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85|9.2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雷川跟随在白默翰身边已经有两个月了,情绪从恨不得撕碎对方的暴怒变成了如今的淡定。他想看看白默翰所谓的拯救全人类的伟大事业到底能不能成功。他坚定的认为白默翰是个心理变态,他所谓的医学研究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种种毁灭性的幻想。

正是因为有他这样的人存在,世界末日才会发生。他们比丧尸更肮脏,更应该被彻底抹杀。如果能回到身体,逃出研究所,他一定要让这里的所有人付出代价。

因为仇恨,他对白默翰特别关注,每天都跟在他身边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他发现他对生活常识一窍不通,甚至连方便面都不会泡。他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为了节约时间连衣服都不愿意脱,实验一旦有了进展会连续几天几夜不睡。

他就像个铁人,工作强度大到常人难以想象。

眼下他正通过显微镜观察一个培养皿,几分钟后将培养皿放进恒温箱,朝洗手间走去。他关紧隔间的门,翻开马桶盖圈,弯腰,屈膝,喷出一大口鲜血,飞溅的血液将马桶内的清水染成了红色。

他从放置在旁边的水桶内舀了一瓢水,把鲜红的液体冲进管道,然后用藏在水箱里的一块抹布擦拭四周散落的血滴,直至把隔间打扫的一切如常才走出去清洗双手。

他的表情是那样淡然,就仿佛自己喷出的不是一大口鲜血,而是一团唾液。雷川站在他身边,用复杂的目光盯着他苍白至极的侧脸。

雷川知道为了阻止自己自爆,这个人一定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自己的身体差点被震得四分五裂,他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但自己有治愈系异能,他却连看医生都不肯,否则也不会如此费尽心机的遮掩。

他想起了他曾说过的话——我行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为此付出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这所谓的任何代价,也包括他自己吗?

想到这里,雷川讽刺的笑了。他告诫自己千万别被一只魔鬼迷惑,千万别忘了对方用手术刀切割自己肉体时的剧痛。

周允晟压下身体和灵魂双重受创的剧痛,一步一挪回到实验室。他不能让任何人发现白默翰真实的身体状况,他没有时间呆在医疗所进行治疗,如果不尽快研制出疫苗,他剩余下来的能量不足以让他回到星海空间。

在灵魂严重受创的情况下却不能回到星海空间,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他很有可能会被这个世界的意识抛到时空乱流中,不用主神出手,他就会被一串串狂暴的数据轰成渣。

所以这个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刚走到实验室门口,就听一名女研究员惊惶的喊道,“白博士,给1号实验体注射的休眠剂药效应该早就过去了,他却一直没醒。他是不是出问题了?”

因为雷川实力强悍,白默翰为了确保他老老实实待在试验台上,会定时给他注射休眠剂,每注射一次至少能让他休眠一个半月。离上次注射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他却一直没睁眼。

周允晟心里咯噔一下,快步走到雷川身边查看他的瞳孔,没有反应,但心跳和呼吸都很正常,难道他脑死亡了?亦或者潜意识里陷入了沉睡?那自己研究出疫苗又有什么用?雷川压根不会知道!等自己耗不住离开,就是雷川重生的时候,他照样会像原来那样用最残忍的方法杀掉白默翰,一切还是没有改变。

周允晟捂脸,为自己掬一把同情的眼泪。

不,雷川的治愈系异能那样强大,他绝不会脑死亡,他只是不愿意醒来罢了。像他这样的强者,就算陷入沉睡,也总会留下一丝对外界的感知,这种警惕性是根植于骨子里的,绝不会轻易改变。就赌这一把,我的赌运一向不错!

他如是安慰自己,这才镇定下来。

雷川看着他通红的眼眶,看着他流露出的一丝哀戚,心尖颤动了一下,那样轻微,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

1号实验体一直未能苏醒,但只要他还活着,血液一直保持新鲜,研究人员也不会太过关注。周允晟每天都会为1号仔细擦拭一遍身体,争取把负无穷的好感度稍微刷上去一点点,也算是为将来的白默翰尽一份心力。他有预感,当雷川重生的时候,他会被世界意识排斥出去,真正的白默翰会回来。

此时此刻,他正用洁白的毛巾擦拭雷川的手臂,虔诚而又专注的表情就像是在对待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雷川站在他对面,目光越来越复杂。

