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100|10.5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周允晟这两年除了专心修炼,也在暗地里打听主角受的消息。正如既定的命运那般,他在两年前与二皇子相遇,两人在黑暗森林里冒险,获得了各种各样的奇遇,救下了被魔气侵蚀的兽人族的王子,使兽皇对他一见钟情,还让精灵族的母树重新长出了嫩芽。

他在神殿里居住了几百年,食用的水果和琼浆含有最纯粹的光明之力,早已把他的身体改造成大陆上任何一位光明祭司都梦想拥有的纯灵体。

他不需要祈祷,因为他在神殿时日日陪伴在光明神身边,身体自动吸收了神力。在神界可能算不上什么,到了大陆却是圣者级别的高手。

他黑发黑眼,容貌绝美,还有一副比精灵王更为动人的嗓子,当他唱起歌来的时候,哪怕因为感染魔气而狂暴的黑暗兽也会变得温顺。他得到了精灵王的友谊,两人坐在母树上歌唱了三日三夜,让整个精灵一族都沉醉了。

他与二皇子离开黑暗森林后来到了中央教廷,受到了教皇的热烈款待。他远见卓识,谈吐不凡,让惊才绝艳的教皇也大为赞赏和感叹。教皇将他引为知己,得知他欲离开竟丢下公务随同他一起前往萨迦亚帝国。

他无与伦比的魅力让所有见过他的人都为之倾倒。

他才在世间游历两年,就有吟游诗人为他编写了动人的曲目并四处传唱,将他奉为神的宠儿,光明的使者,大陆的希望,并预言他会成为近千年来最强大的光明祭司。

此刻,他正在教皇、主教、二皇子的陪伴下前往萨迦亚帝国神殿。

“听说萨迦亚帝国神殿只有两位光明祭司?”他冲年迈的主教微微一笑。

主教毕恭毕敬的点头,“是的,除了我就是我的义子约书亚,那是个非常可爱的孩子。”再多的介绍,主教就是想说也说不出来。这些年,父神下在他身上的禁言术越来越严苛,但凡有关于约书亚的一切,都不能过多的对外人提及,哪怕对方是教皇。

这样的保护是不是过于慎重了?两年了,也不知约书亚有没有长进。他低下头默默想到。

主角受,也就是宝儿·布莱特好奇的追问,“他今年几岁,性情如何?我今后要在神殿里常住,极想找一位性情相投的朋友。”

二皇子捏了捏他指尖,笑道,“约书亚很温柔,你与他一定会成为很要好的朋友。”他对约书亚的印象还停留在热恋的时候,但现在他的心已经被宝儿占据了,而且宝儿实力强大,出身也更为高贵,教皇已经透露出想让宝儿接手萨迦亚帝国神殿的意思,所以他应该找个时间与约书亚说清楚。

若是以往,他难免担心这样做会得罪主教,但现在有教皇撑腰,却完全没有那种顾虑。

主教也对此乐见其成,把约书亚狠狠夸了一顿。在他看来,宝儿·布莱特是父神的使者,约书亚是父神的宠儿,日后两人迟早要一起前往九天之上的神宫,现在打下感情基础也是好事。

教皇对所谓的‘可爱的约书亚’丝毫不感兴趣,只默默听着,全程用温柔宠溺的目光盯着黑发黑眼的美丽少年。少年虽然已经几百岁了,但因为待在神宫的缘故,容颜丝毫未见改变,更因为不染尘俗,心性极为单纯。

这样的人非常容易掌控。

教皇在这片大陆可算是权力巅峰上的人物。但他绝不仅仅满足于此。他获得了父神的一丝神力,那种力量与祭司们在祷告中获得的光明之力完全不同,强大、纯粹、撼人心魂,如果能获得更多的神力,毁天灭地也不在话下。

在被神力灌注的那一刻,他产生了成神的想法。但此后的两百年里,无论他如何虔诚的祈祷刻苦的修炼,实力仍然停留在法圣阶段,不能寸进。

当他快要绝望时,宝儿出现了。他来自于九天之外的神宫,是父神的爱宠,因为受不了神宫的冷寂而恳求父神让他来大陆上游历。父神恩准了,并赐给他一枚镶嵌着顶级光明石的戒指,当它被触发时,那强大的力量可以让一切邪恶都烟消云散。

教皇自觉看见了希望,若是能与宝儿结下深厚的情谊,或许当他离开的时候,能为他向父神引荐。

所以他假装巡游各大神殿与他一路同行,并轻而易举拿下了少年那颗不谙世事的心。当然,他知道少年与二皇子、兽皇、精灵王也保持着非常暧昧的关系,且已经失去童贞,不过那又如何,他只要达到目的就好,过程怎样恶心都能忍耐。

