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之打脸狂魔章节

99|10.4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当周允晟从试炼池中走出来时,黑色的池水自动退去,并未沾染他的衣物或皮肤。他穿好长袍缓缓来到主教和副主教身边,发现两人表情扭曲,活像见了鬼一样。

“主教大人,副主教大人,您们怎么了?”

“刚才我们看见……”主教嘴巴开合却发不出半点声音,他停了停,再次说道,“刚才……”但凡他有意提及方才那名男子,声音就会自动消失,这是禁言术,而且是永久性的。

那人果真是光明神吗?主教内心翻江倒海,看向义子的目光与以往完全不同。他曾经听前主教说过,在一千年前,有神使降临大陆,为父神搜集美貌的少年。他们对白发蓝眼和黑发黑眼的少年情有独钟,只要容貌出众就会立即带走,使得在那一时期,拥有这两种特征的少年非常受人欢迎,身份也尤为贵重。

但是过了不久,父神似乎厌倦了,不再派神使下来,也拒绝了各大神殿进献的少年。慢慢的,这事就再也没有人提及。

看看眼前的义子,主教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真相。

约书亚今年16岁,正是花儿一般鲜嫩的年纪。他身形纤细,面容精致,一头长及脚踝的铂金色头发像瀑布一样披散下来。他站在哪里,哪里仿佛就有璀璨的光芒在闪耀,把所有的黑暗都驱逐。

他干净、纯洁、稚嫩、美丽,经过试炼后更证明了自己拥有一颗最虔诚的心和最剔透的灵魂。他能获得父神的眷顾似乎并不是多么奇怪的事。

这样一想,主教翻腾的心绪慢慢平息了,为萨迦亚帝国的未来感到高兴。现在的光明祭司全靠祈祷才能获得光明神力,谁虔诚谁就强大,其实说白了,不过比的是父神的宠爱罢了。父神刚才看向约书亚的眼神可不是单纯的宠爱那样简单,下一任的教皇没准儿就出自萨迦亚帝国,而教廷的中心也将移往加戈尔。

主教想得越多就越兴奋,看向义子的目光充满了慈爱。

而副主教则满心的惶恐和不敢置信。他不想承认刚才那名金发男子就是父神,父神岂会为了一个小小的祭司而现身凡间,还那样爱怜的亲吻他的额头!但忽然消失在体内的光明之力和被神力烧穿的皮肤却一再告诉他,最没有可能的可能恰恰就是真实。

他试图逼死父神的爱宠,所以父神亲自来到凡间对他施以惩罚。

一个祭司如果忽然失去光明之力,则证明他犯下了亵渎父神的罪孽,会受到教廷的驱逐和世人的唾弃。从今天开始,他完了,全完了!

副主教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而主教连正眼也不看他,唤来武者将他架走。

“我宣布,萨迦亚帝国神殿以渎神罪将科林·盖尔驱逐,收回曾经赐予他的全部财产和荣誉,并责令他在一个小时之内离开加戈尔,此生再不得回转。”

立即就有书记官将圣谕记录下来报予国王知晓。至于那只魔物,已经没有继续搜查的必要了,父神亲自驾临,所有的魔物都会顷刻间化为烟尘。

副主教哭喊求饶的声音渐渐远去,主教这才领着义子往外走,说了些表示亲近和歉意的话。

一群侍女和武者正跪在外殿,嘴里喃喃祷告,脸上带着崇拜而又畏惧的表情。他们眼睑上翻,似乎非常想朝供桌后的雕像看,却又在目光触及雕像时感觉到一阵尖锐的刺痛。如果顶着刺痛一直看下去,他们知道自己一定会变成瞎子。

光明神的真容可不是谁都有资格直视的。

神在萨迦亚帝国降下神迹,让他们领略了神超凡脱俗的风采,这是整片大陆的神殿都未曾获得过的殊荣!若是让居住于大陆中心神殿的教皇知晓,他恐怕也会嫉妒!

这些人满心欢喜与骄傲,祈祷也就越发虔诚。

主教绕到供桌前,朝焕然一新的雕像看去,仅一秒钟就毕恭毕敬的低下头,用力闭了闭刺痛的眼睛。虽然时间短暂,他依然认出了那张华美至极的脸庞,谁若是看过一眼,永生永世都无法忘怀,他正是之前出现的那名金发男子,真正的光明神。

“光明神在上,请您接受信徒的忏悔……”竟然对着父神喊魔王,主教吓得腿脚发软,立即跪下请罪。

大殿中唯独周允晟还站着。他不是为了表现自己的特立独行,也不是为了坚持所谓的人人平等,他是被父神光辉华美的形象给镇住了。

只见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端坐在华丽的神座上,双手交叠置于下颚,脸上带着悲悯又似乎是漫不经心的表情。

