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166、15.11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因齐瑾瑜伤势过重,周允晟回到京城后直接将他带入宫中医治。太后听说儿子回来了,连忙把太医院的所有太医都叫去候命,待看清儿子现如今的惨状,差点晕死过去。这,这还是她那俊逸无双,风度翩翩的儿子吗?怎看着像一只恶鬼?是不是搞错了?

“母后,是我啊母后!”齐瑾瑜挣扎着从床~上下来,抱住太后双~腿呜呜痛哭。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现如今他容貌毁了,手指断了,无能的名声传了出去,相当于一无所有,还拿什么来跟齐奕宁争?回来的路上,伺候他的几名内侍把齐奕宁下旨命老天爷降雨的事不厌其烦的拿出来说道,简直将他奉若神明,更有罗震等随行官员,对齐奕宁的敬畏之情已深入骨髓,莫说游说他们投入自己阵营,便是将刀架在他们脖子上,他们不会,也不敢改换心意。

下旨降雨之事迅速从西南传遍全国,在这个本就皇权至上的世界,若是国君的周身再笼罩一层“受命于天”的光环,那么百姓对国君的忠诚会达到现代人难以想象的高度。许多地方陆续出现供奉晟帝的庙宇,且香火很旺,更有不同版本的,有关于晟帝如何下凡历练的传说不胫而走,把他描述的神乎其神。

在这种情况下,莫说齐瑾瑜已变成了废人,就是他身体完好,也根本无法动摇周允晟的皇位。想到这里他悲从中来,哭得不能自抑。

太后认不出这张扭曲的面孔,却能认出儿子的声音,震惊过后瘫倒在地,与他抱头痛哭,哭累了才开始询问这些伤是如何弄得,听儿子细说了经过,目疵欲裂的断言,“那哪儿是什么流寇,定是齐奕宁派去的刺客,否则怎会连镇北将军府的暗卫都拦不住。他好歹毒的心思,夺走了你的皇位不算,竟还想要你的命。早知如此,当初就该送他跟那贱人一块儿下黄泉。”

“母后,现在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还是想想日后吧。”齐瑾瑜擦掉眼泪,扶着太后坐回榻上,附在她耳边低语,“母后,您想办法让他立诚儿为太子,等诚儿稍微大些,儿子还有机会……”

听儿子把计划细细交代清楚,太后喟叹道,“当初我还气恼你与赵碧萱那贱人搅合在一起,照眼下来看,咱们竟是要靠她才能翻身。也罢,哀家会好好劝她,她若是不答应,哀家有的是办法让她生不如死。”

齐瑾瑜道了谢,这才安心躺回床~上休息。

周允晟甫一回宫便让人把寄养在外面的二皇子送回去。出行的三个月里,太后屡屡遣人来接二皇子,都让他安排的内侍挡住,只说二皇子出了水痘,见不得风,唯恐过了病气给太后。太后见凤仪宫日日都有许多太医出入,找来稍加询问便就信了,全心全意盼儿子回来。几名太医在偏殿略坐片刻就陆续离开,赵碧萱也是个心大的,竟对此丝毫不觉得奇怪,反而对齐瑾瑜的安危牵肠挂肚,偶尔有那么小片刻才会想起不知身在何方的儿子。

她的大宫女越想越觉得皇上怕是已经知道实情,心里惶惶不可终日。她晓得赵碧萱是个不中用的,当初能重获圣宠,靠得不是聪明机智,而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皇上将她保护的太好,没让她经历过多少后宫倾轧,以至于她脑子里除了各种风花雪月和深闺幽怨,竟一点成算也无。

皇上都表现的如此明显,她还回不过味儿来,早晚会将凤仪宫上下几百号人拖累死。大宫女反反复复,明里暗里提点了很多次,她都只是心不在焉的点头,末了红着眼眶问一句,“瑾瑜什么时候能回来?”

