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我在遮天修永生章节

第一百六十九章 北帝、黑皇

推荐阅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魔天 大叔,不可以 贴身狂少 赘婿当道 龙王殿 逆天邪神 我的父亲叫灭霸

------

一剑枭首,恶鬼倒地,罗墨一挥衣袖,将恶鬼尸骸收起。

那一颗发丝枯黄如杂草的头颅咕噜噜的滚了出去,被罗墨以法力抓摄,要拿回去当材料,毕竟是一具王体,可以喂养魔功修士。

但一只脚踏下,将罗墨放出的那一缕法力震断,没能一下子将头颅召回。

“这位兄台真是好雅兴,连一颗死人头都要。”

一个仙台秘境的修士以神力捡拾起九黎老皇主的头颅,自顾自的傲然道:“但这是我九黎神朝的老祖宗,应当归于我九黎!”

这个修士很年轻,并不苍老,这般年纪就踏入了仙台秘境,也算是个小天才了,但罗墨并不认识他,应该上一代的天骄。

“这是九黎皇朝大皇子的第三子,四十岁就修到了仙台境界。”

“这都是几年前的消息,他现在的修为肯定更强了。”

“嘿,几万年前的九黎老皇主,不知道这源天师传人罗墨要怎么应付。”

“他虽然有吞天魔罐,但九黎神朝也有九黎图,底蕴更是强大无比。”

众人议论纷纷时,有人踏过外面的浅显地势走了进来。

他走得很慢,如山似岳,披头散发,好似悲痛莫名,当他走来时,所有人都忍不住将目光望向他。

因为,这是一个皇主级的人物,九千年前的天骄,中皇项宇飞。

这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了,各方势力都来凑热闹,想要在化仙池中捞到好处机缘,连中皇都来了。

而紧随其后的,还有西漠的几位老僧和南岭的高人,南岭的大妖和战主都前来了。

一辆金色古战车隆隆而过,如远古的帝车出行,有一股慑人的力量,在其周围龙凤并起,吟动九天,光芒冲霄。

这样一辆神武的战车赫然是一件王者神兵,驾车的人雄姿伟岸,黑发披肩,漆黑的瞳孔中射出两道湛湛神光,洞悉这里的情况。

“武道天眼?”

“是北帝王腾到了。”

金色的古战车上,还有一个小屁孩,虽然年纪不大,但竟然有着化龙修为,好奇的打量着这里的情况。

一阵喧闹后,新来的人也感觉到了这里的不对劲,九黎的皇孙为什么那着个死人头?

“呵。”

一具王体有多珍贵,一句话就想要走,它杀人的时候不见你来降服,死了一句话就想要回去,不会好好说话吗?

一具大能尸体而已,还是别人祖宗,好好说罗墨也不在乎这样一口饲料,但这个所谓的三孙子皇孙态度有些让人不爽。

罗墨探手如爪,法力抓摄,那个死人头一下子飞了过来,九黎神朝的皇孙并没能守得住。

“你!”

能够年纪轻轻就修到仙台秘境,自然有一股傲气,自家更是神朝,拥有帝兵,何曾惧怕过外人,更何况这一次不管怎么说也是他们有理,数万年前的老皇主,尸骨怎可落入外人之手!

但是,先祖的头颅直接被罗墨收走,这让他有些羞恼。

“从来只有我抢别人东西。”罗墨说道。

哪里有人敢抢他东西,命不要啦?