他有着波浪般卷曲的金发,有着星空般深邃璀璨的眼眸,他穿着纯白色镶嵌金边的华丽异常的袍服,腰间松松系了一根黄金与宝石打造的腰带,半敞开的衣襟没能遮住性-感的锁骨和强健的身体。

他的真容是那样俊美,超越了人类所能想象的极限。

催眠会产生后遗症,如果严重的话还会干扰被催眠者的神智,尤其是心理暗示,每布下一次效果就加深一层。也就是说,每过一天,周允晟的脑残程度就加深一分。但他对此并不担心,因为完成任务后得到的能量足够帮他治愈这种后遗症。

然而眼下,深度脑残的他已经快要疯了。得知这才是父神的真面目,他竟有种扑上去跪舔的冲动。他忍了又忍,直把掌心都掐破了才没让自己当众出丑。

他只能傻呆呆的站在原地,微张着嘴,用能把石头都烧穿一个洞的灼热目光盯着雕像。

光明神在雕像里留下一丝神念,雕像能看见的,他也能看见,雕像能感受的,他也能感受。当小信徒用如此露骨的目光盯着雕像时,他竟也觉得浑身燥热,内心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愉悦感。

对,我的孩子,我的宝贝,看着我,继续看着我,一直看着我,再也不要用同样的目光去看别人!他伸出指尖,把同样灼热的光明之力输入小信徒的眉心。

周允晟被烫了一下,却连眼睛都舍不得眨,只是伸手捂住额头,痴迷而又目瞪口呆的样子看上去很傻,却也很可爱。

光明神愉悦的低笑起来,久违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神殿里,让所有神使和神仆都惊讶不已。谁能惹的父神如此开心?这真是奇迹!

主教忏悔完就见义子正仰着头,目不转睛的盯着雕像。

“约书亚,你不觉得眼睛刺痛吗?”他试探性的问道。

少年依然望着雕像,没有回答。

他又问了几遍,最后不得不上前拉扯义子的衣摆。

周允晟这才回神,红着脸说道,“我的视力很好,足够将父神光辉的形象看清楚并镌刻在心底。”

主教微笑起来,这才确定父神对约书亚果然不一样,他的真容只有约书亚才能直视。

“我的孩子,那你便待在父神身边好好祈祷吧。”他伸手去抚摸义子柔软的发顶,还未碰触到发丝就感觉掌心传来一阵剧痛。

他不动声色的收回手,把闲杂人等带出去,走到僻静的拐角翻开掌心一看,发现皮肉果然被神力烧灼成了焦黑的颜色。他摇头,暗暗感叹道: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宠爱起一个人来也如此的不可理喻。

人都走光了,大殿里变得非常安静。这是周允晟惯常祷告的时间,他本应该跪下来祈祷,但刚说了开头就无法继续。他脑子里全都是父神华美的面孔,无论是睁眼还是闭眼,那面孔都无法消除,甚至越来越深刻。

他脑子里沸腾一片,冒出一个又一个粉红色的泡泡。他没办法让自己静下心来,除了凝视父神,根本不想干别的。虽然雕像是石头做的,但因为内含神念的缘故,无论是触感还是质地,都与真身一般无二。

他仰着头,眷恋而又灼热的目光从父神深邃的眼睛滑到削薄的嘴唇上,定定看了许久,脸颊浮起两团红晕,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九天之上的光明神觉得嘴唇有些麻又有些痒,忍不住用指尖抚了抚,然后去抚摸水镜上的少年的唇瓣,忽然觉得非常口渴。

他并未转移目光,只是略略抬手,便有一名神使将一杯金黄色的琼浆放在神座边。他端起杯子啜饮,那干渴的感觉却并未得到舒缓,反而更严重了。

周允晟克制不住的去想象亲吻父神的感觉,但他到底没敢那样做,只是一小步一小步膝行到雕像前,双手悬在半空,许久之后才小心翼翼的抱住父神的双腿。温热柔软的触感让他吓了一跳,他立即放开,倒退几步,双手交叠平置于地面,额头抵住手背,诚惶诚恐的忏悔。

