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157|15.2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齐奕宁不但长得风流俊逸,连兴趣也颇为高雅,平日酷爱吟诗作画,赏景踏青,处理完政务常会找几个貌美嫔妃陪伴左右,是个极其会享受的主儿。尤其在打压了太后母族并彻底掌控朝堂之后,他便松懈下来,命人大肆搜罗美女送入帝都,以填充原本空虚的后宫。赵碧萱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家族送进来,然后周允晟也跟着来了,成为她霸宠两朝的最大踏脚石。

有鉴于她是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之前的齐奕宁有多风流不羁,在遇见她之后就有多深情专一,不但散尽后宫独宠一人,还在二皇子刚满周岁时便将之立为太子,对这母子两的宠爱可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周允晟每一次被反派系统逼着写下晋位圣旨时,心头都在滴血。当时他已经轮回了十几次,眼界慢慢开阔了,观测人心的本领也修炼的炉火纯青。即使赵碧萱表面上装得再温柔体贴,他也能一眼看穿她隐藏在眼底的冷漠和怨恨。他原本就不喜欢女人,偏偏对方还看不上他,在他面前百般装腔作势虚以委蛇,将他当个傻-子耍弄。

天知道有多少次他想一脚将这女人踹开,大吼一声‘叉出去’,却都被反派系统的一句‘抹杀’给拦住。如此,他只能假装痴情种子,一装就装了七八年。他看穿了赵碧萱的虚情假意,看透了恭亲王和安亲王的不臣之心,也把朝堂争斗看得明明白白,但唯一没能识破的就是二皇子的身世。直到死,他才知道这孩子不是他的种。

他素来喜欢孩子,二皇子玉雪可爱,懂事乖巧,他也是真心疼爱过的,得知真-相差点一口老血就喷出来。在被齐瑾瑜一剑斩掉首级时他还在想,这厮当了皇帝,赵碧萱和二皇子的身份问题该如何解决?毕竟世人都知道那母子二人是齐奕宁最宠爱的妃子和皇子。

但既然是命运之子,世界意识自然会补全二人身份上的bug,便也轮不到他操心。上辈子瞎操心的事,这辈子回来,他倒是要好好帮这一家三口合计合计。

耐着性子逗了一会儿二皇子,周允晟摆手道,“用膳吧。”

赵碧萱连忙让奶嬷嬷把孩子抱走,忙前忙后的为周允晟布菜。吃罢晚饭,赵碧萱果然又用身子不适为由让周允晟离开。她不想与他亲近,却也不想他亲近别人,所以总会每天让人送信邀他过来,却又绞尽脑汁的规避侍寝。

在这后宫里,她早已经成为众矢之的,若是周允晟被别的嫔妃笼络了去,对她而言是非常危险的局面。

她这种撩火却不灭火的举动若是换个男人早就受不了了,偏周允晟是个gay,对此求之不得,叮嘱了几句好生休息便信步离开。走到宫门口,他抬头看向悬挂在房梁上的匾额,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烫金大字——凤仪宫。

一个从一品的贵妃,有什么资格居住在凤仪宫?周允晟冷笑一声,慢慢踱步回了乾清宫。他翻了翻堆放在御桌上的奏折,已然明白自己回到了哪个时间点,不免露出郁郁之色。

之前说了,碍于反派系统的威胁,他对赵碧萱格外恩宠,连带的也开始重用她的家人。她原本是文远侯府的庶女,乃武将之后,祖上为大齐建国出了不少力,之后海晏河清,国泰民安,帝王又奉行重文抑武的政略,他家也就慢慢衰微。然而最近几年,大齐周边的几个蛮夷部落竟有联合之势,夏秋两季屡屡侵犯大齐边境。周允晟就是在这时候收到系统发布的第二个任务,重用文远侯府。

于是他钦点了文远侯的嫡长子赵玄为征西将军,率领百万大军驱逐鞑虏。赵玄是个领兵奇才,刚到边关就屡屡传来捷报,周允晟也在系统的胁迫下一次又一次擢升他品级,及至二皇子出生那日,他终于扫平蛮夷大获全胜,也为外甥镀了一层‘天降福星’的金光。周允晟‘大喜过望’,不等他回来就颁下圣旨,册封他为虞国公兼任镇国大将军,在重文抑武的大齐帝国可算是少有的正一品武职,且手中至少握有百万大军,足以左右国运。

周允晟翻开最上面一本奏折,恰是赵玄写来的。正所谓人如其字字如其人,从赵玄这一笔铁画银钩的狂草不难看出他是多么桀骜不驯能力卓绝的一位人物。只是可惜了,他早已投效恭亲王,是恭亲王夺位成功的最大臂助,也是周允晟的头号敌人之一。