久而久之,大宫女也绝望了。她在宫外还有一个守寡多年的老娘和一个幼弟,全靠她宫中的月银过活,她死了家人该怎么办?这样一想,她竟四处寻找人脉,在晟帝回来之前离开凤仪宫,去尚衣局做了最下等的宫女,苦是苦了点儿,但至少能活命。还有些心思同样活络的宫人侍从,托了关系陆续投奔明主。看守凤仪宫的侍卫只管拘着慧怡贵妃,旁人要走要留他们一概不过问。

是以,等二皇子被送回来时,偌大的凤仪宫竟只剩下二十几个宫人和内侍,曾经随便出门逛逛就有一百多人随伺左右的赵碧萱,再也撑不起贵妃的架子。她这才渐渐慌了,几乎每晚都要从噩梦中惊醒,一会儿梦见齐瑾瑜死了,一会儿梦见儿子没了,更曾梦见过三尺白绫和鸩酒。

“我的儿,你终于回来了!母妃好想你!”她抱着失而复得的二皇子,眼泪啪嗒啪嗒直往下掉,然后遥望宫门,总以为晟帝也会随着这名内侍过来。然而宫门处空空如也,内侍送来孩子就告辞离开,顺便让侍卫将宫门再关上。

赵碧萱就是再蠢,也隐隐察觉到了一场灭顶之灾的临近。她养在深闺,眼界短浅,本身又是庶女,未曾得到嫡母教诲,除了一张脸蛋,还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她想不明白晟帝抱走二皇子的用意,也不敢深想,一心认为只要自己跟晟帝服个软,日后好生伺候他,他总还会像以往那般宠爱自己。

她从未像现在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见晟帝,仿佛他就是避免她溺死在宫中的救命稻草。然而,她也同样放不下齐瑾瑜,只但愿他能理解她的苦衷。

热切盼望了数日,赵碧萱终于得到帝王传召,连忙换上最华美的一套宫装,坐在铜镜前涂脂抹粉,精心勾描。拢了拢蓬松的鬓发,扶了扶微颤的步摇,她对自己倾世无双的容貌非常满意,挺直脊背,施施然跨出许久未能跨出的宫门。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

她袅娜多姿的屈膝行礼,话未说完就见帝王越过她径直朝前走,别说倾诉久别重逢的思念,便是连个正眼也没有。她迅速从呆愣中回神,亦步亦趋的跟上,盯着他的背影,目中浮现泪光。以往这人怎会丢下她独自前行?必会牵着她的手,一面柔声细语的讨好,一面替她注意脚下。他总是愿意与她并肩,将她放在同等的位置,而非现在这样,让她卑微的注视他的背影。

赵碧萱感伤了小片刻就发现脚下的路非常熟悉,心跳顿时快了起来。

“皇上,咱们要去哪里?”她硬着头皮发问。

“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顺便看看皇弟。皇弟伤势大好,今日便能出宫,你与朕去给他送行。”

赵碧萱轻声答应,勉强压抑住了雀跃的心情。因为一直被软禁在凤仪宫,身边又没有耳聪目明的心腹,现在的她可算是个睁眼瞎,只知恭亲王在太后那里养伤,并不知道他确切伤成什么样。

周允晟回头瞥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齐瑾瑜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赵碧萱,听说二皇子出了水痘,她目前待在凤仪宫闭门照顾,心里还松了口气,只让太后私底下将自己的计划告知她。但偏偏在他离开的这天,赵碧萱来了,且一进门就与他迎头碰上。赵碧萱毫无准备,乍然看见如此扭曲狰狞的一张脸出现在面前,骇得大声尖叫起来,“啊啊啊,有鬼啊!”

