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67|7.13——7.14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7.13

李旭炎表情平静,眸光却起伏不定,拢在袖中的双手更是紧握成拳,发出咯噔咯噔的响声,可见内心正遭受怎样的煎熬。

高旻呼吸停滞了一瞬,随即喊道,“皇儿无需顾忌君父,只管杀了这些叛臣贼子!”

周允晟扣紧五指,他立时脸颊涨红,额角青筋暴突,说不出话了。

李旭炎见状闭了闭眼,似乎不忍再看,手臂却稍微抬起,示意侍卫们只管砍杀过去。成大事者理应懂得取舍,来日等他登基,定然会将齐修杰和六皇子千刀万剐挫骨扬灰,为君父报仇。

被围剿的众人吓得双股战战,魂不附体,唯独周允晟朗声笑了,抬手震袖,将袭到近前的士兵们尽皆拍飞,手中的钢刀亦折成几段,叮铃哐当落在地上。

这是什么武功路数?竟能把震袖带出的气流化为无形的利器,简直骇人听闻,钢刀都能折断,那血肉之躯呢?捂着胸口爬不起来的士兵们感到一阵后怕。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神情恍惚。

周允晟依然在笑,抽-出高旻用来挽发的玉簪,随意掷出去,“带这么点人就想杀了本君,李旭炎,你太天真了。你信不信,即便眼前隔着千军万马,本君要杀你也易如反掌。”

他的动作不快,却暗藏雷霆万钧之力,一名士兵眼见那玉簪袭来,连忙挥刀格挡,却听叮的一声脆响,刀刃被玉簪刺穿一个小洞,去势却丝毫未减,划破李旭炎脸侧寸许皮肤后深深扎进门柱当中,只留下顶端一颗绯色宝石嵌在外面。

该用上多大的力道才能把脆弱易碎的玉石化为比钢刀更为坚硬的暗器?若是他有意取五皇子性命,五皇子怕是已经死了几百回了。

莫说李旭炎带来的士兵,就连躲在周允晟身后的众人都觉得腿软。

没想到看似身体孱弱的齐贵君却身怀如此鬼神莫测的武艺。若是他想杀谁,怕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但他偏偏幽居深宫,不问世事,也不知是真的淡泊名利还是在暗中筹谋。藏的可真深啊!简直深不可测!

众人惊悚。

事情发展到眼下这种局面,齐修杰究竟出了多少力?亦或者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是了,当李瑾天赦免他的那一天起,所有的事情才逐一走向失控。本以为成不了气候的废人,却原来是隐藏的最深的,把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执棋者。可怕,太可怕了!

思及此处,高旻一阵虚脱。

在众人惊异万分的时候,周允晟继续开口,“五皇子果然是大丈夫,知道有舍有得的道理。你的决定很明智,想必你君父会为你感到骄傲。但如果我辛苦养大的儿子这样对我,我定然会将他两只狗腿都打断。没心没肺、忘恩负义的东西,简直畜生不如。”

李旭炎被他嘲讽的脸色涨紫,高旻的表情也十分难堪。之前他的确为儿子的杀伐果决感到骄傲,但作为一个父亲,被儿子毅然而然的舍弃,心里如何会好受?

二人汲汲皇皇,竟有些迷茫绝望之感。他们心知凭天宸宫的几十名侍卫,今日怕是杀不了齐修杰,但凡他救出一二位阁老,他们立时就会被判为乱臣贼子,路途中的六皇子便能举起正义的大旗率兵直逼皇城。虽然高朗已有安排,但这些安排是在二人顺利拿下养心殿内所有人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

囚了这些人,逼迫几位阁老伪造一张圣旨,五皇子就能顺利继承大统。消息宣扬出去,六皇子就是那乱臣贼子,可以号令全天下人杀之。

围困一个养心殿和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勋贵有何困难?高旻最初以为这将是自己此生经历过的最简单易胜的战役,却没料遇见了此生最可怕的敌人。