他在奏折中言明西征大军已经抵达帝都外的驻地,只等皇上开了城门检阅。

“来晚一步。”扔掉折子,周允晟摇头暗叹。文远侯府大势已成,要动恭亲王势必得铲除文远侯府。然赵玄手里掌控的百万大军可不是摆设,他须得慢慢来,否则必遭反噬。,后宫还有一个太后时不时指使靖国公府在朝堂上捣乱,也不得不防。要是早来一两年,那可痛快了,他抬抬手指都能碾死赵碧萱和恭亲王一系。

“皇上,夜深了,您该歇息了,明儿个还要接见众位将士呢。”一道阴柔的嗓音不疾不徐的拂过耳畔,周允晟偏头看去,顿时眯眼笑了。朝堂后宫各有纷争,就连自己身边也不是百分百安全,这位忠心耿耿的大太监六和不正是太后和恭亲王安插在他身边的奸细?只因他们借着先帝的手送出,才让之前的齐奕宁毫无戒备。

周允晟从未信任过六和,却也并不防范。他心知自己早晚要被炮灰,防不防的没什么意义。于是当安亲王谋反时,看见引领安亲王前来捉拿自己的六和,他一点儿也不惊讶。安亲王谋逆在前,恭亲王勤王在后,一举除掉两大劲敌却没留下半点污名,也不知这个局恭亲王和太后究竟布了多少年。

可笑恭亲王还控诉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得已,若非周允晟抢夺了他最爱的女人,还屡次猜忌暗杀他,他也不会走上这条弑兄篡位之路,他都是被逼的,话落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砍了兄长的头颅。

脑袋飞出去的一瞬间,周允晟真想大喊一句——我也是被逼的!他好好的皇帝不当,干什么跟一个小自己九岁的弟弟死磕?就算弟弟成年了,也根本无法动摇他的皇位。他之所以一次又一次的暗杀恭亲王,不过是为了完成系统颁布的任务而已,不跟男女主作对,怎么好意思当反派?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滑过,周允晟摆手道,“伺候朕更衣。”他的确该早点休息,因为明天在朝堂上很有可能会遇见爱人。他现在大约猜到了他的身份,心里满是期待。

------------

翌日,众位功臣精神抖擞的站在朝堂上接受封赏。周允晟果然在他们中间感知到了爱人的存在,一一审视过去,眸色止不住的暗沉下来。

怎么会是他?他心里翻-搅着惊涛骇浪,面上却半点不显,把所有功臣应得的赏赐颁下去。

风尘仆仆的一行人跪下谢恩,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喜色,唯独一员长相憨厚的小将,张口欲言,抓耳挠腮,好不慌张。

看见熟悉的场景,周允晟眯眼而笑,指着小将问道,“爱卿可是有话要说?”

“微臣斗胆,请皇上为微臣换一个赏赐。”那小将跪地拱手,面颊发白,显然很是紧张。

“哦,你对朕的赏赐不满意?”周允晟明知道原因,却很想逗一逗他。

“微臣不敢!请皇上听微臣解释。”小将苍白的脸颊迅速涨成紫红色,抖索着唇-瓣迅速开口,原来他并非不满,而是想用高官厚禄为自己死去的母亲换取一个诰命。他原本是武昌侯府的庶子,母亲身份低微却貌美如花,因此常常受到正室磋磨,在他十一岁那年病逝。临终前他发誓一定会为母亲挣一个诰命回来,让她在黄泉之下能稍微过得有尊严一点。

当然,这其中的内情都是周允晟日后与小将渐渐熟悉才得知的。

为亡故的生-母求一个诰命,这在重视孝道的大齐也算是一件人人称颂的事。周允晟大手一挥,准了,并把小将好生夸赞一番。至于被儿子下了脸子的武昌侯和侯夫人,周允晟表示朕日理万机没空搭理,想要诰命,让你们的嫡子去挣。

眼见时辰不早,他摆手宣布退朝,并刻意留下小将和赵玄二人。

“碧萱近日身子不适,怕是太过思念家人所致。朕前些天才招了侯夫人入宫探望,你也去探一探吧。你在西北征战时碧萱每日都要为你诵经祈福,这份心意实属厚重。”周允晟摆手,漆黑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格外高大健硕,俊伟不凡的男人。

他万万没有想到,赵玄竟是他的爱人。上辈子,他只见过赵玄两面,一是他出征西北之时,二是他大胜还朝之时,此后他又匆匆去了边关,再也未曾回京,直至安亲王谋反,恭亲王勤王,他才率兵驰援,一夕便把帝都拿下,烧了大半座城池。明知道上辈子的赵玄和这辈子的赵玄不是同一个,他依然觉得如鲠在喉。这人现在是否已经投效了恭亲王,是否暗中襄助他夺位?他没有记忆,对他来说此处的一切都是真实的生活,有家人、朋友,甚至还有妻儿。