这个人的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更糟糕,今天他又吐血了,雷川甚至能在鲜红的血液中发现固体状的肉块,那似乎是他咳出来的内脏。他的身体已经全面衰竭,那种五内翻腾的剧痛感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但他平静的表情依然没变,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是在走出洗手间时摔倒在地上。

在他支撑着身体艰难爬起来的过程中,雷川伸出一只手臂想去搀扶,然后被自己下意识的举动震住了。

他烦躁,郁怒,情绪剧烈起伏,一个人躲在角落沉思良久才又回到白默翰身边。

他看着他将自己的身体清理干净,看着他认真观察培养皿,看着他与研究员商谈实验过程,看着他和衣睡在冰凉的地板上。

就这样过了很多天,雷川越来越心平气和。

实验室里的三台电脑日夜不停的计算着,进度条由原来的百分之五十达到了百分之八十,每一个路过电脑的研究员都会忍不住停下来,用充满希望的眼神盯着那根进度条,就仿佛当它达到满格的时候会施展出神奇的魔法,把炼狱般的世界恢复成原本美丽的模样。

雷川也形成了这样的习惯。此时他正笔直的站在电脑前,一瞬不瞬的盯着上面不停跳动的数据。听见白默翰的脚步声,他立即退让到一旁,生怕挡了他的视线,反应过来后自嘲一笑。

周允晟俯身去看计算机运行到哪一步。就在昨天,007因为能量耗干已经停止了运行,若要重新启动,除非将灵魂力量输入进去。但世界意识对他的排斥越来越强烈,他只能勉强保住这具身体,实在没有多余的能量补充给007。

所以要运算出正确的结果,就只能依靠这三台电脑。

好在之前007超高速运算帮了大忙,想来再过两个月就能得出结果了。

周允晟直起身,吐出一口浊气。就在这时,头顶的灯光忽然闪烁两下然后彻底熄灭,三台电脑发出嗡嗡的声响,屏幕由蓝变黑。

“停电了!为什么会停电?不是说了实验室绝对不能停电吗,上面的人都是吃屎的?”一名研究员愤怒的大吼。

虽然这几台电脑是末世里能找到的最先进的电脑,但由于使用的年限太长,许多功能都出现了问题,其中最大一个问题就是断电后无法保存数据。白默翰曾一再要求基地上层要保证实验室供电,他们答应是答应了,却明显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早不停晚不停,偏偏在快要计算出结果的时候停,这意味着之前好几年的计算全都白费了,一切又要重新开始。

而这个世界早就满目疮痍,遍体鳞伤,还能等待多久谁也说不准。

一股浓缩到极致几欲凝成实体的悲哀在研究所内蔓延,一名女研究员啜泣起来,紧接着又是一人止不住痛哭,很快,绝望的哭声就连成了一片。他们艰苦奋斗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们牺牲了那么多同胞,换来的却只是眼前的漆黑。

此时此刻,雷川忘了那些仇恨,竟因为他们的绝望而感到心情沉痛。不再是躺在床上的实验体,而是漂浮在空中的旁观者,他似乎能更理智的去看待周围的一切。

护卫队队长飞快跑过来,解释道,“一个十一级的丧尸忽然闯入基地,破坏了电机房。等绞杀了这只丧尸,技工才能进行抢修,所以上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电。”

异能满级为十二级,再往上是王者之境、再往上或许还有圣者之境、神者之境,刨除传说中的三个境界,十一、十二级的丧尸可算是当世最顶尖的存在,若要击杀它也不知要耗费多少人命和时间。

等待的时间似乎遥遥无期,研究员们的哭声越发显得绝望。

周允晟是唯一保持冷静的人,他快速开口,“基地里还有没有雷系异能者?能否调派一两个过来?”

护卫队长苦笑摇头,“雷系异能者万中无一,我们基地只有雷川一个,他目前正躺在试验台上。”

周允晟沉默了,苍白的脸色哪怕在黑暗中也无法隐藏。雷川本以为自己会幸灾乐祸,当目光触及他单薄如纸的身影时,却莫名觉得胸口憋闷。他撇开头,不想再看他。

“替我找纸笔和蜡烛来,我自己算。”周允晟摸索着坐下。

自己算是什么概念?一个血清蛋白分子式用电脑都要好几分钟才能算出来,用人脑估计要几天几夜。而那三台电脑的验算包含了几千万个分子式,人脑根本无法具备那样强大的运算能力。

大家都以为白博士疯魔了。一名女研究员忘了哭泣,劝阻道,“博士,您知道计算机断电前验算到哪一个步骤了吗?不知道的话您怎么算?您脸色越来越差,还是趁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知道,断电前我刚好在看电脑。你们回去休息吧,我来算。我自己的身体我有分寸。”周允晟摆手,接过护卫队长递来的蜡烛和纸笔。

昏黄的烛光照亮了他坚毅的脸庞,大家苦劝不住,只得陆续离开。

雷川站得笔直,盯着男人黑漆漆的头顶冷笑道,“你有分寸?你有个屁!”

