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78|8.16——8.17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8.16

罗密欧已经接连两次获得最佳硬照,他的迅速崛起引起了其他选手的敌意。大家故意排挤孤立他,发现他对此毫不在意,该吃吃,该睡睡,该训练就训练,活得比谁都自在,而且在所有选手中他只跟伊凡说话,其他人连个正眼也不看,反倒显得不是大家在孤立他,而是他懒得理会别人。

这种一拳挥空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选手们很快就消停下来,专注于比赛。

这天一大早,一位选手在电视机上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踏上t台需要莫大的勇气,你有吗?

这是什么意思?肯定又是能把人吓破胆的挑战赛项目?选手们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周允晟做了两个三明治,拿了两瓶牛奶,与伊凡去豪华巴士上等待出发。

大家陆陆续续上车,司机见时间差不多了,转头问道,“都到齐了吗?”

大家相互看看,发现艾米丽和海登不在其中,想必昨晚闹的太疯今天起不来了。但是他们谁也不想说出来,纷纷点头道,“都在这儿,可以出发了。”只有司机才知道今天去哪儿进行挑战赛,如果艾米丽和海登没赶上,在不能使用手机和电脑问询的情况下,他们铁定会错过比赛并丢失十分。

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没有人愿意给对手制造机会。

周允晟也很不想提醒司机,但他现在还‘暗恋’着海登,不能不为海登考虑。他刚准备开口,就被伊凡捂住了嘴。两人扭打了一会儿,周允晟最终还是挣脱了伊凡的桎梏,大声喊道,“请等等司机先生,海登和艾米丽还没来,我上去叫他们。”

司机看了一眼手表,警告道,“快点,我只给你们十分钟,十分钟不来我会直接把车开走,你们今天的挑战赛就不用参加了。”节目组早就预料会有人迟到,所以事先告诉他不用理会。这也是为了彰显比赛的严格和公平。

“好的,谢谢先生。”罗密欧立即下车,飞快朝别墅跑去。

选手们纷纷抱怨罗密欧是个傻瓜。

伊凡虽然很不爽,却还是冷哼道,“是啊,罗密欧的确是个傻瓜。但我就愿意跟这样的傻瓜交朋友,至少在我陷入困难的时候他不会落井下石,哪怕对待敌人,他也是光明磊落的。如果世界上多几个像罗密欧这样的傻瓜该多好,空气都能变清新。”

被所谓的‘朋友’各种出卖算计,早就视勾心斗角为家常便饭的选手们沉默了。他们忽然很羡慕伊凡。

罗密欧引导她帮助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她,而她也不遗余力的捍卫罗密欧。他们两的友谊令人嫉妒。

或许在留下的十一个人当中,只有罗密欧才是真正心思纯粹的人,他虽然嘴上说得难听,却从未做过真正损害别人利益的事。他最近变得越来越沉默了,似乎除了伊凡,再也不愿意相信别人。

车厢里一阵沉默,而周允晟也以短跑冠军的速度奔进别墅,负责跟拍他的约翰被他远远抛在后面,吐着舌头感叹道,“罗密欧要容貌有容貌,要身材有身材,要才华有才华,要品格有品格,要体力有体力,真是完美极了!我的偶像就是这么棒!”

“艾米丽、海登,快起床了!你们只有十分钟,十分钟没能赶上巴士,今天的挑战赛就算你们弃权。从一开始就比别的选手少十分,你们很可能这一集就被淘汰掉。”他一边敲门一边快速点出事态的严重性。

艾米丽和海登几乎是从床上弹跳起来,他们打开房门,急急忙忙冲到公共卫生间洗脸刷牙。艾米丽穿衣服的时候瞥见海登放在桌上的一大堆零碎物品,脑子里忽然出现一个疯狂的念头。摄像师在跟拍罗密欧和海登,没人注意自己,而且衣橱和书桌的方位正好是监控摄像头无法拍摄到的死角。

做吧!这样你就能一下除掉两个对手!不,或许是三个!快点,没有时间了!内心的小恶魔一直在催促,艾米丽咬咬牙,迅速拿起摆放在桌上的钻石十字架项链,藏在海登一条牛仔裤的裤兜里并塞进衣橱最深处,然后焦急的喊道,“罗密欧,海登的背包还没收拾,你能帮帮他吗?”