一行人越走越近时,周允晟正拿着剪刀站在一丛月季花前,准备把开得最美的花朵剪下来送给父神。

他这里比划两下,那里比划两下,就是拿不定主意。花丛虽然结了很多花苞,但开放的却寥寥可数,且还达不到最美丽的状态。

“大人,还是算了吧,等过几天再来剪。”站在他身后的一名侍女劝道。

另一名侍女立即附和,“是啊,现在还没到最美的时候,剪了未免可惜。我们可以先用向日葵代替,父神也很喜欢向日葵。”

周允晟把剪刀放回花篮里,轻轻抚弄一朵花苞,叹息道,“好吧,去摘向日葵。今年花苞结的这么多,像天边的繁星一样,如果能一夜之间全都开满,那景象一定很美,我真想亲眼看一看。”

九天之上的光明神一如既往的注视着少年,闻听此言微抬指尖,把一束金光投入水镜之中。他乐意去满足少年的一切心愿,他要什么他就给什么,哪怕他要天边的星星他也能摘下来为他亲手串成项链。

周允晟正要举步离开,却见铺满了一面墙的月季花一朵一朵争相开放,颜色从原本的纯白色变成了鲜艳的火红色,打眼看去像一簇簇跳动的火焰,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身后的两名侍女也惊讶的合不拢嘴。

“天啊,这一定是神迹!父神显灵了!”她们喃喃自语,却忽然出现一道更为惊喜更为高亢的嗓音将她们的话盖住,“我的天啊,宝儿,你刚走进神殿的大门,这丛月季花就忽然之间尽数盛开,那一定是父神送给你的礼物。他在九天之上看着你呢!”

二皇子激动的脸颊通红。他会有如此联想并不奇怪,因为宝儿是凭空出现在他面前,身上穿着印刻有神谕的圣袍,手指佩戴着硕大的光明石戒指,脖子上、手上、脚上的饰物全都闪着金色的神光。

他当时就怀疑宝儿来历不凡,直到宝儿用金光杀死了一头皇者级别的黑暗兽,才向他坦白自己是来自神宫的使者,是父神的宠儿。

他创造的神迹一桩桩一件件不容置疑,所以这丛月季花开放的盛景自然也是因为他。世人都知道月季是光明神最钟爱的花朵。他用它进献给最钟爱的人,这很合情合理。

宝儿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花丛,为二皇子的话感到甜蜜而又惶恐。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并非父神派下的使者,而是擅自逃跑的仆人,他的地位并不似他们想象的那样尊贵。

但也许因为他的消失,让父神意识到了他的重要性,这并非没有可能。

这样想着,宝儿快走两步想要去摘盛开的最美丽的一朵,却被忽然伸过来的一只手抓住了。

“你不配亵渎这些美丽的花。”闻所未闻的,如金玉碰撞流水而形成的动人嗓音让他耳根都瘙痒起来,但暗藏在这嗓音下的恶意也让他心底发颤。

他享受了两年的无上追捧,猛然被人贬低侮辱,心里自然无法忍受。他瞪着眼睛看过去,瞳孔不可遏制的剧烈收缩了几下。

他原以为自己的容貌堪称绝世,哪怕在九天之上的神界,能超越自己的人或神使也寥寥可数,然而眼前这位少年却美的让人找不到任何语言去描述。他就像一道光束站在那里,把周围所有的事物都衬托的黯然失色,包括被吟游诗人赞美了无数遍的自己。

如果他前往神宫,必定会让父神冰冷无情的眼眸也稍微停驻。但是很可惜,他只是个凡人,永远没有那个资格。

宝儿心里滑过这样倨傲的念头,表情却温顺而又可爱,委屈的问道,“这是父神送给我的礼物,为何我不能摘?我是宝儿·布莱特。”是父神的爱宠,所以你应该马上向我行礼,并无条件听从我的命令。

周允晟听出了他的未尽之语,却越发觉得心气难平。如果是理智的他,必定不会与主角受作对,但现在这个周允晟却是光明神的脑残粉,只要一想到他的父神被这个朝三暮四、荒-淫-无耻的家伙骗走了高贵的心,沦落到与一群凡人为伍,他就愤怒的想把这人活活撕碎。

他记得007传送给他的背景资料,这人在生活中极其放-荡,才认识没几天就能与别人-媾-和,床上、树上、草丛里、马车上、温泉中,堪称激情四射,汁水横流。他稍微一想就觉得恶心,而他的父神在未来还会爱上这样一个肮脏不堪的人。

