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120|11.11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奥斯本当晚就让人把约书亚送回学校,并友情赞助了他一箱纯度高达百分之百的抑制剂,自己则留在家里操练老马修。似乎被信息素刺激到了,他的实力又有增长,老马修看见被他踢坏的承压门,心中既感到骄傲又感到无奈。

这么优秀的alpha,全星际仅此一个,为什么就偏偏喜欢上了无法生育的塞西尔呢?早些时候让你与塞西尔订婚,你拒绝了,等人家悲愤之下阉割了自己你又凑上去,这不是没事找虐嘛!

老马修苦苦劝说孙子无果,只得放他回去。

塞西尔与凯尔的关系一天更比一天亲密,要不是奥斯本制定了极为严苛的训练计划,占用了塞西尔全部的私人时间,两人估计已经发展到亲密接触的地步了。

为尽快解决隐患,奥斯本在体能测评过后启动了野外生存训练,他挑选了一颗偏远的小行星作为训练场,并亲自带队。

周允晟知道约书亚还有半年才会发情,所以他一直计划着该怎么说服奥斯本取消半年后的军事任务,对这次的野外训练却一点防备也没有。当奥斯本把约书亚和凯尔安排为一组时,他还大大方方的走过去,让凯尔注意安全。

约书亚站在不远处,用阴沉的目光盯着他,视线偏移,落在凯尔华美至极的脸庞上,忽然勾唇笑了。其实严格说起来,凯尔的条件的确不比奥斯本差。他是王子,虽然皇室有被架空的迹象,但依然掌握着一部分实权,对他的前途很有帮助。而且凯尔性格更温柔体贴,是个很容易拿捏的对象。

反观奥斯本,连信息素的气味都能抵抗,可见心志坚毅到何等地步。与凯尔或许能建立平等的伴侣关系,与奥斯本就只能成为他的附庸,除非他全心全意的爱着你。

是的,奥斯本的心虽然坚硬,然而一旦为某个人敞开,内里却柔软的不可思议。他对塞西尔不正是如此?每天接他上下学,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花在他身上,为他亲手下厨,为他采摘最鲜艳的月季。

约书亚认识奥斯本大半年,从不知道还他会下厨,更不知道他院子里的鲜花是能摘的。他记得有一次自己想摘一朵半盛开的白色月季,被奥斯本严厉喝止了。

在原始植物大多灭绝的星际纪元,月季花的确是非常珍贵的物种,它们来自于几十亿年前人类的起源星地球。当时约书亚并未多想,只以为他太爱惜自己亲手栽种的鲜花,现在才明白并非如此,而是因为采摘它的人不是他想要的那一个。

无论塞西尔想要什么,他都会给他,无论塞西尔提出多荒谬的要求,他都会答应。当奥斯本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那人会成为全星际嫉妒的对象。

现在,约书亚的心正被浓烈的嫉妒之情折磨。他忽然就放开了来之前的那点忐忑,既然塞西尔抢走了奥斯本,那么他抢走凯尔便算是回礼了。

怀着这样的想法,他上前拉走与塞西尔告别的凯尔,并意有所指的说道,“祝你们旅途愉快。”

奥斯本用冰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然后带领塞西尔向丛林深处走去。他们只有最简单的武器装备,却要在这颗小行星上生存两个月,而且生死自负。因为一旦进入二年级,切尔曼就会为学员们办理军籍,他们已经是真正的军人了,军人死在战场上是非常自然的事。

“为什么又是我跟你一组?”周允晟一边用激光剑砍断挡路的藤蔓,一边徐徐开口,“训练跟你组队我能理解,那样可以提高难度。但是野外生存也跟你组队,这不是明摆着让我作弊吗?你应该让我跟实力最弱的人搭档。”

“不,你说错了,我们不是组队。确切的说是我跟着你,看你如何生存。就算你遇见了致命危险,我也不会插手,我会把你的尸体带回去,用烈士的规格安葬。”奥斯本面无表情的说着违心的话。

