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修仙别看戏章节

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 新日(下)

推荐阅读: 魔天 修罗武神 龙王殿 乡野小神医 赘婿当道 我的父亲叫灭霸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逆天邪神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立刻替换立刻替换,两点后再来罢——

怎么可能联系到外边?

炎阳真君深吸一口气,礼貌地回应了友宗同道的询问,同时又回应了几个同门明显疑问的目光。

虽他没有表现出来,但无疑他此时心中也是十分之焦虑。在面对这样的困境,没有人能够真正地以超然的态度置身其外,即便如炎阳真君这样层次的真君也是一样的。

毕竟他的修为对于绝大部分中下层修士来说却是是高不可攀,然放在整个大世界并不算什么。面对这种级别的灾难和困境,他一样也无可奈何与无力。

只是他身为宗门一众人的领头,身为“定海神针”,他更不能乱。如今的平静同许多人一样,都是强压下来才勉强呈现出来的假象,其实他心绪同大家一样都颇为不平。

他也联系不上外头。

如众人所料,所有通往外部的通讯被空间风暴给截断。连他们在城里的联通都变得困难,更何况外部?他们发送出去的传讯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回讯。

唉,其实想想,就算真有回讯又能怎么样?不说盘旋在南疆外部的十万大山不是这么容易突破的,就是他们能够顺利突破,又能拿空间风暴怎么办?!

单是远远看着就能叫他们这群元婴战栗不已的风暴,也不知得是什么层次的人才能在其内随意穿行。但不论是谁没法把他们所有人都带出去……

炎阳真君此刻真的感到十分无力。此趟南疆之旅掌门师兄当真是失策了,他应该在当初提议带上更多同门一起过来……好吧,这也不现实。

因为如果最后他们躲不过,那来得人越多宗门所受的损失就越大。所以这个也仅仅只是想法而已,他心底更多的是庆幸——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庆幸。

当然,庆幸过后他很自然就想起了他们之中可能已经失去的那一拨人。

与某个大宗门不一样,五华派从未为弟子制作命牌这类能够反应和体现修士生命状态的灵具。宁夏他们手中的身份名单只是最简单那种承载信息的法器而已,他们无法获知另一端弟子的情况。

倒也不是他们没有这种制器技术。说起来这种灵术曾还属于禁法一类,因为其涉及神魂方面的敏感问题,所以很少人会选择使用。

后来经过一位大能改造,那种禁忌减弱了很多,联通也没有这么紧密,而仅仅只是变成联系而已。不过相对应而言,其效用也减弱了很多。

但五华派终归还是没有尝试使用这个术。遵照先人的教导,他们对于神魂方面的东西一向都慎之又慎。

然在这种时候,五华派的坚守原则终归还是给它及其门下带来了个不大不小的烦恼。在联系不上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无从判断进入秘境那拨弟子的安危。

他们不知道这些人是死是活,也无法获知大队伍的状况。

要知道五华派这次可是尽出精锐——那可是这几代最精英的那部分弟子。新锐弟子,精英子弟,中坚部分……虽不是所有,但也占了很大一个比例。

这些人可都是五华派的根啊。甚至几乎可以确定待他们成长起来就会成为五华派屹立顶端的坚实力量。

若真是都这样栽在秘境里头,全军覆没了,那他都无颜面回去见掌门师兄了。

不过他也知道,眼下这种情况下他们剩下的人也是自身难保。不论是形势还是理智都无时无刻告诉他,这并不是担忧那些人的时候了,他更需要忧心忧心剩下人的安危。

炎阳真君有些漫不经心地回应了陆续来打听情况的几个友宗,一边留神听周边人琐碎的谈话。

忽然,他若有所觉地望向某个方向。

那边站了两个小宗门的领头,一个才不过金丹一个外表看上去很年长然修为却比较薄弱的元婴修士。

两人靠得有些近,似乎在谈论什么。那个年轻的金丹修士正在聚精会神地听那位长者说话。

难道是发现了什么新的东西?五华派众人遁着视线看去,也没发现那两人有什么区别,有些摸不着头脑。

其他人不清楚,炎阳真君又怎么会不知道?他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会那样突然关注起那两人,或者该说是两人之中那个年轻人。

要问这个年轻人有什么特别的?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特别的。唯一称得上特别的是——别在他腰间的一个双鱼佩。

配饰本身是没什么特别的,如果换作在外边,炎阳真君也不会为这多费一点功夫。

然问题就是这个双鱼灵佩,他没有认错的话,应当是联通法器一类的东西,而且是接受传讯的状态。在这个传讯磁场完全失灵的地方为什么会出现个这样的例外?

唉,其实想想,就算真有回讯又能怎么样?不说盘旋在南疆外部的十万大山不是这么容易突破的,就是他们能够顺利突破,又能拿空间风暴怎么办?!

单是远远看着就能叫他们这群元婴战栗不已的风暴,也不知得是什么层次的人才能在其内随意穿行。但不论是谁没法把他们所有人都带出去……

炎阳真君此刻真的感到十分无力。此趟南疆之旅掌门师兄当真是失策了,他应该在当初提议带上更多同门一起过来……好吧,这也不现实。

因为如果最后他们躲不过,那来得人越多宗门所受的损失就越大。所以这个也仅仅只是想法而已,他心底更多的是庆幸——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庆幸。

当然,庆幸过后他很自然就想起了他们之中可能已经失去的那一拨人。

与某个大宗门不一样,五华派从未为弟子制作命牌这类能够反应和体现修士生命状态的灵具。宁夏他们手中的身份名单只是最简单那种承载信息的法器而已,他们无法获知另一端弟子的情况。

倒也不是他们没有这种制器技术。说起来这种灵术曾还属于禁法一类,因为其涉及神魂方面的敏感问题,所以很少人会选择使用。

相关阅读:诸天妖魔染血贵公子秦时明月之鬼谷旧事缚苍龙论圣父的垮掉[快穿]百合娘的温馨日常轻音百合这样那样的事漫威世界的御主霹雳龙威绝世武神