他顿时有种毁天灭地的冲动。

“你是宝儿·布莱特又如何?不过一个凡人罢了。”他松开少年手腕,指尖轻轻一晃便放射出无数金光,把鲜红的月季花绞成一地残渣。

他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脑残粉就是这样无理取闹。

若要把光明之力凝结成实体,非圣者级别的光明祭司不能做到。眼前这位少年似乎才18岁吧?18岁就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简直骇人听闻!别看宝儿长着一张少年的脸,但细算起来,他已经五六百岁了,而且一直待在父神身边吸取神力,实力与约书亚比起来竟也没强上多少。

若是让少年再成长几年,又会达到何种程度?还有,他是怎样得到如此精纯的光明之力的,看上去竟无限接近于神力。难道他是父神在大陆上的爱宠?

教皇终于拿正眼去看少年,却只见到一个快步离去的背影,铂金色的发丝在阳光的照射下像一匹最顶级的绸缎,晃的人眼晕。

宝儿眨眼,用怆然欲泣的表情朝教皇看去,他很久没被人如此无礼的对待过了。

教皇安抚性的拍打他头顶,说道,“别伤心,我会好好与约书亚谈谈。你今后是萨迦亚帝国的主教,等他想明白了自然会来道歉的。”

一个温顺单纯,一个桀骜不驯,自然温顺单纯的更好控制,所以教皇很快就决定要帮助宝儿打压约书亚。

18岁,应该出门游历了。大陆上那么危险,谁知道他还能不能回来。

主教心知教皇必定会偏袒宝儿,连忙代义子请罪。别人都以为那月季花是送给宝儿的,他可不这样想。

他不止一次撞见宝儿跟别人偷情,而且每一次对象都不同,这样一个淫-荡-肮脏的人,进了试炼池必定会被焚烧成灰烬,只要父神眼睛不瞎,就绝对不会宠爱他。

但是他无法把父神对约书亚的特别告诉旁人,所以只能保持缄默。且由着教皇陛下去折腾吧,父神会为约书亚处理妥当的。

主教想起了下场凄惨的副主教,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

九天之上的光明神此刻正拧着眉头,表情非常不悦。他并未认出宝儿,更确切的说,对方在他眼里连一粒尘埃都算不上。真挚的表白被误解了,且莫名其妙的安在一个污秽不堪的凡人头上,他几乎气得发笑。

红色月季的花语是我热烈的恋着你。这正是他想要亲口对约书亚说的话,那宝儿又是何人,竟口口声声说是自己的宠儿?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光明神指尖运起一缕金光,本打算让宝儿连身体带神魂都彻底消散,但目光触及一地残渣时又改变了主意。

约书亚对宝儿产生了嫉妒,这是不是表示他对自己的爱已经从虔诚的信仰变成了热烈的爱恋?两年了,他越来越不满足于这种神明与信徒之间的关系。他希望约书亚能像对待情人那般对待自己,而非高高在上的父神。

也许留下这人能让他更快觉醒。

思及此处,光明神收起金光,用时光回朔之法查看宝儿的生平,连同那无数激情瞬间也没错过。

他冷冽的低笑起来,瞳孔中泛出些微黑色的光点。这样一个污物,也敢自称神之宠儿,让他干脆利落的消失对他而言反倒是种恩赐。还有,这就是所谓的站立在大陆之巅的王者?原来大陆上的生灵已经堕落到这等地步了吗?

那么还是趁早毁灭吧。

周允晟一路急走,对父神的热爱与崇拜终是压下了心中的怒火。他平复好翻腾的心绪,转回花园继续采摘向日葵,然后抱着前往偏殿。

两名侍女把刚蒸好的素饼抬了来,一块块整齐的码放在托盘上。她们很少看见祭司大人发火,这会儿有些战战兢兢的,不时去偷看他的表情。

“大人,我觉得布莱特祭司大人并不像传说中那般优秀,无论是外貌还是实力,他都比不上您。您虽然现在籍籍无名,但早晚有一天会光耀整片大陆,您会成为最伟大的光明祭司。”其中一人真情实意的表白道。

另一人点头附和。

周允晟微笑起来。因为有了信仰的缘故,白天的他性情十分温柔,还有着许多天真烂漫的情怀,乐意把所有的事都朝好的方面去想。当然,如果谁诋毁他的父神,他就会变得非常具有攻击性。

殿内的气氛刚有所缓和,却见宝儿踩着轻快的步伐走进来,笑道,“约书亚,咱们好好谈谈行吗?方才我究竟哪里惹到你,请你告诉我,今后我会在萨迦亚帝国神殿呆很久,很希望能与你成为朋友。”