实际上,当说到最后一句时,他的心脏在震颤中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塞西尔死亡?他会用一整颗星球和自己为他陪葬。

周允晟乜他一眼,嗤笑道,“你是在挖苦我吗?如果一个体制和精神力均为3s级的人死在一次野外训练中,那我肯定会成为全星际最大的笑柄,虽然我已经是了。”

“不,你不是,我才是。他们都在骂我有眼无珠。”奥斯本一本正经的反驳。

“那你觉得他们骂的对吗?”周允晟用激光剑的剑柄戳了戳他强壮的胸大肌。

奥斯本差点就呻-吟起来,他受不了塞西尔的碰触,哪怕是间接性的。他胸肌忍不住抖了抖,由于作训服剪裁很贴身,看上去特别明显。

周允晟最羡慕的就是这种肌肉发达的型男,他们抖动的肌肉实在是太性-感了。尤其奥斯本的身材比例极尽完美,宽肩窄腰大长腿,一看就很有爆发力。他忍不住又戳了戳,似乎觉得非常有趣,于是爽朗地笑起来。

奥斯本真想把他压在树干上,从后面狠狠顶弄。他实在是太调皮了,需要花大力气管教。

“我觉得他们骂得很对,我的确是有眼无珠。”奥斯本握住剑柄,坦诚道。

“哼,总算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放弃塞西尔是你的损失。”他其实很爱你,非常非常爱你,并不是外界猜测的那样为了马修家的权势。但这些话,周允晟永远都不会告诉奥斯本,一些事既然已经错过,就再也没有提起的必要。

那么,我能挽回那些损失吗?奥斯本差一点就把这句话问出了口。他张张嘴,终是什么都没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有意带领塞西尔在丛林里游荡,尽情欣赏他与虫兽战斗时锋芒毕露的模样。当塞西尔结束战斗汗水淋淋的朝他走来时,他是那样渴望他,渴望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疼痛。如此煎熬了三天,他开始不着痕迹的带领塞西尔朝约书亚和凯尔的方向走去。

“有omega发-情了!”他忽然露出‘震惊’的表情,说道,“这颗小行星是无人居住的荒星,为什么会有omega?”

周允晟立即想到了约书亚,然后又想到了与约书亚搭档的凯尔。他阴沉着脸四处搜寻,发现一个被石头封堵住的山洞,正打算一脚将石头踹开,却被奥斯本阻止。

“你想干什么?打扰了omega的交-配,他们会死的。”

“你闻不见吗?里面的那个alpha是凯尔!”周允晟表情狰狞,即便在暴怒中也没有说穿约书亚的身份。他们从未闻见过约书亚信息素的气味,他掩盖的太好了,按理说现在没有任何人知道。

但他为什么会提早半年发-情?难道是因为命运的不可抗性?

“就算你现在进去也晚了,他们已经结合了。”奥斯本残忍的开口。alpha能通过嗅觉判断omega有没有跟人结合,如果结合了,他们会稍微恢复理智,然后强迫自己离开,没结合,他们就会为交-配权争个你死我活。

被信息素诱惑的alpha是一群发狂的野兽。

周允晟眼睛爆射出浓烈的杀意。他的爱人竟然已经跟别人结合了吗?很好!他抽-出激光剑,一脚踹向巨大的岩石,却在腾空的一瞬间被奥斯本抱进了怀里,低声劝说,“你想干什么?杀死omega是会被判处极刑的!为了一个连自己情-欲都控制不了的alpha赔上一生值得吗?如果凯尔真的爱你,他绝不会受信息素的诱惑,所以你看,其实他并不那么爱你。”

这话奥斯本说得有些违心了。事实上除了他自己,全星际的alpha都没法不受信息素的诱惑,除非他们性-功能出了问题。

但他成功的安抚住了暴怒中的少年,他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点头道,“你说得没错,如果他真的爱我一定能抵抗住本能的驱使。”他的爱人是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存在,他强大,坚毅,忠诚,温柔,虽然有些难以启齿的小癖好,但绝不是管不住自己欲-望的人。

