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第1章 .7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准时在五点钟醒来,周允晟习惯性的搂紧身旁温热的肉体。男人的头发很凌乱,深刻而俊美的五官透出一股床-事满足后的慵懒,总是闪烁着危险光芒的眼眸此刻正紧紧闭着,诱使周允晟俯身去吻。

作为一个被系统控制的反派,而且属性为纯gay,周允晟以前的日子很不好过。他总会被迫‘爱上’某些人,甚至发生最亲密的接触。每当这个时候,系统就会自动掌控他的身体。很多次,当他清醒过来看见或破口大骂,或寻死觅活,或意欲同归于尽的女主,他其实比对方更想破口大骂,更想寻死觅活,更想同归于尽。

往事不堪回首,周允晟捏住男人性感而坚毅的下颚,深深的吻下去。

杜煦朗在爱人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已经醒了。但他知道爱人有一个习惯,起床之前总会长久的凝视自己,然后给予自己一个蕴含着浓烈感情的吻。爱人的外表是俊美温润的,嘴角总是带着三分笑意,但真正了解他之后会发现,他的性格很强势。

这导致他们的性-爱往往像一场争夺主控权的战争,激烈、狂热、酣畅淋漓,让他尝过一次就欲罢不能。

他闷笑两声,掐住爱人柔韧的腰肢反压过去……他对待这份感情的态度前所未有的认真,起初却并未想过天长地久的问题。但随着时光流逝,爱人的容颜从青涩变为成熟,逐渐绽放璀璨夺目的光芒,吸引他的思绪长久的萦绕在他身上。他忽然发现,也许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才能永远的拥有他,堂堂正正的拥有他。

周允晟并不知道杜煦朗心中所想,只觉得对方今天格外激动,在床上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肯罢手。幸好他的身体数据是改良过的,否则腰都要断了。

两人一起洗了个澡,正准备打电话叫外卖,手机却先响了起来。周允晟看了看来电显示,眉梢忍不住微挑,是周文昂。

“好,我马上回来。”默默听完电话,他扔掉手机开始收拾行李。

“怎么了?”杜煦朗觉得爱人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周浩快死了,让我回去。”周允晟头也不抬的答道,脸上毫无亲人将逝的悲哀,而是期待与玩味。他瞥了眼手腕上的智脑,左上角的进度条在他创立诺亚环宇的时候上升到50%,从那以后就没变过。

而周浩的死亡是原主一生悲剧的□□,只有将这个时间段摧毁,他才能彻底扰乱这个世界的发展进程。

伸出舌尖舔舐唇瓣,周允晟忽然觉得很兴奋,难以抑制的兴奋。

-----------------------

两人收拾行李订购机票,当天晚上就抵达了周宅。

“大哥,你回来了!”周文昂快步迎上去,用力拥抱多年不见的兄弟,眼眶泛红,泪光闪动。若不是杜煦朗调查过对方,差点就要被他精湛的演技骗倒了。

“爸呢?”周允晟推开他,神色十分平静,语气中甚至透出几分淡漠。他不是演技不好,装不出悲痛的样子,而是有了碾压对手的实力,懒得伪装而已。

“爸在楼上,医生说他熬不过今晚,让我带他回家。在医院躺着他自己也觉得不安心。”周文昂边说边带领两人上楼,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对了,杜助理怎么来了?你们在国外碰上的?”

不等周允晟回答,杜煦朗已经徐徐开口,“不是碰上的,我们目前正在交往。我是允晟的男朋友。”

竟然选在岳父快死的时候出柜,杜煦朗这是打算让岳父死不瞑目啊!咦,为什么是岳父不是公公?周允晟内心吐槽,冷漠的眼眸终于带上几分笑意,附和的点头。

周文昂一脚踏空,差点顺着楼梯摔下去,好在跟随在侧的老管家扶了一把。

“你去吧,我在外面等。”来到房门前,杜煦朗完全没有进去探望的意思。

周允晟不以为怪,摸了摸他俊美的脸庞,踱步进去。昏暗的房间里充斥着药味和人之将死的阴气,周浩浑身插满管子,干瘦的胸膛微不可见的起伏着。

“爸,大哥回来了。”周文昂象征性的在周父耳边喊了两声,见周父没有反应,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想把周允晟带出去。

“允晟回来了?”当两人走到门口时,周父却醒了,艰难的开口,“允晟,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是我害死了她……”

“爸,那些事都过去了,我们不怪你。是妈自己想不开,与你无关,你安心,不要想那么多。”周文昂疾步奔到床前,用力掐了掐周父指尖。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当周父强烈要求把周允晟叫回来的时候,他就预感到周父有可能对周允晟说出当年的真相。

九十九步都走了,眼看还剩最后一步,他怎么允许多年的筹划功亏一篑?