他习惯了走到哪里都被人热爱,猛然遇见一个看不上自己的,便兴起了一股不服输的念头,非要让对方爱上自己不可。

两名侍女乖觉的退下。

周允晟抿着嘴不肯搭腔。他一点儿也不想与这人做朋友,看见他就有种撕了他的冲动。

宝儿眼珠转了转,试探性的问道,“是因为二皇子吗?我与他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请你不要误会。”

周允晟这才正眼看他,一字一句强调,“我的心里只有父神,我毕生的理想就是为父神献出所有,让他钟爱的这块土地不至沦为魔物的乐园。你与二皇子究竟是什么关系我没兴趣知道。”

他说的那样斩钉截铁,在提及二皇子时眼里的厌恶反感几乎满溢而出,让宝儿无法将之视为口是心非。原来自己爱慕且意欲紧紧握牢的人在别人心里不值一提,这让他掩藏的那点优越感和得意洋洋全都消失了。

九天之上,光明神听了这席话又是甜蜜又是苦恼。他乐于接受约书亚的所有,也绝不吝啬回赠自己的所有,甚至包括光明神的神格。但约书亚把他想象的太完美了,他唯恐让他失望。

“真不知该如何向你坦白才好。”他捂住脸,头一次感受到何谓纠结的心情。

偏殿里,两人的对话还在继续。宝儿很尴尬,沉默了片刻才又试探道,“那是为什么?反感一个人总要有什么理由吧?我们才刚认识,请你不要太快对我下定义好吗?我其实很喜欢你呢。”他绽放出秒杀了所有人的微笑。

周允晟低头摆弄素饼,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蒸腾的热气使素饼的香味散发出来。即便在神宫里,宝儿也从未见过如此可爱精致的糕点。他捻起一块感叹道,“闻起来真香啊。虽然父神不用进食,但如果他看见的话一定也会愿意品尝一块。父神最爱做的事就是斜倚在神座上饮酒,他讨厌别人打扰他,却最爱将我唤到身边唱歌,一唱就是好几天,仿佛怎么听也不会腻。如果他高兴了,甚至会温柔的摸摸我的头,他的身体并非凡人想象的那样冰冷,是温热的,依偎在他脚边有种很安心的感觉。”

周允晟听得心里直淌血,一瞬不瞬的盯着宝儿问道,“既然待在父神身边那样温暖安心,你为什么要来到大陆?”

宝儿从他眼里看见了浓烈的嫉妒,不知怎地竟高兴起来,笑道,“因为神宫里太寂寞了。我们拥有长长久久的生命,偶尔总会倦怠。父神见我郁郁寡欢就让我来大陆散心,等到了期限,他会让神使来接我。”

谎话说了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宝儿起初只是为了扯一面大旗保护自己,哪里想到那些人会把他捧到天上去。他享受到了从未享受过的尊贵,久而久之就难以自拔了。

周允晟眼珠赤红,冷笑道,“能待在父神身边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怎么会感到寂寞呢?如果是我的话,我绝不会离开父神半步。”

“但是很遗憾,你不是我。”宝儿耸肩,把小小的素饼扔进嘴里。

会心一击。周允晟的心不再流血,而是直接化为碎片。对一个脑残粉来说,时时刻刻待在偶像身边简直是无上的幸福,叫他拿命去换都愿意。这人不但跑了,还同时与好几个人媾-和,他还有继续活下去的必要吗?

当然没有!周允晟目中流露出杀意,指尖悄然蓄起一缕金光,想把宝儿的心脏刺穿,却被隐藏在潜意识中的‘理智晟’制止了。外来的力量不能直接杀掉命运之子,否则会造成世界的崩塌,爽是爽了,却什么都捞不着,等于干了白工。

你他妈的给我清醒点啊!别整天围着你的父神打转!为了提醒自己,理智晟冲破了无数心理暗示的屏障才终于说出这句话,然后又被脑残晟给摁进潜意识的黑海中。

他袖子一拂把所有托盘打翻,站起身朝外走。

“你发什么疯?”宝儿身上被泼了许多粘腻的糕点,气得脸颊通红。

“这是献给父神的祭品,你一个凡人有什么资格品尝。既然被你玷污了,不要也罢。别以为在神宫里待了几百年就比别人高一筹,摒弃掉你头上那些光环,你并不比我优秀。”

撇下这句话,他快步来到大殿,凝视父神的面容,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父神,您怎么宁愿爱上那样一个人也不愿意爱我?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