上一世的齐修杰也是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人吗?难怪他能笑到最后。可怜他和李瑾天,都以为这人只是个空有锦绣外表的草包。

高旻脸色灰败,不敢再想,寄希望于兄长尽快率领高家的私兵入宫接应。

恰在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个高大的人影,徐徐开口,“孩儿怎敢舍弃君父?就是把整个天下都送到孩儿面前,也丝毫不能与君父相比。”

从逆光中走出,众人这才看清来人的面孔。好俊伟不凡的一张脸,好嗜血的一双眼睛,好冷酷凛冽的气度,这人正是在南境历练了三年的六皇子李旭东。他走时模样还很青涩,如今高鼻阔眉,狭长凤目,削薄嘴唇,无一处不彰显成熟稳重,足有八尺三寸的身高令人倍感压抑,更别提他厚重的衣摆还在淅淅沥沥的滴着血,想来应是一路从城门杀入宫中时所染。

他气场实在太过强大,竟将五皇子衬托的一无是处。有些朝臣还想着若能活命,干脆归顺五皇子得了,老实说他是众位皇子之中最优秀的一位,身份亦最贵重,却不知先帝抽了什么疯,硬是看不上他。

等六皇子与五皇子并排站到一处,五皇子明显瑟缩了一下,面露仓惶惊恐,六皇子却连个眼角余光也未给他,两人高下立现。难怪先帝要把六皇子藏在南境,难怪要越过五皇子立他为新君,道理却在这里。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究竟哪一个才具有真正的帝王之威。

他身后还跟随着许多同样身披鲜血的士兵。与天宸宫的侍卫不同,这些人表情淡漠,目光森冷,看人的时候仿佛在看一样死物,这是经历过无数杀戮才能练就的冷酷,是真正的百战之师才能具备的气势。

高家的私兵安逸了三年,早就没了血性,哪里是他们的对手,更别提整日拘在深宫中尸位素餐的侍卫了。

李旭东看也不看旁人,只贪婪的注视着君父那张格外被时光眷恋的容颜。他走时这人是什么样,回来依旧是什么样,无论岁月如何流逝,都带不走他眉眼间的傲然。他是如此独特而又重要的存在,正如方才所言,给他一整个天下也不能交换。

帝位、权利、江山,连这人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哪怕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只要君父还在,又跟他李旭东有什么关系?若非只有登上帝位才能得到君父,他绝不会稀罕这个位置。

“君父,我回来了!”他迫不及待的走过去。

周允晟扔掉手里半死不活的高旻,狠狠将许久没见的狼崽子抱进怀中,然后愣住了。这人真是太高大太粗壮了,他的胳膊竟然圈不下。

李旭东低声笑了,深邃的眼眸里全是宠溺。他拉开君父的手臂,反把他摁压在胸膛上,力道大的惊人。

父子两久别重逢的时候,五皇子和高旻已被带往天牢关押,殿内备受惊吓的众人连忙跪下行礼,口称万岁。

-----------------

参与了谋逆的高家人全都被关押在一个牢房内,高朗等数十个参与了谋反的叛臣被判凌迟,其余老弱妇孺被贬为庶人流徙千里。就这样轻易的放过高家显然不是李旭东的风格,但李瑾天终究无法对高旻太狠心,竟是在杨阁老处留了一封手谕,叮嘱六皇子好歹给高家留一条生路。

当年他们怎么没想过给君父的家人留条生路?李旭东被气笑了,决定不予理会。

但周允晟觉得这既然是李瑾天为众人设想好的结局,那便无需改动。他是外来力量,不能肆意杀害这个世界的主角,否则会造成空间崩溃。但主角们自相残杀就不同了,这样迂回的玩法其实很有意趣。

高旻等了三日也没看见儿子被押入天牢,心中非常焦急。他扒拉在牢门口望眼欲穿,终于等到了想等的人。

“齐修杰,炎儿呢?你把炎儿怎样了?求你别杀他,上辈子你杀他一次还不够吗?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要报仇冲我来,生吞还是活剥我全都受着!”他冲缓缓走来的青年大喊。