“大胆,窃据先祖尸骨,你可是要与我九黎为敌!”这个九黎的皇孙勃然大怒,随后出手,想要将头颅夺回来。

他一出手便是一片山河图,无所不包,席卷而来,要将人头卷走。

罗墨面对这九黎绝学,甚至没有出剑,只是身周的道道地势纹痕一闪,没入大地。

轰——

地面暴动,精气沸腾,无数发光的纹络瞬间蔓延出去,袭杀向山河图,带着一种可怕的绞杀磨灭之力。

刚刚研究了一会儿之后,罗墨可以借助这里的地势了,此刻以源术对敌来玩玩,毕竟这个皇孙虽然天赋不错,但也只是半步大能,认真起来的话一巴掌就能拍在石头上扣都扣不下来。

源天纹络逆卷高天,镇压而下的山河图只一瞬便被发光的纹络绞碎,磨灭,随后打了过去。

说话这么放肆,总归是要给个教训的。

但源天纹络打过去却被一座七层玉塔挡住,这是一件绝顶大能炼制的秘宝,因为罗墨没有想杀这个皇孙的缘故,因此发出神光,将威能不算太强源天纹络都镇散。

九黎皇孙感觉到了不对劲儿,因为罗墨动手间好似修为不存,而是在以另一种法驱使道力,应该是源天师一脉的秘法。

王腾颇感有趣,遂以武道天眼查看这个所谓的阴阳同修天骄,对于太阴太阳两部人族古经他也很感兴趣,毕竟号称仙台最强经文,有‘太阴太阳,孰弱孰强,阴阳共济,天下称皇’的说法。

他一双眸子映照虚无,将罗墨的身影倒映了进去,一点点清晰,要洞明奥秘。

“哼!”

罗墨感到了窥视,冷哼一声,王腾脑内瞬间惊雷炸响,双眼猛地一闭。

随后再睁开眼时,漆黑的眸子中多了一道白痕,像是刀砍斧凿的一般。

他强作镇定,不动声色。

识海内,他的元神被斩了一刀,元神的双目中流出神华,外射神光。

若不是他修炼过锻炼神识之力的九秘前字秘,换做一个普通大能来,此刻绝对已经被斩了元神,只剩下肉躯,变成了活死人。

好强大的神念修为!

神念交锋只在一瞬间,旁人根本不懂其凶险。

王腾自持大能修为,没有将罗墨放在眼中,听说他阴阳两部帝经同修,便想以武道天眼一窥奥秘。

但没想到这一眼望去,罗墨眉心出现了一个紫玉般的小人儿,手持元神剑,随手一剑斩来,斩在他元神的双目上,让武道天眼差点废掉。

此刻他正在竭力运转前字秘,修复元神。

“倒还不错。”罗墨点评。

前字秘不愧是修炼神念的九秘,还是有些作用的,虽然罗墨没有用大灵魂术的奥义绝学,只是随手一击,斩他狗眼。

但却没将他元神湮灭,这样的战绩,前字秘和王腾足够自傲了。

王腾眼中怒火升腾,漆黑的眸子中,白痕正在逐渐缩小。

他没有立刻发作,毕竟罗墨在这方面的修为实在是高的吓人,而且盛传他得到了极道帝兵吞天魔罐,他只能默默以前字秘舔舐伤口。

但这个时候又有人来了,四大神朝的老辈人物来到了这里,看到了远处的化仙池和龙穴,吵嚷起来。

“果然开启了。”

“化仙池和秦岭龙穴相伴,阴阳相生,此地妙极。”

“传闻化仙池乃是青帝诞生之所,古来有宝物,中州至宝青铜甚至帝兵碎块都有,不知这次能否找到。”

……

九黎的人来了,王腾看了一眼九黎皇孙,思绪一转,心生一计,然后说道:“听闻罗兄阴阳两部帝经同修,世所未见,今日相遇,果然是人杰。”

嗯?

九黎皇孙感觉不对,他可没看出罗墨有什么阴阳帝经双修的出彩之处,只看到了一手源术。

不过不管怎么说,罗墨不还他先祖遗骸是事实,此时长辈也都到了,他自然毫不畏惧。

“什么阴阳同修,我观你轮海不显,道宫不诵,四极无力,大龙潜伏,仙台晦暗,只会些源术,根本就是装神弄鬼!”