赵碧萱为恭亲王诞下二皇子,事发后文远侯府必会被满门抄斩。为了生存,为了门楣显耀,为了后世子孙,他们不得不跟二皇子和赵碧萱绑在一起。

而现在的周允晟背负着莫大的屈辱和仇恨,也早已站在文远侯府和恭亲王的对立面,二者不死不休。烦恼,周允晟从未如此烦恼过,刚算计着铲除这人,转回头却发现对方是自己的爱人,真真是命运的捉弄!

用指腹压了压眉心,周允晟不想再看爱人如雕塑一般俊朗硬-挺的脸庞,再次挥手催促,“去看看碧萱吧。”

赵玄垂眸,毕恭毕敬的答应,视线至始至终停留在帝王的衣襟上,并不直视圣颜,当然,此举不是胆怯,而是对帝王的长相不感兴趣。

等赵玄一走,周允晟便领着小将慢慢散步回乾清宫。小将名唤孟康,今年虚岁18,从小食量惊人,力大无穷,为此没少被武昌侯府的主子和下人嘲笑欺辱,尤其是武昌侯夫人,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武昌侯甚少看顾庶子,只在其母死后满足了他的心愿,将他送入军营从此生死自负。孟康从小受够了打骂折辱,看多了世态炎凉,心性却没有长歪,很懂得知恩图报。只因今日周允晟赐其母一个诰命,且让她迁入孟氏祖坟,他一辈子都感激他。

在安亲王谋逆之时,正是他带领周允晟杀出重围,并为他挡箭而亡。周允晟多次让他离开都被拒绝,直言要为皇上效死。由于见惯了世界的黑暗面,周允晟的心比任何人都冷,却也比任何人都热,别人对他坏,他千倍万倍的还报,别人对他好,他也会终身铭记。

他原以为爱人若在此处,大抵便是这个为他献出了生命的傻小子,结果却跟他预料的完全相反。罢了,不是便不是,并不影响他弥补傻小子的心情。

周允晟示意孟康坐在自己身边,细细询问他在军中的情况,也从侧面打听他的身世。上辈子孟康用赏赐换了诰命,回到家被侯夫人明里暗里的挤兑打压,甚至为了控制他将娘家侄女儿嫁进来。那女人全听侯夫人摆布,孟康的大事小事全都暗地里禀了侯夫人,倒真让他们觑着空隙陷害了孟康几次,令他丢了差事,大好的前途差点毁于一旦。

这辈子,他再不会让那些魑魅魍魉谋害他一分半分。

周允晟不但没收回之前的丰厚赏赐,回到乾清宫后想了想,又给孟康添了一座三进的宅邸,当即就亲手写了匾额,让内务司去打造。皇上赐了府邸,赏了匾额,不马上住进去可算是大不敬。孟康性子憨直,人却不傻,知道皇上这是在为自己考虑,一双牛眼被感动的泪水涟涟。

“八尺高的昂藏汉子,怎说哭就哭了?叫人瞧见还当是哪里来的大姑娘,快把眼泪擦干净。”周允晟哭笑不得的扔了一条明黄手帕过去。犹记得当年他为身陷天牢的孟康平冤时,他也像如今这般,趴在御前哭得涕泪横流,把光洁的大理石地板弄得黏糊糊湿漉漉的一片,差点害他摔倒。这糙汉子的外表小姑娘的心,两世都没变,可真够怀念的。

看着哼哼哧哧擤鼻涕的孟康,周允晟点着他额头朗笑出声。

赵玄乃嫡子,赵碧萱乃庶女,两人虽是同源却隔了一层肚皮,因此感情并不深厚,见面只相互问候几声,看了看二皇子,便告辞出来了,还未走进乾清宫,就听一阵朗笑顺着房梁飞出,似刀兵相撞般激越,又似微风拂过草原般清爽。

他耳尖止不住的颤动了几下,立在门边等候召唤。

六和弯腰拱背的走进去,说是虞国公求见。这是赵玄刚获封的爵位,比他老子文远侯还要官高一等。这爵位和封号早在他班师回朝的路上便已经赐下,且备了案,无可更改,周允晟只能暗恨自己来得太晚,没法及时遏制赵家的发展。

“让他进来吧。”周允晟收起笑容,心中郁郁。

赵玄耳尖又颤了颤,已然发现此人暗藏在低沉嗓音中的不悦。他迅速回忆自己是否做错了哪里,只得出‘功高震主’这一个结论,不由心内嗤笑。自古以来哪个手握重兵的武将得了好下场?就是大齐的几位开国猛将,也都死于鸟尽弓藏,由此可见猜忌是帝王的通病。

