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117|11.8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周允晟走过去,主动向凯尔伸出手,“你好,我是塞西尔,很高兴认识你。”

他灿烂的笑容比遍洒一地的阳光还要温暖,让本就对他心存好感的凯尔怦然心动。近距离欣赏塞西尔的感觉与屏幕上完全不同,他是美丽与危险的综合体,同时又兼具优雅和大气,自然而然就能激起一个alpha的征服欲。

凯尔握住他的手,柔声道,“你好,我是凯尔·克莱斯特,同样很高兴认识你。”当他浅金色的眸子静静注视某个人的时候,就仿佛那个人是他的全世界。

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让周允晟失神了一瞬间。他没头没脑的问道,“我摘除了腺体,对此你怎么看?”

凯尔松开他的手,认真回答,“那是你的决定和人生,只要你觉得值得,没人有资格评价你。”

果然是爱人的处事风格,周允晟漆黑的眼眸完全被点亮了,他的目光太热烈,让凯尔耳根发烫,他想邀请少年去餐厅坐一坐,畅谈一番,正斟酌用词,却听奥斯本准将沉声开口,“凯尔,请把这份文件马上交给校长,谢谢。”

“是的,准将先生。”他反射性的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冲少年微笑道,“下次有机会再见,塞西尔。”

周允晟摆手,目送他挺拔的背影远去。凯尔·克莱斯特,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列农帝国未来的国王和约书亚的丈夫。

自己的爱人又成了别人的官配,而且那人还拥有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名字和外貌。来自世界的恶意让周允晟皱眉。

奥斯本在两人谈话时脸上的血色已消退的一干二净。他勉强压抑住内心的狂躁,说道,“塞西尔,我不得不告诉你,凯尔是列农帝国的王储,克莱斯特只是他的母姓,他真正的名字是凯尔·列农。”

周允晟这才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他挑高一边眉毛说道,“你是在提醒我他不可能与一个摘除了腺体的omega在一起吗?”

原来你已经在考虑结合的问题了吗?奥斯本的喉结轻微颤动了一下,一团名为苦涩的情绪拥堵在喉头,让他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他沉默片刻后哑声道,“是的,王储需要更多优秀的继承人。塞西尔,我不想看见你受伤。”

“你不觉得这话说得太晚了吗?谁曾经给予我最大的伤害?”周允晟讽刺了一句,紧接着笃定开口,“如果一个人是真的爱我,那么无论我拥有怎样的缺憾,他都会无怨无悔的爱我。”他相信自己的爱人一定能做到这一点,他从未让他失望,即便他是别人的官配那又如何?不是还有接盘手奥斯本吗?这一次,他一定会阻止奥斯本在约书亚发情期间出任务。

他会让他们幸福的在一起。

这样一想,周允晟烦躁的心情立刻舒畅了,锋利的眉眼也柔和下来。

奥斯本无言以对,他想告诉塞西尔: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爱你,毫无保留全心全意。哪怕你变得像以前那样骄纵、虚荣、轻浮,我也一样爱你,只要你的躯壳里保有与现在相同的灵魂。

他隐隐有种感觉,以前的塞西尔跟现在的塞西尔根本不是一个人。当摘除腺体的塞西尔出现在他眼前时,就仿佛黑暗的天空中忽然点亮了一颗璀璨的星辰,盯着这颗星辰,他才能找准行进的方向。

他注定放不开他。

奥斯本冲动的想把隐藏在内心的话全都告诉塞西尔,但不等他开口,对方便摆摆手自顾离开了。他差一点就把强大的精神力编织成囚笼将他禁锢。

他目送他走远,等那道修长的背影完全消失才露出痛苦万分的表情。

发现爱人是约书亚未来的丈夫,周允晟坐不住了。切尔曼军校实行三年制,第一年打基础,第二年进行各种军事演练,第三年上战场实战,表现优异的话会直接被各大军团要走。凯尔已经二年级,将会被送往列农帝国辖区的小行星进行各种军事演习,这表示他待在切尔曼的时间不会太长,也表示他有大把机会跟约书亚培养感情。

而周允晟才一年级,每天都要待在教室里上课。当他还在做作业写论文时,没准儿约书亚已经发-情并与凯尔结合了。这种情况绝不允许发生。

行至半路,他忽然拐弯朝教务处走去,用007迅速编辑了一份跳级申请书。

校方虽然很惊讶,但学员有进取心是好事,他们没有理由阻拦,所以马上安排了几场难度相当大的考试。毫无疑问,塞西尔都以十分优异的成绩通过了。

当天晚上,塞西尔就成为了切尔曼的二年级生,让等候在新生宿舍的达伦气闷不已。同一时间,奥斯本的副官匆匆来到上司的住处,问道,“将军,塞西尔跳级了你知道吗?”