房梁上的灰尘都被她直冲云霄的嗓音震落少许。

尖叫过后慈宁宫里一片寂静。太后恨不得撕了这贱人的一张贱嘴,而齐瑾瑜本就极度脆弱的心开始淅淅沥沥的淌血。

“喊什么,这是皇弟。”周允晟不耐烦的推开直往自己身后躲的赵碧萱。

“不可能!”赵碧萱尖声反驳。这恶鬼哪里是她俊美无俦的心上人,他们有哪点相似?话音未落,她已然注意到此人身上的亲王朝服,还有他另外半张稍显正常的脸。她脸颊涨红,呼吸急促,隐隐觉得这三个月里一定发生了极其可怕的事,那些事将会颠覆她的整个人生。

“皇弟被流寇砍伤才会如此,男子脸上多一条伤疤没甚关系,日后莫要一惊一乍的。”周允晟甩袖冷斥。

赵碧萱僵硬的点头,视线刚触及心上人那张妖魔鬼怪一般丑陋的面孔,就惊惶的移开。她无法接受心上人现在的模样,太可怕了。

齐瑾瑜如何察觉不到她的抵触,心情万分压抑痛苦,面上却还要荡开坦然的微笑,拱手向两人道别。周允晟将他送到宫门口才回去处理政务,太后借机留下赵碧萱,说是心情苦闷,让慧怡贵妃陪陪自己。

周允晟只是笑,假装什么都没察觉。这母子二人的小心思,他无需动脑就能猜到,无非是祭出美人计,让赵碧萱蛊惑自己立二皇子为太子,然后给自己下慢性毒~药,等二皇子长大便让自己归西,换齐瑾瑜来当摄政王,如此,也算是间接实现了他万人之上的梦想。这一对儿“有情人”也真是有趣,男的让女的去陪别的男人上~床,女的见男的毁了容就连看一眼也不敢。如果这就是世界意识都为之动容的至死不渝的爱,那他只能呵呵了。

赵碧萱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出齐瑾瑜那张扭曲的脸,吓得她心肝直颤。她不自觉就把晟帝那张姿容绝世的俊颜拿出来与齐瑾瑜比较,满心恐惧很快就变成了倾慕。仿佛忽然间解开了蒙眼的纱布,她惊愕的发现,曾经令她怨恨不已的晟帝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男子。她嗤之以鼻并弃如敝履的那些宠爱,大约是全天下女人梦寐以求的至宝。

她坐在太后身边,捏着绣帕的手不停颤抖,生怕自己醒悟的太晚,再也无法挽回晟帝的心。但太后甫一发话,就打碎了她意欲重新开始的妄念。

“这东西你拿回去,日日下在皇上饭食里。”跟赵碧萱一样,太后现在也是个睁眼瞎,竟一点也没看出慧怡贵妃失宠的迹象。

“这是什么?”赵碧萱目中流露出恐惧的神色。

“这是‘登仙’。”太后并不多做解释,但赵碧萱却明白了,这是一种毒~药。什么登仙,该说是黄泉才对。

“不,不行。”她摆手拒绝。心上人毁了容貌之后,她的脑袋瞬间清明起来,明白他这辈子绝没有登基的可能,而她的荣华富贵,现在全都系在晟帝身上。晟帝若是安康,她才有好日子可过。

“舍不得了?那你当初跪在哀家脚边,哭着喊着说这辈子只爱瑾瑜一个是怎么回事儿?你见异思迁的速度倒是快,果然是婊~子无情……”太后仰倒在榻上叹息,片刻后神经质的笑开了,“可你别忘了,二皇子身上究竟流着谁的血。你说要是齐奕宁知道这事,他还能饶你吗?反正你那腌臜身子怎么洗也洗不干净,再脏一点又何妨?”

最大的把柄捏在对方手里,赵碧萱毫无反抗的余地,她含~着泪,答应了太后的要求,心里懊悔万分。若是当初能扛过冷宫的寂寞,若是早看清楚谁才是真正值得爱的人,她何至于沦落到如此上下不得的境地。晟帝对她的好,现在想来胜过齐瑾瑜何止百倍千倍。

---------------

齐瑾瑜在赵碧萱那里受到了莫大的打击,回府后也不想与王妃见面。但王妃武功高强,性格跋扈,便是五六个侍卫站出来拦截都被她一脚一个踹得爬不起身。她推开房门,看清齐瑾瑜的脸,眸光微微一闪就恢复了正常,脸上竟笑开了。

“你那处可曾伤着?”她拉开齐瑾瑜捂脸的手,笑嘻嘻的问。

齐瑾瑜见她直往自己身下瞄,顿时领会她的意思,气急败坏的摇头,“当然没有!”

