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111|11.2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老伯纳当天晚上就赶到了帝都星,把孙子接回老宅。

他打开闲置许久的地下训练场,让忠心于伯纳家族的两名军医用里面的仪器为孙子进行一次精密测试。在得到确切的数据前,他依然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周允晟躺在测试台上,任由军医将感应器贴在自己太阳穴。

“塞西尔,把你的精神力通过感应器输入这台机器,用尽全力攻击它的核心。”老伯纳吩咐道。

“祖父您确定?听说这架机体很昂贵,至少值几千万星币。”周允晟挑眉。

“让你用尽全力就用尽全力,难道你还能把这台机器轰碎?它所能承受的极限是你无法想象的。开始吧。”老伯纳催促道。

周允晟勾了勾唇,将自己累积了无数次轮回的庞大精神力灌输入测试仪的核心。要知道,他能依靠精神力创造出一个广袤无垠的星海,击毁一台机器不过是小菜一碟。

所以非常不幸,测试刚开始一秒钟,机器内部就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变成了一滩零碎的破金属滚落在地。两名军医和老伯纳吓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测试到了吗?”几分钟后,老伯纳强忍心悸开口。

“抱歉元帅,塞西尔少爷发动精神力的速度太快了,我们没能得到有用的数据。”两名军医摇头,惊骇的表情还挂在脸上。运转精神力需要一个缓慢的过程,就像爬山一样,必须靠意志力一点一点推动催升,但塞西尔的精神力却根本不需要这个过程,爆发起来像一座火山。

这种精神力完全区别于其他人的精神力。旁人的精神力可以用来治疗、探测、连接个人终端、操控机甲……总之只能发挥辅助性的作用。但塞西尔的精神力或许可以直接用来杀人。

这太可怕了。两名军医脸色发白。

老伯纳也想到了这一点,他面色变了几变,警告道,“这件事谁都不准说出去。”能用精神力杀人于无形,这样的强者一旦出现,必定引来很多人的忌惮。他们绝对会在塞西尔还未成长起来之前扼杀他。

幸好两人对伯纳家族非常忠心,连忙点头答应了。

没人比周允晟更了解自己的精神力究竟是怎么回事。在上个世界,他每一天都会运转魂力试图打破神体的桎梏,久而久之把魂力淬炼得极其精纯强大。猛然间叫他向一台机器下手,就好比让他在气球上切菜,那力度很难把握,一把小心就爆了。

他咳了咳,摆手道,“再换一台机器吧,我会温柔一点。”

两名军医嘴角微抽,很快就推了一台新机器过来。

这回老伯纳不敢胡乱下命令了,反而叮嘱了一句慢慢来。

周允晟点头,将一丝魂力输入传感器。停留在刻度0的箭头猛然往上飙升,直接冲过了a线,到达a,周允晟继续输入魂力,箭头继续攀升,到底3s时稳稳的停住,就像有人用手按住一般,毫无一点上下波动。

老伯纳看看孙子轻松写意的脸庞,又看看纹丝不动的箭头,顿时明白孙子并没有用尽全力。然而3s级的精神力已经是人类历史上最高的数值,再往上去就是妖孽了。保留一点底牌也是好事。

他点点头,让军医为孙子测试体质,结果同样让他满意。

“祖父,现在可以在我的手术单上签字了吗?”周允晟拆掉身上的各种传感器,漫不经心的问道。

“尽快给塞西尔安排手术。”老伯纳看向两名军医。

二人点头,并无异议。塞西尔少爷如此逆天的潜质,恐怕连号称星际最强者的奥斯本·马修都及不上。如果还让他保持omega的身份,随时受到发-情-期的干扰并屈服于某个alpha身下,那是对他的侮辱,也等于扼杀了伯纳家族恢复往日荣耀的希望。

塞西尔少爷嫁到谁家,谁家就占了天大的便宜,幸好奥斯本有眼无珠,主动把婚退了。两位军医一边暗自庆幸,一边下去准备手术事宜。

老伯纳捋捋快要秃顶的脑门,畅快的大笑起来。

“别光顾着高兴,马上给我安排训练计划。今后这个地下训练场是我的,谁也不准进来。九月初切尔曼招生,我必须通过考核成为一名预备役军人。伯纳家族丢失的元帅之位将由我夺回来。”周允晟走到重力训练室前调整数据。

现在已经七月底,他必须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将a级体质锻炼为3s级。切尔曼军校的招生考试非常严格,每一位报考的考生都要签下生死状,且死亡比率高达百分之三。能进入切尔曼军校就读的人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心狠手辣之辈,可不是闹着玩的。