罗墨会阴阳帝经,这个消息是摇光圣子江离说的,应该不会有错,九黎皇孙也知道,但不妨碍他这样说。

后来的九黎皇朝长辈中,有九黎的老皇主和几个皇叔,都是高阶的大能,还有几个中年人,是九黎的皇子和供奉,也是大能修为。

他们听到这个孙子这样说,自然将目光放到了罗墨身上,就连其它几大皇朝也是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

“只会些源术你也不是对手,回去多练练。”

没有大能法宝挡那一下,这个皇孙刚刚会很狼狈,作为抢夺战利品的惩罚。

“安敢小觑于我!”

皇孙见四周长辈众多,态度一下就硬了起来,抬手打出一道匹练,如果是刚刚还是只想要抢东西,这次就是冲着人来的了。

罗墨踏出半步,脚下大地如波涛起伏,无数源天纹络堆积成了浪花,拍打过去,神光化作巨浪,遮天蔽日,让大能都心神惊骇。

这样一击,绝对可杀大能,罗墨的源术竟然高深到了这种地步,可称源地师!

九黎神朝的人见状不对,一齐出手,合祭一张浩大的神图,内有千里江山,源天纹络堆积成的大浪拍了进去,顿时崩毁数百里山河。

这是一张禁器山河图,是前贤仿九黎神朝的极道帝兵九黎图所造,虽然用不了几次,但是连斩道王者的攻击都可支撑一二。

九黎的老皇主脸色一变,“这位道友恐怕有些过了。”

“管好你们的人,下一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老皇主也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一来自己三孙子就跟别人打上了,还是一个一直以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天才。

按理说在这种地方,他们皇家的人应该会交好罗墨这样的源术师才对,怎么会起了冲突?

皇孙赶紧告状,“皇爷爷,这里有一具数万年前我九黎先祖的尸体,被那罗墨拿去了……”

老皇主闻言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而是问罗墨:“可有此事?”

刚刚那一击尽管是源术,但也不是一般大能能够接下的,他们都被迫动用秘宝,显然,这罗墨已经将源术修炼到了源地师的水平。

这样的人不好惹,他也不愿意交恶,毕竟过去几代源天师的战绩都很精彩,一旦交恶,会被搅得鸡犬不宁。

举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得罪源天师的势力北域的源矿可以不要了,因为源天师随手一弄那里就会变成最危险的地域,失去源矿这个重要资源,比死几个人还让一个大势力难受。

“何须向你解释。”

王腾在刚刚出言好似称赞罗墨之后再度开口,似笑非笑道:“罗兄,九黎神朝前辈的尸骨虽然宝贵,但还请念在——”

紫金道剑辟出,剑气百丈,打断了王腾的话。

黄金古战车发光,九条真龙、九只神凰、九头白虎、九只玄武分守四方,为天地四象,金光澎湃,神霞喷涌,共鸣动九天,漫天都是光华。

黄金古战车和王腾一起爆发,这百丈剑芒才被堪堪抵住。

这时人们才惊讶的发现,这个源天师传人竟然可力敌北帝。

而且诡异的是,他们完全感知不到罗墨是什么境界,虽然不如三皇孙所说的那样轮海不显道宫不诵四极无力大龙潜伏仙台晦暗,但也完全没有五大秘境的痕迹。

这是纯粹的源天秘术?

王腾挡住了攻击,但却是靠着王者古战车。

“罗兄这是何意?”

“我能察人心恶念,你装什么?”