周允晟跑进房,随意一扫就发现零碎物品中少了海登祖母留给他的遗物,一条镶嵌着钻石的十字架项链,价值在五十万左右,海登每一次比赛前都要亲吻这条项链,否则便会坐立难安。他瞬间就明白了艾米丽的打算,立即点开智脑的扫描功能,查看钻石项链是否还在房间内。

007发出只有主人才能听见的滴滴声,并给出一张四维全息图,用红点标出钻石项链的位置。

艾米丽不愧是女主,心机果然深重。周允晟内心暗叹,面上却很焦急,立即打开海登的背包,把散放在桌上的物品全都扫进去。

海登洗完脸恰好看见这一幕,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夺过背包牵起艾米丽狂奔下楼。

将这一幕忠实记录下来的约翰冲尴尬异常的少年做了个‘你真傻’的口型,然后拉起他一路小跑。

一行人终于在最后一秒钟赶上了巴士,伊凡这才把伸在车窗外的长长的脖子收回来,用力捶了少年几拳。

半个小时后,豪华巴士在全世界第一高楼莫克斯大楼前停稳,杰弗瑞小姐把选手们引进楼内,笑容有些诡异。电梯径直攀爬,到了最顶层才停下。随着叮咚一声脆响,邦妮和艾奇逊并肩站在用玻璃铺成的透明穹顶下。

“你们好,今天的挑战赛可能有些难度。”邦妮一边笑一边调整手里的相机。艾奇逊脖子上也挂了一部,看来今天两人要负责给选手们拍照。

大家在杰弗瑞的指引下朝空旷的大厅走去,刚走出三四米远,就听见一名女选手惊恐的尖叫起来。原来除了穹顶,连地板也是钢化玻璃铺成的,能清晰的看见几百米高空下像蚂蚁一样攒动的人群和车流。那种仿佛在无限坠落的感觉令人头皮发麻。

海登一下就瘫软在地,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艾米丽大感丢脸,一边去拽他一边咬牙切齿的低语,“邦妮在看着你呢硬汉,你想被邦妮嘲笑吗?你想她日后想起你时只记得懦夫两个字吗?不想就赶紧站起来,别往脚底看。”

海登挣扎着站起来,下巴极力往上抬。他有预感,今天的挑战赛对他而言恐怕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恶,为什么总是要安排这种高空挑战?难道是故意针对我?

没错,这正是古斯塔夫特意为海登安排的惊喜。发现小猫正皱着眉去看狼狈万分的海登,他觉得心满意足。瞧啊宝贝儿,这样的胆小鬼也值得你爱?借一句伊凡的话——求求你把眼睛擦亮一点!

周允晟心里早就笑翻了天,面上却露出既担忧又失望的表情,本就精湛至极的演技通过节目组的打磨再次获得升华。

等选手们终于适应了透明地板,邦妮才慢悠悠开口,“今天的挑战赛是拍照,我、艾奇逊先生、塞拉尔先生、贝克托先生是你们的摄影师,分别占据东南西北四个拍摄方位。你们穿什么衣服,做什么造型,在哪个方位进行拍摄现在还是一个迷。你们必须去外面走一圈,找到栓在房梁上的三张小纸条以获得确切的信息。请大家主意,走得时候务必保持完美的台步。好了,谁先来?”

