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135|13.3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周允晟身穿一套浅灰色的格纹西装,是典型的学院派风格,黑亮的发丝垂落在耳际,显得顺滑而又蓬松,整个人洋溢着优雅知性却也青春活泼的气息。他坐在靠窗的绛红色天鹅绒沙发上,单手支腮陷入沉思,静谧完美得像是一副油画。

当易峥终于挑选好一件黑色西装踏出电梯时,表情微微怔愣。他放慢脚步,漆黑深邃的瞳孔中唯余青年的身影,当青年感应到他的存在也偏头看过来时,他的心脏仿佛被时速高达五百公里的火车狠狠撞击了一下,各种复杂的情绪在胸腔里汇合爆炸。

但他面上却一点也没有表露出来,走到青年身边询问,“久等了吗?”

“如果等待的对象是你,一万年我也觉得不久。”周允晟用认真严肃的语气说着极具挑逗意味的话。

站立在易峥身后的两名保镖用诡异的目光打量他。他们之前以为周氏的少东只爱女人,现在看来是男女通吃啊。但是把老板当成猎艳对象就不怕人间蒸发吗?周氏虽然很有钱,但跟易氏财团比起来却什么都不是。

这位周氏少东果然色胆包天。

周允晟根本不管别人怎么想,他仔细打量易峥,笑着点头,“你穿西装的样子很帅,特别禁欲。”我真想把它们一件一件扒下来。

他忍不住舔了舔唇,目光闪亮。

两名保镖转头朝自家老板看去。老板素来洁身自好,从不让这些居心叵测的人近身,这回怕是要发飙了吧?

但很遗憾,易峥今天的忍耐力堪称非凡。他只是不自在的整理了一下袖口便温声道,“我们上哪儿吃饭?”

“都听你的,你爱吃什么我就带你吃什么。”周允晟决定好好照顾自己的爱人,他甚至亲手帮爱人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态度殷勤备至。

易峥用深沉的目光打量他,似乎有话要问又忍住了,等车开出酒店才道,“我想吃法国菜,这里有地道的法国餐厅吗?”

“有,就在前面不远。”周允晟边开车边打电话订餐。好在他是vip客户,想吃随时都有位置。

把车停好,他正要去帮易峥解安全带,却被他握住指尖,力道大的能把他骨头捏碎。

“你把我当什么?女人?”

“怎么可能!你就是你,任何人也不能取代!”周允晟惊讶的反驳。

说这话时,青年眼里闪烁着真挚而热切的光芒,就仿佛自己在他心中是最独一无二的存在。易峥压抑在心底的怒气慢慢消散,放开他指尖后说了一句抱歉。

“下回有话好好说,别一上来就动手动脚。”周允晟甩着通红的指尖,恼怒的瞪了他一眼。

“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了。”易峥强忍住了把青年抱进怀里揉捏的冲动。

两人走进餐厅,各自点好食物,周允晟一边替爱人倒酒一边打听他在这个世界的生活状况。若是换个人这么探听消息,易峥早就把对方处理了,但面对青年,他却提不起一点的防备。直觉告诉他,青年不会伤害自己,当然,这要把他的那些风流艳史除开。

吃完正餐,在品尝餐后酒的间隙,周允晟冲站在台上的小提琴手弹了个响指。对方立即走过来,彬彬有礼的问道,“客人想点什么曲子?”

“来个浪漫一点的。”周允晟塞给他几张大额钞票。

小提琴手露出得体的笑容,围着两人演奏起来。这是《卡门幻想曲》,融合了西班牙独有的热烈与欢快,非常容易调动旁听者的情绪。

周允晟眼睑微合,表情慵懒,手里的红酒杯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显然十分陶醉。易峥却面无表情,坐姿笔挺,不等小提琴手演奏完毕就摆手让他下去。分明是两个人的晚餐,旁边总有第三个人围着他们打转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浪漫,是扫兴。

周允晟看出了他的不耐烦,补救性的问道,“你不喜欢听小提琴演奏?”