罗墨一言让人心中有了个大概脉络,看来北帝和罗墨是有些仇怨的,仔细想想,王腾的话的确像是在拱火,这罗墨脾气也不好,挥剑便砍。

“阿弥陀佛,没想到罗施主还有这样的神通,果然是人杰。”

西漠的几位老僧默默退后,开启了看戏模式。

其他人也差不多,毕竟大家都有消息门路,这里到化仙池和龙穴还有一段距离,被称为度天堑,是一种可怕的地势,据推算还有几天才会消散,允许人进入,不然他们也不会都等在这里了。

所以,这种无聊的等待他们也不介意看戏,反正是打发时间嘛。

王腾脸色变化,索性也不装了,这本来就不是他的性格,他只是忌惮罗墨手里的吞天魔罐,不拉上九黎神朝不敢直接了当的报斩眼之仇。

“既如此,我便来领教领教。”

毫无疑问,从刚刚的攻伐来看,罗墨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一般的皇主,但王腾自认自己不一般,可逆行伐上,因此无惧。

但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不知几位如何决断?”

他问的是九黎神朝的老皇主和几位皇叔供奉,这些都是大能,最重要的是九黎神朝拥有帝兵九黎图,可与吞天魔罐抗衡,没有这道牵制,他可不敢和帝兵硬碰硬。

“先祖遗骨,自然要取回。”

九黎的老皇主意思很明显。

王腾得到了满意的回答,顿时战意勃发,锁定了罗墨,“那就请诸位为我压阵,我来试一试所谓的源术!”

“好。”

九黎老皇主也还惊讶于罗墨刚刚的源术攻击,有些忌惮,就算有九黎图也不敢贸然动手。

毕竟,他们不少人在叶凡的圣体大劫时都受邀去观礼了,那一次,摇光圣子江离以源术吸干了地脉,复苏极道帝兵龙纹黑金鼎,那种威势他们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极道帝兵可是需要海量神力才能使用的,很容易将使用者抽干,如非必要,他们不是很想和一个拥有极道帝兵的源术师对上。

王腾眉心发光,前字秘已经运转到了极点,元神上的伤势被修复,虽然武道天眼还有一点瑕疵,但影响不大。

他身边九条真龙九只神凰九头白虎九只玄武的排场完全铺展开来,立身在战车上,如天帝下凡。

罗墨却已经过了玩特效的年纪,他摇光圣子的小号都返璞归真了,很少开那千重神环,感觉有些光污染。

他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特效,只有脚下不断蔓延的源天纹络,吓得围观的吃瓜群众都爆退,生怕被卷进去,毕竟罗墨刚刚的源术攻伐大家都看到了,九黎皇主和几个皇叔供奉都要合力祭出一张禁器山河图才能挡住。

“汪!可找到你啦!”

一声狗叫突然响起,随后一条黑影蹿了进来,热络的扑向罗墨。

“听说你小子最近混得不错,连极道帝兵都搞到手一件,什么时候给本皇看看。”

这是一条比牛犊子还大一些的黑狗,皮毛油光水滑,大舌头鲜红,往外滴口水,看上去很馋的样子。

他一来就热情的扑向罗墨,像是许久未见的老友重逢一样热络。

同时狗爪比绣娘的手指还要灵活,往罗墨右手的一串宝珠撸去,另一只狗爪则是想要将罗墨左手手腕的衔尾龙形白玉手镯撸下来。

动作之熟练,绝对是惯犯无疑。

紫龙感觉到了一只毛茸茸的狗爪在动手动脚,于是张开饕餮大口咬了上去。

“嗷呜——”

一声狼嚎瞬间穿云破空,响彻一地。

黑皇吃痛,一崩三十丈,尾巴甩得像螺旋桨。

罗墨笑了:“你哪里学的飞龙探云爪?”

黑皇这狗东西,这么些年不见,一见面就想杀熟摸宝贝,该说不愧是你吗?

“小子,你身上养了什么鬼东西?本皇爪子差点被咬断。”

罗墨摸了摸手腕上的手镯,笑道,“它和你闹着玩呢,别怕,要不要摸一摸?”

手腕上的白玉小龙在罗墨的抚摸下显得很享受,但转头就对黑皇龇牙咧嘴,露出一口将他被无始强化过的狗皮都咬穿的钢牙,牙齿闪烁寒光。

黑皇:“……”

果然你才是狗吧?

