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165、15.10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西南百姓在贪官污吏的盘剥下受尽了苦难,天灾加上人祸,他们已经看不见活下去的希望。顺服朝廷唯有死路一条,举起大旗造反说不准还有一条活路,在这种心态的推动下,西南全境百姓都加入了推翻大齐的队伍。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们与朝廷军队对抗时表现的非常勇猛,很快占据了西南的大~片土地。

在这种情况下,一般的做法就是派遣正规军血腥碾压,否则根本无法将事态平息。但周允晟毕竟是未来人,没有古代君王专断独行、皇权至上,视人命如草芥的封建遗毒思想。他也有心狠手辣的时候,但那都是对待敌人,对待无辜的受尽了苦难的百姓,他愿意用更为温和的方法来解决。就像他曾经说过的那样,只要自己一日坐在大齐的御座上,就会当好一日的皇帝,照管好自己的子民。

他命令军队把州府附近的起义军驱散,然后将西南全境的官员都抓起来一一审理,按照罪行轻重公开宣判,又将宣判结果以檄文和口耳相传的方式散播出去。最终西南官场大大小小七十四名官员,革职流放者十六人,斩首示众者五十五人,最后三人因罪行太过严重,不但全家获罪,本人还将被凌迟处死。

“这五十八人暂且别杀,待朕祭天那日,用他们的血来告慰死难的百姓。罗大人,你遣人将朕祭天求雨之事散播出去,便说朕乃真命天子,定然下旨让老天爷准时降雨。参加过起义军的百姓只要安生回来种田,朕必不究责,不但他们抢走的田地归他们自己所有,朕还免除三年赋税。今后每年,朕都会秘密派遣钦差大臣去全国各地巡查,但凡发现官员擅自增收赋税,朕严惩不贷!”周允晟摆~弄着手里的引雨器,态度闲适,语气中却充满了森寒杀意。

罗震心下佩服皇上以百姓为重的举措,却也担心他手段太过温和,于西南乱局无有增益,反倒更添动荡,于是劝说道,“皇上,您颁布的几项政令都很英明,唯独祭天求雨那事还请三思而后行。莫说祭天过程中会否招来暴民袭击,倘若求雨失败,他们恐会编纂些您气数已尽,不受上天庇佑,非真龙天子等流言。与其平白受人非议,不若将求雨之事交给钦天监的官员负责,您看如何?”

“不,还是那句话,朕乃真龙天子,必定下旨让老天爷为西南降雨。檄文就这么写,无需用些隐晦含蓄的春秋笔法。”周允晟掐指一算,说道,“求雨之事宜早不宜迟,朕算了算,就定在两日之后的飞来峰上,你让人下去准备。”

罗震苦劝不住,斜眼朝默默站在一旁的虞国公看去,却见他眼观鼻鼻观心,似是全听皇上号令。

罢了,自古以来亲自上祭台求雨的皇帝那么多,成功的又有几个?若是乱军以气数已尽为借口意欲截杀皇上,只要赵玄在这里,再大的动~乱都能踏平。思及此处,罗震只得躬身告辞,赵玄却还站在原地,似是有话要问。

“想知道什么只管问。”周允晟摊开飞来峰的地图,用周易之法换算出求雨的最佳方位。他的背景实在是复杂,本身来自于科技非常发达的未来星际,后又在修仙、西幻等世界中混过,虽说眼下只是凡人,做不到排山倒海,但将科学和阴阳之法结合起来制造一场大雨还是非常容易的。他记得上辈子,在齐瑾瑜平定了民乱之后,上天忽然连降数日大雨,滋润了西南龟裂干枯的土地,让百姓们看见了活下去的希望。

也不知是谁,将这场及时雨按在齐瑾瑜头上,说恭亲王受命于天,福泽深厚,是具备大气运之人。这些留言在西南流传得甚广,也因此,在齐瑾瑜兴兵勤王时,西南民众率先响应。

周允晟算了算日子,那场大雨离现在至少还有两月,耗时越久,无论是百姓还是朝廷军队,造成的伤亡就会越惨重。他耗不起,更没有齐瑾瑜的主角光环,随便说几句冠冕堂皇的话就能安抚住暴民,所以只能拿出些神鬼莫测的手段震慑。

赵玄上前半步,拱手问道,“皇上,您打算如何求雨?能成吗?”