“白博士,您接连两天没怎么睡觉了,您还是回去躺一下吧,没准儿等您睁眼的时候就来电了。”护卫队长本来已经离开了,想了想又走回来,低声劝慰道。

“这个世界等不起,幸存的人类等不起,我更等不起。”周允晟一边在纸上写出一连串公式,一边头也不抬的答道。

护卫队长无奈,只能站在一旁盯着他,三个小时后支撑不住,摇摇晃晃的走了。

雷川环抱双臂,木然的看着男人在纸上写写画画。他是鬼魂,不知道疲累,男人仿佛也不知道疲累,这一算就算了三天三夜。当灯光重新亮起,他抬头去看,直过了好几分钟才僵硬而又缓慢的站起来去开电脑。他现在迟钝的像个机器人。

研究员们闻讯赶来,屏住呼吸去看渐渐恢复开机画面的屏幕。

周允晟调出运算程式,发现进度条果然归零了,那一片空白是如此刺目,叫所有人都红了眼眶,更有人发出困兽般的悲鸣。

周允晟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将自己计算出的结果代入程式。电脑立即根据事先输入的公式运算起来。有了结果再去验证对错,那速度要快的多。

大家惊愕万分的发现空白进度条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升,十分钟后终于停留在了百分之八十三的位置,然后三台电脑又开始了正常的验算,屏幕上不停跳跃出各种各样的分子式。

他们分明记得,在断电前,进度条显示的是百分之八十。也就是说白博士仅凭自己的大脑就运算出了百分之三的分子式,而且完全正确,这是怎样恐怖的运算能力?他还是人吗?

大家这才恍然忆起,白博士是王者之境的精神系异能者,他的运算能力堪比电脑似乎并不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

研究员们用狂热崇拜的目光朝白博士看去,之前那些压抑、绝望,此时此刻都离他们远去了。他们的领导者是那样强大,一定能把所有美好的愿景都变为现实,他们要做的就是紧紧跟随他的脚步。

护卫队长从惊愕中回神,柔声说道,“白博士您辛苦了,这里交给他们,您赶紧回去休息吧。”

周允晟点头,面色如常的朝自己的休息室走去。反锁房门,脱掉白大褂和眼镜,他趴伏在洗漱台上急促喘气,喘着喘着忽然喷出一口鲜血,把洗漱台和镜子全都染成了红色。

站在他身边的雷川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大声嘶吼,“你怎么了?你有没有事?你他妈的需要赶紧去医疗所看一看!再这样下去你就要死了!”

这个人是那样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他所谓的不惜一切代价也包括了自己的生命吧?

雷川试图去抱他,去扛他,去揪他衣领,摸到的却只有一团空气。到最后,他只能揪着自己的头发,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人用平淡的表情把四溅的鲜血收拾干净,然后晕倒在冰冷的地板砖上。

“快来人啊,白默翰晕倒了!”他急忙跑到外面的走廊,冲路过的每一个人大喊大叫,但是谁都没有理他,反而放轻了脚步,生怕吵到白博士休息。

“你们的头儿就要死了,你们赶紧去救他!听见了吗?他就要死了!”他跑遍了研究所的每一个角落,声嘶力竭的吼着,寄希望于某个人或许能看见他,听见他。

他明明是鬼魂,不会感到疲惫和饥饿,但当他回到白博士的休息间,看见依然倒在地板砖上不知生死的人时,他忽然觉得疲惫至极。

他伸出手,想要探一探这个人的鼻息,却发现自己的皮肤根本没有触觉。他用布满红血丝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人的胸膛,希望能看见一丝起伏。

