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155|14.15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周允晟没让薛阎帮自己包扎伤口,反正法-医来了还要再拆开绷带拍照取证,也是白费力气。况且他看上去越狼狈,照片上了法庭才越能博取法官的同情。警方发现瘫软在车库里的薛静依时还以为守在她身边的薛子轩是凶手,马上给戴上手铐,然后让医护人员把薛静依抬出去,轻言细语的安慰,出了薛家大门看见另一个浑身染血的‘薛静依’,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

“警官,她是凶手,她要杀我。”周允晟躲在薛阎怀里,指着担架上的薛静依说道。

薛子轩被两名警员架着,看见少年神情激动,立时就想挣开辖制跑去看他,迎上他憎恨的目光,像是被施了法术,浑身都无法动弹。他明白,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负责办案的警察发现这起案子不简单,先把几人送到医院就诊,确定没什么大碍再分开审问。谁是行凶者谁是受害人,他们一时半会儿还弄不清楚,当然,他们更想知道大名鼎鼎的钢琴神童什么时候多了个双生兄弟。这里面一定有很多故事。

薛瑞和薛李丹妮接到警方的电话时还在宴会上,由于警方也不清楚原委,对他们说的不是很清楚,只让他们赶紧去警局一趟。到了警局,听说双胞胎中的一个想挖了另一个的心,他们立刻猜到大概,要不是互相搀扶着,差点双双晕倒过去。

由于周允晟之前表现的太高调,在华国算得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警局对这件事非常重视,又因为牵扯到十国峰会的表演,连外交部也插了一手,一再交代要赶紧把案子查清楚,更有蹲守在龙泉山附近,想要拍摄到钢琴神童日常的狗仔们闻风而动,先就把消息发布到了网上。

“钢琴神童薛静依疑似被警方拘捕!”

“薛静依疑涉入谋杀案中,现正接受警方调查。”

“是受害者还是凶手,是豪门恩怨还是感情纠纷,炙手可热的钢琴神童薛静依疑似陷入修罗场。”

各种耸人听闻的标题吸引了大众的眼球,周允晟全球吸粉几亿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精英和音乐界的重磅人士,纷纷对此给予了高度关注。警方再想封锁消息已经来不及了,事情已经传得人尽皆知,唯一的办法便是加快调查进度,给翘首以待的民众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警方和外交部全都捏了一把汗,非常不希望薛静依牵扯到什么丑闻。

现在的薛静依无疑是华国最具知名度的人物,甚至说她是代表华国形象的标杆也不夸张,这根标杆若是倒下,必定会引起世界范围内的关注,而华国是这一届十国峰会的东道国,薛静依又要在峰会上表演,此事对华国的国际形象或多或少会有影响。

若是没遇上国家领导人换届,这种事说不定就被上头悄无声息的抹掉,但新上任的领导人对民意非常重视,下面的人也就不敢糊弄,宣扬开了就查,硬着头皮也得查下去,否则民众闹起来,大家的官帽都不用戴了。

办案过程中,警员们的心情像是坐过山车一样七上八下。由于薛静依受了刺激,不用人问就把自己杀人挖心的计划一五一十说了,还一再强调自己是真正的钢琴神童。她表情扭曲疯狂,双手满是鲜血,像是弹钢琴那样在审讯桌上按来按去,脑袋一点一晃非常陶醉,按完问别人这首《我的帝国》好不好听?能不能跟黄怡和伊万诺夫媲美。

警员们心里拔凉拔凉的,心知这钢琴神童算是毁了。她究竟受了什么刺激要去杀人?那人又是谁?为什么报案的时候自称薛静依?为什么跟薛静依长得一模一样?他两是什么关系?