“甚好,甚好。”钱芳菲抚掌笑叹。

她从小在军营长大,见多了伤残的士兵,自然不会被齐瑾瑜的脸吓到。而且她成长经历十分特殊,也因此造就了她与众不同的性格。

有一次钱通建立在秋名山的营地被北狄大军围困,断了粮草,眼看将士们快饿死了,且彻底失去了斗志,钱通便把妾室和庶子庶女全都拉出去剁碎了给饥饿的士兵吃,怕士兵们吃不够,还想把几个嫡子嫡女也宰杀。当时钱夫人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却只保下两个哥哥,将她舍出去。她被关在羊圈里,旁边就有一个士兵缓缓磨着菜刀,一面磨一面用饥饿的目光盯着她。

她当时恐惧极了,撕心裂肺的哭泣,口里不停喊着父亲母亲,但她的至亲一个都没来,却来了一位军师。他说她是嫡女,若是也杀了给士兵分食,恐怕会让人诟病将军冷血无情,不顾伦常。于是她被放了出来,母亲将她抱住,一个劲儿的喊着‘我可怜的儿’,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她的心却渐渐冷成寒铁。她并不感激军师,因为他救她是为了钱通的名声,如果她没有嫡女的名分,已经变成在锅里沉浮的一堆碎肉。

当钱通决定将几个嫡子嫡女送入京城时,两个哥哥惶恐不安,她却欣喜若狂。她想她一定要把自己的日子过好,绝不嫁给只把她当成工具和摆设的男人。她的夫君必定要把她当人看,否则她会拉他一起去死。当接到赐婚圣旨时,她其实很不满意,但齐瑾瑜的洁身自好、脉脉温情,让她看见了希望。她唯一的担心是他身份那般高贵,长得又如此俊俏,日后纳侧妃该怎么办?若是寻常人家,她可以捏死她们,但皇室宗亲就不好处置了。

现在齐瑾瑜毁容了,天下间除了她,谁还能接纳他?是以,看见狰狞如恶鬼的齐瑾瑜,她非但不觉得恶心,还比以往更珍惜他。

“瑾瑜,男子鼎立于天地之间,靠的是真才实干,而非俊俏的脸蛋。你别灰心丧气,咱们还像以前那样过日子。”她抱住夫君,在他狰狞的刀疤上亲了一口,眼里闪烁着快乐的光芒。

以前她担心他纳侧妃,故而一直不想怀~孕,只等着调~教好了他再生,亦或者确定他本性难移,便生一个孩子然后关起门来过日子。总之她不想太快要孩子。但现在不同了,齐瑾瑜是她一个人的,她爱怎么生就怎么生。

王妃的态度让齐瑾瑜好受很多,抱着她温存起来。现在他越发需要镇北将军的支持,自然该对钱芳菲比以前更好。夫妻两各怀心思,日子却过得非常和睦。

与风平浪静的恭亲王府相反,皇宫~内却有些不平静,太后联合几名朝臣,向帝王提出立储君的建议。虽然齐奕宁还很年轻,但他之前自己也曾流露出这种想法,现在来提怕正中他下怀。

“行,朕这就下旨册封大皇子为太子。”

晟帝的回答让太后差点气晕过去,抖索着唇~瓣问道,“你之前不是一直属意二皇子吗?”怎能说变就变!

“自古以来立太子就是如此,不是立嫡就是立长。朕膝下唯有二子,二皇子非嫡非长,朕怎能立他?”

