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溯流文艺时代章节

第四零九章 见面会

推荐阅读: 我的父亲叫灭霸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魔天 乡野小神医 大叔,不可以 贴身狂少 逆天邪神 修罗武神 赘婿当道 龙王殿

被人认出来了,但是于东一点都没感觉到意外,因为他一进书店就看到了跟自己有关的新闻。

自从《法兰西晚报》把他拷手铐的那张照片放上去之后,后来其他的报纸再发新闻也都用了这张照片。

这应该是他在欧洲最“露脸”的一次了。

其实他们本来没打算跑到香榭丽舍来逛书店的,只不过路过时看到在一众时装饰品店中间有这么一家书店,他们几个就带着好奇进来看看。

认出他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生,瘦瘦高高,一头金色的卷发。

虽然他之前喊了一声YU,但可能是考虑到在书店里,所以声音并不是特别大,而且朝于东跑来时也是尽量不弄出声响。

但即便如此,他那一声叫喊还是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注意,有几个人都朝于东这边看来。

“你是YU么?”

男生走到YU面前,却突然有些不自信,试探着问了一句,害怕自己认错了。

他用的是英语,于东能听懂。

“是的,我是YU,被你认出来了。”于东笑了笑,又压了压手,“这里是书店,不要影响到其他人。”

“我知道,我知道。”男生连声说道,忽然又问:“YU,你能给我签个名么?”

“可以。”于东大方地点点头,“我签在哪里?”

男生看了看手中的《追忆似水流年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去买一本。”

“哎,别——”

于东本来想把他喊住,告诉他自己不介意签在别人的书上面,不过男生跑得很快,迅速去买了一本《第二世界》回来。

余桦他们笑了笑,“这小子还挺守规矩。”

在他们旁边的书架上就有于东的书,他完全可以随手拿一本找于东签名,然后再去买单。

于东接过书,给他签了个名,还写了段话,男生倒也没多停留,心满意足地走了。

不过男生刚走,又有一对年轻男女走了上来,这两人一看就有所准备,手里分别拿着《致命身份》跟《向西》。

“YU,你——能不能——帮——写——名?”

开口的是女孩子,说的竟然是普通话,于东他们几个都有些惊讶,程砚秋站在后面笑道:“这小妹妹发音还可以啊,比克莱齐奥好多了。”

站在安娜旁边的奥利维尔也是被秀了一脸,原来安娜的中国话说得这么好。

对于学习中国话的外国读者,于东向来是愿意给予鼓励的,他笑着接过女孩子手上的《向西》,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安娜中文才刚刚起步,听到于东的话,她一脸迷茫,不知道于东在说什么。

这时姜杰站了出来,给她翻译了一遍。

听到于东在问自己名字,安娜非常高兴,用中文自我介绍道:“我的中文名字叫安娜,安贫乐道的安,啊娜的娜。”

这一句她说得挺顺畅,看起来应该练过不少次,只不过最后一句于东有些没太听明白,什么叫啊娜的娜。

“或许,她说的是婀娜?”毕飞雨提了一嘴。

“你说得大概没错。”

安娜的中国话不知道从哪儿学的,不过她能说出安贫乐道这个成语,让于东很有好感。

他在《向西》的封面上写下:安娜,安贫乐道的安,婀娜的娜——于东。

于东在写字的时候,奥利维尔碰了碰安娜的胳膊,“安妮,你刚才跟YU说了什么?”

“我跟他说了我的中文名字。”

“你还有中文名字?”

“当然。”

奥利维尔搓了搓手,“你也给我起个中文名字吧。”

“不行,我自己的名字都是音译来的。”

“那……要不我让YU给我起个中文名字?”

奥利维尔脸皮也厚,说干就干,他知道姜杰会法语,就跟姜杰说:“朋友,能让YU给我起一个中文名字么?”