负责审讯薛静依的警员一头雾水,满心惶惑,负责审问周允晟的警员却义愤填膺,庆幸不已。原来这人才是真正的钢琴神童,他什么都不知道,被薛家人接回来后一直软禁在龙泉山,薛静依发现了他超乎常人的音乐天赋,便起了利用他的心思,让他代替自己去参加比赛,比赛结束后便卸磨杀驴要挖他的心脏。

他到现在还有点无法接受现实,脸色吓得发白,身体瑟瑟发抖,一旦有人靠近就会神经质的躲避并蜷缩成一团,由此可见他在薛家过得是怎样的日子。他们根本没拿他当人看,不但想挖取他的心脏,还把他利用得彻底。他以为自己是在为双生姐妹完成遗愿,把亲手取得的荣耀和成就拱手相让,殊不知他真心以待的家人却个个都是恶鬼,面上对他温柔慈爱,背地里却千方百计想要他的命。

管家还在昏迷当中,无法审问,薛子轩倒是很配合,原原本本把事情交代清楚。专案小组拿到三份供词,摆在桌上综合一看,顿时为少年的遭遇揪心不已。从偏远乡村来到这个繁华的大都市,他是怀抱着怎样美好的希冀?却原来这只是一个杀机四伏的陷阱,他渴望的亲情从来都不存在。

审讯室里,周允晟抱着双膝缩在椅子上,脸颊、双手、外套、牛仔裤,全都沾满鲜血,被他惨白的面色一衬,越发显得可怜。他恐惧不安的呢喃道,“我杀人了,我杀了福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说着说着,他将头埋在膝盖里哭起来。

警方已经在车库里提取到足够的物证,包括监控录像,对事情的经过了若指掌。看见少年如此惊恐自责,他们既为他的单纯善良感到心疼,又为薛家的冷血无情感到愤怒。

“别担心,福伯没死,他已经度过了生命危险期,今晚能醒。就算他死了,你也不算杀人,你只是正当防卫。别害怕,这里没人会伤害你。”一名女警员试图去拍打少年脊背,见他惊恐万状的躲开,差点流下眼泪。天杀的薛静依,对这样好的孩子怎么下得去手?他还是她的同胞兄弟,为了她什么都愿意付出,她难道就不长心吗?

对了,她原本就不长心,否则怎么会为了续命去挖别人的心?她不是人,是畜牲。

警员们轮番过来安慰都不奏效,调查过后发现他已经没有任何亲人在世,对他越发怜惜,每人凑了一份钱帮他找住处。薛瑞和薛李丹妮也被控制起来审问,薛家那个魔窟是不能回了,一进去就会有心理阴影。

周允晟收到警员们的捐款时耳根都红了,其中一位大叔还打算把他带回家照顾。

“谢谢各位对小怡的关爱,你们放心,我能照顾他。”薛阎操控轮椅驶过来,此前他一直在会客厅里等待,从早上九点多等到下午六点,一步也未曾离开,期间滴水未进。

“薛先生,您是?”警察局长面露迟疑。他现在对姓薛的很警惕。

“叔公。”周允晟走到他身边站定,对众人解释道,“他是我叔公,一直都很照顾我。我想跟叔公回去,谢谢你们的好意。”他推拒了捐款,看向男人的目光里充满依赖。

警员们无法,只得送他离开,并告诉他如果有事可以随时打电话求助。

“终于搞定了,回去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坐上汽车,周允晟瘫在椅子上叹气。

“伤口还疼吗?我看看。”薛阎解开纽扣,见他胸口包了一圈纱布,料理得非常干净利落,紧皱的眉头这才松开。

“不疼了,过几天就能结痂,连条疤都不会留下。我要起诉薛家蓄意谋杀,你帮我联系华国最好的律师。”

“好,余下的事交给我来办,你好好休息。”薛阎将他抱到膝上,心疼的吻他苍白的唇-瓣。

-----------

由于这件案子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的关注,警方的办案速度非常快,当天晚上就把证据和口供呈给上面的领导,领导又报备给外交部。得知凶手的确是薛静依,却不是他们要找的薛静依,外交部大松一口气,立即让警方召开记者会澄清真-相。少年才华惊人,容貌俊美,天性善良,身世还如此坎坷,这一切综合起来让他的人生更增添了几分传奇性的色彩。案件曝光以后不但不会影响他的声誉,还会让民众对他更添几分怜惜与喜爱。

他代替薛静依参加比赛完全是受了薛静依的哄骗,是为了完成对方的遗愿,这事要摊在任何人头上都是一个污点,但他被薛家软禁没有人身自由,不得不按照薛静依的吩咐去做,且出发点是好的,可以说毫无错处。

所以这件事不需隐瞒,相反,还得尽快让大众了解真-相,以免造成更多耸人听闻的流言。

警方第二天就在万众瞩目之下通报了调查结果,消息一出举世哗然。太震惊了,世上竟然会有如此黑心的一家人,他们想杀人就杀人,想挖心就挖心,把一个无辜的少年带回家中软禁起来,像对待待宰的牲畜那般对待他,他们还是人吗?他们眼里还有没有法律?有没有道德?