“能成。”周允晟提起毛笔在地图上做标记,徐徐解释道,“雨乃云所化,当云朵中的细小水滴互相撞击凝结成大水珠,就会变成雨落下来。使细小水滴凝结的办法有很多种,可在云层中散布固体微粒,增加水滴的重量,还可释放电流、光波、声波等物,刺激云朵互相摩擦从而凝结成雨滴。寻常祭司祈雨时为何喜欢敲锣打鼓,大声呐喊,其实就是在向天空释放声波,虽然降雨的成功率很低,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朕要做的事便是找准水汽最浓郁的一处方位,然后四管齐下,如此,至少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机会能求来一场大雨。”

帝王所说的电流、光波、声波等物,赵玄从未听说过,但莫名其妙的,他竟觉得自己听懂了,不由点头称是。

周允晟拿起一个木头打造的筒状物,说道,“这就是引雨器,可助朕将电流、光波和声波直接送入云层。削了这么多天的木头,委实辛苦虞国公了。”

原来皇上交给自己的竟是如此重要的差事,赵玄心情大好,眼里不自觉流露出雀跃之色。

------------

朝廷的檄文以口口相传的方式散播到西南全境。起义军见皇上亲自来了,身边还跟随着素有大齐战神之称的虞国公,若是他调遣如狼似虎的西北军前来平乱,不出几天,十几万起义军就会全军覆没。若是能好好活着,谁想干这种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事,皇上既然说不秋后算账,还把田地分给大家,不如就放下砍刀回去种田吧。这是绝大部分农民的想法,但率众造反的农民领袖陈十三却对此极其抵触。他在造反的过程中渐渐享受到权利的好处,竟完全迷失了心智,想推翻大齐改朝换代,自己做开国皇帝。

兄弟们若在此时退出,他的帝王梦就彻底破碎了,又如何会甘心?他命手下找来檄文,大致阅过一遍后冷笑道,“告诉兄弟们暂且静观其变,等那狗皇帝求雨不成,咱们就说他暴虐无道,多所残害,被上天厌弃,截杀他便是替天行道,乃礼敬天下庇佑万民之大任。谁要能取他人头,谁就是救世之主,可获无量功德。”

几名手下慨然应诺,唯独其中一人踌躇道,“陈大哥,若是那狗皇帝果真求来大雨,咱们该怎么办?”

他话音刚落,陈十三就哈哈大笑起来,讽刺道,“这些年西南连连大旱,你看那些狗官为了祭祀龙神抢走多少牛羊牲畜,童~男童女,却又求来几场雨?一场也无,可见大齐国运已到了尽头,连老天爷都不肯赏脸。你看看这檄文写的何其猖狂,下旨命上天布雨,狗皇帝当自己是天神下凡不成?别求不来雨,反被晴天旱雷当场劈死。”

一众属下听了这话纷纷仰头大笑,好似已经看见狗皇帝焦黑的惨状。

起义军上层因尝到了权利的滋味不肯轻易罢手,故而对所谓的求雨嗤之以鼻,下层民众却依然敬畏皇权,对此事隐隐抱着期待。但无论起义军上下是否同心,檄文的传播还是起到了预定的效果,西南的战火终于暂时停歇了。

两日后,在西南最高的山峰飞来峰上,军队用木板搭建了一座高台,高台四周竖立着许多直指天空的圆筒,周允晟穿上最华丽的一件龙袍,戴上十二毓冠冕,一步一步走到祭祀台的边缘,震动双袖徐徐跪下,仰望天空默然祷告。

他曾经当过祭司,做过神明,只需稍微改换一个眼神或表情,自然而然便能散发出高贵圣洁的气息。飞来峰上除了随行官员,还聚集了许多未曾参与谋反的州府民众,更有陈十三派遣的探子安插在其间。他们被士兵拦在祭祀台外围,原本还吵吵嚷嚷,议论不断,看见俊美的帝王似踩着祥云一般乘风而上,便都安静了,只能痴痴~呆呆的望着他。