奥斯本正在吃晚餐,闻言动作一顿。

“他还特别提出要求,想跟约书亚住同一个宿舍。虽然他原话是说要与凯尔住一起,但谁都知道他的目标其实是约书亚。他还是放不下你啊将军。我希望你能劝劝他不要再纠结于往事,切尔曼军校的管理非常严格,如果两人的矛盾闹大了没准儿会被开除的。”副官忧心忡忡的开口。他原本以为塞西尔是个洒脱的人,但在他刻意接近约书亚之后,这一印象就完全颠覆了。他想刁难约书亚并让他知难而退吗?

奥斯本扔掉刀叉,胃口全无。他很明白,塞西尔根本没有放不下自己,恰恰相反,他放的太快太干净,转眼就爱上了别人。为了接近凯尔,他选择了跳级并与他同住,当他爱上某个人的时候会拥有极其惊人的热诚和行动力。

想起他看向凯尔时泛着水光的恋慕眼神,奥斯本嫉妒的眼珠都红了,他的精神力开始失控,毫无差别的毁坏着周围的一切,刀叉碗碟餐桌陆续化为齑粉,坚硬的地面出现一条条裂缝。

副官吓了一跳,连忙提醒道,“将军,我想你应该找塞西尔好好谈谈,而不是坐在这里毁坏学校的公共财产。”

奥斯本立即清醒过来,扶额苦笑。在没有理清与约书亚的纠葛前,他根本没有资格与塞西尔对话。

周允晟打开401的房门时,四位舍友正在享用晚餐。凯尔和布克特是alpha,约书亚和罗斯是beta,他们相处的很不错,正一边进食一边说笑。

看见站在门口的少年,他们反射性的朝约书亚看去。他们自然知道约书亚与奥斯本准将的关系,准将先生还曾来寝室探望过约书亚。而眼前这位容貌昳丽,实力强悍的少年却是奥斯本准将曾经的未婚夫。

因为奥斯本准将不喜欢娇弱的需要人照顾的omega,他毅然决然的摘除了腺体并报考了切尔曼。他对奥斯本的爱毋庸置疑,对约书亚的恨也就理所当然。他忽然找上门来不会是为了兴师问罪吧?

与约书亚非常要好的布克特立即站起来挡在他身前。

约书亚紧紧握住刀叉,用防备的眼神盯着少年。近距离看去,塞西尔艳丽的五官像燃烧的火焰一般夺目,他松开军装最顶端的两颗纽扣,露出精致优美的锁骨,头发稍微拨乱了些许,让他显得慵懒而又性-感。

他慢慢走过来,看似纤细的身体却散发出强者特有的气息。这气息让室内的空气急剧减少。

布克特额头冒出许多汗珠,即便身为alpha,他依然顶不住塞西尔的威压。站立在斜后方的罗斯悄悄给奥斯本准将发送了一条信息——将军,塞西尔来找约书亚麻烦了,请您赶紧过来。

约书亚并未向任何人求助,他拉开挡在自己身前的布克特,尽量挺直脊背说道,“你好塞西尔,我们终于见面了。”今天的场景,他预想过很多次,但真正面对的时候才知道塞西尔的气势究竟有多么惊人。他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与奥斯本一模一样的气息,那气息属于顶尖强者。

“你好。”周允晟草草与他握手,然后目不转睛的看向唯一保持着优雅从容的凯尔,笑容璀璨夺目,“凯尔,我们又见面了。我是你的新室友。”

他把其余三人排除在外,本该是不礼貌的行为,却让凯尔莫名满足。他走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语气格外温柔,“我的新室友?你跳级了?”