“我帮你问问吧。”

姜杰点点头,跑去跟于东说了这事,“那个小伙子,问你能不能帮他起个英文名字。”

于东还没回答呢,余桦就说,“能,我们来帮他起,你问他要什么样的名字。”

姜杰又跑去跟奥利维尔说了两句,奥利维尔说:“我想要一个非常有力量的名字。”

“有力量的。”余桦摸了摸下巴:“古话说,九牛二虎之力,我觉得叫牛二虎,非常有力量。”

“那还不如叫朱大力。”毕飞雨撇嘴道:“人家一心求名字,你就会瞎闹。”

他们这边在讨论名字,旁边渐渐围了一些人上来,有些人是认出了于东,有些则是过来凑热闹的。

“他们在干什么?”有人问。

“在帮我起名字。”奥利维尔高兴地说道,“马上我就能有一个中国名字了。”

中国名字,听起来挺有意思的。

这边于东他们商量了一会儿,决定给奥利维尔起的中文名叫“易山”,意思就是能把山给移走,自然是很有力气。

决定之后,于东在书的扉页上写上易山二字,然后签了自己的名字。

奥利维尔拿到了自己的新名字,又听姜杰说了名字的意思,顿时欣喜若狂,这名字听起来确实厉害,又炫耀似地跟旁边的人解释自己的名字。

“易山,就是能够把山移开的意思……”

于东给奥利维尔签完之后,又有其他人上来要签名。

一开始还好,大家只是要签名,后来有些人上来不单单要签名,还要于东他们帮忙起名字。

……

书店主管戴尔芬早就注意到门口书架前的异样了,不过那时候人还比较少,正好他手头上还有事情,所以就没有太关注。

这会儿她刚从后面仓库出来,见到书架前的人越来越多,已经快要把门口堵住的时候,她皱着眉毛走到前台问了收银员海伦一句:“海伦,门口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么多人?”

海伦一直守在收银台这边,具体情况她并不清楚,但是她注意到的是,这会儿来了不少人买YU的书。

YU的书很畅销,而且这几年他出了很多书,所以每天店里卖出去最多的也就是YU的书,但是刚才这会儿的频率实在太高了,短短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卖了三四十本,准确地来说,是三十六本,还不包括中国文学丛书中其他的书。

“好像是来了个名人,很有可能是YU。”

“很有可能?”

“因为好多人来买他的书。”

戴尔芬没有得到肯定答复,便决定亲自上去看看。

让她比较安心的是,虽然书架前围了不少人,但是他们闹出来的动静并不算大,对书店里其他人的影响还算可以接受。

走近之后,戴尔芬发现,好多人都在自觉排队,而队伍的尽头是几个黑头发的亚裔男人。

戴尔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YU,这两天她看到好多次YU的照片,那张戴着手铐的照片让人印象很深。

海伦没说错,来的就是他。

他为什么会来维珍书店,戴尔芬有些疑惑,她并没有接到消息说YU要来。

不过现在可没有时间容她考虑这些,面对当前的情况,她必须有个得当的处理。

想了一会儿,戴尔芬钻着人群,挤到了于东面前。

“YU,你好,我是维珍书店的主管戴尔芬·布艾达尔。”

正在给读者签名的于东抬起头来,戴尔芬三十来岁,金发碧眼,穿着一身卡其色的休闲西装,显得非常干练。

姜杰为他翻译了戴尔芬的话,得知是书店主管来了,于东抱歉道:“实在不好意思,冒昧过来,给你们造成了困扰。”

“不不不,YU先生,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对于你的到来,我们书店无比欢迎,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为你提供一块地方,方便你们跟读者交流。”戴尔芬连忙说道。

于东皱了皱眉毛,他本来想待一会儿就走的,毕竟他们在香榭丽舍大街才逛了两个小时不到。

此时陈虹提议道,“坐会儿吧,你们去给读者前面,我们正好坐坐,这一会儿走得我腰酸背疼。”

付静也说:“我看我们几个就没有富太太的命,逛这一会儿就不行了。坐会儿吧,相比于外面的那些服装店、首饰店,我还是觉得书店的气息更亲切。”