“血祭。”帝王分明跪在几百米开外的台上,这句话却清晰的传入每个人耳里,那激昂地,似刀兵相撞的嗓音让人耳根发麻。原来这就是皇上的声音,满是威仪,又仿若天籁。

绝大部分民众未等祭祀正式开始,就先被帝王的嗓音摄去了心神,待弄明白“血祭”两个字的真正含义,不由暗暗叫好。

只见西南的贪官污吏被一个一个押到台下,书记官每念一个名字,刽子手就手起刀落斩杀一人头颅,直砍掉五十五个头颅,将之堆成一座人头塔,才又有三人被带上已染满鲜血的空地。他们分别是西南提督,西南巡抚,西南道台,撇去自刎而亡的西南总督,可算是西南最具实权的三位人物。曾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三人,眼下正狼狈万分的绑在刑架上,被刽子手一刀一刀片下~身上的肉。

凌迟处死无疑于大齐最残酷的刑法,百姓们只听说过,从未见过,即便对这三人深恶痛绝,也都用手捂着眼睛,背转身去。随行官员俱都眼观鼻鼻观心,同样不敢多看。足足割了三千六百刀,三人才终于没了气息,高台之下的一大~片空地已经变成了赤红色,一股极其浓稠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

百姓们隔着指缝偷觑帝王神色,见他眼眸漆黑深邃,表情不喜不怒,看着不似凡人,倒更像是无情无心的神祗,越发体会到了‘天子’这两个字的含义。贪官污吏被尽数斩杀的痛快~感消退后,渐次浮上心头的是无边无尽的敬畏,对上天,对神明,对皇权的敬畏。

周允晟在高台上布置了扩音器,足以将自己的声音传遍整个飞来峰顶。他嘴唇微启,淡淡说道,“奏乐。”

跪在高台边缘的乐师们齐齐开始弹奏从远古流传下来的祭祀之乐,更有体格彪悍的士兵站在四面大鼓前,一下一下用力捶击。踩着掷地有声的鼓点,周允晟将安装好的引雨器一一指向水汽最浓郁的“巽卦”方位。安装在引雨器中的铜镜将烈日的金光反射~到云层中,一束一束叠加起来,竟形成一个巨大的光柱,远远看去像是传说中天道降下的功德金光,耀人眼目,撼人心神。

莫说台下的民众看得目瞪口呆,就是见多识广的朝廷大员们,也都变了脸色,诚惶诚恐的跪下三呼万~岁。什么叫真龙天子,能随手招来如此璀璨的功德金光,这才叫真龙天子!

百姓们见了跪倒一片的大臣和侍卫,这才从惊骇中回神,扑通扑通接连跪下,口里乱七八糟的喊着万~岁。那些起义军的探子本想来瞧个热闹,事后求雨不成正好煽动民心,却没料会看见如此神奇的景象,顿时一个更比一个呆滞,推搡之下竟对帝王行了五体投地之礼,好半天爬不起来。

周允晟调整好引雨器,当场提笔写下一张圣旨,着雷神电母速速为西南排云布雨,拯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而后命钦天监的几名官员将柴禾扔进巨大的铜鼎中,点燃一堆旺火,将宣读后的圣旨投入猩红的火焰。圣旨顷刻间燃烧殆尽,化为滚滚浓烟飘上天空,后又被忽然而至的大风吹向“巽卦”方位,与巨大的光柱融为一体。

周允晟举起手试探空气的湿度,已然知道这场求雨快成功了。他重新跪下祈祷,用最纯正的梵语诵念《大悲咒》。帝王的嗓音本就清越如玉石相击,再加上梵语略显神秘飘渺的发音,融合在一起竟似从九天之上传来的神谕,令人听了一面心旷神怡,一面又心生敬畏。

一众官员都被镇的无法起身,更何况平民百姓,之前还人声鼎沸的飞来峰,现如今万籁俱静,除了帝王的祷告,再听不见其他响动。大约一刻钟后,铜鼎内的火焰慢慢熄灭,股股黑烟并未消散在天空中,反倒越积越厚,竟不知不觉变成了一大~片阴云。阴云当头罩下,令飞来峰顶变得昏暗不堪。

不知谁惊叫一声,“要下雨了!上天得了皇上旨意,真的要下雨了!”