选手们看向外面的圆形长廊,纷纷露出惊恐的表情。那里根本没有护栏,地面铺的依然是钢化玻璃,风很大,轻易就能把人吹歪。要是一不小心掉下去,必定会摔成肉酱。

天啊,节目组这是在谋杀!就连不恐高的选手也都吓得哇哇直叫。

“好了,我不会那么残忍的。”邦妮欣赏够了大家扭曲的表情才补充道,“外面有工作人员在照看,他们会在你们身上捆一根安全绳索,就算掉下去,他们也会及时把你们拉回来。你们把这次挑战赛当成一次蹦极就好。”

谁他妈的想蹦极啊!你行你上啊!选手们内心疯狂吐槽,然后整齐划一的后退一步(除了伊凡和罗密欧这两个怪胎)。

“well,勇者出现了。伊凡,罗密欧,你们两个谁先上?”

“我(我)”周允晟和伊凡同时举手。

“罗密欧先上吧,这时候可不讲究什么女士优先。”邦妮笑眯眯的拍了拍少年肩膀,就见boss已经走到圆形长廊外面,正与工作人员交代些什么。

古斯塔夫一再确认安全措施没有问题才亲自给小猫绑好绳索,柔声问道,“你怕高吗?”

“我不怕。”周允晟摇头。

“那你怕什么?”

“我害怕孤独。”一缕狂风几乎将这句话卷跑,但古斯塔夫还是听见了。他心脏狠狠刺痛了一下。

“去吧。”你不会孤独的,我会永远在这你身后等待。在摄像机的环拍下,他无法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说出口,只能给少年一个鼓励的拥抱。

周允晟冲他微微一笑,大步走出去。他并没有留意脚下的高度,而是专心看着头顶的房梁,果然走出去半圈就看见一张纸条栓在某根钢筋上。他伸手去摘,却发现触不到,只能跳起来将栓纸条的绳子扯断。

一股大风刮过,将他悬浮在半空中的身体刮歪了些许,所以当他落地时差点就掉下去。

选手们被这惊险的一幕吓坏了,齐齐捂脸尖叫。海登更是撇开众人退到电梯旁边,紧紧贴着墙壁站立。只有电梯周围的地面是大理石材质,看不见几百米的高空,好歹让他有了一点点安全感。

8.17

古斯塔夫也被刚才那一幕吓坏了,差点就不顾一切的跑过去把小猫抱进怀里。他深深责备自己怎么能想出这样危险的主意。他脸上还维持着优雅平淡的表情,背后却出了一层冷汗,掌心也湿漉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

邦妮走到他身边,幸灾乐祸的调侃道,“你还好吗boss?我刚才好像看见你颤抖了一下?”

古斯塔夫沉声问道,“是谁出的主意把纸条绑那么高?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他刚才差点就被风刮出去。”上帝知道,他的心脏都快爆炸了。

“是杰弗瑞。”邦妮干脆利落的出卖了队友,“他说绑高点才能看见选手们扭曲惊恐的表情,没准儿还会有人蹲在地上痛哭流涕。那画面一定很精彩,很能拉高收视率。”

古斯塔夫用冰冷的目光剐了笑得欢快的杰弗瑞一眼。

周允晟连御剑飞行都试过,这种高空行走对他而言连毛毛雨都算不上。他很快就走完一圈,找齐了三张纸条。

第一张纸条写着白衬衫、牛仔裤;第二张纸条写着吉他,学院风;第三张纸条写着南。

他立即跑进试衣间,挑选了一件白衬衫和牛仔裤穿上,又从道具师那里要了一把吉他,然后跑进化妆间让造型师给自己弄一个清爽的妆容。走到处于正南方的拍摄地点时,他腼腆青涩的模样俨然是个高中生。

如果姑姑没侵吞掉父母留下的遗产,现在的罗密欧确实应该在高中上学,而不是跑来参加节目。

“艾奇逊先生您好,我来拍照。”他向摆弄仪器的高大男人微微鞠躬。

古斯塔夫装作才发现他的样子,站起来与他握手,并交代道,“坐在高脚椅上,我给你拍几张照片,评委们会根据照片的优劣分出这次挑战赛的冠军。你放心,我不但是模特,还是专业摄影师,我的作品曾获得过国际摄影大赛的金奖。”