这方面本皇还是要跟你多学习学习啊!

叶凡本来在看戏,对于王腾,他是一点都不为罗墨担心的,打算好好欣赏一下战斗。

但那条大黑狗突然蹿出来了,让他的脸色瞬间黑得和那条狗的毛色一样。

这玩意他认识,是紫府圣地的狗,曾经还布阵想要抓他,说是要借个‘种’,被他咣咣一顿打,但这破狗肉身极硬,他的荒古圣体拳头竟然打不伤,结果被这条黑狗咬了一身的牙印子,衣服都咬烂掉了。

他没想到这条破狗竟然和罗墨也认识。

不过看到黑狗被罗墨收拾,叶凡心里一阵爽,要知道有一段时间这条黑狗老是用千奇百怪的方法蹲点他,每次遇到了都是一场人狗大战,好几次叶凡的衣服都被咬没了,满身的牙印。

你能想象堂堂人族圣体被一条狗追着咬吗?还不止一次,因此叶凡对这条狗那是恨得咬牙切齿,恨不能今晚就炖狗肉火锅。

“黑皇,回来。”

一个紫衣女子和大队人马也抵达了这里,察觉了这里的气氛不对。

这个女子罗墨认识,紫府圣地的圣女紫霞,摇光有她的画像资料。

她是先天道胎,如果要完全发挥无始后手,先天圣体道胎是不可少的,罗墨也不过想到了两种方法。

第一种当然是自己化万般体质。

第二种则是备案,如果自己没成功,那么还能让紫霞以吞天魔功吞掉那具修单一秘境的圣体遗骸本源,多少也算先天圣体道胎,可以召唤出无始的道身来就行,黑暗动乱的时候就多了一个强大的助力。

此前罗墨一直没有管过她,因为需要的时候再去找都来得及,毕竟她只是备选方案的工具人,没想到黑皇跑到她那里去了。

估计是这条死狗见她是先天道胎,想撺掇弄出来一个先天圣体道胎,混在紫府圣地当家畜呢。

看着油光水滑的皮毛,估计伙食不错。

紫霞唤黑皇回去,但这条死狗怎么会听她的,他现在可是好不容易又碰到了罗墨这个土豪,狗脑子正想着怎么从罗墨这里弄点好处呢。

他人立而起,和罗墨勾肩搭背,然后指着王腾假惺惺道:“这人谁呀这么嚣张?咱们俩什么关系,跟你为敌那就是跟我黑皇为敌,要不要我帮你弄他?”

“好啊。”

罗墨眨眼间退出数百丈,留下黑皇独面王腾。

黑皇:???

王腾觉得这场闹剧应该早点结束,什么时候一条狗都敢来挑战他北帝王腾了?

他额头青筋迸现,挥舞自己的兵器天帝剑,怒喝,“哪里蹿出来的疯狗!”

天帝剑威势赫赫,剑光百丈长,真龙神凰相伴,压的大地剧烈抖动,如果这里不是仙土,有无穷地势之力加持,方圆百里都会在这一剑下变成尘埃。

这一剑的威力让黑皇背毛根根炸起,杀机透体,逼狗神魂,剑未至,杀意已到,吓得他尾巴都缩到了胯下。

这特么是一个大能绝巅的高手啊!

罗墨你做个人吧罗墨,居然让本皇一条狗来对付这样的高手!

“嗷呜!”

黑皇四条狗腿迈动得飞快,化作一道黑色闪电往罗墨身后躲。

江湖上盛传罗墨凑齐了吞天魔罐,因此他身后才是最安全的。

相关阅读:直播打卡从九叔开始娱乐:和明星老婆的狗粮日常和傲娇女友的狗粮日常尘隙顶流喜剧人正阳门下正阳人网游之时代巅峰火鸦从火鸦到焚天大圣封神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