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156|15.1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薛子轩番外:

因为妹妹的去世,薛子轩知道自己是个怪物。那年他十一岁,为了参加肖邦国际钢琴大赛,每天都待在琴房练习。他记得忽然有一天,母亲闯进来,哽咽道,“子轩,你妹妹去世了,去看看她吧。”

他走出琴房才发现家里已经布置好了灵堂,不满一岁的妹妹躺在一口小棺材里,身上裹着一条崭新的襁褓。她一生下来就患有溶血症,救治了几个月终究还是去了。母亲趴在灵台上痛哭失声,撕心裂肺的喊着妹妹的名字,父亲双眼通红默默流泪,表情同样悲痛万分。薛子轩摸-摸自己的心脏,却发现它很平静。他无法感受他们的悲痛,也无法融入这个家庭。当他们为了妹妹的病忙前忙后时,他甚至连问也不想问一句。

“你好好看看她啊!你那是什么表情?难道你就不伤心难过吗?”母亲显然发现了他的异常,将无动于衷的他压在小小的棺材上,让他与死去的妹妹对视。他漠然的盯着她,眼眶干燥,许久之后,母亲放手了,用一种全新的,奇异的目光审视他。

安葬了妹妹,母亲带他去拜访心理医生,从此以后他开始了长达五年的治疗。他慢慢接受了自己是个没有同理心的怪物的事实,这样的人无法体会别人的感受,不明白什么是悲伤,什么是喜悦。他对此嗤之以鼻,因为他知道,音乐能让他体会到悲伤,也能让他感觉到愉悦。在音乐的世界里,他是完整的。

但很多年以后,当宿命的那个人出现,他才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完整。在此之前,他的世界是黑白色的,就像跳跃的钢琴键,在此之后,世间最美丽的色彩随着他的到来纷纷涌-入他的世界,那是他从未领略过的绚烂和美丽。

母亲患上了忧郁症,甚至出现了自杀倾向,为了帮她缓解病情,父亲收养了一个女婴。但是很不幸,在女婴三岁的时候,竟又检查出先天性心脏-病。因为薛家已经死过一个女儿,这个女儿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为此,父母不惜一切代价为她治疗。薛子轩已经明白自己跟常人的不同,并学会了掩饰。即便他对这个妹妹毫无感情,却也勉强接受了她的亲近,为此染上了戴手套的习惯,那是他最后一层防卫。

当她六岁时展露了钢琴天赋,他开始正眼看她,心想她出现在薛家或许是天意。他乐意教导所有有天赋的孩子,并期待他们的成长,音乐的国度需要更多人去维护,因为那是唯一能让他体会到情感的地方,是连通现实世界与他内心的桥梁。如果没有音乐,他就像活在真空里,早晚会窒息死亡。

当妹妹长到十六岁,她的心脏已经渐渐无法负荷她日趋成熟的身体。当父亲要求他把她的双生兄弟秘密带回薛家时,他明白他们要干什么,却没有任何感觉。妹妹需要一个健康的心脏,有人能提供这样一颗心脏,如是而已。

他在简陋破败的土窑里第一次与少年相遇,说实话,感觉并不美好。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站在他面前的,皮肤蜡黄脏污的少年,会成为他最美的梦境,最痛悔的劫数。回帝都的路上,他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将他带回薛家后才用冷漠至极的腔调告诉他,一,不要碰我;二,不要叫我哥哥。一切尘埃落定后,他每每回忆起这一段,便觉得摧骨剜心一般疼痛。

少年抬起头,黑亮的眼睛里满是惶恐和迷茫,几丝水汽在潋滟的瞳仁里氤氲散开,仿佛随时会哭出来。下半生的每一个夜晚,他都梦想着能穿梭回那个时间点,将他紧紧的抱入怀中,用最温柔的语气告诉他,“你可以,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

但现实是他什么都没为他做。他将他扔给心怀叵测的家人就离开了,直到巡演结束回到家中,发现了坐在钢琴前弹奏的他。他简直不敢相信那是少年第一次碰触钢琴,一曲《清晨》让他仿佛闻见了朝露和晨曦的气息,旅途的劳累在那一瞬间尽数散去。他第一次将少年看进眼里,猛然发现他有一双极其美丽的双眼,当他盯着这双眼睛时,仿佛能透过他深不见底的瞳仁窥见另一个绚烂的世界。

那个世界是如此的神秘,以至于把他迷住了。他开始教导少年钢琴,从此不可自拔。他比他想象的更优秀,当他坐在钢琴前,欢快的舞动指尖时,他的目光简直无法从他身上移开。他像是一座宏伟的桥梁,又像是汹涌澎湃的潮水,以不可阻挡的姿态闯入他的心扉。