高家人并不知道他重生的事,还以为他疯魔了。

周允晟走到牢门前,居高临下的俯视他良久,这才凑到他耳边压低嗓音道,“上辈子你儿子的死,不单单是齐修杰下的手,还有瑾妃、姚侍君,和你的贴身侍从,他老早就被齐修杰收买。你上辈子死时以为他被乱军斩杀了?非也,他躲在紫宸宫里避过一劫,还成了齐修杰的心腹。”

高旻呆若木鸡,没想到背叛自己的人里竟然还有从小与自己一块儿长大情同手足的仆役。

周允晟低声而笑,“都重生一回了,竟然还不知道如何看人,高旻,你输的不冤。齐修杰终究欠李旭炎一条命,所以我没杀他。他现在在璃王府,已经是璃王世子。看在你的面子上,璃王会把他当成亲生儿子一样疼爱。”

高旻彻底放心了,身体一软就瘫倒在地,只觉得实在无法理解齐修杰此人。他看似乖戾,行事却自有章法,是个胸有沟壑的。难怪他和李瑾天两次都输在这人手里。

不,说错了,他们的失败归根结底是输给了自己。若是没有那些贪欲、怀疑、猜忌,他们绝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二人的谈话声很低,其余高家人就算好奇的要死也不敢靠近。周允晟直起腰,冲高朗勾了勾手指,“明日便要行刑,本君给你带了断头饭,来吃。”

话音刚落,就有一名侍卫上前几步将一个食盒摆放在牢门口。周允晟抬脚踹翻,还用脚底碾了碾。

高朗目呲欲裂,恨不得将他生撕了。

周允晟继续道,“你若是吃下去,我就把凌迟改为斩首,给你一个痛快。”

高朗不为所动,嗤笑道,“要杀要剐随你。”其余几个被判凌迟的高家人却跪爬过去,连说自己能吃。

三千六百刀,刀刀痛入骨髓,让你苦熬一个时辰才死,这种罪谁受得了?

周允晟原也是戏耍高朗,见他不吃便罢了,一边抚掌低笑一边缓步离开,“果然是条汉子。老实告诉你,即便你全都吃完,本君依然会活刮了你,还会亲自动手。”高家几百条人命,凭一口饭就能抵消?哪儿那么容易。

高朗牙根紧咬,差点没被气死,却又深感齐修杰此人心性之可怕。他似乎把世间的一切都看成一场尽在掌握的游戏,肆意的耍弄着所有人。

早知如此,当初便不该与他为敌。

7.14

李旭东以最快的速度登上皇位平定了高家引起的内乱,随后分封各位兄弟,准他们带自己的母妃或君父出宫单过,为先帝举办了隆重的葬礼后宣布取消三年赋税并重开恩科。

世人俱都得益,大赞六皇子上孝下悌,实乃一代明君。

“这才刚登基,竟就是一代明君了。”周允晟边摇头失笑边整理包裹。

李旭东眸色沉沉的盯着他,再次询问,“君父你果真要走?你不留下来帮孩儿管理内宫?”

“管理内宫?这种活儿谁爱干谁干。我要云游四海,仗剑天涯。”他没说完的是还要寻找一个人,一个失散了很久的爱人。这几年里,他把宫中翻了个遍,硬是毫无所获。他还曾异想天开的认为那人或许成了个太监,于是把所有身材高大容貌俊美的太监都查验了一遍。

害得狼崽子差点没把那些人活撕了,一再告诫他深宫虽然寂寞,却不要轻信奸佞,君父实在难耐可以找我排遣云云。周允晟当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君父,你留下吧,孩儿刚刚登基,什么事都不懂。你若不在,孩儿心里惶恐的很。”李旭东将青年环抱在怀中,灼热的鼻息喷洒在他颈窝里的朱砂痣上。

