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大隋主沉浮章节

第266章:行踪暴露

推荐阅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修罗武神 我的父亲叫灭霸 魔天 龙王殿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赘婿当道 乡野小神医 逆天邪神

太行山脉自北向南延绵数千里,就像是一条巨大的长龙,将北方大地分为河东、河北,由于它的存在,使两地交通极为不便。人们为了打破这道天然形成的壁垒,前仆后继的在太行山脉中探索出了八条重要通道,这便是大名鼎鼎的太行八陉。

八陉之中又以连接河东太原和河北幽州的井陉最为重要,它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井陉东西各有一座重要的军事要塞,靠近太原这边叫井陉关,由杨谅的军队镇守,而在东部遥相呼应的是幽州单兼管的土门关,每天由此经过的行人、商旅络绎不绝。

这天中午,一支声势浩大的商队来到了井陉关西边的石艾县蒙山镇,商队之首便是乔装出行的杨集。

他得到裴矩示警以后,便兵分两路,一路以李子雄、张须陀、韦云起为首,他们带着百名侍卫,保护着独孤平云扮演的“杨集”租赁一艘客船,从关中的广通渠东进,出了潼关便是黄河,之后在卫州黎阳县登陆,并从这里北上幽州。这条路不但避开了杨谅统治力强的并州,而且还经过杨纶兼管的兖州,所以是比较安全和便捷的路线,再加上船只可以日夜前行,又能节省大量的时间,故而能够很好的起到迷惑敌人的作用。

另外一路兵力,便是深入虎穴的杨集这一路,他和杨善会、薛举、尉迟恭、李大亮、凌敬、魏征乔装成一支前往幽州购买药材的商队,为了更好的使自己像商人,不仅带去了五十多车关中特产,而且还冠上了裴家的名义。

河东有两大士族,分别是北部的太原王氏、南部的闻喜裴氏,两大士族在河东并存千多年,有着以晋州中部为势力分界线的默契,晋州南部裴家说了算,出了晋州霍邑县,那便是太原王氏的天下了。

杨集这支假商队规模巨大,每当他们穿州过县之时,都惹人侧目,但他们有裴矩给予的裴家族牌,故而一路无惊无险的抵达了蒙山镇。

他这次带来一百五十名马夫、随从皆由王府侍卫所扮,这些侍卫在此之前,也肩负着护卫王府商队的任务,故而所选之人,个个是武艺高强、精明能干、头脑灵活之士,他们对于通关的弯弯道道都很清楚,一路上都是他们在打点,为给杨集减少了许多麻烦。另外为了行事方便,杨集把精擅易容术的柳如眉也带了来。

前方不远处便是井陉的西入口井陉关,过了井陉这条战略要道,便是幽州治下的易州,在那一边,他们将要经受更大的考验。

杨集看着高悬的日头,向魏征说道:“老魏,我们今天务必要穿过井陉,随便找家酒肆吃午饭。”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魏征催动驴子,向路边一爱最大的酒肆奔去。

杨集向商队负责人薛举和李大亮说道:“安排大家吃饭、喂马,备好干粮;我们一个时辰后直接穿过井陉。”

“喏!”薛举抱拳一礼,前去安排商队的吃饭和补给问题。

杨集吩咐完毕,与随行的柳如眉、尉迟恭、凌敬步入了酒肆。

此时正值饭点,大堂内坐满了吃饭的商旅,大家都在谈论此行目的、天下大事、各地奇闻逸事,一个个不同的口音,将整个大堂吵得乱哄哄的。

大堂门口的几桌客人引起了杨集的注意,这些人身材魁梧、脸色漠然,不仅佩带刀剑,而且上过战场的杨集敏锐的从他们身上感受浓重的煞气。当杨集等人进来之后,这些人不约而同的抬头审视一眼,便又默默地吃喝起来,仿佛是在等候什么人。

魏征已经在角落里找到了一张桌子,他将杨集等人迎了过去,坐下之后,便小声说道:“东主,我建议别走进陉。”