周允晟很给面子的发出惊叹,海蓝色的大眼睛里满是崇拜。

古斯塔夫努力维持住严肃的表情,以免自己笑得像个傻瓜。他拿出手机问道,“你想看看我的作品吗?”他喜欢少年注视自己的眼神,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

周允晟其实很想快点拍完照,但为了满足制片人的虚荣心,不得不凑过去表示自己很愿意欣赏。

古斯塔夫调出自己最得意的几幅作品,有动物,有景物,却唯独没有人物。他从来不拍摄人物照,因为他觉得世界上没有谁值得被他铭记并留下永不退色的影像。他们早晚都要消失,而他则会恒古存在。

这种想法自大而又荒谬,却牢固的扎根在他的灵魂中。然而现在不同了,他几乎是疯狂的收集着所有关于少年的影像,像个偷窥狂,躲在昏暗的书房里,不厌其烦的用电脑播放他比赛时的片段。他的一举一动都让他着迷。而此时他就站在他身边,毛茸茸的小脑袋凑在他臂弯里,温热的呼吸吹拂在他手腕上,让他的每一块肌肉都因为兴奋而战栗。他需要花费全部的自制力才能压抑住将他拥入怀中的欲-望。

周允晟很意外,他没想到古斯塔夫·艾奇逊的摄影技术竟然这么棒。他总能用最独特的视角拍出最独特的照片,就像个巡游在世间的旁观者,清醒而又冷漠。这个男人的内心与他的外表完全不一样。

所谓的面热心冷就是如此了。

他用探究的目光看了男人好几眼。

古斯塔夫被他看得浑身发烫,瞥见一名男选手完成了任务正朝自己的机位跑来,不得不结束与小猫的亲密接触。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我的摄影工作室看一看,那里摆放着我历年来的作品。好了,现在我们开始工作吧。”他拿起相机稍作调整。

周允晟受宠若惊的笑了笑,在他的示意下坐在高脚椅上,低头拨弄琴弦。

“你随意,我来抓拍。”古斯塔夫举起相机说道,“你会弹吉他?那么给我唱首歌吧。”

唱歌也是周允晟的老本行。他几乎想也不想就随心所欲的弹奏起来,嘴里吐出一串法文诗,一个乡村小伙子爱上了一位美丽的贵族小姐,在日夜思念中渐渐憔悴,念着念着改为悲伤的吟唱,天籁般的歌声在空旷的大厅里回荡。

古斯塔夫完全沉醉在了小猫的歌声里,却还不忘将他或悲伤或喜悦或沉静的表情摄入相机。他觉得自己每一天都更爱他一点,没有终点没有底限。

一首吉他小调弹完,大厅中所有人都热烈鼓掌,连海登的脸色也稍微红润了一些。

“罗密欧,我最亲爱的罗密欧,你还能带给我多少惊喜?你的歌声太棒了,如果你去参加a国偶像的话,你一定能够夺冠!”邦妮走过来热烈的拥抱少年,伊凡发疯一样吹着口哨,叫嚷着再来一曲。

周允晟摆手,表示不能打扰大家拍摄,然后拎着吉他退到一边。选手们对罗密欧的才华横溢又有了全新的认识,连嫉妒都觉得无力。但他们不会轻易认输,所以马上撇开杂念去完成任务。

罗密欧越来越出色的表现让艾米丽危机感深重,他竟然还会弹吉他唱歌,水准不输专业歌手。如果这一期节目播出去,她能够想象观众们会对少年如何痴狂。长得美丽的人很多,长得美丽却又才华横溢的人却有如凤毛麟角,偶尔出现一位莫不受到大家狂热的追捧。

古斯塔夫·艾奇逊不正是一个实列?所以得赶紧把罗密欧淘汰掉!

这样想着,她飞快来到海登身边,将他往大厅中间拽。

“亲爱的,你不能再逃避了,大家都快完成任务,只剩下你一个。你知道电视机前有多少观众正看着你吗?你想被淘汰吗?你想被所有人笑话吗?不要给他们机会!”