“我也累了。”程砚秋跟着说。

听到他们说累了,于东点点头,同意了戴尔芬的提议。

“那就麻烦你了,布艾达尔女士。”

“不麻烦,是我们的荣幸。”

听到于东同意,戴尔芬喜笑颜开,她知道,自从YU被警察拷住的新闻传开之后,全巴黎的文化界都知道YU来巴黎了,而全巴黎的大书店都想请YU去办一场签售会。

她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YU竟然自己就跑来了。

书店的效率很快,不到五分钟就清出一块空地来。

因为没有提前通知,所以前来要签名的人并不多,基本上就局限在书店里面。

既然是坐了下来,于东也认认真真地为在场的读者介绍了余桦他们几位。

对于余桦他们几个,很多人是知道的,只不过可能叫不出来名字,或者认不出来人。

别说是他们,就算是于东,没有这次的事件,在巴黎也没几个人知道他长什么样。

因为人不是特别多,所以签名的事情就不太急,于东他们慢慢签着,还偶尔给一些书友起中文名字,每起完一个名字,他们还要给书友们解释一下意思。

“这也算是普及中国文化了吧。”

刚给一个书友起了名字,莫言笑眯眯地说了一句。

旁边毕飞雨正在读者签名,签完之后,扭头看莫言,“这才几个人。”

“哈哈,不要好高骛远,万丈高楼平地起嘛。”

现场签得差不多了之后,几人又坐着跟现场的书友聊了一会儿,算是个临时的书友见面会了。

于东也没忘了晚上约的记者见面会,所以没有在书店里面待太久,看着时间差不多就离开了。

回到酒店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钟。

跟记者们约的是五点,但是很多家媒体在三点多钟就已经到了。

酒店为于东他们专门准备了一间会议室,记者们全部都在会议室那边。

因为要开记者见面会,瑞斯特也来了,而且还带了吉米的“口谕”。

吉米的意思是,这次的见面会随便说,但是不要太过抨击警察局,给他们留点面子,不然后面事情不好收场。

銆愯瘽璇达紝鐩墠鏈楄鍚功鏈濂界敤鐨刟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紝www.mimiread.com 瀹夎鏈鏂扮増銆傘

吉米想要的,于东知道,他希望雷声大,雨点小。

这次把事情闹大,肯定会给巴黎警方压力,但是也不能得罪太死,毕竟这事不管他们怎么操作,也不能把巴黎警方怎么样。

吉米想要的是,让媒体把事情先炒开,最终巴黎警方能够把之前的那两个警察推出来做个书面的道歉。

这样一来,于东他们里子面子都有了,不仅仅在欧洲这边搞了波大宣传,回国之后也很容易操作,毕竟是个长脸的事情。

而且只要把度把握好,跟巴黎警方那边也不会结下梁子。

……

记者见面会开始之后,于东先拿着话筒说了几句:“今天请大家过来,是考虑到很多人比较关注我们几个人前几天在圣日耳曼教堂前的遭遇。我先简单说几句,随后再留一些时间给你们提问。”

接着于东把那天的情况从头到尾大概地说了一遍,这事之前新闻就报道过,不过于东知道如果他这会儿不说马上记者肯定还要再问一遍,倒不如提前再说一遍。

等到事情说完之后,于东继续说:“说实话,当时听到那位警察所说的话时,我内心是愤怒的。我的愤怒来自于两方面,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话让我身为一个中国人的尊严受到了践踏,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件事情竟然发生在了巴黎。”

“我对巴黎这座城市一直是喜爱并且尊重的,那么多伟大的作家,雨果、左拉、巴尔扎克、马拉梅……他们每一位都在人类文学史上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恰恰是在这样一座城市,我们依旧受到了这样的待遇,这让我非常痛心。”

听到这话,现场不少记者都忍不住点头,是啊,在自己喜欢的城市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是个人都会生气吧。

特别是像YU他们这些优秀的作家,更不应该在巴黎被如此对待。

紧接着,于东又说:“但是后来,我冷静之后,心里又有一个疑问,那就是这到底是个例,还是普遍现象。”

“YU先生你放心,这绝对是个例,巴黎对世界向来抱着一颗开放的心。我也相信,巴黎警方会妥善处理这次的事情。”

说话的是《巴黎人报》的记者,上午就是他拦住于东他们的。

站在他一旁的就是《费加罗》的那位女记者,她趁机说道:“YU先生,我们也去警方那边了解过情况,当时跟你们接触的那个警察告诉我们说,他因为不太懂英语,所以跟你们产生了一些误会,不知道对于这个说法,你怎么回复?”

