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131|12.9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周允晟被各大势力追杀时,宗门无人救援,眼下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宗主和各位长老却堵在门口,言之凿凿的说他修炼什么《浑天炼魔心经》,说来说去,不过是为了他手中的昆仑镜罢了。

周允晟对无极仙宗本就没有感情,这会儿被惹毛了,下起手来自然也非常狠辣。当年前往各大雾境历练时,他曾将魔界毒瘴之地的毒瘴抽取一空储存在黑色漩涡内,怕被旁人误解为魔修,这些年一直未曾动用。

但是眼下,他却没了顾虑。既然他们认定他是魔修,那他干脆把罪名坐实了,以前有所保留的种种手段,现在全都施展出来。

他大略扫了几眼,发现前来堵人的全都是宗门内化神期以上的高手,只几个元婴期的弟子站在后方声援,宋宇飞也在其中。

被浓雾掩盖时,这些人还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师叔祖,你把昆仑镜交给宗门然后自废功法,宗主和长老自然会留你一命,何必非要弄到兵戎相见的地步。”

周允晟只能用几声冷笑去回应他们,催动丹田内的漩涡,借由雾气的弥漫汲取这些人体内的灵力,让毒瘴的威力更巨大。

赤霄真人和众位长老峰主站立在纯黑色地散发着腐臭味的雾气中,脸色顿时大变。

“这是魔界的毒瘴,好哇,方星海果然是个魔修!”

“宗漪不在,今日我们便代他清理门户,等他回来必不会说什么。”

“方星海,交出昆仑镜,我们还能给你一个痛快,否则便只能将你打入幽冥山炼成傀儡!”

周允晟取出乾坤戒中的融魂丹,一粒一粒捏爆散入雾气中,冷笑道,“你们想要昆仑镜就直说,不用找冠冕堂皇的理由。原本我并未修炼什么魔功,但既然脏水已经洗不掉了,今日干脆大开杀戒!”

魔界毒瘴本就能腐蚀修者的躯体,吞噬他们的元神,不过时间较为缓慢而已。融魂丹的药效与毒瘴一样,速度也不快,然而两者叠加,却不是常人能够消受。周允晟更将毒瘴与迷幻雾境相融合,变出许多魑魅魍魉,紧接着释放出九九天雷,借由黑色雾珠传导出去,将宗门内外变成暗无天日的修罗场。

他各种神通一股脑儿的往这些人头上砸,待砸晕了他们便迅速遁去。要知道,他现在只是元婴期的修士,且没有再召一次雷劫的运气,不宜久战。

赤霄真人和各位长老峰主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顿时十分狼狈。

若要趁乱逃走,周允晟只能舍弃这片毒瘴。他借着黑雾的掩护朝宗门外遁去,却不知踩到什么禁制,被狠狠的弹了回来,乾坤戒中的昆仑镜恰在此时发出尖锐的嗡鸣声,试图破开空间往外飞。

周允晟知道,它许是得了宋宇飞召唤,想回到主人身边。眼下黑雾漫天,谁能看清昆仑镜飞去了哪儿,不知去向,浩天世界的修者自然还紧追着自己不放,直到把自己杀掉里里外外搜一遍才肯罢休。

既如此,就算这东西是个毫无用处的垃圾,我也留定了,岂能让你白利用我一场?周允晟冷笑,取出几张宗漪炼制的禁锢符,层层贴在乾坤戒上。

昆仑镜若是未曾在九九重劫中破损,自然能轻易冲开乾坤戒的壁障,然而眼下它神通大减,撞了几下就没了后继之力,只能呆在原地发出持续的嗡鸣声,似乎是在抗议。

周允晟也不管它,换了个方向往外冲,却再次被弹回来,反复数次后他意识到,此处早已布下了一个禁锢法阵,只等着他回到宗门时自投罗网。

显然,他们不是看见他吸干那五劫散仙才决定杀他,而是早有预谋。

好一个第一仙宗,好一个名门正派!周允晟咬牙冷笑,取出宗漪交给自己的剧毒丹药,全部捏爆融入雾气中。

他这边刚动作完,就听飕飕风响,赤霄真人和众位长老、峰主齐齐退出法阵,各自站在相应的位置,将灵力注入阵眼。收拾一个元婴期的小儿,本不必动用宗门秘法玄天烈火阵,只需哪位峰主出手也就够了。但方星海以一己之力击杀浩天世界三分之一高手的消息传来,他们未雨绸缪之下布了这个大阵,而今再看不免庆幸。