易峥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但在青年很喜欢音乐的前提下他也绝对不会说出来。

“他的技巧不够,再好的曲子在他手里都是浪费。我喜欢完美的东西。”就像你。最后这句话莫名其妙从潜意识中浮现,让易峥眸色微暗。

周允晟从未认真追求过爱人,每一次都是爱人主动来到他身边,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牵引他。如果没发生爱人自作主张送他离开的事,他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会意识到他必须主动去了解爱人的需求。

单方面的付出支撑不了一份感情。这一次,该轮到他去追随爱人的脚步。哪怕爱人永远无法恢复记忆又如何?他只需把每一次的相见看作是他们的初恋就可以了。他记得在某一次轮回中看见一部名为《初恋五十次》的电影

女主角只能保留一天的记忆,第二天醒来就会把男主角忘得一干二净。他当时还感叹男主角傻叉,能折腾,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得下去?然而真轮到自己,却发现无论对方存在多大的缺陷,哪怕连种族和灵魂状态都不同,爱了就是爱了,绝无法放弃。

易峥就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弃的东西。

他用热烈的目光看了爱人一眼,然后站起身,借来一把小提琴,温柔浅笑,“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会为你奉上。这首《forus》献给你也献给我,献给未来的我们。”

他弯腰,行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仪,用轮回了无数次才修习的完美技巧将这首浪漫却又略带感伤的曲子演奏出来。他专注的目光至始至终都没离开过易峥俊美刚毅的脸庞,就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一样。

这举动,示爱的意味太明显太火辣了,引得其它几桌的客人频频看过来。他们认出了周氏少东那张惹眼的俊脸,即便受过再高等的教育也忍不住与同伴八卦起来。

周总这是泡腻了女人改泡男人了?不对啊,那男人穿着得体,气质冷冽,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压迫感,怎么看都不是作受的料。难不成周总甘愿被上?

大家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起来。好在这是高档场所,没有不入流的狗仔,否则明天周总的风流艳史又要增添辉煌的一笔。

易峥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悸动,但耳根还是忍不住红了。他强忍住回视青年的欲-望,端起酒杯啜饮,本该涩中带苦的酒液这会儿却甜的有些发腻。

他装作不经意的朝站立在自己身边,微微弯腰倾情演奏的青年看去,刚触及他充满爱意的目光就仿佛被烫了一下,不得不极其克制的转移视线。再对望下去,他怕自己忍不住把青年压在餐桌上给办了。如果青年事先包了场,他觉得自己可能已经付诸行动。

青年璀璨的眼眸、因喝酒而嫣红无比的薄唇,低垂时微微颤抖的睫毛都在撩拨着他脆弱的神经。他没爱过女人,也没爱过男人,甚至于没爱过世界上的任何人,但现在,他明显感觉到自己死寂的心脏开始跳动,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一曲终,餐厅内的所有人齐齐鼓起掌来。他们从不知道y市最浪荡的纨绔子弟竟然拥有如此高超的小提琴演奏技巧,与优美旋律交织在一起的炽热感情则更加动人心扉。哪怕一个外行,也能透过他的演奏理解他热烈爱着某个人的心情。

难怪他敢去泡那气质冷冽的男人,原来是猎艳技能已经点满的缘故。有几个相熟食客的冲勇气可嘉的周总微笑点头。

周允晟向大家弯腰致意,末了坐回原位,说道,“我希望我们的结局不要像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样天人永隔。要死一块儿死,要活一块儿活,你觉得呢?”

易峥还未回答,他的两个保镖就接二连三的咳嗽起来。你两现在是什么关系?犯得着说这种情深无悔的话吗?该不会今天没吃药吧?

易峥冰冷的眼刀一扫,两名保镖立马安静了。

“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在无法全身而退的情况下,我更愿意让他活下去。”易峥很少说这种感性的话,但面对青年,他自然而然就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周允晟眼眶湿润了,抬头看向天花板,努力不让眼泪掉出来。这该死的混蛋总有办法让他感动。

他快速把眼眶里的湿意眨掉,然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那就远离危险,这样谁也不用做出取舍。”他必须尽快想办法把爱人带出去,否则他还是会凭着本能去寻找主神然后两败俱亡。

他其实是个很自私的人,对拯救世界根本没有兴趣。

易峥不理解青年天马行空的说话方式,但依然认真的点头,似想到什么面色阴沉下来,徐徐开口,“周总这是在追求我吗?就像追求那些小明星?不知道周总这回打算花几天时间攻陷我?”

周允晟看上谁会花一星期时间去追求对方,一星期后上不了手立马就放弃,被媒体戏称为一周目情人。

易峥只要想到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情史就戾气上涌。

周允晟优雅的笑容僵硬了一瞬,连忙解释道,“我的确在追求你,如果你不答应,我愿意花一辈子的时间等你。我跟那些明星根本没有关系,你以后就知道了。我对天发誓,你是我的初恋,一辈子的初恋。”

他做了个极其慎重的起誓动作。他被主神抓进异度空间时才刚满十六,哪谈过恋爱?之后被反派系统控制,活得不人不鬼,就更不可能看上谁。这人的确是他的初恋,各种意义上的。

易峥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淡淡开口,“抱歉周总,我并不喜欢男人。”这并非假话,在此之前他的确不喜欢男人,当然也不喜欢女人。他想看看在自己拒绝了青年之后,青年能坚持多久。