圣旨刚烧完,阴云就飘了过来,这等奇景便是有心人想将之称为巧合都难。世上哪有如此惊人的巧合?

“皇上万~岁!”

“皇上定然不是人,是神仙!”

“天神下凡,天佑大齐!”

“太好了,我们有救了!皇上果然是真龙天子,连上天都要听他号令!”

百姓们一面磕头一面兴奋的喊叫。

“雨还没下,别高兴的太早。”起义军的探子勉强驳斥一句,话音未落,豆大的雨点就淅淅沥沥的砸了下来,浇淋在脸上冰凉一片。这些人顿时哑了,看向站起身,施施然走下高台的帝王,眼底哪还有一丝桀骜或杀意,除了跪下叩拜,再也升不起别的念头。原来他们联合起来意欲推翻的,竟是如此强大无匹、深不可测的人物。什么叫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便是了。在此之前,他们一直以为那只是夸大其词的说法,从未想过世上竟真的存在这样一位近乎于神明的人。

麻衣军揭竿而起时喊出的“替天行道”的口号眼下看来却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笑话。

雨越下越大,颇有磅礴之势,周允晟脱掉沉重的十二毓冠冕,踏上刚斩杀过不少罪臣的空地。血水掺合在雨水中,溅起一朵朵猩红的水花,沾染在他明黄色的朝靴和衣摆上,他黑发披散,浑身湿透,却并未减损一丝一毫的风采。他看上去庄严,高贵,气势逼人,所过之处民众和官员莫不纷纷倒下行五体投地之礼。

赵玄隐在人群后,暗红的双眼紧紧盯着湿透后越显诱人的帝王。他爱极了他圣洁的表情和淡漠的眼神,越发想狠狠占有他,让他从无心无情的神祗变成有血有肉的凡人。当他圣洁的脸庞沾染上情~欲的绯红,淡漠的眼眸氤氲出欢愉的雾气,那画面一定美得惊心动魄。虽然大雨不停冲刷着身体,赵玄依然觉得干渴不已,他舔~了舔唇,悄然消失在人群中。

周允晟搭乘马车迅速回到西南总督府,林安已经备好热水和姜汤,伺候他梳洗。

换上干净清爽的便服,周允晟歪在榻上舒服的叹气,铜炉内燃放着一种清淡的檀香,闻着闻着竟让人感觉昏沉。

妈的,那牲口又来了,还有完没完?能不能让我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爽一次?周允晟扶着额头,咬牙切齿的暗忖。很快,身穿黑衣的赵玄就窜入屋内,低笑着将歪倒在榻上的帝王抱在怀里,并熟练的为他系好蒙眼的布巾。

“你有种就露出真面目,别干这些偷鸡摸狗的事!”

“我有没有种,天下间只有你最了解!”赵玄越发笑得肆意,利落的剥掉帝王身上的便服,从衣箱里取出一套龙袍为他换上。

“我最喜欢看你穿龙袍的样子,不但美,而且高贵。我上辈子肯定拯救了苍生,老天爷才把你赐给我。”他嗓音嘶哑,动作不停。

我是老天爷赐给你的吗?要是换个人,你他~妈~的就是强~奸你知不知道!周允晟有心嘲讽几句,却被赵玄堵了嘴,发疯一般舔~吻,等他再睁眼时,身边已空无一人,唯有枕侧摆放着一支血红的月季,008里多了一串代码。周允晟砸了屋内所有摆设,这才把赵玄叫过来,指着对方鼻子骂道,“你们究竟是怎么守卫的?方才有刺客进来你们竟毫无所觉,若非朕武功高强,怕是早就死了几百次了!”

心上人的确武功高强,刚才差点把我榨干。赵玄面上惶恐,心里却回味无穷,见帝王拿起鞭子意欲抽打自己,先就兴奋的抖了抖。

周允晟恶寒了一下,手臂几次抬起,终是没能落下,扔掉鞭子大吼:“给朕滚出去!立马搜索全城,把那逆贼找出来!”