她的话终于发挥了作用。海登慢慢走到透明玻璃上。

“天啊,太可怕了!”他哀嚎,想抓起胸前的十字架项链吻一吻,却发现出门时太匆忙,忘了挂上。他连忙去翻背包,却惊恐的发现项链不见了。那是祖母留给他的遗物,无论是市价还是纪念价值都非同一般。

“我的项链不见了,你看见了吗?我昨晚洗澡的时候明明脱下来放在桌子上。”他忘了恐惧,擒住艾米丽细瘦的胳膊质问。

“我不知道。今天早上你的东西是罗密欧帮忙收拾的,你去问他吧。”艾米丽暗自煽风点火。

原来是罗密欧,一定是他偷走了项链。海登早就对少年怀恨在心,立马就把罪名安在他头顶,然后轮着拳头冲过去。他在恐惧中煎熬了很久,神经本就濒临崩溃,眼下只需要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就能让他发狂,而且他也存着把事情闹大避开挑战赛的心思。

周允晟感觉到耳后有劲风袭来,连忙偏头躲过了照准自己鼻子的一记重拳,站在他身边的伊凡被惹怒了,一脚就要踹过去,却被他紧紧抱住。

“别反抗,节目组严禁任何肢体冲突。只要我们反抗了,就会被无条件淘汰。”他附在伊凡耳边低语。

伊凡硬生生忍住了,两人往角落里躲避,海登不依不饶的追上去捶打。选手们见此情景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他们巴不得三人打起来,然后齐齐被淘汰。

拍摄中的古斯塔夫听见响动放下相机查看,脸色瞬间阴沉无比。他飞快跑过去拉开海登,然后把备受惊吓的小猫抱进怀里。

“宝贝儿,你没事吧?”混乱中,谁也没注意到他暧昧的称呼。他捏着小猫的下巴,反复查看他脸颊两侧,又改去摩挲他头皮,看看有没有肿块。古斯塔夫比小猫还要备受惊吓,心脏砰砰狂跳,竟带出一股揪痛感。

邦妮和杰弗瑞带着工作人员赶到,制住了海登。

海登一边挣扎一边怒吼,“他是个小偷,偷走了我祖母留给我的遗物,一条钻石项链,价值至少五十万!我要报警,我要制裁他,我要让他永远退出时尚圈!”

他的叫嚣没人理会,古斯塔夫正强硬的撩起小猫的外套,查看他背后青紫的伤痕。此时此刻,他恨不得宰了海登。

well,他会让海登明白该受到制裁的人是谁,该永远滚出时尚圈的人是谁。

“把他带到休息室去。”他挥手,示意工作人员把海登带走,自己则拥着脸色苍白的小猫跟在后面,这件事必须严肃处理。

众人离开以后,艾米丽这才撇嘴,露出失望至极的表情。她本以为在海登的攻击下罗密欧会反抗,如果运气好的话伊凡也会动手,这样三个人都会因为触犯规则被淘汰。但罗密欧抓住躁动的伊凡一个劲儿往角落里躲,竟然连一拳也未曾奉还给海登。

他是太懦弱还是太冷静?如果是后者,那么这个敌人就太可怕了!至于藏在海登裤兜里的项链,艾米丽知道工作人员现在一定已经回去搜索了,为了这档节目的声誉,他们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当时她也曾想过干脆把项链冲进马桶,彻底消灭证据,又担心与罗密欧形影不离的约翰会把他装东西的画面拍摄进去作为证据。事实表明她的顾虑很有必要,否则等海登报了警而罗密欧又洗脱嫌疑的时候,警方第一个要怀疑的就是她。

闹了半天竟然只除掉海登一个,艾米丽心情很郁闷,但想着日后还有机会,也就放下了。

休息室里,古斯塔夫正搂着小猫拍抚,海登被工作人员摁压在对面的椅子上,叫嚷着‘小偷、混蛋、穷鬼’之类的话。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