“是因为门口那些人么?”杨集淡淡的说道。商人在大隋的地位,仅仅比奴隶高出一线,除去世家门阀的商队,多数商人从骨子里散发出一种卑微、畏缩的小家子气,而大堂内的多数客人便是这类人,一眼看去,便能从他们气度和气质看出是地位不高、没靠山的普通行商。门口那几桌食客与这些商人杂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从他们的气质上盾,不仅是学武之人,而且还杀过人。

不过这年头多的是退役军人、土匪、流寇、武夫,所以这些人的出现,倒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他们偏偏扮成了商人,这就不得不令人生疑了。

“是的。”魏征也没有向那些人张望,只是轻声的向大家说道:“我觉得这些人不是商人,反倒是更像是军人。不”

“何以见得?是因为他们的长相、气度么?”杨集问道。

“不止呢!”魏征是率先进店的人,他进来之时,便细细的观察了一遍,故而对于这些人异于寻常商人的大汉也比较了解,他迅速说道:“他们很讲规矩,在动筷子的时候,隐隐约约呈现出一种森严的等级之分,这是长年累月养成的习惯。这种深入骨髓的习惯,精锐之师才有,而普通士兵是没有这种气质和习惯的。”

杨集默然点头。

“东主,有两个人我认识,他们是易州豪强。”尉迟恭也被打扮成一个满脸络腮胡的虬髯大汉,他坐在一边一直欲言又止,此时见魏征说完,便迫不及待的低声说道。

“哦?”杨集诧异的看了尉迟恭一眼,不动声色的问道:“他们叫什么?”

“一个人名叫王须拔、一个人名叫魏刀儿,他们弓马娴熟、精通兵法,都有万夫不当之勇。”尉迟恭低声介绍道:“我以前还是朔州车骑将军的时候,随杨义臣总管北上作战,而他俩正好带着一帮乡亲去掠夺突厥,当他们听说大隋北伐,便果断的加入北伐军。”

“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吗?”杨集闻言苦笑,王须拔、魏刀儿不正是隋末的反王之一么?照尉迟恭这么说来,他们之所以能够在乱世拉出十余万众,并非是单纯的顺势而起的草寇,他们能够席卷河北、河东,也不是偶然,而是早在现在就以掠夺突厥的方式,养成了丰富的实战经验、领兵经验。

尉迟恭想了想,便低声道:“当初杨总管爱惜他们之才,便想把他们二人挽留在朔州,可是这两人志向极大,觉得朔州过于偏远,出人头地的机会十分渺茫,故而决定投靠汉王杨谅。”

说到这里,尉迟恭脸上微微发热,他当初也是觉得朔州机会不大,故而辞了朔州军府的车骑将军之职,前去投奔了杨集。

杨集没有读心术,自然不知尉迟恭之所想,即便知道,也不觉得怎样,毕竟人往高处走、趋利避害是人类的常态,也不差一个尉迟恭,他沉吟半晌,说道:“看来这些人是汉王的人了。”

他向尉迟恭问道:“你觉得他们认出你么?”

尉迟恭苦笑道:“人估计是认不出,但是我曾经和他们比武较计,背后这支钢鞭可没少令他们吃过苦头,只怕是瞒不过他们了。”

“……”众人闻言哑然,出行之前,大家已经算好了一切,连尉迟恭这个河东人士,也被打扮得连他老婆都认不出来,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一切努力竟然败给了这一支钢鞭。

“东主,现在怎么办?”尉迟恭心中十分愧疚,欲盖弥彰的将单鞭取下包好。

“或许他们认不出来也未可知!”杨集安慰了尉迟恭了一声,但是他心中其实并没有抱有多少期望,毕竟王须拔、魏刀儿盛极一时的大反王,他们能有那么大的成就,又岂是粗心大意之辈?

当然了,他心中也没有责怪尉迟恭的意思。从王须拔、魏刀儿的出现来看,杨谅显然是已经知道自己行踪和任务了,并且在各个要道设兵拦截,就算没有尉迟恭这一节,恐怕迟早也会露馅。

