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第1章 .11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杜煦朗一岁的时候被自己的母亲扔在孤儿院门口。他当时还小,记忆力有限,连那个女人的长相都没能记住。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那女人唯二留给他的只是一个名字和刺在左肩的黑色渡鸦。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原来这只渡鸦正是j国最大黑道社团杜氏财阀的标志。

孤儿院并不是一个好地方,这里没有足够的食物,却有不断增加的嗷嗷待哺的弃儿,往往为了争夺一个冷掉的馒头,他们能把彼此的骨头打断。从一岁到五岁,他的身体总是伤痕累累,他的肚子总是饥肠辘辘,他的心里充满阴霾。

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却有一束阳光照耀着他,让他咬着牙支撑过每一天。那人名叫方念幽,比他大十岁,给了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哪怕自己挨饿,也要将最后一口饭留给他。杜煦朗不知道被母亲爱着是怎样温暖的感觉,但有方念幽在,他想他已经体会了。

在孤儿院的最后一年,一位姓杨的女士捐了一大笔钱,并在除夕的时候给所有孤儿送来了新衣服和玩具。方念幽得到了一件粉红色的棉袄,她穿着它在他面前转圈,满嘴都是对杨女士感激的话语。

他得到了一个变形金刚,这东西他向往了很久,甚至动过从院长那里偷钱去买一个的念头。现在有人将它送到他面前,他自然很高兴,几乎每晚都要搂着它睡觉。

没过多久,杜家的人找来了,杜煦朗欢天喜地的跟随他们去了j国。他本以为这是幸福生活的开始,却不知道自己一脚踏入了地狱。没有能力的杜家子孙,唯一的出路只有死亡。他的兄弟们像疯狗一样互相撕咬,像蛊虫一样争夺唯一的生机。

在无数个冰冷血腥的夜晚,方念幽的笑容越来越鲜明,而他曾经唯一拥有的玩具却被遗忘在角落。

当他终于坐稳杜家家主的位置,他才有了喘息的机会,决定放下所有公务去c国寻找自己的亲人。

他在一个脏乱的小诊所里找到了方念幽的儿子周文景。他被人打了一顿,伤到了鼻骨,一双漆黑的眸子里满是阴霾,不见一丝阳光。

方念幽是那种哪怕在逆境中也能展颜欢笑的人,她的儿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杜煦朗感到很愤怒,然而随着周文景的述说,他的愤怒化为铺天盖地的戾气。

他没想到方念幽不是患了忧郁症自杀的,却是被人逼死的,死在那人的浴缸里。不用亲眼去看,他也能想象那赤红而惨烈的景象。

周家真是欺人太甚!

他并没有试图劝说外甥随自己离开。既然周家人对外甥如此苛待,那么他偏要帮外甥夺取周家的一切。怀着恶意,也怀着戏谑的心态,他掩盖了身份前往周氏应聘,并很快获得了周浩的信任。

作为私人助理,他有了出入周家的资格,开始暗中观察周家的另两位公子。周允晟是长子,性格看上去很沉稳,学业总是名列前茅。周文昂比文景还小两个月,是幼子,性格活泼开朗,很得周浩的喜欢。

文景与周文昂的关系不错,与周允晟却势如水火。但在杜煦朗看来,周家的两个孩子都不怎么样,一个手段拙劣,一个口蜜腹剑,没有大智慧只有小聪明。反倒是文景,性格坚强隐忍,头脑聪明清醒,是个可造之材。

杜煦朗决定将这块璞玉雕琢成璀璨夺目的艺术品。在教导的过程中,周允晟的频频找碴让他很恼火,也许他应该给这个孩子一点教训。

但这个孩子却反过来狠狠将他打醒。如果不是他的痛斥,如果不是他刻骨的仇恨,也许他永远不会想到,方念幽的死亡并非一场报复,而是赎罪。他印象中的方念幽每时每刻都带着温柔的微笑,她是善良美好的,怎么可能是身披鲜血满心仇恨的厉鬼?

他似乎想错了前因后果,而且是大错特错。直到那一刻,他才将送给他新年礼物的杨女士与周允晟的母亲联系起来。他调查过周家,本该对此一清二楚,却仿佛有一层雾瘴蒙住了眼睛,致使他除了仇恨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正如周允晟所说,他和文景有什么资格仇恨?该恨的人至始至终都是他。

也许出于内疚,也许出于补偿,从那以后,他开始真心实意的照顾周允晟,并暗中关注他的一切。慢慢的,他知道周允晟讨厌吃胡萝卜,无聊的时候喜欢摩挲手腕,对电脑很精通,每天睡前都要喝一杯牛奶……

他了解他生活中的每一个小细节小习惯,却忽视了这样的关注会为自己带来怎样的后果。

文景终究被周文昂暗算,却将仇恨的怒火倾注在允晟头上,杜煦朗为此感到很不悦。越是关注允晟,越是了解他掩藏在冲动性格之下的隐忍和坚强。而与之相比,文景反倒显得平庸起来,连真正的敌人都分不清,将来如何独自前行?