于东笑着反问:“他有说因为什么样的误会,要讲我拷起来么?”

“他说,他一开始以为你们要问路,所以为你们指路,可能是指路的时候用词出现错误,让你们误会了。至于后来将你铐起来,是因为你们把他围住了。”

毕飞雨托着下巴,说道:“可是,他们并没有立即拷住我们,而是等到其他警察到场之后,才把于东给拷上的。”

“他们也解释了,是看你们人多,所以叫了一些同事过去。”

“那为什么把我们给放了?”毕飞雨又问。

“说是后来来的那批警察里有会英语的,所以解除了误会。”

毕飞雨挠了挠头,笑了起来:“你们做记者的,难道不觉得这个陈述是前后矛盾的么。如果因为后面那批警察里有会英语的而解除了矛盾,那拷手铐这个事情就不应该出现,那个会英语的警察应该在到现场的第一时间就能解除误会,而不是等到把我们拷上之后再解除误会。”

“嗯,没错。”于东点头道,“事实上,现场不止我们几个,还有很多围观的群众,他们会为我们作证。另外,我想你们巴黎的警察也不可能因为四个赤手空拳的人站在身边就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还特意呼叫周边的同事过去吧,甚至没想过先解决语言沟通不畅的问题。”

那个提问题的女记者也点点头,在本子上记了起来,她提出这个问题当然也不是要为警方开脱,而是想听听于东他们这边怎么说。

“方便说说你们这次来巴黎的目的么?是要参加什么活动吗,之前我们并没有得到你要来巴黎的消息,还以为你伦敦。”

“我们只不过是来游玩的,没有别的事情。”于东说。

“你们考虑过为这件事情起诉那两个警察么?”

一直在旁边的瑞斯特开口说道,“起诉的事情正在考虑,深空公司已经跟一家事务所接触,至于是否起诉还要看巴黎警方的态度。”

“你们的诉求是什么?”

“我们需要一个诚恳的书面道歉。”瑞斯特笑了笑,“我想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能说得具体一点么,你们想要的是巴黎警方的道歉,还是那两个警察的道歉?”

“我们需要做错事情的人的道歉。”

“YU,我是《观点报》的记者,据我所知,这两年将会有多部你参与制作的电影跟大家见面,这些电影我们法国的观众可以看到么?”

于东挑着眉毛看了看提问的《观点报》的记者,这家伙怎么忽然把话题转向了电影,有点不合理啊,这会儿他们还关心电影的事情?

不过人家既然问了,也算是给深空一个宣传的机会,他笑着说道,“电影的事情,具体你们得问瑞斯特,所有电影深空都有参与,他们比较了解。”

瑞斯特像是早有准备一样,开口说道:“没错,YU确实参与了好几部电影的制作,其中有……”

看着瑞斯特侃侃而谈的样子,于东不禁有些起疑,这个《观点报》的记者该不会是公司那边安排的吧,这配合也太好了。

不过按照吉米的性子,这种安排实在是常规操作,他总是能利用一切为自己增加优势,这次把事情搞大就是为了宣传,他当然不会错过宣传电影的好机会。

相关阅读:大乾长生本路人今天也在路过男主片场[娱乐圈]全球御兽:我才是最大BOSS全球御兽:开局种下世界树全民御兽:开局签到荒古狱龙直播侏罗纪:全球网友求我活下去穿成花瓶美人后我爆红全网都市极品至尊邪帝都市极品至尊不朽天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