太后无话可说,极度后悔当初拦着他册封赵碧萱为后,否则二皇子就是名正言顺的嫡子。但她素来表现的非常讨厌赵碧萱,此时也不可能心急火燎的在晟帝面前劝说他立后。事情走入了死胡同,为了防止大皇子得了便宜,她只能让几个朝臣暂且消停,然后想方设法的杀害大皇子。

周允晟却先一步将大皇子接到乾清宫教养,虽无太子之名,却已有太子之实。现在的朝堂上,除了几个被太后抓~住命脉的官员,其他大臣都唯晟帝马首是瞻,更有罗震等人将他视若神明,敬仰万分。他选择的储君,自是最好的。

大皇子的母妃苏婕妤在宫中的地位瞬间超然起来,每天都要接见许多宫妃,日子过得风光无限。

赵碧萱从不知道嫉妒的滋味原来如此难受。她原以为晟帝只是在与自己赌气,待自己服个软,他就会回转,但事情与她想象的完全不同。亲手做好三菜一汤,又洒了少许毒粉,她再一次让内侍去乾清宫请人。

内侍连宫门都没摸着就被撵走,跪下回禀的时候真想明明白白的告诉慧怡贵妃:娘娘您已经失宠了,还是算了吧,别折腾了。

赵碧萱沉默了片刻,站起身把菜肴装进食盒,抚着一丝不乱的鬓角说道,“皇上政务太忙,还是本宫亲自去吧。”到得乾清宫门口,依然被几名侍卫拦住。

“你们进去给本宫带句话,皇上自会见本宫。”赵碧萱勉强维持着宠妃的骄傲。

几名侍卫无动于衷,似雕像般站在原地,还伸出剑戟挡了前路。赵碧萱咬牙,绕过他们往里走,却再次被剑戟顶回来,拉扯间只听噼啪一声闷响,食盒的手柄莫名其妙的断裂,汤汤水水洒了一地。

赵碧萱惊叫着躲开,并未注意一枚黄豆大的石子缓缓滚过她脚面。

“卑职见过虞国公。”几名侍卫看清来人连忙半跪行礼,然后侧身让他入内。

赵玄略微颔首,看也不看赵碧萱一眼,径直往里走,绕开一地残羹时脸色忽然暗沉下来,瞳仁深处浮现一抹凛冽杀机。

“大哥,您帮我带句话……”赵碧萱试图去拉扯他衣袖,却被他用内力震开,冷冷开口,“将她拖出去!”等人哭嚎着被撵走,他才指着地上的污物命令道,“这里先放着,不许打扫,待本国公回了皇上再做处置。”

能当上御前侍卫的,一要会看眼色;二要具备敏锐的忧患意识,几人立刻察觉到虞国公话中的玄机,慨然应诺。

赵玄耳目通天,自然知道赵碧萱早就失宠,而且帝王果真为他守身如玉,令他非常满意。心情大好之下他本打算留下赵碧萱一条小命,却没料她偏要往刀口上撞。他固然可以暗中弄死她,却更希望能彻底将她从帝王心里拔除。