赵玄心里很遗憾,转念一想皇上这是舍不得抽我,便又高兴了,率领一众手下把州府内的乱党尽皆捉拿干净。

大雨下了整整三天三夜,到了第四天,晟帝下旨命上天降雨的奇事就传遍了西南全境。起义军打出来的“替天行道”的口号再也得不到民众的响应,没人愿意跟天神作对。那些参加了起义军的农民纷纷丢掉武器连夜逃回家乡,最初战战兢兢的躲了几天,后见朝廷果然没派军队来拿人,还把田地统计之后分给民众,且开仓放粮,以工代赈,每一项政令都莫大的改善了灾民的处境,这才敢与家人团聚。

半月之后,曾经逾十万的麻衣军只剩下不到两千,被朝廷军队驱赶了几次慢慢散开,沦落为几股流寇四处烧杀抢掠,名声彻底败坏。到了此时,周允晟也不必跟他们客气,命军队大肆围剿,不留一个活口。

将一应琐事处理妥当,周允晟决定在真正的大雨来临那天离开西南,夹道送行的民众看见飘飞的雨丝,对晟帝的敬畏之情又上升了一个高度。而罗震等官员就更别提,注视皇上的目光就像注视天神。他们把求雨那天的场景回味了一遍又一遍,回去以后纷纷写成传记,留给后世子孙瞻仰。

此时的周允晟并不知道,因为他以民为本的治国理念,先进科学的治国方针,号令上天的神奇能力,让他在史书上的评价远远超越大齐另外二十四位国君,被后人冠以圣君称号,甚至有科学家列出种种证据,试图证明圣君来自于科技更为发达的外太空,否则又怎会天文地理,文韬武略,无一不通,且很多观点至少领先时人几千年。

