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第3章 .5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是夜,周允晟回到家中,将自己醉酒失态等事一五一十与沈父说了。

“没想到你竟入了太子殿下的眼,也算是难得。太子殿下近年来脾气暴戾,少有如此和颜悦色的时候。”沈父捋着胡须感叹,心中却颇为忧虑。这位主儿行事无状,如今已渐渐失了圣心,近些年屡有朝臣上疏要求废储。儿子与他走得太近是祸非福啊!

周允晟也知道沈父心里在思虑什么,继续道,“儿子失态惹怒太子,七皇子人在席上却一言不发,大有乐见其成的意思。父亲,七皇子也不是明主。”

沈父眸色一暗,终是沉默下去。

周允晟回到自己房间,遣走贴身婢仆,坐在灯前沉思。他轮回了许多世,其中一世乃魔教教主,不但武功高绝,医毒之术更是天下无双。太子身上药味浓重,可见平日时常服用,但那方子却实在是个催命的方子。

次方名唤寒食散,还有个通俗的叫法——五石散,服用后会让人进入飘飘欲仙忘乎所以的状态。

但它最根本的效用其实是治疗伤寒,且还是一剂救命良方,使用得当可使伤寒病人身体迅速恢复强健,但滥用则会致人成瘾,毒害身体。

服用寒食散后会引发身体高热,若不及时把热量散发出去便会使人丧命。发散热量的方法就是吃冷饭,穿薄衣,睡冷榻,洗冷水澡,不能让身体接触一点热源,但偏偏要大量的饮酒,且还要饮温酒饮好酒,借助微醺的状态让热量散发的更酣畅。

服用的时间长了,身体会出现许多后遗症,脾气暴戾只是其一,还会导致体温过高,皮肤纤薄容易磨破,故而要穿柔软的洗过多次的旧衣,不能穿新衣,且衣服要宽松飘逸,不能过紧。为减少脚部磨损,还得舍弃靴子,只着木屐。

综合以上种种,实在不是太子行事狂妄,放荡不羁,却是不得已而为之。

想到这里,周允晟打开智脑,搜索大周朝有关于寒食散的情况,片刻后长出了一口浊气。大周朝竟从未有寒食散的记载,可见此药乃不传世的秘药,整个大周朝可能只有太子一人在服用。

献药的人究竟打着什么主意,周允晟几乎不用想就能猜到。

太子时年二十七,年富力强,天辰帝看着康健,却已经六十有五,在古代算得上高寿,多早晚便要驾鹤西去。天辰帝素来对太子宠爱有加,太子也争气,于政治一途堪称无所不通运筹帷幄,其治世之才更在天辰帝之上,早年颇受朝臣和百姓拥戴。

试问这样一位优秀的储君,谁不满意?只要太子一直行事稳当,自然无人能出其右。某些人无法从外部撼动太子的地位,便设法从内部击破。

不得不说,这个方法很巧妙,无需一兵一卒便除掉了最强大的敌人。

想到拥有医药空间和灵泉的女主,周允晟猜测这寒食散九成九是女主和七皇子的手笔。他们要毁了太子,那么周允晟偏要与他们杠上,助太子登基。

思及此处,周允晟吹熄蜡烛,躺下安然入睡。

--------------------

太子发现小状元此人很有趣,不但长得漂亮,胆子也很大,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蓬勃的朝气,叫他见了就觉得舒心。

“太子殿下,您还有什么疑问?”周允晟捧着一本《周易》,微微躬身。

太子看似在听他讲书,实则一直盯着他开开合合形状优美的薄唇,见他睁着一双桃花眼看过来,这才醒转,摆手道,“没有了,坐下吧,陪孤练会儿字。”

经过一月相处,两人已经熟稔至极。周允晟落座,自动自发为太子磨墨。太子以前写得一笔龙蛇飞动的行楷,三年前却忽然换成草书,且还是最难驾驭的狂草。

他天资不凡,知一万毕,不过几月时间就把一手狂草练至臻境。

周允晟低头去看,就见他下笔风雷,入木三分,一阙词迅速浮于纸面:

甚矣我衰矣!

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几?

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

问何物、能令公喜?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情与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东窗里。

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味。

江左沉酣求名者,岂识浊醪妙理!