想一想充满了硝烟与死亡的未来,他就激动的热血沸腾。

老伯纳仔细观察孙子的表情,见他眼里放射出野心勃勃的光芒,并未被血腥的招生考吓住,顿时更为高兴。他把训练场的权限更改为只许自己和孙子进入,并且回到书房亲自拟定了一份训练计划。

手术进行的非常成功,周允晟摸摸缠绕在脖子上的一圈纱布,觉得神清气爽。这件事老伯纳没有告诉家里任何人,担心他们走漏了消息会为孙子招致危险。

但心机深重的康奈尔依然察觉到了端倪,他篡改了负责为塞西尔打扫房间的机器人的数据,让它把塞西尔扔掉的垃圾收集起来进行检查。他在一团纱布里找到了几种药物,这是专为腺体发生癌变的omega准备的调节体内荷尔蒙的药物。因为腺体不发生作用了,这些不幸的omega需要依靠这种药物的调试才能逐渐恢复正常的生活状态,否则会失眠、脱发、精神衰弱。

塞西尔订婚前刚做过身体检查,他的腺体根本没有问题,那他为什么需要这种药物?难道他把自己的腺体割掉了?

这个想法非常荒谬,但康奈尔观察了许多天,越来越肯定这就是事实。塞西尔开始长高,身体变得更为强壮,虽然与alpha比起来多有不及,但原本柔软娇嫩的身体渐渐被一层薄而流畅的肌肉覆盖。

他五官还是那么艳丽,但眼角眉梢却增加了很多英气,漆黑瞳孔中时而放射出锐利的锋芒,让他看上去非常危险。短短半个月,他就从一朵华而不实的鲜花进化成了一只猛兽,让暗地里观察他的康奈尔觉得心惊肉跳。

但是,等那种危险的感觉退去,康奈尔却又觉得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塞西尔把腺体割掉了,那么他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与马修家的婚事便能让贾思特顶上。他简直是欢天喜地的感谢塞西尔脆弱的心理承受能力,为了一个男人竟然冲动的毁了自己一辈子。

难怪父亲要大老远的赶回来,肯定是为了照看塞西尔,防止他再做傻事。

康奈尔当晚就把消息告诉了自己儿子贾思特,让他赶紧去他父亲那里争取这桩婚事,反正塞西尔已经没希望了。

正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论起心机,贾思特丝毫不输给母亲。他眼珠子转了转,用匿名的方式在星网上发布了一条消息——塞西尔·伯纳受不了被拒婚的打击把自己阉割了。

塞西尔之前在辛德森艺术学院就读,事实上绝大部分omega都在那里接受教育。他们娇弱的体质局限了他们的就业范围,而且他们天生就比别人感情丰富,更适合艺术工作。在omega稀缺的星际,绝大多数alpha和beta都愿意追捧他们。

所以长相出众的omega在未婚前大多是享誉全球的大明星,塞西尔则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入学才两年就拍了好几部电影,获得了极大的反响,是许多alpha的梦中情人。他被拒婚的消息之所以传播的那么快那么广也是因为他与众不同的身份。

现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还是轩然大波。他的粉丝差点把星网都爆掉只为了寻求一个真相。他们不敢相信塞西尔会绝望到那种程度,不能嫁给奥斯本就再也不嫁给别人吗?他怎么那么傻!

奥斯本最近几天过得非常不顺,走在路上总会遇见无缘无故向自己发起进攻的alpha。他本来约好了约书亚一起吃午餐,却连打了几架才顺利来到约会地点,额头还破了一点皮。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向我挑战的人忽然多起来,走在路上不由分说就与我动手。今天又有几个人向我挑战,所以来晚了,抱歉。”他风度翩翩的朝少年微笑。只有在少年面前,他才会展露出温柔的一面。他迷恋他的头发、眼睛、嘴唇,只要看见他就无法遏制心脏的跃动,甚至在梦中都会一遍又一遍的呼唤他的名字,仿佛怎么也唤不够一样。

他从不知道自己会对一个人一见钟情,那种灵魂被狠狠撞击了一下的感觉差点让他失去理智。他几乎一眼就在上千新生中发现了少年,并且迫不及待地向他展开追求,而少年的内在比外在更为优秀,让他难以自拔。

以前的约书亚很享受奥斯本迷恋的目光,但今天却觉得难以面对。奥斯本为他拒绝了家里安排的婚事,并且扬言自己不需要一个生育机器,而是能与自己并肩的爱人。这句话简直说进了约书亚内心深处。

