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57|6.6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这是一首十分沉重的歌曲,是一份迟来的倾诉。父爱如山,曾让欧子楠倍感压抑寸步难行。他害怕看见父亲失望的表情,所以极力的压榨自己逼迫自己,却反而令自己陷入怯步不前的困境无法挣脱。一个能将十八般乐器玩得风生水起的人,又怎么会没有音乐才华?

直至父亲逝去,才驱散蒙住他眼睛的阴霾,激起他无限的勇气。他将自己想爱不敢爱的情绪,想说不敢说的压抑,想挽留又无能为力的痛苦全都谱写在这首歌里。

所有的矛盾、挣扎、眷恋、不舍,通过周允晟的歌声尽数释放。不知不觉,台下许多人已是泪流满面,而周允晟受到欧子楠残留的感情影响,也哽咽失声,无法继续。

钢琴声戛然而止,周允晟以手掩面,不让人看见自己的狼狈。与此同时,巨大的led屏幕上浮现欧一柏那苍老的面孔。他正拿着摄像机,把镜头对准自己,虚弱开口,“儿子说要为我唱一首专门为我写的歌,我很期待。”

镜头摇晃,对准了坐在钢琴前的俊美青年。看周围的摆设,此处应该是欧家的别墅。

青年很紧张,松开衬衫最顶端的两颗纽扣,又咳了咳,才缓缓说道,“这首歌叫《因为你》,爸爸,我把很多曾经想跟你说的话都写在这首歌里,你一定要认真听。”

欧一柏答应一声,虽然镜头中没出现他的脸,但他嗓音中的愉悦和欣慰却不容错辨。

台下,林思卿的歌迷齐齐愣住了,心头涌上一阵又一阵难堪至极的情绪。林思卿把提交给法院的证据全都拍照后发布在微博上,所有《因为你》的稿件都标注有日期,显示他是在恩师过世后才开始创作的。

但现在,欧一柏还活着,欧子楠却已经写出了这首歌,而且还当着他的面献唱。究竟谁抄袭谁,答案已经不言而喻。林思卿提交的那些稿件成了证明他在撒谎的不可辨驳的铁证。

与之前一样的节奏,一样的歌声,一样的唱到一半无法继续,欧子楠额头抵住钢琴,大滴大滴的眼泪砸落黑白琴键,昭示着他无法挽救父亲的痛苦和绝望。

欧一柏掀开被子,蹒跚着走到儿子身边,蹲下-身,紧紧握住他的手说道,“子楠,这首歌很棒,是我毕生听过的最棒的歌曲。有一句话我一直忘了告诉你。”

“什么话?”青年转脸看他,眼眶和鼻头红彤彤的,显得脆弱极了,也可爱极了。

欧一柏轻笑起来,五指插-入儿子发间,缓慢而又坚定地说道,“子楠,你从未让我失望,恰恰相反,你一直是我的骄傲。你是爸爸的骄傲。”

为了这句肯定,欧子楠等待了十几年,他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还在呆愣中就被欧一柏抱入怀里,像小婴儿一样拍抚。渐渐地,背上的拍抚变得微弱,直至停顿,欧子楠小心翼翼的转过头,看向父亲,却见他已经闭上了双眼,嘴角带着一抹安详的微笑。

他在巨大的满足中与世长辞了。

“不!爸爸,你别离开我,我害怕……”

青年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响彻整个星馆,那失去至亲的绝望和痛苦像锋利的冰锥,一下一下刺入胸膛,将心脏绞成碎片。台下,所有的观众都在压抑着心口的剧痛和悲伤,灯光照耀到的地方,每一个人均是眼眶通红泪流满面,更甚者早已嚎啕大哭不能自抑。

led屏渐渐熄灭,周允晟站起身,走到光柱下,对着话筒缓缓说道,“这是父亲弥留之际的影像,是我最痛苦最不能碰触的记忆。之前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拿出来,因为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看见他虚弱的样子。在我的心中,他一直是最强大,最坚不可摧的存在。”

说到这里,他又哽咽了,不得不低下头调整呼吸,片刻后继续道,“你们可以辱骂我,否定我,却不能否定我的父亲,搅了他在天堂的安宁。”

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瞳仁中所有的悲伤全都被愤怒所取代,他语气冷厉、言辞如刀,“这首歌不需要架子鼓、贝斯、电吉他、电子混音……只能用最纯净的钢琴做伴奏。这首歌不是失恋后的满腹牢骚和无病□□,是我送给父亲的安魂曲。林思卿,改编这首歌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这首歌之于我,之于父亲,究竟具有多么重要的意义?你辜负了我的信任,玷污了我的音乐,我永远不会原谅你!永远!”