如果他的表现不能令他满意,回米国的时候他不介意将人绑回去。撩拨了他的欲-望却又中途放手,后果会非常严重。

周允晟指尖蠢蠢欲动,真想揪住男人衣领把他拉过来,吻到他窒息。他盯着男人削薄的唇瓣说道,“别太快拒绝我,我们可以先试着相处看看。对了,不要叫我周总,太生疏了,你可以叫我允晟、晟、亲爱的,亦或者宝贝儿。”

后面两个称呼太肉麻了,让两个保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易峥却半点异样都没有,耳尖甚至在听见宝贝儿三个字时微微动了一下。他喜欢这个充满爱意的称呼。如果青年能做到心里眼里只有他一个,他也会把所有的爱全都赠予他。

“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易峥避而不答。

周允晟露出沮丧的表情,却又很快收敛,买单后去停车场取车。

将人送回酒店,他这才想起今天的约会还缺了一样礼物,连忙跑到附近的花店去买。他从没追求过谁,手段终究有些生嫩。

易峥脱掉西装外套,从酒柜里拿出一瓶威士忌满上。

“你们要吗?”

“不了老板,工作中我们不能喝酒。”两名保镖齐齐摇头。

易峥接连灌了三杯,这才露出放松的姿态。其中一个保镖试探性的说道,“老板,您要是不喜欢周先生的骚扰,我们可以帮您解决。”这种小企业的少东,吓一吓就能让他知难而退。

“他想来就来,不准阻挠他。”易峥面色微沉。

难道您不但不讨厌周先生,还很享受他的追求?两名保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非常惊人的真相。

易峥放下酒杯,解开衣领最顶端的两颗纽扣,衬衫贴身的剪裁勾勒出他健硕的肌肉,让他看上去十分危险。

两名保镖识趣的朝隔壁套房走去。很明显,老板现在需要静下来想一想,毕竟搅基是一条不归路。

恰在这时,门铃响了,一名保镖前去开门。

“周先生你好。”他脸色有些发青,这不才分开没几分钟吗?

“你好,我找你们老板。”周允晟朝门内看了看。

“请进。”保镖侧身邀请,看见被他捧在怀里的一大束红色月季,表情有些诡异。周先生不愧为y市最风流的纨绔,猎起艳来行动力惊人。

“你怎么又来了。”易峥喷出一股酒气。

周允晟火辣的目光在他壮硕的胸大肌上流连片刻,自然而然走到他身边,在他落座的单人沙发的扶手上坐下,瞬间拉近彼此的距离。

“忘了把这个送给你。”他把花塞进易峥怀里。

“怎么不买玫瑰买月季?舍不得花钱?”易峥觉得自己的语气像个妒夫。只要一遇上青年,他就莫名其妙的失控。

“月季才是属于我们的花。你知道红色月季的花语吗?”周允晟低头去看爱人,目光专注的可怕。

易峥被他这样一看,顿时浑身都舒坦了,哑声问道,“红色月季的花语是什么?”

“我纯洁的爱人啊,我热烈的恋着你。”最后一个字音消失在唇齿间,他低下头,如愿以偿的吻住了爱人的唇瓣。

易峥怔愣了一瞬,很快就回过神,手臂伸到青年脖子后面将他箍住,加深这个吻。两名保镖没想到情节会发展的这样快,连忙拉上房门出去了。

两个男人之间的吻自然是疯狂的,激烈的,就像一场战斗,隔着门板,舌头与唇齿摩擦造成的啧啧声和动情的呻-吟依然清晰的传来。

十分钟后,那令人脸红心跳想入非非的声音才逐渐淡下去。周允晟拉开房门,冲两名保镖摆手告别,纯白的衬衫粘满了鲜红的花汁,裤裆处隆起一团,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走在他身后的易峥也同样沾满了花汁,裤裆处的隆起更为夸张。

他们情绪太激动,一不小心把月季花压扁了。

“明天还跟我一起吃饭?”周允晟斜倚在门框上,拉扯领带。他刚才很想把床单滚了,偏偏易峥这个假正经不同意。

装吧,早晚憋死你!他看了看男人快撑破的裤裆,冷笑着暗忖。

易峥可不想落入一周目情人的陷阱。再说了,太容易到手的东西往往不会被珍惜,让这小混蛋如愿了,天知道他会不会第二天就消失。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不想动用非法拘禁的手段。

“明天再说吧。”他避而不答。

周允晟将他脑袋压低,在他唇上用力咬了一口,这才哼着歌吊儿郎当的走了。

易峥抹掉唇角的一丝血迹,发自内心的笑起来。这次的华国之行果然来对了,他发现了一个让他如此着迷的宝贝。

-----------------

周允晟一摇三晃的走到停车场,看见一名身穿火红色小短裙的女人正站在他的车前打电话,听声音快要哭出来了。对方的身材非常火辣,胸部浑圆,臀部挺翘,从侧面看去形成一个完美的s形。

他觉得对方有些眼熟,仔细看过之后阴狠的笑了。又是这个女人,方知非就不能换个招数?

