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161、15.6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赵碧萱瞅准机会将爵位的事提了提,见帝王只是沉吟并未反对,便给家中送了口信,让父亲把请封世子的折子递上来。周允晟见他们果然按照自己的套路走,免不了讽笑几声,大笔一挥,准了,还将赵继东直接提拔为从五品的翰林院侍读学士。

圣旨抵达文远侯府,方氏和老文远侯自是欣喜若狂,李氏和赵欣然等人却气得暴跳如雷,恨不能遣人打上侯府,来个鱼死网破。

“我可怜的旭儿啊,分明是你的爵位,却被那起子贱人强夺了去,待你日后长大可怎么在京中立足!圣上昏聩,竟让妾室压在正室头上,庶子夺了嫡子爵位,视宗族礼制如无物,怎配……”

“够了!”不等李氏嚎完,赵玄阴沉着脸打断。他现在心情也很不爽,为了赵碧萱那淫~妇,齐奕宁竟如此罔顾世俗礼教,令他很想再将他绑了来好生教训一顿。然而他再如何发怒,却也听不得旁人诋毁他半句。

“敢非议皇上,你有几个脑袋?这种话日后休要再提,否则我也保不了你。日后我的爵位传给旭儿,你若是不放心,我这便上折子奏请。”他垂眸摩挲扳指。

“你把虞国公的爵位给旭儿?那你的子嗣怎么办?”李氏大惊。

“我不会有子嗣,爵位传给旭儿正好。”

“你怎会没有子嗣?你什么意思,难道不打算娶妻生子?亦或者你在边关征战时伤到了那处?我的儿啊,你怎会如此命苦哇!”李氏连连追问,越发觉得自己最后那个猜测是真的,不由捶着胸口嚎啕大哭起来。

赵欣然退婚后在兄长的安排下另定了一门亲事,男方官位不高,却上无高堂下无兄弟,身边也干干净净没有姬妾,更兼之是兄长的下属,自是对他忠心耿耿,言听计从,嫁过去就是当家做主的正房太太,没有庶子碍眼,没有妾室捣乱,日子别提多清闲。现在她也看开了,闻听响动连忙赶过来安慰母亲,得知兄长竟伤到那处无法孕育子嗣,也是悲从中来,趴伏在母亲肩头默默哭泣。

六岁大的赵旭逮着一只蛐蛐儿路过,围着二人走了几圈,也嘤嘤嘤的哭了,叫一群仆妇好一阵手忙脚乱。

府中如何凄风惨雨赵玄压根不想理会,阴沉着一张脸走在繁华的街道上。他想着要不要趁夜摸入宫中,将那人扒了衣服好生教训一顿,想得越多,越是有无数旖思邪念浮上心头。

“赵大哥,上来喝一杯可否?”忽听头上有人召唤,他抬眸一看,却是恭亲王齐瑾瑜。

因小时候的一段渊源,恭亲王素来与他十分投契,常常溜出宫找他玩耍,左一个赵大哥右一个赵大哥叫的十分亲热,身上丝毫没有皇子的高傲,竟欲与他平辈相交。他当时正寻隙往上攀爬,便你来我往了一番。这份友谊原就是一场政治投资,且最后并未得到回报,反而是晟帝一路提携重用,才有了今天的虞国公。赵玄此人再如何狂傲也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自然不会轻易受恭亲王笼络,更何况而今坐在皇位上的人是他心心念念求而不得之人。他便是亲手毁了他,也不会让旁人欺他半分。

赵玄心内冷笑,面色却略微和缓,信步走入酒楼。这是京城最大也最雅致的食府,建筑格局呈井字形,四栋朴拙大气的楼宇裹住一个种满奇花异草的花园,坐在楼上一边享用美食一边赏景,味蕾和精神都能得到莫大的满足。花园中布置了几个凉亭,四面垂柳茵茵、微风徐徐,景色宜人,在那处用餐,单预定座位便要花费十两银子,却多得是达官贵人争抢。

“怎不在亭中用餐?”赵玄与齐瑾瑜来过食府几次,次次都是在花园中摆宴,二楼还从未光顾过。

“那处有人预定了。”齐瑾瑜哂笑。

赵玄眸光微闪,笑道,“哦,是哪路神仙下凡,竟让掌柜的连你堂堂恭亲王的面子都不买。”话虽这样问,他却已经猜到此人身份。忆起他明亮的双眼和绯红的面颊,他不得不暗暗喟叹一声——果真是九天神祗下凡。