之前薛李丹妮和薛子轩在国内拥有多高的声望,现在就有多少谩骂。因为上面特别吩咐,取证和送检的过程非常快,半个月后,薛家一家人就以蓄意谋杀罪被带到法庭上。法官为了彰显正义,也应广大民众的要求,对这次审判予以公开,四台摄像机从各个方位拍摄薛家人的表情,重点是打扮的非常干净整齐的薛静依。她跟才华横溢的少年实在是长得太像了,尤其抿着唇不说话的时候,简直分不出谁是谁。但只要对上她的双眼,却又能很快将他们区分出来。

少年坐在原告席上,黑亮的眼睛像泉水一般清澈,又像星空一般闪耀,一看就让人深深的陷入进去,只觉得心静神明。他的坦荡跟薛静依的暴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身为被告,薛家四口齐齐坐在一排,薛瑞看见薛静依的一瞬间,恨不得扑上去咬死她。要不是她忽然发疯,薛家何至于此?他的公司已经被薛阎吞并,名声也臭了,日后还会沦为阶下囚。他丝毫也不怀疑薛阎要整死薛家的决心,更不会怀疑上面对黄怡的看重。他是内定的要在十国峰会上表演的人,洗白他的声誉也是洗白华国形象,为了达到目的自然会往死里黑薛家。

薛家就算请来世界上最厉害的律师也无济于事,因为这些控诉都是真的,而且证据确凿。

薛李丹妮盯着儿子缠着绷带的手,面如死灰。她知道这双手对儿子来说比生命更重要。现在它们毁了,也等于儿子毁了,日后他再也无法弹奏最热爱的音乐。她简直无法想象儿子该怎么活下去。早知道会有今天,她当初就不该收养薛静依。薛家给了她最好的一切,虽然无法给她一个健康的心脏,可也尽了全力,她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难道她不知道那会让薛家所有人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说到底,是他们给了她杀人无罪的错觉,是他们让她认为黄怡只是一个装载心脏的容器,死不足惜。她会毫不犹豫的举起手术刀,何尝不是他们给了她底气?其实是他们害了她,反过来也害了自己。

薛李丹妮从来没这么清醒过,她回顾往昔,忍不住掩面痛哭,一声一声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儿子、对不起女儿,更对不起黄怡。但一切都晚了,曾经风光无限的薛家成了华国最臭名昭著的存在。

薛子轩目不转睛的盯着原告席上的少年,神情痛苦,薄唇微颤,仿佛有很多话要说,薛静依凑过去询问他伤势,被他厌憎的推开了。若非检察官安排他们坐在一处,他永远不想再看见她。

“别碰我,你让我恶心!”他一字一句开口。

薛静依仿似被雷劈了一下,再也维持不住冷静从容的表象,面貌扭曲起来。

为了理清脉络,原告的辩护律师首先阐述了两人的关系和身世,说到黄怡代为参赛那一段,薛静依拍打桌面怒吼,“胡说!参加比赛的是我,夺得冠军的也是我,黄怡只是个乡下来的杂种,他连钢琴长什么样儿都没见过,能去参加国际比赛?他撒谎!我薛静依才是钢琴神童,那些荣誉全都是我亲手得到的!”她做梦都希望这是真的,久而久之便坚定的以为那是真的。

旁听席传来一阵喧哗,民众们对二人谁才是真正的钢琴神童很好奇,甚至超过了对案件本身的关注。听说黄怡被接到薛家前前后后才过了几个月,换言之,他接触钢琴的时间也就这么几个月,纯-熟的技法和强而有力的音乐表现力却远超许多顶尖大师。世界上真有这样的奇才?听上去很不真实。