看见少年万般依恋的趴伏在薛阎膝头窃窃私语,他感觉到了嫉妒,他痛恨当初的自己为何要对他如此冷漠,以至于让他的心背离了他,转向别人。如果把他带回薛家时他能陪伴在他身边,聆听他的彷徨与迷茫,或许他会成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但这个‘或许’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妹妹和家人对少年的压榨和利用让他渐渐意识到,当初他是为了什么才将他带回来。少年站在维也纳□□的舞台上,用高超的技巧震撼了全世界,也震碎了他的心。少年的泪水和汗水洒落在琴键上,同时也落进他心里,浇灌了一颗名为爱的种子,让它迅速生根发芽,成长壮大。他荒芜的,仿似沙漠般贫瘠的内心首次布满了绿色的藤蔓并开出美丽的花朵,每一个花朵都凝聚着对少年的热爱和想往。

少年是一枚可爱的高音符;是一段最优美的旋律;也是一首最动人心扉的情歌。透过少年,他首次体会到真实世界的美好与温暖。他走上台将他紧紧抱在怀中,向全世界宣布他是他的骄傲。如果可以,他希望时光永远停留在他们相拥的一刹那。

少年使他空荡荡的躯壳长出了心脏,涌-出了鲜血,成为一个有血有肉,有感知的人。然而生活中有美好的一面,自然也有丑陋的一面。带领少年回到薛家,他才猛然间意识到,他们把他找回来的初衷是什么。

妹妹问他希不希望她活下去,这句话让他的血液凝结成了冰块。他自然希望她活下去,但如果少年与她只能选择一个,他明白自己会选择哪一个。他想试着去保护他,却发现一切都太晚了。

少年似乎发现了什么,连夜逃出了薛家。他想把他接回来,又希望他永远不要回来。但只要一想起他趴伏在薛阎膝头眯着眼睛微笑的场景,他就无法克制嫉妒的心情。当时他的眼睛里坠落了无数星辰,一道又一道的划过,形成无比璀璨的流光。他多么希望某一天,那流光也能将他笼罩。

他忍耐了三天,心底的思念让他几乎陷入疯狂。当父亲决定将少年接回来时,他是如此的心满意足,迫不及待。

然而现实给予他最沉重的一击。少年竟然要跟薛阎结合了,当他还在踌躇不前时,他们已经相约走向幸福的明天。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薛宅,从那以后,他每一天都会从噩梦中惊醒。薛阎发现了薛家的阴谋,父亲深感恐慌,他却只关心少年是否知道真-相。他最渴求的是少年的爱与关注,最恐惧的是少年的憎恨。然而他还未得到他的爱,就有可能面对他的憎恨。

谁会爱上一个试图杀害你的人?这是他永远也洗不清的原罪。他躲在房间里,用力捂住心脏,分明拥有健康的身体,却体会到了妹妹病发时那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感觉。当少年重新回到薛家,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思念,却连与他对视一眼都没有勇气。

他害怕在这双清澈如水的眸子里看见一丁点的厌憎与抗拒。那就像是一把刀,会把他的心灵乃至于灵魂切割成碎片。在痛苦难耐中他却又感到一丝解脱:少年离开了也好,离开就不会受到伤害。但他到底低估了妹妹的决心,在收到管家的预警短信时差点没能拿稳手机。

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家,但到底还是晚了。看见少年胸前被切开一条鲜血淋漓的伤口,他的身体也仿佛被切割了一遍。当警察把他带出去时,他发现每天晚上必要光临的噩梦变成了现实。少年躲在薛阎身后,用厌憎恐惧的目光看着他。

在那一瞬间,他内心里遍布的绿色藤蔓和美丽花朵全都枯萎了,重新变得一片荒芜。带着血腥味的风从鼻端吹过,令他差点窒息。在低头逃避的一瞬间,他原本已能窥见的,那个绚烂而又瑰丽的世界彻底关闭了。他曾经构思过无数遍的幸福未来变成了看不见尽头的绝望。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失去少年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

那是比死亡更为可怕的死寂。

医生告诉他,他的双手可能无法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但他并没有任何感觉,这双手是为了拯救少年而毁去,这样一想他便前所未有的满足,甚至怀着感激的心情盯着染血的绷带。在此之前,他什么都没能为少年做到,在此之后,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他极力配合警方的调查,在法庭上供认不讳。他几次朝原告席看去,希望少年能看他一眼,哪怕用憎恨的目光。