是时候让那人知道:他曾经宠爱的女人是如何的歹毒淫~荡。

二鈥扔了一个地雷、铅华莫沧扔了一个手榴弹//wz是只熊扔了一个地雷、wz是只熊扔了一个地雷//鹋司鹜扔了一个地雷、小二狠毒扔了一个地雷//xmomom扔了一个地雷、xmomom扔了一个地雷//sanfen扔了一个地雷 、别爆我的无敌扔了一个地雷//斯哈王道扔了一个地雷、亲亲土扔了一个地雷//女王大人扔了一个地雷、罪的彼端扔了一个地雷//18094808扔了一个地雷、aliceji扔了一个地雷//雪袶扔了一个地雷、大爱病娇扔了一个地雷//忆萧扔了一个地雷、joanna扔了一个地雷//sylvia扔了一个地雷、_荀衣留香扔了一个地雷//金家九公子扔了一个地雷、许丰年扔了一个地雷//大爱病娇扔了一个地雷 、18189634扔了一个地雷//沉舟扔了一个地雷、黑瞳扔了一个地雷//饭团君扔了一个地雷、欧泊姑娘扔了一个地雷//魑魅魍魉扔了一个火箭炮、juju扔了一个地雷//巴黎纸飞机扔了一个地雷、虹扔了一个地雷//對你微笑純屬禮貌扔了一个地雷、17340190扔了一个地雷//江城子扔了一个地雷 、未知扔了一个地雷//晴小妖妖扔了一个地雷、安于世扔了一个地雷//舞者墨扔了一个地雷、18208705扔了一个地雷//果妈扔了一个手榴弹、杨夜月扔了一个地雷//三年5班的dars扔了一个地雷、chelsea扔了一个地雷//mafuyun扔了一个地雷、十里紅妝扔了一个地雷//尹雪扔了一个地雷、终于登陆了扔了一个地雷//猫紫扔了一个地雷、折皖扔了一个地雷//九十九扔了一个地雷、圈圈叉叉扔了一个地雷//滴滴答。扔了一个地雷、17474117扔了一个地雷 //滴滴答。扔了一个地雷、autumn扔了一个地雷 //咩咩扔了一个火箭炮、大爱萧五扔了一个地雷//大爱萧五扔了一个地雷、demeter扔了一个手榴弹//陌上花开扔了一个地雷、夙卿夜扔了一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一个地雷、青影犹在扔了一个地雷//宇清恒风扔了一个地雷、别把围巾不当村姑扔了一个火箭炮//贰白扔了一个地雷、lili283771478扔了一个地雷//赤少扔了一个地雷、顾君若扔了一个地雷//yuki扔了一个地雷 、17677686扔了一个地雷//jjjjjjjjjjjjj扔了一个地雷、18132812扔了一个地雷//rosaliewz扔了一个地雷、从此君王不早朝扔了一个地雷//smilemomo扔了一个地雷、我是书呆的儿童胖次扔了一个地雷//末节虫扔了一个地雷、油条冰淇淋糍粑扔了一个地雷//油条冰淇淋糍粑扔了一个地雷、胖胖熊扔了一个地雷//刈糖刈昂扔了一个地雷、trying扔了一个地雷//16817783扔了一个地雷 、袖袖只看不说话扔了一个地雷//昭扔了一个地雷、昭扔了一个地雷//昭扔了一个地雷 、归乡扔了一个地雷 //鱼儿扔了一个地雷、阿酒mmd扔了一个地雷//宅婶扔了一个地雷、在之翼扔了一个地雷//quitefra扔了一个地雷、奈落河扔了一个地雷//茉茉无闻扔了一个地雷 、小板扔了一个地雷//小板扔了一个地雷、木之南扔了一个深水鱼雷//木之南扔了一个地雷、木之南扔了一个地雷//木之南扔了一个地雷、木之南扔了一个地雷//用题目剧透扔了一个地雷、了了扔了一个地雷//sylvia扔了一个火箭炮、料峭扔了一个地雷//用题目剧透扔了一个地雷、用题目剧透扔了一个地雷//想吃肉的羊扔了一个地雷、子不语扔了一个地雷//菩提扔了一个地雷、小暖妈妈扔了一个地雷//angelia不说永远゛扔了一个地雷、木小猫扔了一个地雷//夜歌扔了一个地雷、风伊汐扔了一个地雷//风伊汐扔了一个地雷、洛水秋华扔了一个地雷//dannatopus扔了一个手榴弹、小后扔了一个地雷//cherry扔了一个地雷 、爱卿扔了一个地雷//古伊扔了一个手榴弹、古伊扔了一个手榴弹//古伊扔了一个手榴弹、古伊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阿赏扔了一个地雷、阿赏扔了一个地雷//阿赏扔了一个地雷、阿赏扔了一个地雷//浅浅流年扔了一个地雷、荼海边陲扔了一个地雷//吾辈很专一扔了一个地雷、0818款急用c vip扔了一个地雷//不会相思却害相思终成扔了一个手榴弹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