对方果然是宗漪的弟子,手段十分了得。

暗红色的火焰顺着法阵的纹路燃烧,顷刻间就将此处的温度提高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内也不过如此。

黑色的雾气被蒸腾一空,劫雷也逐渐散去,露出被困在阵中心的周允晟。由于温度过高,空气慢慢变得扭曲,也扭曲了他妖异的脸庞。

他的道袍虽不是凡品,却也受不了能把散仙都烧成灰烬的高温,袍角处变得焦黑。

赤霄真人上前一步,冷声道,“方星海,若是不想受苦便自废功法,交出昆仑镜,我们可饶你不死。”

“你们没权利处置我,一切等我师父回来再说。”周允晟取出一件品级更高的道袍换上,立时觉得神清气爽。宗漪出品,果然不是凡物。

“就算你师父回来了,也必定不会放过你。你可知你师祖是如何死的?却是死在魔尊的嫡传弟子手里,也是被吸干了毕生修为化为尘土。你师父提剑灭了魔尊的宗门,绝了他在浩天世界的传承。你说他要是知道自己的徒弟竟背着他修炼那种魔功,会如何处置?”一名长老淡淡开口。

这也是他们今天敢代替宗漪清理门户的根由。

周允晟嗤笑一声没有说话,自顾坐下开始入定。莫说他根本就没练什么魔功,就是练了,宗漪也不会害他。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旁人能够理解的。

几位长老见他冥顽不灵,立即注入更多灵气催动玄天之火,等把方星海烧成灰烬,他乾坤戒内的东西自然归宗门所有。

隐在人群后的宋宇飞越发心急。他召唤了好几次昆仑镜,都不见它回来,眼下宗门内外的雾障都已清除,再要召唤却是不能了。等方星海一死,宗门内这些长老便会拿走昆仑镜好生收藏,要取回来必定比现在艰难无数倍。

更甚者,若是哪位长老动了贪念意欲炼化昆仑镜,他们的修为远在他之上,轻易就能抹除他的精血和神识,让他遭受反噬。不若方星海,修为比他差一线,无法将昆仑镜炼化。

宋宇飞越想越担忧,暗暗责怪自己愚蠢。

“有什么好自责的?如果当时不把昆仑镜给方星海,被追杀,被玄天烈火烘烤的人就是你。你有几条命能逃出去?”玉环内的绝色女子冷淡开口。

“可那毕竟是我的本命神器,若是被哪位长老炼化,我会遭受极其严重的反噬。”宋宇飞语气苦涩。他觉得方星海简直是生来克他的,一遇见方星海就没好事。

“放心,我会帮你把昆仑镜拿回来。我现在虽然只剩下一魂一魄,却足以碾压此界中人。”女子神情傲然,似想到什么,抿了抿唇再不开口。

宋宇飞彻底放心了,冷笑着朝火海中的黑衣男子看去。今日这出,正是他想好的借刀杀人之计。若非他匆匆赶回宗门,告诉宗主方星海在修炼魔功,这些人上哪儿找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杀人夺宝。

只是方才的雾气恐怕并不简单,还需小心才是。他一边想一边内视丹田,见自己的元婴正捧着一颗能解百毒的冰魄寒晶,周身并未出现异常,这才松了口气。四十年前,正是方星海下毒毁了他的金丹,让他承受碎丹重修之苦,他对此事始终无法介怀。