他怎能产生亵渎父神的想法?那真是太可怕了。

光明神重重放下酒杯,脸上露出挫败的表情。他无法忍受小信徒将自己看的如此卑微。他要让他明白,他是他最亲爱的孩子,是他独一无二的宝物。

他正准备将一缕充满爱意的神力注入小信徒的身体,安抚他内心的惶恐,却见他忽然直起腰,像做贼一样四处看看,然后快步膝行到雕像前,吻了吻雕像的脚背,旋即像风一样跑了。

蝶翼轻抚脚背的感觉让光明神不可遏制的战栗。他捂住脸,不想让自己错愕激动的表情让旁人发现,耳根却慢慢变红。

“我的宝贝,你怎能如此可爱?”饱含宠溺之情的低语从指缝中溢出,没过多久,大殿内再次响起了光明神爽朗的笑声。

周允晟飞奔回寝殿,哧溜钻进大床用被子蒙住脑袋,脸颊像打了一层厚厚的胭脂。他抱着枕头傻笑翻滚,足翻滚了两个小时,当月亮爬上树梢的时候,他傻乎乎的表情刹那间变得狰狞扭曲,把枕头狠狠砸在地上,一边脱衣服一边走入浴室,扑通一声跳进温泉中。

卧槽,你竟然做了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小面人当祭品!卧槽,你竟然盯着一尊雕像发情,还差点就硬了!卧槽,你竟然如此猥琐的去亲吻雕像的脚背!你到底要不要脸?

脑海中,长着魔鬼尾巴的小人一下一下戳着身穿祭司袍服的小人,暴跳如雷的咒骂。他今天才知道脑残粉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生物,每天干的那些蠢事简直叫他不敢回想。

把水面砸出一个又一个大坑,直过了好几分钟,他总算是平静了,伸出食指,放射出一缕极其强烈的金光。无形的光芒慢慢分散,化成许多金色的利剑,遍布在温泉上空,只要找到目标就会呼啸袭去,将之轰杀成渣。

强大的光明之力把浴室的天花板都撑出几条裂缝。

周允晟指尖微微一晃,眨眼就把骇人的力量尽数收回,藏于体内。

光明之力一旦脱离身体就会消散,即便是几千年前那些最强大的光明祭司也没办法做到收放自如。九天之上,看见这一幕的光明神也忍不住吃了一惊。据他所知,整块大陆包括神界,能做到这一点的生灵或神明,唯有自己。

不愧是我的小信徒。

他愉悦的低笑起来,当然,对这孩子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也很在意,略微想了想,便把这归咎于那名阴险邪恶的副主教。

让副主教不痛不痒的消失在天地间当然不是光明神的行事风格。他降下神谕,责令整块大陆都必须驱逐这名渎神者。如此,副主教唯一能去的地方只有黑暗深渊,那里的魔物会好好招待他。

周允晟今天收获颇丰。他不知道自己跟主角受比起来实力相差多少,但在约书亚的记忆中,光明之力只能对魔物产生伤害,要想伤人,必须一再浓缩凝练成实体。近千年里,没有一个光明祭司能修炼到那种程度。

所以,当主角受放射出金光洞穿约书亚的肩膀时,众人才会对他那样崇拜。毫无疑问,他是近千年来最强大的光明祭司。

这一点,现在的周允晟就能轻轻松松做到,如此看来,他与主角受的差距并不大,自保完全够了。

这全都是托了白天那个脑残粉的福。没有他全心全意的讨好光明神,也就没有现在这个强大的周允晟。

好吧,那就继续精分下去吧,一切都是值得的!周允晟握拳,每一天都要像现在这样给自己打气。做好了心理建设,他从水池里爬出来,擦干身体后披上浴袍,正准备上床睡觉,门却被敲响了。

他赤着脚去开门,发现来者是主教。

看见义子仅穿着一件单薄的浴袍,水滴从头发上流淌下来,让布料变成半透明状,还紧紧贴合在义子的胸膛,将他纤细柔韧曼妙无比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靡丽的风情以不可阻挡的架势扑面而来。

主教还来不及反应就觉得瞳孔被某种无形的锐物狠狠刺了一下。他强忍住几欲溢出喉头的呻-吟,侧过身,快速说道,“我来是想告诉你,刚才父神降下神谕,把科林驱逐出这片大陆。孩子,你的父神正在为你伸张正义,你明天记得好好感谢他。”话音刚落,眼球的刺痛感便消失了。

主教为父神强烈的占有欲而感到惊讶。对于一个凡人来说,这种宠爱是不是太沉重了?但他绝不敢把这种想法表露出来,温声道过晚安后就离开了。

周允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里。不用主教吩咐,脑残粉明天一准儿抱着光明神的雕像感激涕零,跪舔脚背,想想都心塞。

他抱着枕头翻滚了一会儿,睡过去的时候迷迷糊糊想到:今天的大理石地板怎么踩上去是热的?像烧了地龙一样。

------------------------

副主教被光明神收回了光明之力,这对萨迦亚帝国而言无疑是个噩耗。他们的神殿俨然成了实力最微弱的神殿,当黑暗战争爆发时,两位光明祭司根本无法撑起巨大的,防止士兵被魔气侵蚀的结界,如此,萨迦亚帝国必须向其他国家求助。