“对,看见你之后我就作下了跳级的决定。”这等于间接的告诉凯尔,我对你一见钟情并紧追不舍。

少年大胆的举动让凯尔心悸,他耳根滚烫,目光闪亮,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再次拥抱少年,直过了十几秒钟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事实上,他早就被塞西尔迷住了,他珍藏了所有关于塞西尔的视频和照片。本以为屏幕上的塞西尔已经足够耀眼,但现实中的他更散发出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

他若是展开攻势,没有人能够抵挡。凯尔摸了摸通红的耳朵,对断然拒绝塞西尔的准将先生充满了敬佩和感激之情。

敬佩他能抵御住塞西尔,感激他能拒绝塞西尔。

其余几人傻眼了,他们再迟钝也感受到了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暧昧气氛。一种类似于救赎的情绪忽然从心底深处涌上来,让约书亚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感谢老天,塞西尔不爱奥斯本了。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究竟有多么可笑。塞西尔的确不爱奥斯本,但奥斯本却爱上了塞西尔。他接到信息后用最快的速度赶到401寝室,径直走到凯尔与塞西尔中间坐下,沉声开口,“塞西尔,我帮你另外安排了寝室,请你跟我离开。”

被他彻底忽视的约书亚脸色逐渐发白。现在的奥斯本似乎只看得见塞西尔一个人,别人,或者这个世界,在他眼里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你放心,我不会找约书亚麻烦。”周允晟不以为意的摆手。

奥斯本差点控制不住躁动的精神力。他揉了揉太阳穴,一字一句开口,“你要知道,你跟别人是不同的,你偶尔辐射出的精神力会对别人造成非常大的伤害。罗斯的精神力等级并不高,不适合与你长时间相处。”

周允晟朝缩在最偏远角落的beta少年看去,果然发现他脸色苍白,呼吸困难,似乎正遭受着巨大的折磨。

那就让他搬走。他正准备这样说,却被奥斯本率先堵住,“你想让罗斯搬走是吗?谁给你的权利?伯纳家族向来以正直的作风而闻名,你要让你的家族蒙羞吗?切尔曼不是你的私产,不能由着你想住哪里就住哪里,想赶走谁就赶走谁,你必须跟我离开,马上。”

他的视线略微下移,看见少年有意解开的领口,瞳孔深处冒出两团火焰。他真想用精神力把少年禁锢起来,让他再也不能去勾-引别人。

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正盯着伯纳家,周允晟不能率性而为。宽宏、正直、勇武,素来是伯纳家的标志,他的一举一动也要符合这些准则。他不得不站起身向凯尔告别。

凯尔很遗憾,走上前想给他一个拥抱却不小心被准将先生挡了一下,只能改为握手。

见少年乖顺的跟随在自己身后,奥斯本终于心满意足了。他正准备离开,被忽略的约书亚走到门口,用亲昵的语气说道,“奥斯本,明天你有空吗?我有些事想告诉你。”

奥斯本飞快看了塞西尔一眼,问道,“有什么事不能现在说吗?”

“是很私密的事,只能告诉你。”约书亚脸颊微微泛红。

“那么明天见。”奥斯本点头,带领少年快步离开。他觉得自己的行为非常可耻,但他没有办法继续与约书亚交往,他不是他要找的人。

为了约书亚,他带给塞西尔永久性的伤害,却又在失去塞西尔之后才发现自己对约书亚的感情并不是爱,而是一时的迷恋。命运仿佛跟他开了一个玩笑,诱导着他往错误的道路上前进。他已经走出去一段路程,再继续往下必定会失去一切。

所以他必须纠正这个错误。

他不由自主的握紧塞西尔的手,这才感觉安心一点。

“你想带我去哪儿?”周允晟耐着性子询问。

“去我的住处。在切尔曼只有我能长时间与你呆在一起。”奥斯本极力压下紧张的情绪。

去男配的住处也好,可以随时知道他的动向,还能阻止他在约书亚的发-情-期离开。周允晟点头,欣然接受了这个安排,又忍不住好奇的询问,“你的精神力那么强,将来的伴侣怎么受得了?约书亚要是每天跟你睡一块儿非得失眠不可。听说拥有3s级精神力和体质的alpha,伴侣一般都不长寿。你现在可得好好想想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为了主角受和深情男配的未来,他也是操碎了心。