但无论后世人如何评价,现在的周允晟都不在乎,他的目的很简单,一报仇;二治理好曾经因为他的昏聩而陷入动荡的国家。西南乱局已经平定,也该到了算私账的时候。

17173617扔了一个地雷、一笑奈何扔了一个地雷//知更扔了一个手榴弹、sanfen扔了一个地雷//18103354扔了一个地雷、chelsea扔了一个地雷 //南来之风扔了一个地雷、叶子菲菲扔了一个地雷//雪袶扔了一个地雷、18205750扔了一个地雷 //對你微笑純屬禮貌扔了一个地雷、醉花成荫扔了一个地雷//斯哈王道扔了一个地雷、女王大人扔了一个地雷//狸的兴兴ing扔了一个地雷、乔凡尼扔了一个地雷//摘月扔了一个地雷、18183098扔了一个地雷 //sama扔了一个地雷、贝藜可扔了一个地雷//_荀衣留香扔了一个地雷、一棵坚强的树扔了一个地雷//靖扔了一个地雷、大爱病娇扔了一个手榴弹//若如初见   /n扔了一个地雷、wingq扔了一个地雷//18202288扔了一个地雷 、子不语扔了一个地雷//傲娇洛扔了一个地雷 、山河扔了一个地雷//trying扔了一个地雷、胖胖熊扔了一个地雷//月华倾城扔了一个地雷、爷不是傲娇扔了一个地雷//千岁扔了一个地雷、炸冰淇淋酱扔了一个手榴弹//五月扔了一个地雷、别爆我的无敌扔了一个地雷//凡凡和默默扔了一个地雷、绿梅煮酒扔了一个地雷//罪的彼端扔了一个地雷、demeter扔了一个手榴弹//阿兔仔扔了一个地雷、兔子扔了一个地雷//芝麻糖圆扔了一个地雷、我爱蝌蚪扔了一个地雷//一路烟尘扔了一个地雷、诗箴扔了一个地雷//月上浮云扔了一个手榴弹、四眼呆布扔了一个地雷//大头头大扔了一个地雷、最爱你好二扔了一个地雷//舟行逆水上扔了一个地雷、l扔了一个地雷//猴子酱扔了一个地雷 、知更扔了一个地雷//知更扔了一个手榴弹、败败扔了一个手榴弹//bloodfeathers扔了一个地雷 、bloodfeathers扔了一个地雷//顾白酷爱跳脱衣舞给亓扔了一个地雷、啦啦啦啦队啦啦扔了一个地雷//lili283771478扔了一个地雷、蒙蒙扔了一个地雷//水色琉璃扔了一个地雷 、言扔了一个地雷//言扔了一个地雷、christine~扔了一个地雷//九十九扔了一个地雷、九十九扔了一个地雷//九十九扔了一个地雷、清热润肠扔了一个地雷//凪扔了一个地雷 、莉莉扔了一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一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一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一个地雷、我是路人甲扔了一个地雷//兰扔了一个地雷 、果妈扔了一个手榴弹//chloe扔了一个地雷、爱卿扔了一个地雷//宅婶扔了一个地雷、宅婶扔了一个地雷//爱撒娇的豆子扔了一个地雷、谖谖扔了一个地雷//买西瓜的小男孩叫西瓜扔了一个地雷、smilemomo扔了一个地雷//十里紅妝扔了一个地雷、18207818扔了一个地雷//281856扔了一个地雷、大大求gd扔了一个地雷//17876357扔了一个地雷、古伊扔了一个浅水炸弹//四辈扔了一个地雷、小夏扔了一个地雷//花咲空桜扔了一个地雷、贰白扔了一个地雷//18076693扔了一个地雷、xiη扔了一个地雷//yuki扔了一个地雷、离线请留言扔了一个地雷//巴拉巴拉老魔仙扔了一个地雷、油条冰淇淋糍粑扔了一个地雷//蔬菜嫌疑犯扔了一个地雷、18208705扔了一个地雷//繁花扔了一个地雷、从此君王不早朝扔了一个地雷//17573765扔了一个地雷、吾辈很专一扔了一个地雷//从此君王不早朝扔了一个地雷、阿赏扔了一个地雷//阿赏扔了一个地雷、阿赏扔了一个地雷//赤少扔了一个地雷、墨言扔了一个地雷//aliceji扔了一个地雷、阿赏扔了一个地雷//银生哪银生扔了一个地雷、阿赏扔了一个地雷//阿赏扔了一个地雷、亿群扔了一个地雷//菊香弥漫扔了一个地雷、quitefra扔了一个火箭炮//袖袖只看不说话扔了一个地雷、17173617扔了一个地雷 //小二狠毒扔了一个手榴弹、18202468扔了一个地雷//小二狠毒扔了一个地雷、18022317扔了一个地雷//18219574扔了一个地雷、羲和清零扔了一个地雷 //跃然扔了一个地雷、18213596扔了一个地雷//18219574扔了一个地雷、冷嫣霏扔了一个火箭炮//巧克力扔了一个地雷、白茶扔了一个地雷//终于登陆了扔了一个地雷、呆呆扔了一个地雷//倾玥染尘扔了一个地雷、淡淡de茶香味扔了一个地雷//蔷薇贝壳扔了一个地雷、雨夜纱扔了一个地雷//々爱幻想的猫々扔了一个地雷、々爱幻想的猫々扔了一个地雷//dannatopus扔了一个地雷 、璃望月扔了一个地雷//陌上花开扔了一个地雷、陌上花开扔了一个地雷//古伊扔了一个地雷、古伊扔了一个地雷//古伊扔了一个地雷、古伊扔了一个地雷//古伊扔了一个地雷、古伊扔了一个地雷//古伊扔了一个地雷、古伊扔了一个地雷//古伊扔了一个地雷、古伊扔了一个地雷//雾散凉茶扔了一个地雷、诸撒扔了一个地雷//菩提扔了一个地雷、17536038扔了一个地雷//15818570扔了一个地雷、月龙溪扔了一个地雷 //三藏sanzang扔了一个地雷、阿d扔了一个手榴弹//油条冰淇淋糍粑扔了一个地雷、爱睡觉的猫咪扔了一个地雷//小潴扔了一个地雷、lz扔了一个地雷//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