他抚了抚左手上的扳指,信步走进去行礼。

“起来吧。此次西征辛苦你了,时辰不早,不若留下陪朕用膳,明日朕再筹办大宴犒赏三军,与你们饮个痛快。”周允晟忍了又忍,终是没忍住亲手拉他起来,指腹在他手背上摩挲了一下。

赵玄谢恩后将手拢入袖中,用力握拳。被帝王碰触过的那片皮肤不知为何发起烫来。

说起用膳,孟康便头大如斗。他最害怕的就是在外面饮宴,既要做出文雅的样子,又要对着满桌的美味佳肴暗暗吞咽唾沫,最后还吃不饱,简直遭罪!见他脸色红红白白的变幻,周允晟暗笑不已。这人总是如此,把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叫人一眼就看出来。

“六和,不用上碗,直接给孟小将军来一个饭桶。”周允晟示意两人在自己身边落座,见宫女将酒盏大小的碗碟摆放在桌边,不由朗笑开口。

六和不知所措的站着,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赵玄却眸光电闪,没料到短短几刻钟的时间,皇上就与孟康如此亲昵,连这等糗事也拿到饭桌上调侃。他忍不住偏头看去,却见帝王瞅着面红耳赤的孟康灿笑,本就美如冠玉的脸庞散发出盈盈微光,竟似春花般绚烂。他定定看了一眼,勉力将视线收回。

“皇上,微臣用碗碟就好,这么大,够吃了。”孟康不善言辞,一时间只能憋出这句话。

“对,这么大够你吃四五十碗。”周允晟用银筷轻敲碗沿,抽空瞥了赵玄一眼,见他至始至终低着头,看似恭敬,实则将自己抽离,心下越发郁郁。

孟康没想到皇上对自己的食量如此了解,羞窘之下用求助的目光朝大将军看去。

赵玄正欲开口解围,却见帝王摆手道,“六和,拿饭桶过来,今日孟小将军奉旨吃饭,不把饭菜吃完不许离宫。”

六和忍笑答应,命宫女直接拿来一个小饭桶,摆在孟康面前。

孟康看看赵大将军,又看看皇上,心里纠结的跟什么似得。究竟是谁把他食量大如牛的事儿宣扬出去?竟都传到御前了!罢,既然是奉旨吃饭,他便只能从了,况且御厨的手艺名不虚传,光闻味儿嘴里的唾沫就收不住,再不用桶接着怕是会流到地上。秉持着破罐破摔的心态,孟康谢恩后抱起饭桶扒拉。

周允晟刻意交代御厨做了几个他最爱吃的菜,拿起盘子直接往他桶里倒,温声交代,“慢点吃,别噎着。”上辈子他死在他怀里时说得最后一句话就是:“逃了三天三夜,竟没吃上一顿饱饭,怕是要做饿死鬼了。皇上,您日后别忘了给微臣烧一头乳猪下来。”

这话听着滑稽可笑,却又隐含万般凄楚无奈,令他眼泪汹涌而出,擦都擦不净。轮回了那么多世,当时的孟康是唯一愿意为他付出生命的人,他对他的好掺杂了封建礼教的忠君思想,却也饱含-着真心,他永远不会忘。

追忆完往事,周允晟冲六和摆手,“让御膳房再上一道烤乳猪。”

一直沉默不语的赵玄忽然抬眼看他。每一个属下的喜好赵玄都了若指掌,其中自然包括孟康。桌上这些菜,十之八-九都是孟康爱吃的,更别提他在边疆做梦都想啃一口的烤乳猪。皇上缘何对一籍籍无名的小将如此了解,像是认识了许久一般?他想干什么,培养孟康与自己争锋?

思及此处,赵玄眸中遍布阴云,却又及时敛去。孟康有勇无谋,绝不是能撑起一方的帅才,更何论与他争斗。皇上十一岁登基,十四岁亲政,绝不会只有这点心机。罢了,不管他想做什么,我且以静制动。

周允晟与他视线相触,已然明白他在顾虑什么,暗暗在心里喟然长叹。爱人没有记忆,他也没指望一见面两人就天雷勾动地火,爱得死去活来。他应该很早以前就来到这个世界,表意识与世界同化,潜意识却慢慢沉睡,怕是很难唤醒。

这辈子有的磨了。这样想着,周允晟举起酒杯温声道,“虞国公,陪朕喝一杯。”

赵玄举起酒杯先干为敬,面上诚惶诚恐,心里却毫无波澜。对皇权,他实在兴不起半点畏惧。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