然而原告律师很快就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他首先公布了少年的智商测试结果,180的超高数值令人震惊,然后让他当庭展示了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表明他具备短时间内掌握一门高精技术的能力,随后播放了一段视频。

“该视频是从被告薛子轩的手机中查获,来源符合正规的法律途径,可作为当堂证供。”稍微解释了一句,律师点击播放键。薛静依坐在钢琴前磕磕盼盼弹奏《我的帝国》的画面出现在屏幕上,她咬牙切齿的表情与嘈杂的琴音混合在一起,像发臭的污水一般令人作呕。弹到第二小节,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能力继续,只得停下来自我催眠,“黄怡能做到你也能,薛静依,不要被他吓住了。加油!”

旁听席上坐了很多音乐界人士,在得知少年果真是天赋奇才后他们感到非常兴奋,对他的未来更充满期待。此时听了薛静依不堪入耳的琴声,看了她自欺欺人的丑态,那强烈的反差越发让他们厌憎。明明流着相同的血液,长着相同的脸蛋,为何一个如钻石般闪耀,一个却如粪便般恶臭,归根结底还是薛家的教育出了问题。能毫不在意的把别人家的孩子软禁起来做自己养女的供体,他们的心肝早就烂透了,被他们教养长大的薛静依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薛静依甫一听见自己的琴声就崩溃了,再也做不到自欺欺人,抱着脑袋又哭又闹,一个劲儿的说那不是我,然后翻着白眼晕过去。医护人员立即将她抬出去救治。由于庭上还有三名被告,法官敲锤后表示审判继续。

薛瑞根本不想管薛静依的死活,把所有罪名都推到她头上,说找黄怡回来是为了收养,并非为了换心,还说是薛静依自己想岔了才会酿出惨祸。但张医生的供词却很快戳破了他的谎言,等薛子轩陈述时,他完全绝望了。

他的儿子竟然站在检方那边指控他,把他们如何商量着寻找黄怡,又是如何骗他回来,将他打扮成薛静依的影子,限制他自由让他代替薛静依比赛的种种一字不漏的全说了。

“我有罪。”薛子轩嗓音嘶哑,低头认罪的瞬间深深看了原告席一眼。

“我也有罪。”继儿子之后,薛李丹妮也一五一十的招了。她这一生都在围着儿子和女儿打转,现在两个人都毁了,她再也没有坚持下去的勇气。

薛瑞看看儿子,又看看妻子,顿时瘫软在被告席上。完了,一切都完了,薛静依,看你干的好事!

原告方很快又出示了几张照片,那是布置在薛家地下车库里的手术室。一般人家哪里会需要这玩意儿?若是医学世家还说得过去,偏偏薛家没一个人跟医学沾边,由此可见薛瑞早就为女儿的换心手术做足了准备。他现在说自己不知情,谁信?

被告律师在一项又一项铁证之下早已失去斗志,而且四个当事人中的两个已经当堂认罪,他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他放弃了原本的辩护方案,力图为当事人寻求减刑。

毫无疑问,这也是妄想。该案件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且引起了各阶层的广泛关注,为了顺应民意,法官必须从严判决。薛家人把少年当做可以随意宰杀的牲畜看待,视人权,视法律,视道德如无物,如果量刑较轻,怕是会引起轩然大-波。

最后,法官宣布薛家四口蓄意谋杀罪名成立,薛静依被判入狱十年,薛瑞被判入狱八年,薛李丹妮有自首情节,可适当减刑,被判入狱五年,薛子轩有救人和自首情节,且积极配合警方调查,被判入狱三年,缓刑两年。

当薛子轩被检方带走时,他回过头凝视少年,用口型无声说了一句话,眼里充斥着深沉的绝望和浓烈的仿佛要燃耗起来的爱意。

“对不起,我爱你?他也配?”薛阎登上座驾后冷声嘲讽。

“我没想到他能为我做到这一步。他把自己的双手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想起那人曾经认真的告诉他要远离一切利刃,为了救他却毫不犹豫的握住了薛静依刺过来的手术刀,周允晟对他的观感唯余‘唏嘘’二字。