但是他太虚弱了,那起伏似乎有,似乎又没有,让他的心脏也跟着一紧一缩。他觉得浑身都没了力气,顺着墙根滑坐在地上,将脸深深埋在双膝之间。

一人一魂就这样静静迎来了黎明。

周允晟咳嗽了两声,在剧烈的头痛中苏醒,这是用脑过度的后遗症。如果是全盛时期的他,白默翰给出的公式他不用一天时间就能算出来。

该死的b级世界!他在内心狠狠咒骂时刻意图将自己排斥出去的世界意识,然后踉踉跄跄的爬起来,用水桶内剩余的水将洗漱间打扫干净。

发现衣服上也沾了血迹,他将它们团成一团塞到床底,换了一套干净衣服,对着镜子照一照,确定没有任何不妥才打开门朝实验室走去。

“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异常?”他询问坐在电脑前的研究员。

研究员立即起身九十度鞠躬,用崇敬的语气说道,“报告博士,没有任何不妥,目前进度条已经上升到百分之八十三点五了。”

“很好,你继续盯着。”周允晟拍了拍他肩膀,走到恒温箱前检查1号实验体的状况,从他颈动脉里抽出十毫升血液,与丧尸病毒混合后放在显微镜下观察。

他沉浸在工作中,把周围的一切都忘了。

雷川对准他耳朵大声怒吼,“你他妈是人不是神,你也需要吃饭睡觉!你他妈三天三夜没吃没睡了你还记得吗?你以为晕死在地板砖上一晚就算睡觉?你早晚会把自己的小命弄没!”

但那人什么都听不见,依然一动不动的盯着显微镜,脊背微微弯曲,甚至能透过布料看见突兀的蝴蝶谷和脊椎骨,单薄瘦弱的仿佛一折就断。

如果脱掉衣服,雷川敢打赌,他身上的肉比外面的丧尸还少。他记得他上一次洗澡是一个月前,这在水资源匮乏的末世是很常见的,他当时还被他根根分明的肋骨吓了一跳。如今又过了一个月,他不知节制的消耗着自己的生命,那些肋骨恐怕更吓人了。

雷川像一只困兽徘徊在男人身边,不时照他的后脑勺来上一拳,却丝毫没发现这击打中再不含怨恨,唯余满满的无奈和担忧。

在日日夜夜的相处中,他渐渐明白了男人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究竟是怎样美好的未来。他的抽屉里放着一张相片,在盛开的薰衣草花田里,穿着淡紫色公主裙的小女孩迎着金黄的阳光灿笑,头顶是碧蓝如洗的天空,背后是郁郁葱葱的森林。

他每天都会拿出照片端详,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明媚微笑。在这静谧而又温存的片刻中,雷川也会忍不住跟着他一起微笑。

雷川折腾累了,缓缓走到男人身边,盯着他漆黑的头顶发呆。

就在这时,一名研究员走过来通知白博士去参加研讨会。

周允晟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却还是带领护卫队长朝会议室走去。每个月,上层就会召开一次研讨会,或检查工作进度,或增减项目开销,不去的话没准儿会被别的项目小组使绊子。而且周允晟渐渐感觉到,上层对他的研究似乎产生了怀疑。

果然,这个月的预算比上个月减少了百分之二十,这对实验进行到关键阶段的周允晟来说是一个致命打击。

“我的研究才是最重要的,你们削减谁的开支也不能削减我的。再过两个月,我就能培养出疫苗,这是最关键的时刻,你们不能拖我的后腿。”他合上预算表冷冷说道。

“再过两个月,再过两个月,白博士你每次开会都这么说,谁又看见成果了?”与白默翰地位相当的另一名医学家吴汉元开口质问。

他把一沓资料扔到周允晟面前,得意的笑道,“白博士好好看看吧,这才是人类真正的救星,专门吞吃丧尸的丧尸。”

吴汉元才是真正的具有反人类倾向的医学家,在末世前,他就偷偷进行人体杂交实验,制造出了很多怪物,并以此为乐,末世后他简直像来到了天堂,越发肆无忌惮。

周允晟飞快看完资料,眼底结了厚厚一层寒霜。

“地球因为丧尸肆虐而陷入绝境,你们不想着消灭丧尸拯救幸存者,反倒弄出比丧尸更可怕的怪物,你们的行为无异于饮鸩止渴,早晚会把自己害死!”他一字一句缓缓开口。

“白博士你瞎操心了。我研制出的芯片只要植入丧尸脑内,它们就会完全听从我的指挥,叫它们往东就往东,叫它们往西就往西,绝不会对人类造成危害。我已经在领导的监督下做过好几次成功的实验,白博士要是有顾虑,也可以来看看。”

周允晟勉强压下怒火,点头同意了。现在说什么都是空的,只有让这些蠢货得到惨痛的教训,他们才会明白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为了白默翰的心愿,也为了得到这个世界的能量修补灵魂,他必须让实验失败。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