他是如此相信他,所以产生了一个念头,也许自己又找错人了,凯尔并不是亚度尼斯。约书亚也跟他前世长得一模一样,但灵魂却完全不同,所以这种情况也有可能发生在凯尔身上。这样想着,他很快平静下来,思绪也更为清晰。

如果他在暴怒之下杀死了凯尔和约书亚,那乐子可就大了。作为一个外来者却杀死了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世界意识会用最强大的力量去攻击他,撕扯他的灵魂。不要小看一个a级世界的能量,当它狂暴起来的时候,足以把他的灵魂吞噬大半。

而他越往下走,世界等级也就越高,如果在灵魂严重受创的情况下来到一个s级别的世界,等待他的结局或许就是彻底泯灭。

在这一刻,他发觉了隐藏在世界意识中的险恶用心。也许约书亚和凯尔的长相并不是一种巧合。也许主神已经发现了他的踪迹并展开了报复。但这手段又未免太过温和,更像是一种试探而非绞杀。

或许主神在忌惮着什么。周允晟不得不联想到爱人身上,对他的来历更为好奇。他在洞口徘徊了一阵,摆手道,“发-情-期还有几天,我们等他们完事了再来。”

“你已经恢复平静了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可以陪你打一场。”奥斯本认真提议。他最喜欢的活动就是与塞西尔格斗,因为在格斗的过程中他可以肆无忌惮的碰触他。

“回去再打,先完成任务。”周允晟看了看个人终端,在这两个月里,他们要猎杀至少六千只虫兽,这回可不像招生考试,会把高等虫兽换算成一两百只低等虫兽,无论等级如何,杀死一只算一只,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余地。

奥斯本见他临到这时还能公私分明,紧绷的唇角忍不住上扬,“那我们走吧。”

两人迅速消失在丛林中,三天后来山洞看了一眼,发现信息素的味道还很浓郁便又离开,之后的每一天都会过来看一眼,这样一等就等了七天。只有血统最纯正的omega才会持续这么长的发情期,对alpha的诱惑力也就更大。

这是世界意识给命运之子开得金手指,他将来一定能生下非常优秀的孩子。周允晟已经彻底冷静下来,守在洞外的时候不着边际的想到。

信息素的味道逐渐淡化,令人脸红心跳的嘶吼声和呻-吟声忽然拉高了很多又戛然而止。显然,里面的两个人高-潮了,并且结束了长达七天七夜的交-配。

这他妈的哪里是人,明明是野兽!周允晟无声嗤笑。

衣衫不整的凯尔推开岩石,扶着身体虚弱的约书亚走出来。如果是一般的omega,在经历那么长时间的欢愉后肯定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但约苏亚的体质堪比alpha,此时竟还能独自行走。

看见等候在洞外的两人,凯尔脸色苍白,约书亚立即低头遮掩恶意满满的表情。他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刻。塞西尔会做出什么反应?大哭?大骂?疯狂攻击歇斯底里?你越伤心我便越快意。

但他完全想错了,少年不紧不慢的走过来,忽然揪住凯尔的衣襟,在他唇上吻了吻,然后退开几步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塞西尔,对不起,但是……”凯尔急于解释。

“没有但是,我不会跟已经标记了omega的alpha交往。”周允晟只能用庆幸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凯尔果然不是他的爱人,所幸约书亚缠住了他,否则再相处下去他还真无法摆脱这朵稀里糊涂的烂桃花。要知道凯尔是列农帝国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他来到切尔曼深造是为了重新恢复日渐没落的皇族的荣耀。

他希望能掌握一部分军权,所以需要拉拢很多优秀人才。在原来的命运轨迹中,奥斯本死后他通过约书亚掌握了第一军团,也干掉自己兄长成为了列农帝国有史以来权利最大的国王。

他表面看上去温柔腼腆,实则心机深沉。于公于私,他都不会轻易放弃潜力巨大的塞西尔。现在,亲眼目睹了他跟约书亚的-奸-情,周允晟就能顺利摆脱他。

“没想到约书亚竟然会是omega,你隐藏的真好。”周允晟假装惊讶的说道。

“请你千万帮我保守秘密。你也是omega,应该能理解我的心情。omega不是弱者,不是生育机器,如果能力足够,我们应该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这不是你说的吗?”约书亚抬头,用真诚的目光回视。