“还能有谁。”齐瑾瑜指了指头顶,意思不言而明。

来对了。赵玄拿起酒杯浅酌,心中很是满意。

“话说回来,皇兄这次整治了三军,不日就该轮到西北驻地,赵大哥,你还是早作准备为妙。赵大哥在西北抛头颅洒热血,见惯了明刀明枪,自是不知朝堂争斗是如何暗潮汹涌阴谋迭出。且看这几次的朝堂清洗,多少人掉了脑袋,莫说朝臣,就连我也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生怕哪天就被清算了。”齐瑾瑜豪饮一杯,面露哀戚。

这番话一是为了离间赵玄与晟帝的关系,警告他莫与晟帝站在一起,当心鸟尽弓藏;二也是为自己拉一个盟友。齐瑾瑜辛辛苦苦布置了三年,为此连最心爱的女人都折了进去,眼看离那至高无上的位置越来越近,却没料晟帝忽然发疯,竟三两下就把他刚长出来的羽翼尽数剪除。他一面心惊于对方运筹帷幄,杀伐果决的手段,一面又极其的不甘心。

赵玄听了这话低叹一声,心中却不以为然的冷笑。这人前脚刚算计了他,后脚就来拉拢,莫不把人当傻~子耍?若是以往,为了寻求刺激,他或许会推他一推,现在却绝无可能。天下间唯有他能动那人,旁人若试图伸手,他必定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思忖间,楼下传来呼朋引伴的声音,二人放下酒杯垂头一看,却是赵继东领着一群穿戴儒雅的文士走了进来,在小二的引领下于美轮美奂的凉亭中就座。又等了小片刻,一名身穿绿色儒衫手拿折扇的青年徐徐走入,令吵嚷的大堂猛然间寂静了一瞬。达官贵人噤若寒蝉是因为他们认出了此人身份,寻常食客忘了言语却是因为此人的相貌实在是绝世。

他身形颀长有松竹之姿,气质尊贵有霜雪之傲,一张玉色脸庞俊美绝伦,一双漆黑眼眸灿若寒星,迎着徐徐微风步入,竟似腾云驾雾而来,端的是令人心折。厅中食客莫不在心中大赞一声妙人,等他走得远了,方有几个勋贵回过味儿来,欲追上去行礼。

周允晟摆手,指了指身上的儒衫,暗示他们今日乃微服出访,不宜泄露身份。几人弓背颔首,略表敬意。

早在他进来的前一刻,齐瑾瑜就放下隔间的竹帘,以防被他看见。赵玄站在竹帘后,从缝隙中将那人上上下下欣赏个遍,见他打扮儒雅,走路带风,不由冷笑一声。这才几天,竟又开始招蜂引蝶,不知检点,显见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当初便不该因为爱惜而宽宥他这些时日。

他不是风~流吗?那便让他风~流个够。

齐瑾瑜听见赵玄满是恶念的冷笑,还当他对齐奕宁不满,心中一阵窃喜。两人所在的雅间正对凉亭,只需侧头一瞥,就能将亭中的一切尽收眼底。只见那人走过去,用折扇拍了拍站起来相迎的赵继东的肩膀,态度十分亲昵。众位文士被他容貌气度所摄,也似厅中诸人那般静默了几息,回过神后纷纷与他攀谈。

因先帝格外重视容貌,但凡长相俊美的官员,升迁速度总比同僚快那么一些,且几个皇子中他尤其爱重容貌绝世的三子,为了提携他不惜强逼皇后将之收养在膝下,给他一个嫡子名分,死后还立下遗旨让三皇子继位,用现代人的话来形容——丫就是个颜控。正所谓上行下效,大齐国人也承继了先帝爱美的癖好,总是对美人格外优容宽待,而且十分重视自己的容貌,不但女子浓妆艳抹锦衣华服,连男子也常常敷粉簪花,描眉画眼,招摇过市。

美人见得多了,似来者这般美貌却是极其罕见。众人看看与慧怡贵妃有七八分相似的赵继东,又看看来者,纷纷在心中感叹这位才是大齐真正的第一美人。他们俨然已经忘了,先帝也曾如此夸赞过三皇子,只需往深处一想,猜到来者身份并不难。

很快就有人回过味来,露出敬畏的表情,却也有几个被美色所迷,昏头昏脑,不停劝对方喝酒。周允晟知道爱人在二楼看着自己,那灼热的视线快要把他衣服都烧穿几个大洞。他现在心情如何?看得到吃不着,怕是挠心挠肺一般难受吧?