但他终究还是失望了,少年对他的厌憎已然达到了连看他一眼也觉得恶心的程度。

他低下头,告诉自己这样很好,这是他应得的报应。薛家垮了,薛氏财团被薛阎吞并,部分资产用来抵债,部分资产用来赔偿少年的精神损失。薛子轩之前是世界上最顶尖的钢琴演奏家,颇有积蓄,他拒绝了代理人提出的卖掉大宅的建议。住在这里每年至少能远远的看上少年一眼,住在别处,他们此生便再也没有交集。

现在的他可算是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双手因为韧带断裂连握笔都困难,更别提演奏。若是以往,他定然无法面对如此绝境,现在却颇为心平气和,因为他是在恕罪。他看似失去了一切,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充斥在内心中的,对少年灼热的爱意没有一分一毫的减少,反而随着时光的推移越发浓烈,那足够支撑他坚强的活下去。他坐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与伊万诺夫的演奏。

在谋杀案发生之后,他被世人称为受难的天才,他惊人的天赋和坎坷的身世让大家对他爱的疯狂。事实上,他也的确配得上这份爱。他的演奏精彩极了,全场的观众都站起来为他鼓掌,很多受邀的老兵甚至泪流满面。许久之后,少年的身影早就消失在屏幕上,薛子轩才擦掉已经冰冷的泪水,走到书桌前,将挤满了整个胸膛的,似火焰一般的热爱画成音符。

他修改了一遍又一遍,耗费了整整五年的时光谱写了这首《forever》,用忐忑而又激动的心情寄给早已成长为音乐巨匠的少年,不,应该是青年。他还是像往昔那般俊美,清澈明亮的眼眸也丝毫未变。他行-事越来越低调,常常一两年不见人影,除非重大演出,否则不会现身。薛阎治好了双-腿,每一次都以保护的姿态搂着他的肩膀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也会伸出手抱住他的腰,笑得格外满足。外界对二人的关系猜测纷纭,却并不敢过多描述。

薛子轩把两人被媒体偷拍到的照片全都搜集起来,剪掉薛阎那一半,做成一本相册。支撑他活下去的信念是——或许有一天,那人会亲手弹奏《forever》,作为他爱的祭奠。但薛子轩等了一辈子,终究没能等到。他躺在病床-上,满是皱纹的手背插着一根针管,鼻端戴着呼吸机。

他取掉呼吸机,艰难的喘了口气。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他仿佛又回到了最初,年轻的自己踩着泥泞的小路走到破败的窑洞前,看见满脸脏污,眼睛却比星辰还要闪亮的少年正惊奇的看着自己,忍不住微笑起来。他走过去,毫不介意的将少年拥入怀中,用最虔诚的姿态亲吻他额头,喟叹道,“我来了,这一世我会好好保护你。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少年懵里懵懂的点头,漆黑的瞳仁里清晰倒映着他的身影。

在梦寐以求的瑰丽幻境中,薛子轩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人世。

------------

周允晟醒过来的时候被修复液呛了一下,一边咳嗽一边狼狈的爬出感应舱。这次他昏迷了二十七个小时,医护人员一刻不离的守着他。

“有进展了,但是还需要再进去几次。”他快速穿好衣服,撇开忧心忡忡的元帅和几名将军,朝奥尔·亚赛的病房走去。

“你在做什么?”杰拉姆·亚赛正弯腰摆-弄着奥尔身上的医疗仪器,似乎对呼吸机很感兴趣,盯着研究了很久。周允晟阴沉着脸走进去,拉开一张椅子在病床边落座。

“你是谁?”杰拉姆反问。

“你不用知道。”周允晟推开房门叫住一名路过的护士,“把我的感应舱搬到这个病房。”

上头早有交代,让他们满足这位‘烈士’的一切要求,护士也不多问,很快禀报了上级并把感应舱搬过来,然后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安装了监控设备,派遣医护人员二十四小时轮班照看。杰拉姆被这一变故打的措手不及,假作轻松的与一名负责守卫的军人攀谈几句便离开了。

周允晟借口想休息把人赶走,这才取下耳钉嵌入奥尔·亚赛的耳-垂,他做的很隐秘,从监控里看去只觉得他摸了摸奥尔将军的鬓角,动作虽然亲昵,却并不出格。脑电图发出活跃的声响,连带着,奥尔的指尖也颤了颤,这是脑域复苏的征兆。周允晟收回耳钉,冲监控器挥手,“准备一下,我要再次进入星网。”

“这么快?您刚休息了一个小时。”医生皱着眉头看腕表。

“大家都在受难,我没有权利休息。开始吧。”