周允晟本来就没有戳穿约书亚的打算。他假装自己被说服了,神色略微动容,深深看一眼两人,然后转身离开。

奥斯本立即跟上。

凯尔也想追过去,顾及约书亚虚弱的身体不得不留下。他已经标记了约书亚,对方的血统非常纯正,实力也很强悍,应该能生下非常优秀的孩子。他的理智告诉自己,必须承担起责任。

周允晟面无表情的用激光剑扫平障碍,奥斯本亦步亦趋伴随在他左右,一路无言。傍晚来临,两人找了一个临时落脚点休息。

奥斯本正专心致志的烹饪虫兽肉,周允晟用木棍刨着火堆,问道,“你心情怎么样?交往了那么久的beta恋人竟然是个omega,还来不及惊喜对方却又跟别的alpha交-配了,你憋不憋屈?”

其实数来数去,奥斯本才是最倒霉的人,这样一想,周允晟嘴角就会忍不住上扬。让你抛弃塞西尔,最后什么都没捞着吧!

奥斯本当然憋屈,都已经断绝关系了,为什么还要吻凯尔?当时他差点用精神力把凯尔的两片嘴唇割掉。

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团黑气中,心情十分不爽。

“肯定很憋屈吧?你还爱约书亚吗?以后是不是打算继续守护在他身边?我告诉你,做人不能那么死脑筋,他既然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就该干脆的放手,因为守护他再也不是你的责任。你那么优秀,一定能找到比约书亚更好的伴侣。”周允晟苦口婆心的劝慰。塞西尔为奥斯本的死亡懊悔了终身,所以周允晟不会允许他再为约书亚默默付出。

周身的黑气逐渐淡化,奥斯本认真询问,“你觉得我很优秀?”

“那当然,你是全星际最强悍的战士。”周允晟点头。

“再优秀又如何,还是留不住自己最心爱的人。”

奥斯本说得绝对不是约书亚,但架不住周允晟不了解内情。他不会安慰人,吃完晚餐就拉着奥斯本在丛林里扫荡虫兽。两人畅快淋漓的砍杀了几天几夜,随便找了一个山洞睡一觉,起来后继续砍杀,很快就把大半个森林清理的干干净净。

约书亚交-配过后身体非常虚弱,休养了半个月才慢慢缓过来,也因此没能完成任务。

毫无疑问,成绩最优秀的学员非塞西尔莫属,他足足杀了两万多只虫兽,辉煌的战绩再度刷新了切尔曼军校的历史。

颁发奖励时,奥斯本笑得非常骄傲,看见少年习惯性的亲吻奖章,他差点控制不住下-身的反应。塞西尔根本不需要信息素来掌控他的情-欲,他整个人就是最浓烈的信息素,能让他随时随地为他发疯。

回到帝都星,奥斯本假装自己还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每天都会用格斗来宣泄心中的愤怒,唯一的陪练就是塞西尔。

周允晟跟奥斯本在一百倍压强下足足打斗了两个小时,体力已濒临崩溃的边缘。他快速躲开奥斯本的拳头,旋身侧踢,紧接着绕到奥斯本右侧,用手肘撞击他最脆弱的太阳穴。

奥斯本躲开他凌厉的攻势,反抓住他手腕撇到身后,用膝盖将他压制在地板上。两人浑身都是大汗,粗重的喘息此起彼伏。

周允晟每天都输,今天再输心情便十分不爽,身体不能动,干脆运转精神力偷袭奥斯本。奥斯本察觉到了一股力量在朝自己逼近,也连忙放出精神力格挡。两人的精神力,更确切来说是灵魂体,在接触的一瞬间就马上融合在一起,互相挤压摩擦,水乳-交融,剧烈的快-感像决堤的洪水,以迅猛的势头冲刷着两人的身体和大脑。