然而这口浊气刚吐出,守护阵眼的几名峰主、长老就接连呕起血来。

“融魂丹?竖子尔敢!”一名长老目疵欲裂的怒吼。因丹药附着在雾气中,雾气又附着在灵气中,被这些人吸入体内,他们自然察觉不到自己已经中毒,直到症状发作才恍然大悟。

其余峰主长老连忙内视丹田紫府,发现里面布满灰黑色的毒雾,立即把阵眼中的灵气抽回一部分,用以克制融魂丹的威力。

“手段如此阴毒,还说自己不是魔修?今日我就代替太上长老清理门户!”赤霄真人对宗漪师徒两早就怀恨于心,不顾内腑中的毒雾,执意将全身灵气灌入阵眼,欲把方星海焚烧成灰烬。

周允晟勾唇冷笑,丝毫不惧。刚才被他杀死的散仙已触动了宗漪放在他身上的一缕元神,不出半个时辰,宗漪就该回来了。

他身上有许多防御法器,足以令他撑过这半个时辰。略一思索,他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尊玉鼎,将周身环绕的玄天之火吸入鼎中,立时觉得舒坦了很多。

“药王鼎!”绝色女子和丹元峰的峰主异口同声的喊起来,引得其他人眼睛暴亮。

这是一件不输于先天至宝的法器,难怪宗漪能把丹道修炼至混沌级,难怪他能炼制出逆天的夺天造化丹,都是因为药王鼎在手的缘故。

此时此刻,这些所谓的正派人士,脸上全都写着四个字,左颊是‘杀人’,右颊是‘夺宝’。

“变阵。”修为最高的一位长老打出几个手诀,将玄天烈火阵变为杀机更重的诸天神煞阵,誓要用最快的速度拿下方星海。

火焰腾地一下攀上高空,并且由暗红色变成黑色,灼烧的感觉被阴冷刺骨取代,更有魑魅魍魉的惨嚎在头脑中炸开,不过瞬息就夺去了周允晟的神智。

他伸出手,欲朝自己丹田抠去,却听虚空中传来一道熟悉至极的嗓音,“谁敢动我徒儿?”话音未落,无数黑色剑光直接穿透空间壁障,朝守护阵眼的长老和峰主袭去,更将诸天神煞阵劈得七零八落。

阴火与惨嚎瞬间消散,周允晟低头看看已经抵在丹田上的五爪,面容扭曲起来。他正要杀出去,却被忽然出现的高大男人抱入怀中里里外外摸索了几遍。

“你无事?”宗漪的嗓音在发颤。

“我没事,幸好你来得及时。”周允晟马上回抱住他。

“无事就好,且退到一边去。”宗漪将徒儿拉到身后,抬起手臂幻化出一柄黑色巨剑,凌空劈斩,黑色剑光以锐不可当之势连杀四位大乘期的太上长老,更将巍峨的宗门劈成两半,大地承受不住这浩瀚威能,在颤抖中裂开一条鸿沟,直延伸到宗主居住的赤霄宫门前才堪堪止住。

轰隆巨响和漫天烟尘过后,原本围杀周允晟的几位长老和峰主全都被劈成两半,连神魂也未能逃脱,其余人等全都吓傻了,莫说反击,连站都站不稳。他们也是渡过雷劫的人,自然能感知到太上长老的可怕之处。

他已经把破天剑道修炼到极致,以身化剑,以杀证道,天上地下所向披靡。

“太上长老,请听我等解释!”赤霄真人捂着被斩断的右臂,艰难开口,“方星海修炼了《浑天炼魔心经》,我等是在帮你清理门户。此事乃宋宇飞亲眼所见,你尽可以问他。”

被单独拎出来的宋宇飞恨不得掐死赤霄真人。对付不了太上长老就拿我一个小辈顶罪,你好意思吗?他心中暗恨,面上却不卑不亢,将方星海吸干几位大能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还愿意把自己的记忆交出来。

宗漪双目微合,并未说话。

周允晟走到他身后,两只手环住他劲瘦的腰,脸颊贴在他宽阔的背上,依赖之情溢于言表。

宗漪心尖发烫,将大掌覆盖在徒儿玉白的手背上,亲昵的拍了拍。

宋宇飞见此情景心内大急,高喊道,“太上长老,方星海已然堕入魔道,您作为正道支柱,理应大义灭亲才是。否则此事传扬出去,我无极仙宗的名声还要不要?”

