光左看看,右看看,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听到李北风的问题,她顿时回过头,看向一旁的李北风,略微有些不满的撅起小嘴:“我随便走走,不行吗?”

“行……”

“这么不情不愿,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呆在一起?”

“没有的事!”

“那你发誓?”

“……”

“你说大昭人不骗大昭人!”

“……”

“你看,我就知道你果然不想跟我呆在一起!”

沈青柠语气瞬间委屈了起来。

她忍不住伸出手,狠狠的在李北风腰间掐了一下。

“你这是跟谁学的鬼话……”

李北风疼的龇牙咧嘴,没好气道:“我可没有这么说,我只是觉得,这大半天我们两个没事在这里溜达干什么?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吗?”

沈青柠哼了一声,反问道。

李北风原本想反驳,不过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不奇怪!”

“这还差不多!”

见到李北风不跟自己抬杠了,沈青柠这才心满意足。

原本掐在李北风腰间的小手,顺着而下,很快落入了李北风手掌当中。

紧接着,她小手抓住了李北风的手掌,十指相扣。

李北风略微低头,正好瞧见沈青柠脸颊微红,正带着几分得意的小笑容望着自己。

微微眯着眼睛,眼眸中满是满足的幸福笑容。

李北风内心微微触动了一下。

不过,嘴上依旧还是不饶人。

“你干什么呢?占我便宜?”

“呸!”

沈青柠没好气呸了一声,脸色微红:“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不过很快,她又不跟李北风计较了。

小手紧紧的握住了李北风的手掌,身躯微微依靠在李北风身边。感受到李北风身上传来的熟悉热量和气息,她感觉特别的安心。

虽然她这光天化日之下的实在是有些大胆,她自己都有些紧张。不过,她还是没有放开。

两人继续在街头上走着,很快,便在一处繁华地段停了下来。

耳边传来了女子的声音,沈青柠忍不住抬头,便瞧见了不远处的某处繁华门口,正站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正在热情的招揽着过往的客人。

她微微抬头,便瞧见了门上牌匾写着三个大字。

“清香楼!”

沈青柠顿时心中一气,用力的掐了一下:“你干什么?”

“啊?”李北风才反应过来,有些奇怪道:“你干什么?”

“你停在这里干什么,你是不是想……”

沈青柠满脸笑容,但却能感受到她的咬牙切齿:“你是不是想进去?”

李北风这才仿佛想到了什么,回头瞧了一眼热闹的清香楼。

“你想什么呢?胡说八道!”

“哼,我胡说八道?”

沈青柠可没有那么好糊弄,她眼珠子一转,气呼呼道:“那你敢发誓,你没有去过这种地方吗?”

李北风:“……”

“你敢吗?”

“……”

李北风这还真的不敢。

他还真去过。

还不止一次两次。

“我就知道……”

见到李北风的反应,沈青柠顿时气着了。

这混蛋还真的去过这种地方?

“你给我老实交代!”

沈青柠紧咬银牙,气呼呼质问:“你去这种地方干什么?!”

去这种地方,还能干什么?

眼看着沈青柠似乎有些要追究到底,李北风叹了口气:“你误会了,我去这里……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沈青柠追着不放。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下次有空我跟你详细讲讲?”

“我现在就有空,你讲吧!”

很显然,沈青柠是个追究到底的人。今天不把这件事情搞清楚了,她不善罢甘休!

这混蛋跑来清香楼干什么?

来这里还能干什么?

想到这里,沈青柠内心忐忑紧张了起来。

这混蛋,不会是真的来这里找了女人吧?

他不会……不干净了吧?

想到这里,沈青柠心头一紧,略微有些酸酸的感觉。

虽然……虽然知道这家伙已经不是……

但,那是有区别的……

这里的女人,沈青柠接受不了。

眼看沈青柠眼汪汪的模样,似乎越来越委屈。李北风要是再不解释,恐怕她会当场哭起来。

“好了,你别多想了,我来这里,是因为上次的事情……”

李北风便将上次被人追杀,逃亡进了这里的事情跟沈青柠解释了一番。

当然,至于第二次来这里的原因,李北风是只字不提。

而这个解释,显然合情合理。沈青柠听完之后愣了:“只是这样而已?”

“不然呢?你还以为我是来青楼找小姐的不成?”

李北风冷笑一声,先发制人:“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种人不成?”

“我……”

沈青柠顿时有些心虚,她,她刚才的确是这么想的。

要是李北风不解释,她还真的可能会怀疑李北风去这里找了青楼女子。

此时被李北风如此一质问,她内心顿时涌现起了几分愧疚之心。

“我,我不是故意的……”

“所以,你当真以为我是这种人?”

李北风痛心疾首,脸上露出了无比悲痛的神色:“原来在你心目中,我竟然是这样的人。我太失望了,你伤了我的心啊……”

“我,我……”

沈青柠哪里见识过这种场面,顿时被李北风责问的有些无地自容,声音也小了起来:“对,对不起,我,我不该怀疑你的……”

“知道错了?”李北风面无表情。

“嗯……”

“下次还敢不敢了?”

沈青柠语气弱弱道,微微低垂着小脑袋:“不敢了……”

“以后不准随便怀疑我,知道了吗?”

李北风一脸严肃道:“无论我干什么,都有我的道理。你不明白,就不要随便质疑,眼见的也不一定是真的,知道吗?”

“哦!”

沈青柠依旧低着小脑袋,委屈巴巴道:“我知道了……”

眼看沈青柠已经快要无地自容,委屈的快哭出来了。

李北风见好就收!

这一波先发制人效果极好,不但震住了这姑娘,还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进可攻,退可守!

完美!

“走,咱们喝茶去!”

紧接着,不等沈青柠回过神来,不给她思考的机会,李北风带着她来到了对面的茶楼里。

等到沈青柠回过神来,已经出现在茶楼当中。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喝茶!”

李北风给她倒了一杯茶!

沈青柠将信将疑的端起茶,小抿了一口。

“呸呸呸……”

沈青柠立刻就吐了出来:“好难喝!”

自幼娇生惯养的沈大小姐,自然是没喝过这种茶了。

“你喝这里的茶干什么?我爹有好茶,去我家喝吧?”

李北风瞥了她一眼:“你爹的好茶允许我喝?”

沈青柠满不在乎:“没事,我去偷他的!”

黑心棉石锤了!

“来茶楼喝茶,不一定是真的为了喝茶!”李北风摇摇头。

沈青柠神色一怔:“什么意思?”

“别急!”

李北风微微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出声。

此时,茶楼内人来人往。

隔壁不远处,坐着各色各样的江湖来人商人侠客模样。

他们三三两两,议论纷纷。

李北风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一个人的身上。

一名男子!

浑身上下的装扮,像是从北方来的。

就是他了!

……

与此同时,在楼下不远处的清香楼某处窗户口。

一道身影站在窗口,目光静静看着李北风与沈青柠的身影踏入对面茶楼当中。

目光怔怔,许久没说话。

“小姐……”

秀秀从后面出现,提醒道:“小姐,该出门啦?”

慕容蝶这才终于回过神来,目光最后看了一眼茶楼门口。

不知为何,心里头竟然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

她深呼吸一口气,收回了目光视线。

转身离开。

……

相关阅读:万界降临全球万界降临我与魔神共舞酒剑长歌行乱世长歌行指尖上的蜀山从蜀山破灭开始灵魂画手绝不轻易狗带快穿之神级系统推销商被推销狂魔附体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