“怎么,被感动了?”薛阎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能让我的心软化的人,世界上只有你,除了你,它不为任何人跳动,不信你摸-摸看。”周允晟一面绽放灿如艳阳的微笑,一面低头去亲吻爱人薄唇,并引领他粗糙温热的大掌探入自己衣襟。

两人立即拥-吻在一起难舍难分,车里回荡着唇-舌交缠的啧啧声,不时还有几下闷-哼。

薛老四一脸菜色的扭头,每天都被这对准夫夫闪瞎眼也是够了。

--------------

薛静依并未入狱,由于心脏迅速衰竭,她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每活过一天都是赚来的,她一直在打听薛子轩的情况,想知道他的手有没有事,想见他最后一面。医生秉持着人道主义精神给薛子轩打了电话,对方默默听完,默默挂断电话,却一直没有现身,直到薛静依濒死那天才面无表情的走进病房。

薛静依向他袒露了爱意,并向他索要此生最初,也是最后一个吻。

“不,亲吻一个魔鬼会脏了我的嘴,从此以后我们黄泉人间再也不见。”薛子轩直视她浑浊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末了转身离开,脚步未有片刻迟疑。

没过多久,薛静依撕心裂肺的哭声从病房里传来,她大喊着‘我错了’,红肿的双眼,消瘦的脸颊让她看上去狼狈不堪。但没有任何人同情她,薛子轩说得没错,为了让自己活下去而挖取双生兄弟的心脏,她的的确确是一个魔鬼。

住在她隔壁病房的管家听见哭声想要出门看看,却被守在门口的警察拦住。他是薛静依的从犯,一旦伤势痊愈也要坐八年牢,这把年纪进去,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个问题,现在还有心思管始作俑者,也是老糊涂了。

薛静依哭累了,慢慢靠倒在枕头上睡了过去。在‘被心上人憎恶’的打击下,她怀着永远的遗憾和悔恨离开了人世。

周允晟听见消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他现在正在起诉当年撞死他父母的那户人家。官司进行的很顺利,想必不久,他就能把判决书捧到父母坟前烧掉。虽然他们并没有给予他多少照顾,但每一次寄回老家的钱财却饱含了他们浓烈的父爱母爱,他们理应得到正义。

-----------

两个月之后,已经正式更名为黄怡的少年坐在国会大厅的舞台上演奏,与他同台的是上个世纪最伟大的音乐家伊万诺夫,主办方用最先进的3d技术合成了他的影像,真实还原了他当年在卫国战争前夕的精彩表演。这场演奏极大的激烈了士兵们的斗志,让人数远远少于敌军的联盟军取得了最关键的一场胜利,从而彻底扭转战局。

这次演奏已经被载入史册,被誉为永远无法超越的经典,然而少年坐在伊万诺夫身边,在他弹完第一小节后迅速进入第二小节,中间没有出现丝毫闪失,也没有半分逊色,钢铁与熔岩浇筑而成的壮烈琴音让全场的听众热血沸腾,第二小节刚完,微笑凝视少年的伊万诺夫也紧接着进入第三小节。一个是彩色灵动的少年,一个是黑白逝去的剪影,两人以如此奇异的方式在交错的时空中相遇,让过去的人预见未来,让未来的人追忆过去,让所有人明明白白的看见——战火燃烧殆尽后是希望的重生。

銆愯鐪燂紝鏈杩戜竴鐩寸敤鍜挭闃呰鐪嬩功杩芥洿锛屾崲婧愬垏鎹紝鏈楄闊宠壊澶氾紝www.mimiread.com 瀹夊崜鑻规灉鍧囧彲銆傘

最后一个琴音落下,满场听众齐齐站起来,为伟大的先烈和杰出的后辈鼓掌。毫无疑问,这场表演已然超越经典,战争与和平、旧时代与新时代的交织赋予了它不同寻常的意义。

周允晟站起来走到台前致敬,发现爱人正流泪满面的看着自己,顿时被他极其罕见的多愁善感的样子逗笑了。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