杜煦朗并不点醒他,只有跌倒过的人才能学会跨越障碍。他走出文景的房间,莫名其妙的来到允晟房门口。分离在即,他竟然会感觉不舍。

当杜煦朗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少年时,他总会带给他更大的惊喜。他发现了他极力掩盖的,与文景母子之间的关系,也间接向他展示了他卓越的手段和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

相比于还在等待雕琢的文景,他已经准备好了绽放光芒。杜煦朗对他的未来充满了期待,那是比培养文景更强烈的期待。

他派了几个保镖暗中保护他,让他们每隔一周将他的动向和照片发送过来。他对他的关注渐渐形成了一种习惯。在他生日的那天,带着一身刺鼻的香水味和酒气回到空荡寂静的房间,他意外的在电子邮箱里发现了一张允晟的照片。

少年手里握着一个巧克力甜筒,伸出舌尖卷起一抹甜腻,似乎发现有人偷拍,狭长的桃花眼斜睨过来,慵懒的目光中隐含警惕。那勾人心魄的魅力透过电脑屏幕直直扎进杜煦朗的胸膛,令他呼吸急促。

他盯着屏幕呆坐良久,终于给少年打了个电话。

“有空吗?和我视频聊天?”他反复的要求着,强烈渴望着能见上他一面。

少年同意了,听说今天是他的生日,想了想,拆开书桌上的音乐盒,用许多铆钉、螺丝、□□组装成一个变形金刚,前后只花了半个小时。

他的表情那样专注,灵活的手指仿佛能创造出另一个精彩纷呈的世界。杜煦朗不知不觉就看呆了,等屏幕因为待机时间过长而完全熄灭时才从那强烈的悸动中回神。

少年心细如发,似乎发现杜煦朗对这个礼物很喜欢,第二天就快递到了公司。杜煦朗拆开包装后忍不住笑了,把玩许久才端端正正放在办公桌上,临下班时小心翼翼的收入公文包带回家。他起初将它放在书架上,觉得不能一眼看见,又放在了书桌上,临睡前想了想,最终放在床头柜上。

这是他人生中收到的第二个玩具,却是第一份生日礼物。他对它爱不释手。

他与少年的联系渐渐多起来,只要有空就会拨通视频电话,雀跃的等待着少年俊美的脸庞浮现在另一端。少年很忙碌,哪怕回电话的时候也在编写程式,如果对方不说话,他就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忘了周遭的一切。

为了能多看他几眼,杜煦朗常常会故意保持沉默,然后着迷的盯着少年认真的侧脸,一坐几个小时也不厌倦。这样的凝视偶尔会被助理或秘书打断,但当他处理完公事再回来时,发现少年依然安静的坐在那里,手指灵活敲打着键盘。

似乎他永远会站在原地等待自己。杜煦朗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感到心悸。

但是渐渐的,事情却超出了他的掌控。不过无意中瞥到一截柔韧的腰肢,一双修长笔直的腿,一个影影绰绰朦朦胧胧的背影,他竟然会因此而辗转难眠,好不容易睡着了,也会在销-魂-蚀-骨的快-感中醒来,身体与心灵的双重悸动骗不了任何人。

拿出这些年收集的照片一张张翻看,他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就展开了追逐。从最初试一试的心态,到随后的认真谨慎,再到非他不可小心呵护。他陷入了爱的泥潭不可自拔,却也甘之如饴。

--------------------

c国重刑监狱,

周文景坐在探视窗前焦躁的抽烟,巡察的狱警走过来,厉声呵斥他马上把烟熄了。他想起周允晟也爱用命令的语气让舅舅熄灭手里的香烟,舅舅从来只会妥协,表情带着淡淡的无奈和浓浓的愉悦。

看得出来,他很享受周允晟的管束。

周文景掐掉香烟,冷笑了一声。

正在这时,一名骨瘦如柴脸色灰败的男人在狱警的看押下走过来坐定,若非胸前的标牌写着‘周文昂’三个字,周文景几乎快认不出这人就是曾经意气风发的周家三公子。

“你最近怎么样?”周文景淡声问道,那头不说话,他继续开口,“今天周允晟和杜煦朗结婚,过几天你应该能在电视上看见新闻报道。”

那一头终于有了反应,痛哭流涕的喊道,“文景,你给大哥带个话,让他放我出去吧!我知道错了,只要他肯放我出去,就算要我给他当年作马我也愿意。文景,你帮帮我吧,我再也受不了了,他们简直不是人,用尽手段折磨我……”

周文景没耐心再听下去,恨铁不成钢的低吼,“你就这样妥协了?你就这样认输了?周文昂,你他-妈真窝囊!”

扔掉听筒,周文景疾步走出监狱,淤积在胸口的窒闷不但没有消散,反而更沉重。这些年,他过得很不顺利,没了杜煦朗的庇护,他在商场上再也没有无往不利的感觉,反而因为与周允晟交恶处处被人讥讽嘲笑甚至排挤打压。

他也曾想过绝地反击,但与诺亚集团那样的庞然大物交锋无异于以卵击石,更何况对方背后还站着杜氏财阀。前几天,他试图与诺亚旗下的子公司竞标一项工程,但在标会召开之前,他的秘书却将标底卖给了与他敌对的一家公司。还未开战,他就已经一败涂地。

他从未觉得自己那样渺小,那样无能为力,刚才那些话,与其说是在责骂周文昂,不如说是在责骂他自己。终其一生,他也无法追赶上周允晟的脚步。

冥冥中他有一种感觉——他原本不该这样窝囊,他原本应该站在周允晟那样的高度。他想不明白这个世界究竟出了什么差错。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