如此想着,周允晟心中一阵酸爽,但凡有人敬酒都来者不拒。赵继东原打算帮他挡酒,看他兴致颇高便作罢。喝到微醺,有人提出赛诗,当即得到众人的热烈响应。

“以何为题?”

“以人为题。”

“什么人?”

“在场随便一人。”

“好,此题新颖。”

一番讨论过后,众人命店小二拿来文房四宝,又将菜肴挪开在桌上铺一层毛毡,提笔书写。这些人都是京城最有名的文士,才学自是不凡,不出两刻钟就相继停笔。周允晟走过去一一细看,脸色忽然阴沉下来。赵继东本就担心有人以皇上为题写出一些不堪入目的艳诗,见他表情突变心中立马打了个激灵,正要凑过去询问,却见皇上一句话也没说便甩袖离开。林安亦步亦趋跟随在他身后,目中隐有怒意。

等人走远了,赵继东拿起他最后看得那首诗,脸色忽然变得惨白。他将罪魁祸首狠狠痛骂了一顿,心知这种诗,皇上就算知道是在描写自己也不会往身上套,心中窝火是一定,却也不会大张旗鼓的清算,如此,今天总算是保住了最后一点颜面。将宣纸撕得粉碎,他气急败坏的离开,心想回去后一定要给姐姐递个信儿,让她帮忙在皇上跟前求情,万莫迁怒了自己才好。

“你说那人写了什么?”齐瑾瑜眼里透出幸灾乐祸的笑意。

“这种事还是不知道为好。”赵玄没了兴致,略坐片刻就告辞离开,走到一处僻静暗巷,抬手冲虚空打了个手势。立刻就有一名黑衣人凭空出现,附在他耳边低语。

粉光犹似面,朱色不胜唇。遥见疑花发,闻香知异春……好一首淫-词浪-句,竖子尔敢!他狰狞一笑,命黑衣人找到方才那文士,将他十指根根折断,务必让他这辈子连笔都提不起来,末了潜行在齐奕宁身后,将他身边的侍卫随从俱都引开,再将之打晕带走。

周允晟醒来时眼前黑沉一片,脖颈更是酸痛的厉害,不由咬牙切齿的暗恨那人下手太重,正欲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似是中了软筋散一类的迷~药。

“醒了?”低沉沙哑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紧接着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你今天很是惹我生气。”

“你是谁,竟敢三番四次对朕下手,待朕查出来,定要让你生不如死!”最好的办法就是憋死你!周允晟心内恨恨。

“生不如死?好词儿。”赵玄沉声一笑,提溜着手中的酒壶问道,“你很喜欢喝酒?也喜欢作诗?我也来作一首,你且听听。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何时见许兮,慰我旁徨,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我已为你沦亡,你可感觉到了?”赵玄握住他绵~软无力的手,放置在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脏上,末了将酒壶凑到他嘴边。

周允晟闻到酒味连忙偏头躲避,却还是被硬生生灌了满嘴,更有些许酒液呛入气管,令他剧烈咳嗽起来。

“你竟,对朕抱有,如此龌龊的心思,你这,登徒子,万莫叫朕捉住!”他断断续续的威胁。

赵玄沉默不语,用痴迷的目光注视他咳得通红的脸颊,猜想若是此刻抽掉蒙在他眼睛上的黑布,会不会看见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落。那场景一定美极了。他用指尖微微按~压布巾,果然触到些许温热的湿意。

“你真美。若不是你如此惑人,我岂会变成眼下这副模样?要怪也只能怪你不该招蜂引蝶。上次离开时我如何与你说的可还记得?才过了没几天竟又惹出事来。”赵玄一面沉声训斥,一面不停往帝王嘴里灌酒。

周允晟被呛了好几回,连鼻孔里都渗着酒液,当真苦不堪言。然而更糟糕的是,他竟渐渐不胜酒力,变得昏沉起来。

“我心悦你,你可心悦我?”赵玄诱哄一般的询问。

“变~态!”周允晟努力维持住最后一丝清明。

赵玄不明白变~态是什么意思,但一听便知不是好话,顿时气笑了,一口接一口的往他嘴里喂食烈酒,待他熟睡后扯掉黑布,细细亲吻他被泪水打湿的睫毛,胸中满溢着脉脉柔情。

“唯有此刻才最是乖巧。”他哼笑一声,将人用外衫严严实实裹住,送到停放在暗巷内的一辆马车内。林安被黑衣人引入暗巷,发现皇上毫发未损的躺在车内,顿时喜极而泣。这都怎么了?为何堂堂大齐帝王竟几次三番被人掳走,要是把那贼子找出来,定要他碎尸万段!

