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天唐锦绣章节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六亲不认

推荐阅读: 乡野小神医 修罗武神 龙王殿 贴身狂少 我的父亲叫灭霸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赘婿当道 逆天邪神 魔天 大叔,不可以

武元忠是带过兵的,为将之才算不上,但好歹也读过几本兵书,历过几次战阵,出兵之后深感这些乌合之众战力极其低下,曾经试图予以操练,起码要通各种阵法,即便不能冲锋,总能够守得住阵地吧?

训练之时,倒也似模似样。

然而此刻真刀真枪的两军对阵,敌军骑兵呼啸而来,以往所有训练时候表现出来的成绩尽皆随风而散。

敌骑呼啸而来,铁骑踩踏大地发出震耳的轰鸣,连大地都在微微震颤,乌黑的身影陡然自远处黑暗之中跃出,仿若地域魔神降临人世,一股令人窒息的杀气劈天盖地席卷而来。

整个文水武氏的阵地都乱了套,这些乌合之众虽然进入关中以来一直未曾上阵,但这些时日东宫与关陇的数次大战都有所耳闻,对于右屯卫具装铁骑之剽悍战力如雷贯耳。

以往或许只是赞叹、惊诧,然而此刻当具装铁骑出现在眼前,所有的一切情绪都化作无尽的恐惧。

武元忠面色铁青、目眦欲裂,连连呼叫着带着自己的亲兵迎了上去,试图稳住阵脚,可以给兵卒们缓冲之机会,而后结成阵列,予以抵抗。只要阵地不失,后防已经向龙首原挺进的长孙嘉庆部救回立即予以支援,到时候两军联合一处,除非右屯卫主力牵来,否则单凭面前这千余具装铁骑,绝对冲不破数万大军的阵列。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当他率领精锐的亲兵迎上前去,直面奔腾呼啸而来的具装铁骑,那股铺天盖地的威势压得他们根本喘不上气,胯下战马更是腿骨战战,不停的刨着蹄子打着响鼻,试图挣脱缰绳放足逃跑。

具装铁骑的缺点在于缺乏机动力,毕竟人马俱甲带来的负重实在太大,即便兵卒、战马皆是百里挑一的精悍,却依旧难以坚持长时间的冲锋。

但是在冲锋发起的一刹那,却绝对不必轻骑兵来得逊色。

几个呼吸之间,千余具装铁骑组成的“锋失阵”便呼啸而来,直直的插入文水武氏阵列之中。

“轰!”

甚至连弓弩都来不及施射,两军便狠狠撞在一处,只是一个照面的接触,无数文水武氏的骑兵惨嚎着倒飞出去,骨断筋折,口吐鲜血。具装铁骑强大的冲击力是其最大的优势,甫一接阵,便让缺乏重甲的敌军吃了一个大亏。

前锋的冲锋之势略微受挫,导致速度变慢,身后的袍泽当即越过前锋,自其身后冲锋而出,试图给予敌军再度冲击。

然而未等后阵的具装铁骑冲上来,整个文水武氏的迎敌已经哗然一片,兵卒丢弃兵刃、革甲、辎重等一切能够影响逃跑速度的东西,亡命向南,一路奔逃。

几乎就在接阵的瞬间,兵败如山倒。

武元忠兀自在乱军中挥舞横刀,大声命令部队向前,然而除去寥寥几个亲兵之外,没人听他的军令。这些乌合之众本就是为了武家的钱粮而来,谁有胆子跟凶名赫赫的具装铁骑正面硬撼?

就算想那么干,那也得能干得过啊……

八千人潮水一般退却,将卯足劲儿等着冲入敌阵大开杀戒的具装铁骑狠狠的闪了一下,颇有些有力没处使用的郁闷……

王方翼随后赶到,见此情况,二话不说下达命令:“具装铁骑保持阵型,继续向前压,刘审礼率领轻骑兵沿着大明宫城墙向南前插,截断敌军退路,今日要将这支敌军全歼在这里!”

“喏!”

刘审礼得令,当即带着两千余轻骑兵向外拉扯,脱离战阵,而后沿着大明宫城墙一路向南追着溃军的尾巴疾驰而去,务求在其与长孙嘉庆部汇合之前将之退路截断。

武元忠率领亲兵奋战于乱军之中,身边袍泽越来越少,人马俱甲的铁骑越来越多,渐渐将他围得密不透风,耳中惨呼不断,一个接一个的亲兵坠马身死,这令他目眦欲裂的同时,亦是心如死灰。

今日定难幸免……

身后一阵尖锐嘶吼响起,他扭头看去,见到武希玄正带着数十亲兵被围在一处营帐之前,周围具装铁骑密密麻麻,无数雪亮的钢刀挥舞着围拢上去,剥果皮一般将他身边的亲兵一点一点斩杀殆尽。

武希玄被亲兵护在当中,连铠甲都没来得及穿,手里拎着一柄横刀,脸上的恐惧无法掩饰,整个人歇斯底里一般红着眼睛大吼大叫。

“老子乃是房俊的亲戚,你们敢杀我?”