青年直勾勾的看向摄像头,大屏幕上映照出他冰刀一般冷漠而又锋利的眼神。

台下的观众们被镇住了,等他消失在舞台上才如梦初醒,面面相觑。他们是为林思卿和葛梦舒报仇来的。

在此之前,他们坚信这样优秀的歌曲只有才华横溢的林思卿才写得出,也只有唱功一流的葛梦舒才能完美演绎,欧子楠跟他们两个相比算什么东西?但经历了之前二十首激狂歌曲的洗脑,他们已经完全被征服了。

这二十首歌,随便拿出一首都堪称传世神作,具有红遍全球的潜力。欧一柏说他是自己的骄傲,这话没错。论起才华,林思卿绝对不能与欧一柏相提并论,而欧子楠的天赋则青出于蓝胜于蓝,远在欧一柏之上。

林思卿出道后写了那么多首歌,发了那么多张专辑,哪怕挑出最优秀的一首,也不能与这二十首中的任何一首相比。

林思卿不如欧子楠,二者之间差距甚远。即便最铁杆的粉丝,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歌迷们沉默了,心情极度压抑。也有纯粹过来凑热闹的,在一首接一首歌曲的震撼下早已黑转粉,粉转脑残,见偶像果然是被冤枉的,于是挥舞着星星棒叫喊起来,“欧子楠,你是最棒的,你是我们的骄傲,我们永远支持你!加油!”

“加油,不要被打垮!”

“再来一首,两个小时完全不够!”

“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一个又一个安慰的声音响彻星馆,越发让林思卿和葛梦舒的歌迷感到尴尬和愤怒。尴尬是因为之前对欧子楠的辱骂和误解,愤怒是因为偶像的欺骗和蒙蔽。

林思卿以音乐才子的形象出道,逼格一向是四大天王里最高的。他的粉丝团大多是思想成熟的职业男女,有自己的判断力和决断力。到了这个地步,他们纷纷涨红了脸,竟有些羞于见人。

星馆内开始躁动,观众们滞留在座位上久久不肯离去。

“欧子楠对不起!”

“欧子楠我们错了,请你原谅我们的无知。”

“欧子楠,从此以后你才是我的偶像,我挺你!”

临阵倒戈的人比比皆是,组织了这次复仇行动的几位元老级粉丝却并未制止。道歉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

葛梦舒的歌迷大多是些小女生小男生,很情绪化。有那么几个唠叨了几句,说视频也可以伪造,便立马被四周投射过来的愤怒眼神吓得不敢抬头。

保安和警察开始疏散人群,演唱会以轰轰烈烈的形式开场,却以尴尬万分的形式结束。

-------------------------

孙希牧站在阴影中,专注的看着聚光灯下的青年。他是那样璀璨,夺目,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出无与伦比的魅力。他是最醇香的酒,最烈性的毒品,没有人能够抵挡他刻意的引-诱,更没有人能逃脱他的俘获。

孙希牧知道,只要他站在那个舞台上,就一定会成功,但是等他真的成功了,他又受不了别人投注在他身上的炽热目光。

他看着他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血液也一点一滴开始沸腾。他多想将他拽进怀里肆意的亲吻,锁在房中尽情的侵-犯,用最坚-硬的那处捣入他的身体,疯狂纠缠……心脏已经为他绞痛,炸裂,碎成齑粉,双腿却顽固的粘在地板上,无法移动分毫。

素来沉默寡言的他想不出任何办法来倾诉这份爱意,于是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周允晟走到男人跟前,问道,“发什么呆?”

孙希牧喉结微动,哑声开口,“你表现的很好,比我想象中更好。我为你感到骄傲。”

周允晟忽然欺近,展开双臂将他困在墙角里,一字一句缓缓说道,“我想确定一件事,希望你能配合。”

孙希牧艰难的吞咽口水,等心脏停止了疯狂的律动才询问道,“什么事?”靠得这样近,令他很想吻他。

但不等他付诸行动,青年却先勾住他脖颈,将他的脑袋往下拉,然后含住了他削薄的嘴唇。

温热的舌尖伸过来与自己的舌尖交缠,一股难以言喻的悸动从内心深处传导至灵魂,头脑里除了芬芳的花朵和璀璨的烟火,再也容不下其他。孙希牧眸色越来越深,越来越暗,左手摁住青年的后脑勺,不允许他撤离,右手霸道的箍紧他腰肢,往怀里压,恨不能让两人合二为一。

本欲上前道贺的工作人员连忙四散开来,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心中不约而同的想道:难怪老板愿意大把大把的往欧子楠身上砸钱,原来是这种关系。攀上这样一根高枝,欧子楠想不红都难,更何况他还有真材实料。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