周允晟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乾清宫,头顶是明黄色的纱帐,四周飘荡着若有似无的龙涎香。他扶着额头半坐起身,感觉到太阳穴一阵接一阵的抽痛,不由暗暗骂了句粗话。

林安闻听动静连忙跑入殿内请罪。

“起来吧。今日之事万莫声张出去。”太后一系还盯着他屁~股底下的皇位,他失踪的消息若是传出去,太后不但不会找他,还会立刻联合朝臣推举恭亲王上~位。想来赵玄也知道他的顾虑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妈的,竟然将他灌醉了,害得他迷迷糊糊不知今夕何夕,目下回想,只觉得做了一个美梦,再要细思却一片空白。

心内极是恼怒,周允晟恨不得把赵玄倒吊起来抽打一番,然而之后探查008,发现他每绑自己一次就输入一串源代码,又觉得心理平衡了,心道多来几次也无妨。

赵玄阴沉着脸出门,却喜气洋洋的回来,难得露出的温柔笑容把李氏几个吓得够呛。

“看我作甚,吃饭。”见妹妹用悲痛万分的目光看着自己,他敲了敲碗碟,而后慎重开口,“侯府那边的家业你们不用去争,今后只管与他们划清界限。我之前说把爵位传给赵旭的话并非虚言,折子已经写好,明日就呈给皇上。”

“玄儿,你果真不能有子嗣?”李氏眼泪汪汪的问道。

“嗯,除非那人能给我生出来。”似想起什么有趣的事,他竟低笑几声,目中满是意趣盎然的神采。

如此温柔和蔼的兄长,赵欣然和赵旭是从未见过的,不由看呆了。

李氏抠着字眼儿急问,“她给你生出来?你有心仪之人?赶紧告诉母亲,母亲明日就帮你提亲。无论对方家世如何,显贵或庶人,咱们都不计较。”儿子都快三十了,性子又强硬,一身血煞之气连神佛见了都要退避。但凡他肯成亲,李氏一点儿也不敢挑剔。目下得知他身体无恙,最后一丝悲痛也消散了。

“母亲你不用管,我自有成算。他性子挺倔,还需再调~教调~教。”赵玄想起那人用绵~软的嗓音对他骂骂咧咧的场景,顿时莞尔。明明已醉得不成~人形,还倔强的放着狠话,世上怎会有如此妙人?真叫他不知该如何疼爱才好。

想着想着,他又摇头低笑起来。

李氏和赵欣然互相对视,只觉得浑身起了好几层鸡皮疙瘩。如此柔情款款的儿子(兄长),她们从未见过,莫不是中邪了吧?

----------

转眼又过几月,太后眼见儿子越发被排挤在朝堂外,竟渐渐成了个闲散王爷,心里非常着急,连忙下了懿旨让他提前大婚。罗震乃吏部尚书,在朝中根深叶茂,人脉极广,有他帮衬,儿子也能重新蓄积起一些力量。

齐瑾瑜心里很是不愿,为了前程又不得不从。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原本非常中意这门婚事的罗震,现如今也起了悔意。皇上前些年沉迷女-色懈怠了朝政,使得朝堂内外乱象频出,他对此是极其失望的,深觉先帝挑错了人。若是皇上还未有所醒悟,妲己之灾褒姒之乱便近在眼前。他明白太后为恭亲王和自己女儿指婚的意图,平日暗暗观察,也觉得恭亲王是个可造之材,若是给他五六年时间成长,未必不能取代皇上。

但似乎在一夜之间,皇上就清醒了,以雷霆之势肃清朝堂,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不滥杀无辜,留下重用的都是有真才实学之人。他对人才特别宽容,并且有自己的一套用人理念。他颠覆了圣人的教诲,在重用贤臣的同时也不会疏远小人,他把他们分别安放在最合适的位置上,让他们为朝堂,为家国,发挥出最大的效用。他极有主见,不会亲信任何朝臣的话,故此也不会落入偏听偏信的陷阱。为这样英明神武的帝王效命,无疑是很有安全感的。

现在的晟帝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莫说恭亲王尚且稚~嫩,便是凭空让他虚长十几二十岁,也不是晟帝的对手。如果太后还指望着罗震能拉恭亲王一把,亦或助他上~位,他绝不会答应,甚至连想也不敢多想。是以,现在的罗震对这门婚事颇觉头疼,心道若能抓~住什么机会把它退了才好。