“宇飞说的是。太上长老,你别忘了当年你师尊是怎么死的。魔修作恶多端,早晚会导致又一场浩劫,凡我正派人士人人得而诛之。”赤霄真人一边劝解一边运转灵气试图将断臂的血止住,却发现灵力对破天剑道造成的伤口毫无用处。他马上想起了曾经被太上长老击伤并接连陨落的血魔老祖、阳明散仙、玄徽散仙三人,心头一阵狂跳。

破天剑道能诛灭天道,区区修者,在他剑下不过是蝼蚁。

赤霄真人不敢深想,越发努力劝解太上长老。唯有把太上长老拉到自己这一方,才有可能让他帮忙化解伤口上的剑气。

其他几位幸存的长老和峰主也发觉了破天剑道的可怕之处,也加入了游说的队伍,直把周允晟描述成万年难遇的大魔头,仿佛下一刻,他就要覆灭修真界一般。

“不必多言,作为星儿的师尊,他的功法传承于我。既然你们斥他为邪魔外道,也罢了,我师徒二人从此离开无极仙宗,堕入魔道,把传言彻底坐实。若是你们想除魔卫道,只管来魔界的毒瘴之地寻我,我随时恭候。”宗漪伸手将扒拉在自己背后的徒儿捞入怀中,略一甩袖,将巍峨的焚寂峰收入乾坤戒中,乘坐黑色剑光疾驰而去。

临走之时,他深深看了一眼宋宇飞,目中凝聚出一柄黑色小剑,悄无声息的没入玉环。他如今已修炼到以身化剑的境界,身体的任何一部分,包括声音和目光,都能化作剑意,杀人于无形。

宋宇飞果然毫无所觉,肃着一张脸站在几位师兄身后。

宗漪说最后几句话时动用了元神,方圆几万里的宗派全都听了个一清二楚。剑光刚一消散,当年他以剑意雕刻在绝影壁上的‘无极仙宗’四个字便爆发出龟裂的轰鸣声,几息时间就变成了一堆碎石。曾经让无数剑修向往的圣地就那样消失了。

毫无疑问,失去了太上长老的无极仙宗,也将失去浩天第一仙宗的地位,还将面临其他几大仙宗的打压。

赤霄真人再也按捺不住,噗的喷出一口鲜血。太上长老走就走了,却为何要把几大长老和峰主屠杀殆尽,他们也是支撑宗门的基石。偏偏自己为了光明正大的夺取昆仑镜,选在宗门口对方星海动手,刚才发生的事,怕是早已被其他几宗的探子看了去。

无极仙宗危矣!

“回去,关闭宗门,开启护宗大阵!”赤霄真人咬牙切齿的喊道。

几名元婴期的弟子并未加入战圈,故而存活下来,连忙上前搀扶他。其中一个往他嘴里塞了一粒顶级丹药,见他伤口非但没愈合,连鲜血也未曾止住,脸色顿时一变:这伤口有古怪!

他垂眸细看,却被留在伤口上的破天剑意刺中元神,也止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

赤霄真人见状,心中的绝望感越发浓重。早知道太上长老宠溺方星海到了毫无原则的程度,他何苦与方星海为难?若非宋宇飞怂恿,无极仙宗怎会遭此一劫?

赤霄真人细细一想,如何不明白自己中了宋宇飞的借刀杀人之计。他环顾四周,并未发现宋宇飞的踪影,便知道他已经跑了。好啊!四十年前我女儿栽在你手上,四十年后我也栽在你手上,宋宇飞,别让我无极仙宗的门人找到你!