周允晟继续收拾东西,不为所动,忽觉后颈遭到重击,莫名其妙的晕倒过去。到底是自己养大的孩子,他竟对这次偷袭丝毫未曾防备。

狼崽子想干嘛?觉得自己这个君父能力叵测便忌惮上了,打算秘密除掉?这是残留在他脑海中的最后一个念头。

再次醒来,他正躺在养心殿的龙床上,仅着一件绯红色的半透明的纱衣,手腕脚腕各扣有一个寒铁铸就的镣铐,长长的链条固定在巨大的石柱中,无法撼动。

这是被软禁了?他挑眉,唇角缓缓扯开一抹冷笑。

“君父,你醒了?”李旭东忽然出现在殿内,身上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喜服,外貌精心打理过,很是英俊不凡。他似乎喝了许多酒,古铜色的肌肤沁出些许红晕,眼神闪烁不定。

“你今日大婚?”狼崽子十八岁了,该成婚了,他又是新帝,选一位重臣之女(或子)以稳固朝堂和后宫实乃当务之急。周允晟一边忖度一边查看周围环境。

“对,我今日成婚。”李旭东紧张的浑身上下都在冒汗。来之前为了壮胆,他接连喝了好几坛烈酒,但一看见身穿纱衣模样惑人的君父时,所有的自制力都濒临瓦解,他现在很想扑过去将他吞吃入腹。

周允晟挑眉问道,“哪家的孩子?”

李旭东不答,各斟了两杯酒缓缓走到床边,哑声道,“君父把它喝了吧。”这是合卺酒,本打算与君父缠手交颈,一同饮下,此时却又不敢了。

“酒中下了什么毒?”对于狼崽子,周允晟已经彻底失去了信任。

这句话令李旭东愣了愣,漆黑的眼珠迅速转为赤红,悲愤道,“君父竟是这样忖度孩儿的吗?以为孩儿要害你?”

“如果不是,我怎会在此处?”周允晟扯了扯手腕上的镣铐。

“若是君父不离开孩儿,孩儿绝不会如此对待君父。君父是孩儿的命啊,离开了君父,孩儿怎么活得下去?”很早的时候,他就隐隐有种感觉,自己是为了君父而存在的,如果不能与君父在一起,他也会彻底消失。

周允晟听得直皱眉,正要嘲讽几句,却见他忽然将其中一杯酒饮尽,捏住自己下颚就吻了上来,把辛辣的酒液直往他口腔里送。

他连忙伸出舌尖推拒,在触及狼崽子的舌尖时却觉得灵魂狠狠颤了颤,熟悉的悸动和灼热的情-潮瞬间席卷全身。

李旭东也激动的很,但他长到十八岁却还未经历过人-事,一时间手忙脚乱,只知道扯开两人身上的衣袍,然后压着君父不断啃噬吸允爱抚,揉了又揉,捏了又捏,简直毫无章法。

下-身-胀痛的厉害却找不到发泄的出口,他只能凭着直觉摩擦拱动,嘴里发出难受的呜咽声。

“君父,我要烧死了君父!快救救我!”他气息湍急,浑身冒汗,嗓音透出一种可怜巴巴的哀求的味道。

没想到爱人这辈子会这样青涩,简直是……周允晟没法再感慨下去,空旷了那么久,他也按捺不住了,将双腿盘在狼崽子的腰上,指尖在他臀缝暗示性的一划。

李旭东茅塞顿开,迫不及待的征伐起来。

两个时辰后,李旭东已把君父收拾的干干净净,脸上带着餍足却又忐忑的表情。

周允晟以手捂脸,半天没缓过劲儿来。

他低笑,继而越笑越大声,呢喃自语,“我竟然把你当成我儿子养大了,哈哈,竟然把你当成了我儿子……”这场面真是让他哭笑不得,找了好几年的人原来一直就在身边,还每天粘着他口口声声的喊着君父。

这感觉,回想起来真是酸爽。

李旭东却误会了。在他的解读中,这句话应该是这样的——我竟然把你【这个畜生】当成我儿子养大了,真是引狼入室,有眼无珠!