“文水武氏乃是房家姻亲,速速将房俊叫来,看他能否杀吾!”

“你们这些臭丘八疯了不成,求求你们了,放吾一条生路……”

开始之时声色俱厉,等身边亲兵减少,开始惊恐不安,待到亲兵死伤殆尽,终于彻底崩溃,整个人涕泗横流,甚至从马背上滚下,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磕头作揖,苦苦求饶。

王方翼策马而立,一手拎刀,冷笑道:“吾未闻有落井下石、恨不能致人于死地之亲戚也!你们文水武氏甘当叛军之爪牙,罔顾大义名分、血脉亲情,死有余辜!诸人听令,此战毋须俘虏,无论敌寇是战是逃,杀无赦!”

“喏!”

数千兵卒轰然应喏,冲天气势炽烈如火,愤怒的瞪大眼睛朝着面前的敌军奋力拼杀,即便敌军兵卒弃械投降跪伏于地,也照样一刀看上去!

正如王方翼所言,若是两军对阵、各为其主,大家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文水武氏乃是大帅姻亲,武娘子的娘家,却甘愿充当叛军之走狗,意欲落井下石给予大帅致命一击,此等无情无义之败类,连当俘虏的资格都没有!

不是意欲投靠关陇,从而升官发财提升门阀地位么?

那就将你这些私军尽皆斩尽杀绝,让你文水武氏积攒数十年之底蕴一朝丧尽,从此之后彻底沦为不入流的地方豪族,使得“阀阅”这二字再也不能冠之以身!

右屯卫的兵卒对房俊的崇拜之情无以复加,此刻面对文水武氏之背叛尽皆感同身受,各个怒火填膺,奋勇冲杀毫不留情,千余具装铁骑在残余的敌阵之中一路平趟过去,留下遍地尸骸残肢、血流成河。

便是武元忠、武希玄这两位文水武氏的嫡系子弟,都阵亡于铁骑之下、乱军之中,没有得到一丝一毫应有的怜悯……

大军将营地之内屠戮一空,然后马不停蹄的继续向南追击,及至龙首池北侧之时,刘审礼已经率领轻骑兵绕至溃军前头,堵住龙首池西侧向南的通道,将溃军围在龙首渠与大明宫左银台门之间的区域之内,身后的具装铁骑旋即赶到。

数千溃军士气崩溃、斗志全无,此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好似瓮中之鳖一般毫无抵抗,只能哭着喊着哀求着,等着被残酷的屠杀。

王方翼冷眼远望,半分怜悯之情也欠奉。

之所以要吐露文水武氏私军,为房俊出气固然是一方面,亦是予以震慑那些入关的门阀军队,让他们看看连文水武氏这样的房俊姻亲都死伤殆尽,心中必然升起忌惮恐惧之心,士气受挫、军心动摇。

……

单方面的杀戮进行得很快,文水武氏的这些个乌合之众在武装到牙齿、军纪严明的右屯卫精锐面前完全没有抵抗之力,狗撵兔子一般被屠杀殆尽。王方翼瞅瞅四周,此地距离东内苑已经不远,想必长孙嘉庆部向北挺进的区域也在附近,不敢过多逗留,对于零星的漏网之鱼并不在意,正好可以借其之口将此次屠杀事件宣扬出去,达到震慑敌胆的目的。

当即策马转身:“斥候继续南下打探长孙嘉庆部之行踪,随时通报大帐,不得懈怠,余者随吾返回大明宫,谨防敌人偷袭。”

“喏!”

数千铁甲擦干净刀刃的鲜血,纷纷策骑向着各自的队正靠拢,队正又围绕着旅帅,旅帅再聚集于王方翼身边,很快全军聚齐,铁骑轰鸣之间,策骑返回重玄门。

很快,文水武氏私军被屠戮一空的消息传递到长孙嘉庆耳中,这位长孙家的宿将倒吸一口凉气。

房二这么狠?

连姻亲之家都斩尽杀绝,实在是心狠手辣……赶紧命令正向着东内苑方向挺进的部队原地驻扎,不得继续前进。

眼下右屯卫已经杀红了眼,屠杀这种事等闲不会在战争之中出现,因为一旦出现就意味着这支军队已经如嗜血魔鬼一般再难收手,任谁碰上了都唯有你死我活之结局,长孙嘉庆可不愿在这个时候率领长孙家的嫡系部队去跟右屯卫这些屡历战阵如今又嗜血成瘾的骁勇精锐对阵。

还是让其它门阀的军队去捋一捋房俊的虎须吧……

相关阅读:斋公村里有鬼梦境守夜人深海鱼王傀儡崛起史上最强小萝莉抗战之神枪侠侣香江纵横之1982李笔私家探罪无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