付出无数珍宝财富倒在其次,怕就怕别的国家联合起来瓜分国土,让萨迦亚帝国从一流强国沦为最末等的附属国。

国王无法接受那样的结果,他此时正一脸愁容的坐在主教对面。

“您完全不用担心,约书亚足以支撑起整个帝国。他会成为近千年来最强大的光明祭司。”接连被主神惩治了两次,主教对约书亚的特殊性已经不抱怀疑。

国王挑眉追问,“您为何如此肯定?据我所知,他的资质很一般,实力也并不突出。”

主教斟酌片刻后说道,“我只能告诉您,他很受父神眷顾,不一般的眷顾。他的头发,他的眼睛……”

暗示到这里已经足够了,国王想起那个传说,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沉默片刻后点头道,“好吧,但愿一切如您预言的那样。不过为了保险,我会马上派出军队去搜寻拥有光明之力的孩子,三岁才测试还是太晚了,我想把年龄改成一岁,之后每年都要测一次,一直测到18岁,这样就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有潜力的孩子。”

主教点头,“您的想法很好,我很赞同,帝国需要更多的光明祭司。”

两人达成共识,接下来便开始讨论二皇子出门游历的事。副主教被驱逐了,能陪伴二皇子的人选只能从主教和约书亚中间挑。

主教已经十分老迈,出远门对他来说是一件苦差事。约书亚年富力强,又有光明神看顾,正该让他去锻炼锻炼。

这样想着,他开口说道,“让约书亚陪伴二皇子去吧。”

“您说什么?”国王只看见主教的嘴巴在动,却没听见任何声音。

主教意识到,这是父神的禁言术在起作用。不能说出父神显灵的事他可以理解,但为何连这么普通的话也不让说?难道父神不乐意让约书亚离开神殿?

他一边猜测一边又说了一次,依然发不出声响,无奈的叹息道,“那么就让我陪伴二皇子出门游历吧。”

国王也更加属意实力强大的主教,年迈并不是问题,反正出行有马车。他点头,欣然的接受了这个提议。

与此同时,周允晟结束了试炼池里的修炼,穿上外袍,悄无声息的走到外殿。他四下里看了看,确定此处没有外人,便将殿门从里面锁上,怀揣着噗通狂跳的心脏走到父神的雕像前,抱住他的双腿,将通红滚烫的脸埋在他膝上。

“父神,我的脑子乱极了,什么事都不想干,只愿依偎在您脚边,静静感受您的体温。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只这一次好吗?下次我一定虔诚而又顺服的跪在您脚下祷告。您惩罚了科林,因为他的恶行抹黑了光明祭司这一神圣的职业。但我能不能把它看做是您对我的怜爱和照拂?”

他微笑起来,用脸颊轻轻磨蹭雕像的膝盖。

滚烫地,细腻地,柔软地触感经由神念传导至身体,光明神盯着自己的双膝,露出恍惚的表情。这感觉太美妙了,比他之前想象的还要美妙无数倍,让他不得不更贪婪的想着:如果是真人依偎在自己脚边会怎样?

他一定要把他抱起来放在腿上,将他摁压进自己宽阔的胸膛,再也不让他回到凡间。但是现在还不行,他那样胆小脆弱,敏感自卑,恐怕会被自己吓住。而且他那样渴望光明,在发现父神的另一面时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惊讶?绝望?甚至是厌恶仇恨?

心脏尖锐的刺痛了一下,光明神皱着眉头,不敢再想下去。等他摆脱了抑郁的心情再看过去时,小信徒已经趴在雕像膝头睡着了,嘴角荡漾着甜蜜的微笑。

光明神莞尔,用分-身代替了雕像,抬起手掌轻轻覆盖在小信徒的脑袋上,五指插-入他顺滑的发丝,眷恋无比的揉弄。

就这样吧,先静静的看着他长大。

--------------

周允晟白天脑残晚上理智,就这样精分着不知不觉过了两年。两年来因为神力的不断灌注和冲刷,他已经脱离了凡人的血肉之躯,变成了纯粹的神体。当然,这一点他目前还不知道。

而这个世界的万人迷主角受正跟随二皇子和主教回到加戈尔,觐见完国王之后迈着优雅的步伐朝神殿走来。

作者其他书: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忽如一夜病娇来 爱谁谁 天后PK女皇 爱你怎么说 神造 女配不掺和(快穿) 综琼瑶—善气迎人 雷锋系统 灵媒
相关阅读:超级仙气都市之孽龙升天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穿越者无限爱恋邪气兵王青春之兽血沸腾都市悍刀行狼人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