他风度翩翩的走过去,问道,“小姐,你怎么了?需要帮助吗?”

“不,不需要。”虽然这样说,但哭腔更明显了,转过来的一张脸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算得上极品。

周允晟适时流露出惊艳的神色,越发殷勤的搭讪。

女人在他的劝慰下止住了哭泣,还愿意坐他的车离开,两人在分别时交换了电话号码,此后频频联系。

-----------------

“今天周先生有没有打电话?”易峥一边审批文件一边头也不抬的问道。

“周先生刚刚才打电话过来约您吃晚饭,我照例帮您回绝了。”助理尽职尽责的说道。这是第八天,周先生依然没放弃约自家老板,算是打破了一周目的记录。

易峥批完文件,皱眉说道,“给他回电话,就说我答应了。”

助理立即拿起手机。

某家中餐馆内,周允晟正往沸腾的火锅里扔食材,易峥坐在他对面冷声开口,“听说你最近跟一个女人走得很近?”

“吃醋了?”周允晟挑高一边眉毛。

易峥看了一眼手表,站起身就走。

周允晟连忙抱住他劲瘦的腰,讨好道,“亲爱的别生气,我跟那女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她动机不纯,我打算吊着她好方便查出幕后黑手。我跟她青青白白的,什么都没干过。”

易峥回头看他,对上他略带祈求的眼神,这才转回来坐下。

周允晟连忙给他添菜,揪住他领带啄吻他嘴唇,最后来了一个火辣辣的舌吻。

“这么多天没见,想死我了。”吻毕,他喟然长叹。

易峥什么脾气都没了,直接将一颗鹌鹑蛋塞进他嘴里。两人分明没怎么在一起,但相处时却对彼此的喜好了若指掌,仿佛认识了几百年一样。

“要不要我帮你查?”他自然的抹掉青年嘴角的酱汁。

“不用,我已经有头绪了。我的事我自己解决,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开口。”周允晟摆手。

两人吃完饭,回到酒店照例吻的难分难舍。周允晟试着把人压在床上,用力拉扯对方皮带,见对方并不反抗,还主动挺起腰方便自己动作,顿时大喜。就在最关键的时刻,助理在外面敲门,说是晚上有一个重要的视频会议,让老板做好准备。

易峥拍了拍青年挺翘白嫩的屁股,用尽所有自制力将他掀开。

“你该不会是故意吊我胃口吧?”周允晟黑着脸穿衣服。

易峥眸光微闪。

周允晟咬牙切齿的笑道,“行,你吊吧,吊的老子没兴趣了早晚憋死你!”末了甩门而去。

没过多久,他接到红裙女人打来的电话,约他在某高级会所见面。他挂断电话后冷笑两声,穿得十分骚包的去了。

女人请他喝酒,他只喝了一杯就趴了,女人在酒保的帮助下把他搀扶回楼上的客房,脱了衣服躺在他身旁等待。大约等了半个小时,女人意识到情况不对,先试了试他鼻息,确定人没死才开始拨打电话。

“你不是说给他下了药吗?他现在睡死了,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那头不知说了什么,她催促道,“那好吧,我在房间等你,你快点。”

片刻后,房门被敲响,两名体格壮硕的男人走进房间,查看了周允晟的状况后确定事情成不了,便开始解自己的皮带。

“你们想干什么?”女人惊慌起来,试图跑去开门,却发现房门不知何时反锁了。

两人没答话,三两下脱掉裤子,将女人摁倒在周允晟身旁的空位,猴急的扑上去。

“不是说请我来演场戏吗?为什么来真的?放开我,钱我不要了!救命啊,有人强-奸啦!”

其中一人将一粒药塞进女人嘴里,还用内裤堵住她刺耳的尖叫。

在三人忙碌时,周允晟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前世的确是演戏,这一世男主角不配合,女主角只能跟别人搭戏。替身就是替身,为了做出最逼真的效果,自然要把假强-奸变成真强-奸。

上辈子害过他的,这辈子都要付出代价。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