少年大义凛然的话让众位专家感动不已,眼眶微红的看着他重新进入感应舱。

由于女皇的数据库出现了数据倒退和紊乱现象,周允晟也不知道自己即将进入的是哪一次轮回,所以在008里留下一些能量做危急时使用。还未睁眼,鼻端就传来一股淡淡的龙涎香,更有人执扇轻扫,送来徐徐凉风。

“皇上,您醒了?那便起来用膳吧。”看见他微微颤动的睫毛,一道婉转温柔的嗓音在耳畔响起。

皇上?周允晟迅速回忆自己曾经当过帝王的那几世,借由女人熟悉的声线理清了这个世界的脉络。好得很,上一世当了七八年乌龟王八,这一世终于可以讨债了。他睁开黑亮的双眼朝跪在榻边的女人看去,果然看见一张倾国倾城颠倒众生的脸孔。

这是他最疼爱的妃子,不,应该说是世界意识和反派系统最疼爱的命运之子——赵碧萱,,观她稚-嫩的五官和身上奢华的袍服,此时应是她刚被册封为贵妃的头一年,也就是她16岁的时候,16岁,在现代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在这里却已经入宫三年,第一年因为不想承宠惹怒了帝王,被打入冷宫;第二年在冷宫中沉淀反省;第三年奋起逆袭,靠着一张艳冠群芳的脸和温柔娇怯的性格宠冠六宫,并为帝王诞下二皇子。

周允晟就是这大齐帝国的最高统治者,赵碧萱的夫君。他是个gay,只喜欢壮男不喜欢女人,想也知道不可能真心疼爱赵碧萱,但无奈反派系统不停给他发布宠爱赵碧萱的任务,让他一次又一次的破格擢升她位份。在顺利诞下二皇子后,她已然晋升为从一品的贵妃,赐封号慧怡,代为统辖六宫,在元后已逝继后未立的当下可说是金字塔尖的人物。

后宫里不知多少女人对她恨之入骨,却因为周允晟的维护动不得她分毫。

“摆膳。”周允晟下榻穿衣。这具身体名叫齐奕宁,今年27岁,从铜镜中看去端的是眉眼飞扬、面如冠玉、俊美无双,因自幼习武,更有一副强-健柔韧的体魄,胸肌、腹肌、人鱼线一样不少,打小-便被先帝戏称为大齐第一美人,对他很是宠爱,更为了抬高他身份将他寄养在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太后名下。周允晟是在三年前赵碧萱入宫时接管的这具身体,且看赵碧萱奢华的穿戴和富丽堂皇的寝宫,任务似乎完成的不错。

周允晟抬手让赵碧萱帮自己系腰带,淡淡开口,“诚儿呢?”

“他刚喝了奶,这会儿正睡着。皇上要是想看他我便让奶嬷嬷抱过来。”赵碧萱压根没打算吵醒孩子,不过顺嘴一说。要是以往,对她们母子格外宠爱纵容的齐奕宁定会摆手拒绝,今天却点头道,“带过来吧。”

赵碧萱只眸色一闪就遣宫女去偏殿,片刻后,奶嬷嬷抱着大哭不止的孩子跨入门槛,立时跪下请罪,说不慎吵醒了小皇子。

“无妨,让朕抱一抱。”周允晟将未满一岁的二皇子抱在怀中,轻柔的抚了抚他涨红的脸颊。孩子的眉眼与他有五六分相似,长大后必定也是一位俊逸风流的郎君,然而身体里却流着另一个人的血。

没错,这孩子不是周允晟的种。若不是在冷宫里不小心怀上,赵碧萱如此傲气清高的人物如何会放下-身段引诱他?二皇子的生身父亲不是别人,却是周允晟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太后的嫡亲儿子恭亲王齐瑾瑜。若非先帝驾崩时齐瑾瑜才刚满两岁,这帝位能不能轮到齐奕宁还是两说。他虽然被太后收养,但生-母只是小小的庶五品嫔妃,且难产而亡母家不显,身份算不得贵重。

因为他自小与太后亲近,易于掌控,太后这才联合母家靖国公府将他推上帝位。然齐奕宁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上-位三年就摆脱了太后一系的掌控,成为了大齐帝国名副其实的主宰者。有了地位和权利,总要添些风花雪月的故事才算完美,故此,周允晟来了,在反派系统的操控下带着齐奕宁狂奔在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傻叉道路上,直到被恭亲王活捉并一剑斩首,才堪堪明白自己做了半辈子的乌龟王八。

虽然疼爱赵碧萱只是迫于系统的威胁,但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种屈辱?这次回来,周允晟必定要成全这对儿狗那女。心里翻滚这各种阴暗的念头,他抚摸孩子的举动却越发温柔。

赵碧萱笑盈盈的看着‘父子两’,似是十分幸福。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