奥斯本定定看他一眼,没有说话。这个问题并不存在,因为他的伴侣也一样是3s级的强者。他们一定能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奥斯本的花园里种满了红色和白色的月季花,鲜花盛开的时候景色美极了。周允晟站在一丛月季花前愣神。

“你喜欢月季花?”奥斯本小心翼翼的询问。

“我最喜欢的花就是红色月季。”周允晟怀恋的笑起来。他想起了上一世与爱人相处的情景。他总是喜欢送他红色的月季,有一次他用花瓣铺满了整座神宫,抱着他在宫殿的各个角落缠绵。因为太过猛烈的动作,致使他身上沾满了鲜艳的花汁,爱人便会用舌尖一一舔舐,露出迷醉的表情……

即便过了几百年,那些记忆依然清晰的像是在昨天。周允晟忍不住用指尖去轻碰开得最美的一朵花。

奥斯本用赤红的眼珠盯着少年。他刚才在怀念谁?竟然流露出如此火热的爱意。他真想用精神力探入他的脑海,把那些不属于两人的记忆全都消除。

他极力克制住蠢蠢欲动的嫉妒心,将那朵花摘下来,柔声道,“既然你喜欢就送给你。”

周允晟接过,戏谑道,“谢谢,但是以后千万不要再送给我。红色月季的花语是我纯洁的爱人啊,我热烈的恋着你。”

奥斯本心弦被猛烈拨动了一下。这句话仿佛蕴含着某种非凡的魔力,在听见它的一瞬间,他竟然无法克制自己想要拥抱塞西尔的冲动。

我纯洁的恋人,这朵花本就应该属于你,这份热烈的爱意也一直属于你,永远没人能够代替。即便他使用了你的容貌和名讳,我的灵魂依然记着你。当你出现在我眼前,这份爱意就会第一时间苏醒。这是亚度尼斯和亚德里恩联手打下的烙印。

所以,哪怕奥斯本已经丧失了记忆,他也能凭借本能认出自己的爱人。他伸展手臂,装作不经意的将少年半搂进怀里,哑声道,“原来红色月季的花语是这样的,我竟然从未听说过。”

那是在另一个时空的花语,你当然没听过。周允晟暗笑,用花瓶把花养起来。

奥斯本把自己隔壁的客房整理出来,见少年抱着衣服朝浴室走去,鬼使神差的叮嘱一句,“把头发吹干了再睡。”

“知道了。”周允晟懒散的答应。

------------------

第二天,约书亚吃早餐的时候听学员们说起奥斯本与塞西尔同居的事,心慌的差点把手里的饮料打翻。他匆匆跑到奥斯本办公室。

“亲爱的,我有话跟你说。”他气喘吁吁的推开房门。

“约书亚你先坐下,我也有话要跟你说。”奥斯本表情非常慎重。

约书亚心慌意乱,大声喊道,“不,你先听我说!我其实并不是beta,而是omega!我发-情-期快要到了,请你标记我。”他绝没有想到,自己也有用性别来留住恋人的一天。他是个还能生育的omega,这大概是他唯一能胜过塞西尔的地方。

奥斯本用震惊的目光看着他,直过了半分钟才确认道,“你是omega?”他猛然站起身,毫不温柔的揪住约书亚的衣领,用力嗅闻他后颈部。

一丝微弱的信息素的味道从皮肤底层散发出来,那么香甜可口,诱人犯罪。奥斯本却完全不为所动,在他看来,这种气味远不如塞西尔淡淡的汗味来得醇美。

他丢开受了惊吓的约书亚,语气冷冽,“你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吗?一个omega出现在军队会造成怎样的灾难你难道没有预想过吗?你一旦陷入发-情-期,所有的alpha都会变成野兽,他们不管自己是不是在战斗,是不是在操控星舰,是不是在保卫家园,他们脑子里除了交-配不会有别的念头。为了争夺你,他们会陷入自相残杀,那会死很多人,包括你,包括他们自己,包括被他们守护的土地上的居民。为了保护omega的权益,切尔曼没有明文规定不招收omega,但你自己应该能想到这一点。如果你坦白的说出来,学校会做好相应的防范措施,但你隐瞒性别的行为却会对许多人构成威胁。你这是在犯罪!”