他终于下定决心与奥斯本在一起,并打算找个时间挑破自己omega的身份,却没料到塞西尔会做出那样疯狂的事。

现在,他觉得自己和奥斯本的幸福似乎建立在塞西尔的痛苦之上,让他根本没有心情享受恋爱的甜蜜。

“我想我知道原因。你看看这个吧。”约书亚打开个人终端,调出星网最热门的一条新闻。

奥斯本轻松愉悦的表情渐渐被严肃取代。他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你不应该在订婚宴上当众拒绝他,你应该私下里好好跟他沟通。”约书亚心情非常低落。他觉得自己毁了一个人的人生,这负担太沉重了,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我也没有办法。我爷爷并没有告诉我那是我的订婚宴,在宴会结束的时候,他忽然把我叫出来,让我和塞西尔喝订婚酒,所有的权贵和军中人士都在场,如果我妥协了,就没有资格与你在一起,我只能选择当场拒绝。我不想辜负你,所以只能辜负他,你能理解我的选择吗?我不是那种随便能标记好几个omega的alpha,我爱上谁就会一心一意。”奥斯本紧紧握住约书亚的手,目光坚定而又清澈。

约书亚心里很感动,却也有一点抗拒。他甩掉他的手,拿起背包一言不发的走了。

奥斯本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这才颓然离去。

又过了几天,风波非但没有平息还越演越烈,不断有人催促塞西尔站出来澄清,并且大骂马修家族无情无义,要马修家族负起责任。但无论如何,老马修都不可能让孙子娶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妻子,于是他向强尼·伯纳提出换亲的建议,并打算给塞西尔一大笔钱,送他去别的星球生活。

当然前提是他果真把自己阉割了。

周允晟没日没夜的耗在训练室内,对外界传言根本没有兴趣。老伯纳倒是大发雷霆,把老马修派来接洽的人打了出去,还扬言伯纳家族永远不会与马修家族联姻。

贾思特和康奈尔的如意算盘落空,心里别提多焦躁。但他们知道奥斯本是个责任心非常强的人,他绝不会没有任何表示。

果然,在喧闹了一个星期后,一脸憔悴的奥斯本来到伯纳家请罪。在老伯纳的命令下,没有任何人招待他,强尼被支出家门,贾思特和康奈尔被锁在房间里,唯有身份尴尬的塞西尔的beta弟弟阿尔奇坐在他对面,与他大眼瞪小眼。

“我想见一见塞西尔,否则今后的每一天都会准时来拜访伯纳家。”奥斯本强硬的提出要求。他看不上塞西尔自残的行为,如果他觉得这样能逼自己就范,那他错了。他绝不会爱上这样一个头脑愚蠢性格偏激的人。

“您稍等,我问一问祖父。”阿尔奇点开手腕上的个人终端。

老伯纳爽朗的声音传来,“马修家的臭小子走了吗?”

阿尔奇不好意思的看了奥斯本一眼,摇头道,“他不肯走,说是一定要见塞西尔哥哥,否则今后的每一天都会来拜访我们家。”

“什么?臭小子太嚣张了!你等着,我马上派人赶他走,并且打断他两条腿!”老伯纳在奥斯本拒婚的那天就想这样干了。

阿尔奇越发觉得尴尬,奥斯本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但是很快,终端那头传来一道气喘吁吁的声音,“等一等,让他留下。我要跟他拍一段视频澄清之前的流言。阿尔奇,你让他稍等片刻,我马上上来。”

终端挂断了,沙哑性感的嗓音也随之消失,奥斯本觉得耳膜有些痒,不适的动了动。

几分钟后,客厅外响起一串脚步声,奥斯本转头看去,表情僵住了。才一个月不见,塞西尔已经变得与记忆中完全不一样了。

他的五官还是那样艳丽,却因为眉眼稍微拉长的缘故显得凌厉至极,原本粉嫩的嘴唇不知因为什么缘故变成了鲜艳的绯红色,在雪白肌肤的衬托下就像涂了一层鲜血,透出一股触目惊心的美感。他长高了很多,虽然与魁梧的alpha比起来不算什么,但单独站在那里却显得格外修长挺拔。

他黑色的长发剪成了短碎发,其上似乎沾满了汗水,显得湿漉漉的。他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工字背心,裸露出一块块薄而流畅的肌肉,行走间优美的线条起起伏伏并掉落细小的汗珠,那模样性-感而又火-辣。