周父吃痛,看见小儿子眼中的哀求,最终还是决定将那个秘密带入地狱。见父亲昏睡过去,怎么也叫不醒,周文昂暗自松了口气。

周允晟一直站在三米开外旁观,嘴角噙着讥讽的笑意。

与此同时,周文景匆匆赶到周宅,发现舅舅也在不免大吃一惊。

“以后再跟你解释。你要不要进去看看?”杜煦朗用夹着香烟的手指了指房门,自己则熟门熟路的进入隔壁的书房,明目张胆的偷听。

周父的卧室和书房是连在一起的,只隔了一扇薄薄的门板。坐在书房里能清楚的听见对面的动静。周文景犹豫片刻也跟了进去。

周允晟的听力远超常人,自然听见了二人的脚步声,却不以为意,在床边的单人沙发落座,漫不经心的开口,“父亲为什么说对不起我?因为谋杀了我母亲?”

周父猛然睁眼,剧烈的咳嗽起来。

周文昂勉强压抑住心慌,一面帮周父拍打胸口一面呵斥道,“大哥你胡说些什么,妈妈是自杀的。”

“你有什么资格叫她妈妈?你是她儿子吗?”周允晟舒适的靠在椅背上,交叠起修长的双腿。

周文昂面容完全扭曲了,隔壁偷听的两人也忍不住加重了呼吸。脉搏监控器发出一声长鸣,最终停止了波动,周父被活生生吓死了。但房间里的人都没动,甚至没往他的方向瞥上一眼。到了这个地步,周文昂也放弃了伪装,慢慢在周允晟对面坐下,将头发扒到脑后,露出满是戾气的脸。

“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大拇指出卖了你。”周允晟嗤笑,“你的拇指比正常人少了一个指节,又短又秃真是难看,跟那个女人一样。这是一种绝对会遗传给下一代的显性基因,但母亲和周浩的手都很正常。这其中代表的含义不用我再跟你解释吧?”

周文昂用力掰了掰自己的大拇指,良久后低笑起来,“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你已经拿我没有办法了,周家已经是我的了。哦,对了,你还能把杨曦的遗产追回去,还能求着杨家人来对付我。不过可惜了,你大概还不知道,杨氏集团目前承揽了千岛城与蓉城之间的海底隧道工程,周氏集团答应给杨氏注资20亿,一旦周氏撤资,杨家就完了,彻彻底底的破产了。”

似乎觉得自己的话很有趣,周文昂由低笑变成大笑。胆战心惊的日子终于要随着杨氏集团的覆灭而离他远去,他如何不感觉痛快?

但是周允晟的反应让他很失望。青年依然稳稳当当的坐着,等他笑够了才问道,“是周浩杀了我母亲?”

“你猜。”周文昂聪明的没有接话。

“这些年在国外,你没少对付我吧?艾尔莎那根带毒的香烟本来是给我准备的?”

“可惜了。”周文昂模棱两可的笑了笑。关键时刻他不会让对方抓到任何把柄,想套自己的话然后暗中录下来,没门。

周允晟也笑了,走过去拍了拍周文昂的脸颊,语气万分温柔,“好好享受这最后的狂欢吧,我亲爱的弟弟。”话落拉开房门大步离开。

书房里偷听的两人正在努力消化刚才的重磅炸弹。杜煦朗想起了曾经死掉的周家的另一个私生子,想起两个孩子相差无几的出生日期,终于把许多可疑的细节都连了起来。如此天衣无缝的骗局都能看穿,允晟的洞察力真是可怕。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当时又是什么感觉?父亲害死了母亲,嫡亲的弟弟变成了仇人的孩子,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难怪他对周浩一点感情也没有,难怪他对周文昂的态度大变。杜煦朗心痛的无以复加。

周文景亦脸色十分难看,没想到提防了好几年的人并不是自己真正的敌人,那些善意,安慰,馈赠……全都是虚情假意。这些年,他就像个傻瓜一样被周文昂耍弄于股掌之间,而周父至死也没提过他一字半句。

他此刻恨不得一把掐死周文昂,等怒火平息下来才朝周允晟的房间走去。佣人们进进出出,有条不紊的准备着即将到来的葬礼。

“你妈不是我妈逼死的。”敲开房门后,他直截了当的说道。

周允晟挑眉。

“所以我并不亏欠你什么。”说这话时,周文景不得不承认自己松了口气。他现在对周允晟的观感很复杂,累积了十多年的恨意无法完全消除,却也觉得他非常可怜。

“你要表达什么意思?”周允晟耐着性子追问。

“我是想告诉你,我不会报复你,但也不会帮助你,你今后自求多福吧。”由于周允晟太过低调的缘故,周文景一直以为对方是个毫无经济能力的学生,已经坐拥亿万身家的他自然看不上眼。

周允晟当年对他的欺辱令他始终无法忘怀,如今因为怜悯而放他一马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他不能要求更多。

此时说这些话也是为了来日自己纵达集团总裁和杜氏家主外甥的身份爆光时能避免周允晟厚着脸皮黏上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舅舅会出现在周家是为了帮自己撑腰。

周允晟有些无语,周文景则定定看他一眼,转身走了。

“他是不是太过自负了?那是什么表情什么语气?以为我是个丧家犬可怜虫,他不落井下石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周允晟拽住杜煦朗的领带,用力勒紧。

杜煦朗连忙搂住爱人腰肢,诚心诚意的道歉,“是我的错,我没教好,宝贝儿咱们有话床上去说。”

周允晟,“……”

似乎所有人都忘了为周父的逝去而悲哀。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