然而他也明白这是在异想天开,只得强打起精神为女儿准备嫁妆。眼看离婚期越来越近,女儿却在出门礼佛的时候遇见流寇袭击,差点被捉了去。好在一名回京述职的官员恰好路过此处,身边又带着许多孔武有力的家丁,这才击退流寇将她救下。

罗岚甫一回家就重病不起。罗震一面为她寻访名医,一面暗中调查此事。因皇上最近频频整治朝堂,又大肆清理了心怀二心的驻京武将,使得原本隐有动荡的京畿一带变得格外和谐安宁,且附近又无州县遇灾,怎会无端出现流寇?

几天过后,调查结果送到罗震手中,令他又是震惊又是恼怒。原来对女儿下此黑手的不是别人,却是他的亲侄女儿,靖国公的嫡次女罗雯。她早就对恭亲王芳心暗许,自以为与恭亲王是表兄妹,关系亲密,又是堂堂靖国公的嫡女,身份尊贵。太后若是打算为恭亲王选妃,合该选她才对。

万万没料到太后竟直接略过她挑了二房的罗岚,让从小就爱与罗岚攀比的罗雯很是不平,这才雇了几个地痞无赖乔装成流寇,把罗岚掠走几天。几天以后她再回来,自是身败名裂,闺誉尽毁,亲王妃的头衔便就落在了她头上。

罗震拿着调查报告反复看了几遍,像是吃了几百只苍蝇一般恶心。此事毕竟是家丑,不好捅出去,他只得拿着一应证据去找大哥,希望他日后对女儿严加管教。

靖国公性格狭隘,眼界短浅,否则也教不出罗雯那样的女儿。他反复保证会严惩女儿,实则暗暗扼腕。

故事还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2:39:23

叶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3:11:54

毛毛毛毛毛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8:37:43

vivia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8:54:02

18103354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16:29

馋馋的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34:26

sam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36:02

陌上花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37:37

陌墨yu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38:37

陌上花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38:39

醉花成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40:53

下一个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41:26

无泪黎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42:43

smilemom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44:54

dannatopus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7-26 09:48:44

姗姗来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50:54

la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52:22

行者一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52:47

半捧姜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09:57:16

wingq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01:35

抹茶、团团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02:41

1787635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03:58

sanfe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08:39

文取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09:43

18100215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10:51

言不由衷。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11:50

我种下一颗种子终于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13:55

爱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14:39

缨络陌迭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16:29

爱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16:57

珍珠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18:33

17309820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19:36

墨羽轻尘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20:16

菩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21:29

溟月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23:03

格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24:15

對你微笑純屬禮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27:07

乄治蒨羽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28:25

大爱病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28:45

午后阳光198556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31:37

菊香弥漫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7-26 10:40:40

林幺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42:20

阿零零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7-26 10:47:58

蔬菜嫌疑犯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54:43

chelse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55:54

rosaliewz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56:23

绯绡-万籁俱静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0:56:58

这货掉节操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7-26 10:58:23

稻栗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01:02

馒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03:47

大爱病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03:49

青影犹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09:32

青影犹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10:22

blackcat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11:29

杨好喵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12:44

若即若离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12:44

银角大王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13:13

三木深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15:04

蒙蒙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15:21

深海楓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24:00

相爷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28:15

vivia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42:23

迷失的十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48:38

别爆我的无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56:25

顾君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1:56:47

果妈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7-26 12:03:23

赤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2:05:41

小暖妈妈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2:06:18

温尼格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2:23:43

轻云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2:24:47

我爱mam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2:29:54

会飞的泡泡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2:46:52

靖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3:10:19

逗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3:28:57

lili283771478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3:43:31

墨菲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4:01:30

油条冰淇淋糍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4:12:08

雪袶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4:16:02

十里紅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4:54:40

yuk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5:29:11

sol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5:43:11

这货掉节操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5:58:00

凡心无计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7-26 15:59:48

宅婶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6:02:32

无泪黎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6:24:54

_獨留空白彡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6:30:28

18186520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7-26 17:23:24

古伊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7-26 17:30:58

古伊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07-26 17:34:22

吴亦凡的猫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7-26 18:14:29

月盈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8:49:53

封景喃难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19:05:05

浅浅苏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07-26 20:23:13

饼饼~~~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07-26 20:44:51

饼饼~~~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5-07-26 20:46:09

宝宝的爱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21:14:04

灬幽幽:)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7-26 21:24:29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