奥斯本眼珠赤红,将失神中的周允晟翻转过来,紧紧抱住他。他们密不透风的贴合在一起,下面都起了反应,互相抵在对方小腹上。灵魂直接交缠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美妙,以至于让他们的身体失去了行动能力。

他们喘息着,低吼着,热吻着,拼命的把彼此往自己的身体里摁压。

一个小时后,交融在一起的精神力才慢慢分开,也带走了最剧烈的一波高-潮。奥斯本额头冒出几根青筋,大掌疯狂的揉弄少年的臀部。两道沙哑的呻-吟过后,他们的裤裆濡湿一片,一股浓烈的石楠花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

原来奥斯本才是我的爱人!而且我一来就被他抛弃了!好,干得漂亮!周允晟挑高一边眉毛,他怎么可能认不出灵魂交缠时的熟悉感觉?

他一把将人推开,还狠狠踹了两脚,这才冷笑着离开。

奥斯本被踢中最脆弱的部位,捂着裤裆好半天爬不起来。等疼痛感消退,他呲着牙一遍又一遍回味刚才那种极致快-感,身体又开始发烫。他的精神力也曾与别人的精神力产生过碰撞,但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就仿佛他们是残缺的半圆,生来就应该融合在一起。那种灵魂被撼动,被填满的感觉,用任何美妙的语言都无法描述。

他爬起来,走到塞西尔房间门口,扬声喊道,“塞西尔亲爱的,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你不觉得刚才那种情况非常诡异吗?我们有必要再实验一次,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当然,这次他一定不会忘了进入塞西尔的身体。

周允晟刚洗完澡,正在擦头发,闻言忍不住冷笑起来。轮回那么多世,这家伙还是那么贪得无厌。不就是想干那事?偏偏每次都要找许多借口。

他打开门,揪住男人衣襟,非常粗鲁的将他拽了进去,扔在床上。

“说,约书亚和凯尔是不是被你设计的?”他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浴袍半敞,露出结实的小腹和隐秘的那处。

奥斯本看傻眼了,好半天没答话,裤裆慢慢撑起一个帐篷。

周允晟气笑了,走过去一脚踩在他裆部,咬牙开口,“你是不是早就看上我了,为了摆脱约书亚和凯尔才设计了发-情的戏码?嗯?”如果他才是自己的爱人,那么前一阵的紧迫盯人就能理解了。

“是,我早就跟约书亚分手了……”奥斯本破罐破摔,什么都坦白了。

周允晟转着眼珠,许久没说话。他坐到床沿,认真询问,“你为什么会爱上约书亚?”

“我并不爱他,我只是喜欢他的脸,还有他的名字。我总是梦见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站在月季花丛中冲我微笑,然后我就在切尔曼遇见了现实中的他。我当时以为那是命运的安排,但是你出现了,让我从不正常的痴迷状态中清醒过来。我现在非常明白我真正爱的人是谁。塞西尔,你能牵动我的灵魂,不信你放出精神力探一探。”

前面还很感动,说到后面又恢复了色-魔的本性,周允晟一拳砸在他肚皮上,却忽然愉悦的低笑起来。这人已经对自己产生了模糊的记忆,那么再轮回几次,他早晚能记起一切。

他是他看不见尽头的黑暗宿命中的唯一光亮。

周允晟眼眶有些潮湿,双手支撑在奥斯本脸颊两侧,嘴唇慢慢贴近。奥斯本屏住呼吸,激动的等待着心上人的亲吻,却不防被他狠狠扇了一巴掌,呵斥道,“滚出去!”

奥斯本呆了呆,回神后立即把人往怀里一抱,放出精神力去勾缠他大脑内不经意间流泻出的一丝精神力。已经交融了无数次的灵魂立即合二为一,碰撞出炫丽的火花。

周允晟低咒一声,坐在男人肚皮上,愤恨的撕碎他的衣服……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