“如果我不隐瞒性别,他们根本不会让我上战场,而是把我随便丢到后勤部,让我做最简单乏味的工作。我也想保卫我的国家,难道这种想法错了吗?”约书亚泪流满面。

“你的想法没错,但是你的行为错了。你的信息素会严重干扰战士们的神智,如果你在战斗中陷入发-情-期,那将是一场灾难。约书亚,我不会向校方举报你,但是我希望你能主动退学。”奥斯本就事论事。

“所以我才来寻求你的帮助。平时我可以用抑制剂压住信息素的气味,等我发-情的时候你就标记我,与我结合,这样不是很好吗?没人会发现的,就算发现了,你留在我体内的强大气息也能让那些alpha迅速找回理智。这样问题就全都解决了。”很久以前他便在考虑这个可能性,并且为自己的恋人是星际第一强者而感到幸运。他足以保护他免于任何alpha的骚扰,如此,他自然可以毫无阻碍的留在军队。

“不!我绝对不会把我的气息留在你体内。”奥斯本严厉拒绝。只要一想到与约书亚结合的画面他就反感,甚至是厌恶。

“那么你想标记谁?只可惜你想标记的那个人连腺体都没了。”约书亚开始口不择言,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就算没有腺体,我对他的爱依然不会减少。”奥斯本见他早有察觉,也就顺势坦白,“约书亚,我今天正打算告诉你,我想结束这段关系。我对你并不是爱,而是一时迷恋。我很抱歉。”

约书亚咬紧牙关没有说话。其实他早就察觉到了这段关系的脆弱性。奥斯本常常盯着他的脸发呆,看似痴迷,行为却很克制。他从未牵过他的手,吻过他的唇,搂过他的腰,他只是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欣赏他,仿佛透过他的灵魂在寻找什么东西。

如果他没在自己的灵魂中找到想要的,他早晚有一天会清醒。但是,约书亚没想到他会清醒的这样快,快得让他措手不及。他试着放下自尊恳请,“奥斯本,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能不能暂时标记我并帮我保守秘密?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一直是我的梦想,你忍心毁了我的梦想吗?”

暂时标记并不需要结合,然而一旦开始,就必须每隔七天标记一次,与约书亚的关系就无法了断,而且奥斯本不想把自己的气息留在除了塞西尔以外的任何人身上。他再次坚定的拒绝了,“不行约书亚,我不能帮你。你隐瞒性别的行为注定你早已失去成为一名合格军人的资格。军人永远不会把自己的战友推入危险的境地。请你好好考虑我的提议,如果你拒不执行,我会亲自送你离开。如果你要实现自己的梦想,就应该具备与之匹配的决心和勇气。现在的你只是一个不敢面对现实的懦夫。”

约书亚忽然之间爆发了,歇斯底里的吼道,“对,我是一个懦夫,塞西尔是勇士!他阉割了自己,真是太勇敢了!你想让所有的omega都变成他那样没有性别的怪物吗?如果我们都这样干了,谁来给你们这些强大的alpha生孩子?要我说,塞西尔就应该被抓去军事法庭,罪名是足以判他死刑的阻碍人类繁衍罪!”

听见‘死刑’两个字,奥斯本用充满杀气的目光朝他看去,办公室里迅速被沉重的威压填满。约书亚感觉到一只无形的手正掐住自己的脖子,在他快要窒息而死的最后一秒,那只手忽然消失了,耳边传来奥斯本阴冷的声音,“约书亚,我给你七天时间,不退学可以,但请你向校方坦白自己的身份并转到其它适合你的科系。相信我,在那里你一样可以为帝国做出贡献。”

约书亚安静下来,狼狈万分的跑出办公室,然而他的内心深处却更为不甘。上战场拼杀,成为列农帝国首位omega将军一直是他的梦想,从小到大未曾改变。如果他真的向校方坦白身份,就只能待在后勤部浪费生命,等年纪到了便结婚生子回归家庭,重复父辈的平庸与无能。

那绝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也许该另外想想办法,让奥斯本无法拒绝的办法。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划过。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