杨集未免打草惊蛇,让众人故作不知的吃好饭,然后带着商队向北而去,如此行驶十余里,很快便绕过一道山梁,杨集向李大亮吩咐了一声。

李大亮便依令带着十名侍卫冲入一片树林,密切的注视着来路动静。而杨集为首的大部队继续北上。

就在杨集等人离开不久,王须拔、魏刀儿也带着数十名扮成商人的士兵奔出酒肆,跟着商队衔尾追去,躲在密林中李大亮注视着这一切,便从另外一个方向追向大部队。

他们在蒙山镇东北五十里外孟县白鹿镇,终于追上了杨集,并将自己看到的一切,紧急的向杨集汇报。

杨集心下长叹,人算不如天算,看来他们的行踪是真的被那支钢鞭暴露了。

他想了想,向众人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如果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汉王更要派军队来拦截和抓捕我们才是,但是他们却只是派人乔装跟踪,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凌敬沉吟半晌,说道:“东主,或许他们是在井陉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我们一头子钻了进去,他们便可从两头围堵,杀我们全军覆没。”

“东主,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如果汉王知晓大王此行任务,恐怕会诚惶诚恐,然后让人堵死井陉,对过往行来来一个宁抓错、不放过。”魏征看了杨集一眼,又说道:“这些人的任务恐怕只是跟踪和监督过往行人,这也是卑职在酒肆内建议不走井陉的原因所在,您以为呢?”

“应该是如此了。”杨集不但知道他们此行任务极重,而且也怀疑他的任务被朝廷中人泄密了,若是他们胜利的抓捕窦抗,夺下幽州军权,那么杨谅就平空多出数万名敌人,这如何不让杨谅担心害怕?如果换成是他,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将负责这个任务的人抓捕、或是击杀于中途。

而井陉关是杨谅的最后一道关口,如果要抓捕他们的话,自然也是在这里下手。

薛举也走上前来说道:“东主,说不定他们已经派人前去太原通知了,我们绝对不能任由他们跟踪,否则就是坐以待毙,所以我们必须化被动为主动,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些追踪的人杀光,然后弃了货物,这样就可以跳出敌人的包围圈。”

“伏击他们是可以,不过这里离太原太近了,容易引起汉王的注意,若是大军追上,我们根本逃不出去。”杨集也知道事态紧迫,想了想,便说道:“我们一路往北,从代州的飞狐陉进入易州,并在中途袭击这支追踪者。”

“卑职赞同东主之言。”凌敬欣然说道:“代州总管李景是朝廷的人,汉王再怎么大胆,也不可能将首战放在这种偏僻的地方,这与战争的突然性不符合,也不符合他谋反的利益。如果我们改走飞狐陉,不仅自身安全,也能打乱汉王的一切部署。其次在路上与对手交战的话,我们能够发挥人数上的优势。”

“嗯!”杨集点了点头,他见魏征欲言又止,问道:“玄成在想什么?但说无妨。”

魏征叹息一声,忧心忡忡的说道:“其实卑职不太担心汉王,我现在担心的是幽州总管窦抗,若是汉王知道我们此行的使命,他一定会通知窦抗,窦抗若是得到这个消息,他怎么可能束手就擒呢?而且他与汉王关系极好,说不定他被我们这一副,干脆就起兵响应汉王,直接从幽州杀向冀州。”

“现在还不是担心这些事情的时候,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等我们进入幽州,我自有办法对付窦抗。”杨集淡淡的说道:“当务之急,是甩掉这支追踪者。”

魏征无奈的拱手道:“喏!”

“走吧!”杨集一挥手,大部队直接向北而去。

。。。。。。。。

王须拔、魏刀儿等人正是萧摩诃安排的人。虽然杨集为了保险起见,兵分两路,但是自打他接下了抓捕窦抗、掌幽州军的任务以后,卫王府周围的一举一动便有人监视了,所以当他们两路人马一离开大兴,他们的消息便被那些人送到了杨谅之手。

走水路那一支,萧摩诃是鞭长莫及,但是对于这支过境人马,却是知之甚详,他也无法断定杨集就在这支队伍之中,而且本人也不认为杨集会冒着生命的危险深入虎穴,但是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这支人马进入幽州。

作者其他书: 大隋第三世 都市傲诀 神雕变 大唐天外客 大唐破军
相关阅读:巨星奶爸从参加好声音开始BOSS好声音:老婆大人要发飙这个世界,危在旦夕七夜巡天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灰色时代重生三国之关平新传重生三国之锦帆纵横重生三国,擒卧龙四合院:傻柱的别样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