他比原来更艳丽,是那种能把所有人都焚烧成灰烬的艳丽,就像一团蜿蜒流动的岩浆。奥斯本僵硬万分的看着他走近,似乎直到此时才真正看清塞西尔究竟长什么样。

他的视线仅仅与他淡漠的目光碰触了一下,就觉得瞳仁一阵刺痛,不得不狼狈的闭了闭眼,然后又飞快睁开,看着他接过阿奇尔递来的毛巾,草草擦掉身体和头发上的汗珠。

他现在的举动完全不像一个十分注重容貌的omega。他的头发被毛巾擦的乱糟糟的,但那更为他增添了几分野性和放荡不羁。他扔掉毛巾,从衣架上随便拿了一件白衬衫,边穿边漫不经心的打招呼,“好久不见,奥斯本。”

剧烈运动后犹带着粗重喘息的性-感嗓音让奥斯本耳膜发麻。他闻见了一股淡淡的汗味,那么美妙香甜,顿时让他坐立难安起来。

塞西尔的汗味这样好闻,也许他并没有割掉腺体。奥斯本恍惚的想到,反射性的道了一句你好。

“很抱歉之前对你造成的困扰。但是我最近很忙碌,所以没有时间对此事做出澄清。现在你来了,时机正好,我们来拍一段视频让大家知道真相吧。需要先说明的是,我的决定与你之前的拒婚没有任何关系。”周允晟走到他身边坐下。

“这么说,你果真把腺体摘掉了?”奥斯本艰难开口。

“没错。”周允晟撩开头发,把脖子后的一道伤疤展示给对方,爽朗的笑起来,“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我这样做是为了我的将来,并不是受不了打击的自残行为。事实上我很庆幸你果断的退掉了这门婚事,我塞西尔可不需要婚姻的束缚。”

“好了祖父,帮我们录一下视频吧。”他把摄录机递给臭着脸的老伯纳,并招招手,示意奥斯本坐近一点。

奥斯本挪到他身边,俊美的脸庞像雕刻一般坚硬。他总能闻见塞西尔身上的汗味,这让他非常不自在。

“开始了吗?”周允晟看向摄像机。

“开始了,有什么话就说吧。”老伯纳摁下启动键。

“大家好,我是塞西尔,我身边的这位是奥斯本,我们两今天坐在这里是想澄清之前的流言。我的确摘掉了腺体,但并非因为受不了被拒婚的打击,而是为进入军队做准备。事实上,我已经向切尔曼递交了报名申请,九月初将参加三场招生考试。”

奥斯本用惊愕的目光朝他看去,焦急开口,“切尔曼的招生考试非常严酷,连alpha都逃不开百分之三的死亡率,更何况你一个omega。请你千万不要冲动,不要因为想向我证明什么就勉强自己。你还能有更美好的未来。”他记得自己拒婚的时候曾说过不喜欢娇弱的需要人保护的omega,如果塞西尔是因为这句话而做出那种决定,他一定要阻止他。

“不,你错了,”周允晟爽朗的笑起来,闪烁着自信光芒的眼眸让所有注视他的人目眩神迷,“我不是为了向你,或者向任何人证明什么。我只是觉得,一个人有多大的能力,就应该承担多大的社会责任。凭我的能力本就应该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而非结婚育子。当然,那些为帝国延续后代的omega们同样也很伟大,他们值得尊敬。”

奥斯本还想再劝,却被少年拥抱了一下,真挚开口,“我们还是朋友,奥斯本,我并不怨恨你,相反,我发自内心的祝福你与你的恋人。”他眼眸里充斥着浓浓的温情和愉悦,毫无疑问,他已经从那段挫折中走出来了,并且打算为自己而活。

他的精神状态很好,就像一个发光体一般耀眼。

奥斯本来的时候心情阴郁,走得时候却没有感觉到丝毫放松。他站在门口,转头回望少年匆匆远去的背影,心脏像被挖空了一大块。塞西尔曾留给他的模糊印象被现在这个鲜明、艳丽、自信的少年取代,无论如何也无法从脑海中驱逐。

他闭了闭眼,离开的步伐竟透出几分狼狈。

塞西尔与奥斯本合拍的视频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他们坚持认为塞西尔是为了向奥斯本证明自己并不娇弱才会产生了那样疯狂的念头。喜爱他的人极力劝阻他不要冲动,讨厌他的人等着看他在招生考试中丧命,对他毫无感觉的人设下赌局,拿他的生死开玩笑。

面对这一切,周允晟都淡然处之。他只在星网上留下一句话——拭目以待。

视频发送出去的第二天,贾思特和康奈尔就被老伯纳送到了隶属于伯纳家族的一颗极为偏远的星球,并命令他们永远不许回帝都星。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