至于太上长老,赤霄真人连报复的念头都不敢兴起。只有切身体会过太上长老的破天剑意的人,才会明白他的实力究竟达到什么程度。无极仙宗这等庞然大物,他凭一己之力就能诛灭。

换句话说,浩天世界的各大仙宗若是惹怒了他,将面临传承断绝,道门泯灭的结局,除非所有仙宗联合起来对付他一人。

赤霄真人心念电转,立刻给各大宗门送信。有昆仑镜做饵,想必没有哪个宗门会拒绝。

-------------------

周允晟坐在宗漪怀中,朝西南方的魔界飞去。

宗漪敞开道袍将他裹住,柔声开口,“徒儿,既然已经堕入魔道,我们干脆换个身份如何?”

“换什么身份?魔尊?魔王?魔神?”周允晟笑嘻嘻的问道。

“我是说,把我两的名分换一换。”宗漪偏头去亲吻徒儿脸颊,语气中暗含紧张。

“你想换成什么身份?”周允晟笑容微敛,目中荡出几丝柔情。

“你看道侣如何?”

“我觉得很好。”

“那便这么说定了。”

“嗯,说定了。”

两人搂在一处亲吻,直到了魔界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宗漪取出焚寂峰,放置在毒瘴之地的中心,略一挥袖,变出许多红绸和红灯笼,挂在破天宫内外。

魔界各方势力远远看见山峰绝壁上镌刻的焚寂峰三个字,差点以为自己眼睛出了问题。那可是威名赫赫的定光真人的居所,怎会出现在魔界?

很快就有潜伏在无极仙宗的探子带回来一个令人不敢置信的消息——定光真人为了徒儿与无极仙宗决裂,自愿堕入魔道了!宠溺徒儿到这个程度的,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定光真人果然不凡,做他的弟子未免太幸运了!

魔界各大势力有心与定光真人交好,却又担心这是一个局,便决定观望一阵再做打算。他们当然也知道方星海得到昆仑镜的消息,但有定光真人护着,不想死的魔修一般不敢上前招惹。

周允晟沐浴过后盘腿坐在铺着大红龙凤锦被的床上,手里上上下下抛着一面铜镜。这铜镜几次想往窗外飞去,都被宗漪设下的法阵挡了回来,只能发出刺耳的嗡鸣。

宗漪披着一件黑色道袍走到床边,将道侣拉入怀中亲吻,吻毕指着铜镜问道,“这就是昆仑镜?怎么裂开了?”

“帮我挡了几个雷劫。”周允晟散漫的笑道。

“它已经认了别人为主,我帮你把此人的精血和元神抹去,重新炼化。虽是稍有破损,也可再挡几个雷劫。”

“不,我可不捡别人的破烂。昆仑镜又如何,难道没了它我就不能飞升了?”周允晟嗤笑,毫不怜惜的用铜镜磕了磕床柱。

“如此,那就毁了吧。”宗漪将铜镜抛到空中,指尖射出一缕黑色剑光,轻易将镜面击穿。一阵金光震荡,独属于上古时期的威能从镜面内逸散出来,彻底消失在天地间。

宗漪略一甩袖,把所有修者梦寐以求的昆仑镜悬挂在焚寂峰的绝壁上,谁若是想要,自可攀爬岩壁去拿。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无数魔修兴匆匆的来,蔫搭搭的走,对宗漪暴殄天物的行为狠的咬牙切齿。然而对方一剑就能毁了上古神器,杀他们还不似砍瓜切菜?如此,对他的敬畏之情反而上升到了极致。

躲藏在某个湖底洞府的宋宇飞忽然喷出一口鲜血,元神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创。他原本以为宗漪会帮方星海炼化昆仑镜,抹除镜面上的元神和精血时自己应该会遭反噬,便预先准备了疗伤的丹药。

哪料到那师徒两行事如此不羁,连神器都不要竟直接毁了。如此,他所受的伤比原先预估的严重数倍,没有顶级丹药,怕是百年内再难进益。

为什么碰上那师徒两总没好事!宋宇飞心中暗恨。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