回首叫、云飞风起。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

知我者,二三子。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周允晟慢慢咀嚼这一句,又瞥见太子鬓边竟早早长出一缕华发,不禁心中怅然。能写出如此壮阔诗篇和洒脱字体,太子本不该是如今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眼见太子放下笔,端起酒壶豪饮,周允晟终是将憋了许久的话说出来,“太子殿下,您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太子也不生气,只似笑非笑的瞥他一眼。

周允晟继续道,“请殿下恕臣无状,臣想借殿下的药丸一观。”

“怎么,你也想服用一枚试试?”太子放下酒壶,眉梢微挑。若是换个人觊觎他的神药,他早就把那人剁成肉酱,偏换成小状元,他兴不起半点怒意。

“不,若是微臣想服用,早就自行配制了,不会等到现在。”

“你配制?你怎么配制?这药方天下间只有孤一人知道。”

太子无论是相貌还是能力都远超常人,偏有一点不如意,那就是身体虚弱。这是胎里带出来的毛病,治不了,每到冬季便咳嗽不止十分难熬。也是他得上天庇佑,某一次出宫狩猎时救下一位老道,那老道为报恩便献上了这个强身健体的方子,说是服满五年便可百病全消,延年益寿。

太子养了那老道数月,对方终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这方子是真是假太子自然找人验过,药人服用后效果显著。

太子深知若是没有康健的身体,就是坐上那至高无上的宝座,活着也是煎熬。他连续找十好几个药人验药,见他们瘦弱的身体一天天变得健壮,又如何不动心?至如今,他服药已有三年,早已摆脱不了此药的控制。

说起来,这寒食散虽然含毒,却委实称得上救命治病的神药。因服用后猛烈的药效催发了体内火毒,将火毒散出后,积年沉珂也一并带走,的确能让人迅速恢复健康;且散发药效不但要靠寒食、寒衣、寒浴、寒卧,还要靠大量的运动,故而更能锤炼体魄。

三年前太子还十分瘦弱,至如今已是肌肉虬结,从敞开的领口看进去便可窥见一二。所以,他自然对药效深信不疑。

周允晟飞快组织了一下语言,拱手道,“启禀太子殿下,微臣的嗅觉远超常人,只需一丝余韵便能分辨出种种真味,且于歧黄之术颇为精通。殿下常年服药,身上药味浓重,微臣一嗅便知这药方究竟所需何物,用量多少。”

太子来了兴趣,勾唇笑道,“那你倒是说说看,若是说错一味,孤便要罚你。”话落伸手抚弄少年纤细的脖颈,动作危险而又暧昧。

周允晟颔首,一一细数,“石钟乳三钱、紫石英两钱、白石英半钱、石硫磺三钱、赤石脂……”

随着他的叙述,太子的表情也变得阴晴不定。

周允晟全然不惧,数完直白道,“启禀殿下,药是好药,只是服用的时间长了,恐有性命之忧。殿下近年来脾气越发喜怒无常,这药便是始作俑者。”

太子右手置于佩剑上,眸光电闪,杀意隐泄。

周允晟不等他发难,继续道,“殿下尊贵,服药之前必定找人验过,然此法只见短效不见长效。微臣有一个更好的法子,殿下大可试过后再治臣言语无状之罪。臣也知晓今日这番话委实不该说,说多了恐有杀身之祸,但臣不忍太子受人磋磨而不自知,故冒死进谏。还请殿下给臣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太子捏住他下颚,阴鸷的目光直勾勾看进他眼里,瞥见那厚重的关切与爱护之情,心脏狠狠一颤。

“罢,孤便给你一个机会。”许久之后,他放开少年,薄唇扬起一道冷冽的弧度。

周允晟下巴已经被捏出几个青紫的印记,退开两步后揉了揉,眼睛泪汪汪的。

见他那可怜又可爱的样子,太子堆积满胸的怒气竟一扫而空。

-------------------------

翌日,状元郎带了两只小白鼠进宫,献给太子殿下赏玩。太子精心喂养了数日,看似十分喜爱。

这日下朝回宫,一名太监急匆匆跑过来,慌张道,“启禀太子殿下,那两只小白鼠出事了。”

太子心中一凛,快步走进去。

只见两只小白鼠已发了疯,吱吱叫着去咬金丝笼,两颗门牙都咬断了还不罢休,又用爪子去挠,随即缠在一起疯狂打斗。一刻钟后,笼子里只余下两滩臭气熏天的血肉,再看不出小白鼠之前精灵可爱的模样。

太子盯着金丝笼,脸色由白变青,又由青变紫,显然已是怒到极点。

好一个老道,好一个神药,好一个报恩!只不知背后究竟是谁的手笔?老二?老三?老四?亦或者所有人联起手来想置孤于死地?

太子缓缓走到桌边,饮下一壶温热的烈酒,终是抑制不住的低笑出声。不管是谁,他宁愿杀错也不会放过一个!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