他又是害怕又是惶恐,却丝毫也不后悔,只能试着去拥抱君父。会好的,时日久了,君父会看见我的好。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大脑袋凑了上来,像小时候那样在自己颈窝蹭动,周允晟却一把将他推开,斥道,“一边儿去。”对待儿子和对待情人,那态度自然是不同的。儿子可以纵容宠溺,情人却需要严加调-教。

“你这蠢货,以为凭这两根破链子就能困住我?”他随手一拨弄,把千年寒铁铸就的镣铐捏成几截,又如法炮制的弄开了脚镣,站起身穿衣。

李旭东原本就没想过能困住他一辈子,却没料这才过了几个时辰,人就要跑了。凭君父的本事,谁能捉得住他?

李旭东这才知道害怕了,又不敢再施加逼迫,连忙跪下紧紧抱住君父的双腿,眼眶通红的哀求道,“君父别走,孩儿错了。孩儿只是太爱你了才会如此。求君父给孩儿一次机会好不好?你想要什么孩儿都能给你,财富、权利、御座、天下、甚至是孩儿的性命。是君父把孩儿救出了水深火热,是君父给了孩儿自尊和骄傲,是君父教孩儿念书习武,保护孩儿免受伤害。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会像君父这般对待孩儿,所以孩儿也想用同样的方式去回报君父。君父,你曾说过让我们相依为命,难道这话都不算数了吗?”

此时的李旭东哪还有战场上的狠辣嗜血,朝堂上的杀伐果决,却像个迷途的孩子,哭得十分伤心,眸子里更难掩深深的恐惧。仿佛失去君父是世界上最令人绝望的事。

这是自己的爱人。他在这里活得如此卑微,艰难,孤苦无依,所以才会因为一点点关爱就把自己整颗心都毫无保留的奉上。如果当初自己不把他带回紫宸宫,他还要吃多少苦?还能不能健康的长大,平安的老去?

思及此处,之前那点怒气瞬间烟消云散。周允晟踢了踢狼崽子,嗤笑道,“都十八岁了,还是没有一点长进。起来吧,我说过的话自然是算数的。”

“君父你不走了?”李旭东依然搂着青年的的双腿不放,表情万分可怜。

究竟谁被软禁,谁又被用强?怎么狼崽子看上去比他还凄惨千万倍?周允晟气笑了,抬脚踩在他脸上,却忘了自己没穿鞋,反倒让狼崽子擒住脚踝,伸出舌头将他脚板心彻彻底底舔了一遍。

都第几世了?这喜欢□□心的习惯还是没改。周允晟扶额,继而愉悦的笑了。

李旭东很有眼色,见此情景知晓危机已然过去,连忙起身将君父抱进怀里,说什么也不肯放开了。他真是吓怕了。

--------------

大燕的昭元帝是个十分具有争议的人物。他一生未曾娶妻也未生子,与其君父的关系却极为亲密,简直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言官数次弹劾都被他斥回,即便金銮殿上以死相逼也未能让他疏远齐上君一丝半毫。

然他对政务十分通达,不过五年就将大燕治理的海晏河清,欣欣向荣,久而久之朝臣们也就消停了。

齐上君薨逝的次日,他也暴病而亡,将皇位传给了从宗室里过继而来的一名皇子。

他与齐上君的关系常被朝臣们诟病,却也是市井百姓最津津乐道的话题。他曾数次在朝堂上甩袖而走,片刻后又匆匆回转继续处理政事,让朝臣们感到莫名其妙。等他驾崩后,宫中才传出流言,说是昭元帝若接连两个时辰未见到齐上君便会克制不住心生恐惧,非要转回内殿确认上君还在才安心。

究竟要多爱一个人,才会无法忍受两个时辰的分别?百姓们对这种堪称病态的感情无法理解,却又心向往之。昭元帝大概爱惨了齐上君吧?像先帝爱高君后那样。李氏皇族好像特别容易出痴情种子呢。

听了这话,被罚永生看守皇陵的李旭炎讽刺的笑了。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